无极苍穹

第39章 战前准备

第39章 战前准备

林氏集团做为大型的跨国企业,在全球也可以挤进前五百强了,而它的财富在中国那是绝对可以排进前几名的。沉雪有很多栋别墅,纽约郊区就有一座,基本上沉雪的家人在闲暇时都会选择在此入住休息。别墅周围百里的地皮都被林氏集团买了下来,所以平时这里是很安静的,我想这也是他们选择住此的原因吧。

而此时在这座别墅里,却充斥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佣人们虽然都在按部就班的忙碌着,但总让人觉得有些……沉闷!

别墅的密室里,林氏各大首脑以及他们雇佣的佣兵团主要成员都已在场,围绕着巨型的圆桌,众人相视沉默着,气氛有些压抑。

位于上首的是林氏家族的族长,林哮天。林哮天看上去很有些文弱书生的味道。平常他是一幅平易近人的长者,让人顿生亲近之心;而如果到他遇到重大事情或者愤怒之时,他就是只择人而噬的猛虎!让人不感小觑。

一名美艳的妇人静静的半倚在林哮天怀里,一点都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她的眼中充满了平静,甚至还有一丝幸福!其实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死在一起又何曾不是种幸福呢?她正是哮天的妻子,沉雪的母亲温尔雅。尔雅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女人,当初和哮天相恋时,自然遭到对方家长的强烈反对,不过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哮天的努力下,两人终成连理。本来这次哮天是准备让她跟着沉雪逃跑的,可终究扭不过尔雅,也就让她留了下来。做为尔雅的丈夫,哮天对她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尔雅一旦决定做一件事情,那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其他的则是林氏家族及佣兵团的各个成员了。

林哮天双手撑着下巴,扫视着沉默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家都是经过生死的人,怎么?还想不开吗?”

“死有何惧?”哮天对面的一个黑衣大汉双手环胸,闻言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哮天一眼,双手手掌交叠着向前推出,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大汉舒展着身体,同时缓缓的左右摇着头,又是一阵清脆的骨响。缓解完由于久坐而有些麻痹的躯体,大汉对着望向他的众人笑了笑,继续道,“只是……不甘心罢了!”大汉说完,再次双手环胸半躺在椅上。他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名叫……首领!

“真是丢中国人的脸,嗯?他们居然勾结日本人来对付我们?”居中的一个座位上,一个长相和气的大汉说着,语调越来越高。他此时目露杀机,脸上也变得狰狞。他是团中负责交际以及谈判等各种事谊的,涵养自然不错,可这次他是真正气到了!对了,他名叫……说客!”该死的!为什么那些日本人是那一界的?”说客说着很快冷静下来,恨恨的咬牙道。

“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说客对面是一个面色萎靡,全身邋遢的大汉,大汉摸着手中改造过的微冲,一脸深情!他是初新。大概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初新得意的抬起头,“由我改造过的超强力武器难道还不能把那些杂种射得边他妈都不认识吗?哇哈哈哈哈……”想到动情处,初新忍不住奸笑出声。佣兵团成员都是一脸痛苦的别过头,他们最受不了初新“****”的笑声了。

“也许吧?可能那些杂种在那一界同样是垃圾呢?啊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初新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附合道,他是教官。不过教官也知道即使是垃圾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教官说完,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机,骂道“我操!老子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好受!该死的杂种!”

“请注意你的言词,教官?”教官旁边是个优雅绅士模样的帅气大汉,他叫骑士。骑士略皱着眉头猛盯着教官,脸上一副你很野蛮的样子。看到教官面色不善的回盯着自己,骑士白了教官一眼,接着缓缓道,“怎么能用这么高贵的词来形容他们呢?你这不是玷污‘杂种’这个词汇吗?”“那……”“**!damn!等等你都可以用嘛!ok?”骑士此时俨然教官模样。其他几人连同教官都是一副鄙视的看着他……

被几人这么一闹,气氛逐渐变得融洽,众人也都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了。林哮天满脸微笑的看着大家,点了点头,朝首领拱手道:“如此,多谢首领相助了!”

“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这么客气。何况我们接了这个任务,就有责任完成它!”首领颔首同样微笑道。

其实接这项任务之前,首领就知道要面临什么,对于那一界,首领也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不过基于道义以及对林哮天这位族长的敬意,使他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份任务。而林哮天也是很清楚的,做为较为古老的武林世家族长,对于那一界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而对于首领,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一见面就成为腥腥相惜的朋友,对于首领的仗义相助,他除了感动,也只剩下感动了。

“等下那群败类就要来了,我们按照原计划去准备吧”林哮天看会议开的差不多了,挥手示意大家散会。很快,密室只剩下林哮天与首领两人,其他的都去准备应敌了。

“首领,我们也算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了吧?”林哮天走到首领面前,坐了下来,递给首领一支烟,而自己则点上一根放在嘴里。

首领惊讶的看着哮天,也点上烟,深吸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呼了出来。烟雾缭绕中,首领的脸跟着有些模糊。首领摇了摇头,“哮天,我记得你是从不吸烟的。”

“戒烟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吸啊,好怀念的感觉……”哮天并未回答,而是同样深吸了一口,满脸惬意的呼了出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吸了,老朋友!”

“你的意思我懂……”首领再猛的吸一口烟,手上一握一松间,烟蒂已然软软的趴在地上,“那一界也有他们的规则,他们乱来的话,应该也有人来制裁的,不过可能会在我们死后?……十年前,我见过那一界的人,他们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可是实力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了……我们要对付那群杂种,恐怕也是要请那界的人了,可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啊……”首领话语颇显落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论在何种困难面前,自己也能够从容面对,可是这次自己居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算了,凡事不可强求啊……”哮天轻拍着首领的肩膀,脸上也有些无奈。良久,“哈哈哈哈……”首领突然放声大笑,“男人大丈夫,立身于世,自当轰轰烈烈,我们辉煌过,又何惧死?”哮天闻言鄂然,接着突然也豪迈的大笑道:“老朋友言之有理!哈哈哈哈……”

“砰砰砰……轰!”正当两人大笑之际,别墅外传来阵阵枪声,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声中相互扶携着走了出去……

林氏集团做为大型的跨国企业,在全球也可以挤进前五百强了,而它的财富在中国那是绝对可以排进前几名的。沉雪有很多栋别墅,纽约郊区就有一座,基本上沉雪的家人在闲暇时都会选择在此入住休息。别墅周围百里的地皮都被林氏集团买了下来,所以平时这里是很安静的,我想这也是他们选择住此的原因吧。

而此时在这座别墅里,却充斥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佣人们虽然都在按部就班的忙碌着,但总让人觉得有些……沉闷!

别墅的密室里,林氏各大首脑以及他们雇佣的佣兵团主要成员都已在场,围绕着巨型的圆桌,众人相视沉默着,气氛有些压抑。

位于上首的是林氏家族的族长,林哮天。林哮天看上去很有些文弱书生的味道。平常他是一幅平易近人的长者,让人顿生亲近之心;而如果到他遇到重大事情或者愤怒之时,他就是只择人而噬的猛虎!让人不感小觑。

一名美艳的妇人静静的半倚在林哮天怀里,一点都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她的眼中充满了平静,甚至还有一丝幸福!其实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死在一起又何曾不是种幸福呢?她正是哮天的妻子,沉雪的母亲温尔雅。尔雅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女人,当初和哮天相恋时,自然遭到对方家长的强烈反对,不过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哮天的努力下,两人终成连理。本来这次哮天是准备让她跟着沉雪逃跑的,可终究扭不过尔雅,也就让她留了下来。做为尔雅的丈夫,哮天对她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尔雅一旦决定做一件事情,那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其他的则是林氏家族及佣兵团的各个成员了。

林哮天双手撑着下巴,扫视着沉默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家都是经过生死的人,怎么?还想不开吗?”

“死有何惧?”哮天对面的一个黑衣大汉双手环胸,闻言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哮天一眼,双手手掌交叠着向前推出,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大汉舒展着身体,同时缓缓的左右摇着头,又是一阵清脆的骨响。缓解完由于久坐而有些麻痹的躯体,大汉对着望向他的众人笑了笑,继续道,“只是……不甘心罢了!”大汉说完,再次双手环胸半躺在椅上。他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名叫……首领!

“真是丢中国人的脸,嗯?他们居然勾结日本人来对付我们?”居中的一个座位上,一个长相和气的大汉说着,语调越来越高。他此时目露杀机,脸上也变得狰狞。他是团中负责交际以及谈判等各种事谊的,涵养自然不错,可这次他是真正气到了!对了,他名叫……说客!”该死的!为什么那些日本人是那一界的?”说客说着很快冷静下来,恨恨的咬牙道。

“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说客对面是一个面色萎靡,全身邋遢的大汉,大汉摸着手中改造过的微冲,一脸深情!他是初新。大概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初新得意的抬起头,“由我改造过的超强力武器难道还不能把那些杂种射得边他妈都不认识吗?哇哈哈哈哈……”想到动情处,初新忍不住奸笑出声。佣兵团成员都是一脸痛苦的别过头,他们最受不了初新“****”的笑声了。

“也许吧?可能那些杂种在那一界同样是垃圾呢?啊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初新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附合道,他是教官。不过教官也知道即使是垃圾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教官说完,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机,骂道“我操!老子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好受!该死的杂种!”

“请注意你的言词,教官?”教官旁边是个优雅绅士模样的帅气大汉,他叫骑士。骑士略皱着眉头猛盯着教官,脸上一副你很野蛮的样子。看到教官面色不善的回盯着自己,骑士白了教官一眼,接着缓缓道,“怎么能用这么高贵的词来形容他们呢?你这不是玷污‘杂种’这个词汇吗?”“那……”“**!damn!等等你都可以用嘛!ok?”骑士此时俨然教官模样。其他几人连同教官都是一副鄙视的看着他……

被几人这么一闹,气氛逐渐变得融洽,众人也都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了。林哮天满脸微笑的看着大家,点了点头,朝首领拱手道:“如此,多谢首领相助了!”

“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这么客气。何况我们接了这个任务,就有责任完成它!”首领颔首同样微笑道。

其实接这项任务之前,首领就知道要面临什么,对于那一界,首领也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不过基于道义以及对林哮天这位族长的敬意,使他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份任务。而林哮天也是很清楚的,做为较为古老的武林世家族长,对于那一界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而对于首领,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一见面就成为腥腥相惜的朋友,对于首领的仗义相助,他除了感动,也只剩下感动了。

“等下那群败类就要来了,我们按照原计划去准备吧”林哮天看会议开的差不多了,挥手示意大家散会。很快,密室只剩下林哮天与首领两人,其他的都去准备应敌了。

“首领,我们也算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了吧?”林哮天走到首领面前,坐了下来,递给首领一支烟,而自己则点上一根放在嘴里。

首领惊讶的看着哮天,也点上烟,深吸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呼了出来。烟雾缭绕中,首领的脸跟着有些模糊。首领摇了摇头,“哮天,我记得你是从不吸烟的。”

“戒烟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吸啊,好怀念的感觉……”哮天并未回答,而是同样深吸了一口,满脸惬意的呼了出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吸了,老朋友!”

“你的意思我懂……”首领再猛的吸一口烟,手上一握一松间,烟蒂已然软软的趴在地上,“那一界也有他们的规则,他们乱来的话,应该也有人来制裁的,不过可能会在我们死后?……十年前,我见过那一界的人,他们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可是实力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了……我们要对付那群杂种,恐怕也是要请那界的人了,可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啊……”首领话语颇显落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论在何种困难面前,自己也能够从容面对,可是这次自己居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算了,凡事不可强求啊……”哮天轻拍着首领的肩膀,脸上也有些无奈。良久,“哈哈哈哈……”首领突然放声大笑,“男人大丈夫,立身于世,自当轰轰烈烈,我们辉煌过,又何惧死?”哮天闻言鄂然,接着突然也豪迈的大笑道:“老朋友言之有理!哈哈哈哈……”

“砰砰砰……轰!”正当两人大笑之际,别墅外传来阵阵枪声,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声中相互扶携着走了出去……

林氏集团做为大型的跨国企业,在全球也可以挤进前五百强了,而它的财富在中国那是绝对可以排进前几名的。沉雪有很多栋别墅,纽约郊区就有一座,基本上沉雪的家人在闲暇时都会选择在此入住休息。别墅周围百里的地皮都被林氏集团买了下来,所以平时这里是很安静的,我想这也是他们选择住此的原因吧。

而此时在这座别墅里,却充斥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佣人们虽然都在按部就班的忙碌着,但总让人觉得有些……沉闷!

别墅的密室里,林氏各大首脑以及他们雇佣的佣兵团主要成员都已在场,围绕着巨型的圆桌,众人相视沉默着,气氛有些压抑。

位于上首的是林氏家族的族长,林哮天。林哮天看上去很有些文弱书生的味道。平常他是一幅平易近人的长者,让人顿生亲近之心;而如果到他遇到重大事情或者愤怒之时,他就是只择人而噬的猛虎!让人不感小觑。

一名美艳的妇人静静的半倚在林哮天怀里,一点都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她的眼中充满了平静,甚至还有一丝幸福!其实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死在一起又何曾不是种幸福呢?她正是哮天的妻子,沉雪的母亲温尔雅。尔雅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女人,当初和哮天相恋时,自然遭到对方家长的强烈反对,不过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哮天的努力下,两人终成连理。本来这次哮天是准备让她跟着沉雪逃跑的,可终究扭不过尔雅,也就让她留了下来。做为尔雅的丈夫,哮天对她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尔雅一旦决定做一件事情,那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其他的则是林氏家族及佣兵团的各个成员了。

林哮天双手撑着下巴,扫视着沉默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家都是经过生死的人,怎么?还想不开吗?”

“死有何惧?”哮天对面的一个黑衣大汉双手环胸,闻言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哮天一眼,双手手掌交叠着向前推出,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大汉舒展着身体,同时缓缓的左右摇着头,又是一阵清脆的骨响。缓解完由于久坐而有些麻痹的躯体,大汉对着望向他的众人笑了笑,继续道,“只是……不甘心罢了!”大汉说完,再次双手环胸半躺在椅上。他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名叫……首领!

“真是丢中国人的脸,嗯?他们居然勾结日本人来对付我们?”居中的一个座位上,一个长相和气的大汉说着,语调越来越高。他此时目露杀机,脸上也变得狰狞。他是团中负责交际以及谈判等各种事谊的,涵养自然不错,可这次他是真正气到了!对了,他名叫……说客!”该死的!为什么那些日本人是那一界的?”说客说着很快冷静下来,恨恨的咬牙道。

“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说客对面是一个面色萎靡,全身邋遢的大汉,大汉摸着手中改造过的微冲,一脸深情!他是初新。大概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初新得意的抬起头,“由我改造过的超强力武器难道还不能把那些杂种射得边他妈都不认识吗?哇哈哈哈哈……”想到动情处,初新忍不住奸笑出声。佣兵团成员都是一脸痛苦的别过头,他们最受不了初新“****”的笑声了。

“也许吧?可能那些杂种在那一界同样是垃圾呢?啊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初新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附合道,他是教官。不过教官也知道即使是垃圾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教官说完,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机,骂道“我操!老子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好受!该死的杂种!”

“请注意你的言词,教官?”教官旁边是个优雅绅士模样的帅气大汉,他叫骑士。骑士略皱着眉头猛盯着教官,脸上一副你很野蛮的样子。看到教官面色不善的回盯着自己,骑士白了教官一眼,接着缓缓道,“怎么能用这么高贵的词来形容他们呢?你这不是玷污‘杂种’这个词汇吗?”“那……”“**!damn!等等你都可以用嘛!ok?”骑士此时俨然教官模样。其他几人连同教官都是一副鄙视的看着他……

被几人这么一闹,气氛逐渐变得融洽,众人也都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了。林哮天满脸微笑的看着大家,点了点头,朝首领拱手道:“如此,多谢首领相助了!”

“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这么客气。何况我们接了这个任务,就有责任完成它!”首领颔首同样微笑道。

其实接这项任务之前,首领就知道要面临什么,对于那一界,首领也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不过基于道义以及对林哮天这位族长的敬意,使他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份任务。而林哮天也是很清楚的,做为较为古老的武林世家族长,对于那一界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而对于首领,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一见面就成为腥腥相惜的朋友,对于首领的仗义相助,他除了感动,也只剩下感动了。

“等下那群败类就要来了,我们按照原计划去准备吧”林哮天看会议开的差不多了,挥手示意大家散会。很快,密室只剩下林哮天与首领两人,其他的都去准备应敌了。

“首领,我们也算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了吧?”林哮天走到首领面前,坐了下来,递给首领一支烟,而自己则点上一根放在嘴里。

首领惊讶的看着哮天,也点上烟,深吸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呼了出来。烟雾缭绕中,首领的脸跟着有些模糊。首领摇了摇头,“哮天,我记得你是从不吸烟的。”

“戒烟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吸啊,好怀念的感觉……”哮天并未回答,而是同样深吸了一口,满脸惬意的呼了出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吸了,老朋友!”

“你的意思我懂……”首领再猛的吸一口烟,手上一握一松间,烟蒂已然软软的趴在地上,“那一界也有他们的规则,他们乱来的话,应该也有人来制裁的,不过可能会在我们死后?……十年前,我见过那一界的人,他们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可是实力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了……我们要对付那群杂种,恐怕也是要请那界的人了,可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啊……”首领话语颇显落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论在何种困难面前,自己也能够从容面对,可是这次自己居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算了,凡事不可强求啊……”哮天轻拍着首领的肩膀,脸上也有些无奈。良久,“哈哈哈哈……”首领突然放声大笑,“男人大丈夫,立身于世,自当轰轰烈烈,我们辉煌过,又何惧死?”哮天闻言鄂然,接着突然也豪迈的大笑道:“老朋友言之有理!哈哈哈哈……”

“砰砰砰……轰!”正当两人大笑之际,别墅外传来阵阵枪声,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声中相互扶携着走了出去……

林氏集团做为大型的跨国企业,在全球也可以挤进前五百强了,而它的财富在中国那是绝对可以排进前几名的。沉雪有很多栋别墅,纽约郊区就有一座,基本上沉雪的家人在闲暇时都会选择在此入住休息。别墅周围百里的地皮都被林氏集团买了下来,所以平时这里是很安静的,我想这也是他们选择住此的原因吧。

而此时在这座别墅里,却充斥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佣人们虽然都在按部就班的忙碌着,但总让人觉得有些……沉闷!

别墅的密室里,林氏各大首脑以及他们雇佣的佣兵团主要成员都已在场,围绕着巨型的圆桌,众人相视沉默着,气氛有些压抑。

位于上首的是林氏家族的族长,林哮天。林哮天看上去很有些文弱书生的味道。平常他是一幅平易近人的长者,让人顿生亲近之心;而如果到他遇到重大事情或者愤怒之时,他就是只择人而噬的猛虎!让人不感小觑。

一名美艳的妇人静静的半倚在林哮天怀里,一点都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她的眼中充满了平静,甚至还有一丝幸福!其实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死在一起又何曾不是种幸福呢?她正是哮天的妻子,沉雪的母亲温尔雅。尔雅只是世俗界中普通的女人,当初和哮天相恋时,自然遭到对方家长的强烈反对,不过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哮天的努力下,两人终成连理。本来这次哮天是准备让她跟着沉雪逃跑的,可终究扭不过尔雅,也就让她留了下来。做为尔雅的丈夫,哮天对她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尔雅一旦决定做一件事情,那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其他的则是林氏家族及佣兵团的各个成员了。

林哮天双手撑着下巴,扫视着沉默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家都是经过生死的人,怎么?还想不开吗?”

“死有何惧?”哮天对面的一个黑衣大汉双手环胸,闻言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哮天一眼,双手手掌交叠着向前推出,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大汉舒展着身体,同时缓缓的左右摇着头,又是一阵清脆的骨响。缓解完由于久坐而有些麻痹的躯体,大汉对着望向他的众人笑了笑,继续道,“只是……不甘心罢了!”大汉说完,再次双手环胸半躺在椅上。他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名叫……首领!

“真是丢中国人的脸,嗯?他们居然勾结日本人来对付我们?”居中的一个座位上,一个长相和气的大汉说着,语调越来越高。他此时目露杀机,脸上也变得狰狞。他是团中负责交际以及谈判等各种事谊的,涵养自然不错,可这次他是真正气到了!对了,他名叫……说客!”该死的!为什么那些日本人是那一界的?”说客说着很快冷静下来,恨恨的咬牙道。

“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说客对面是一个面色萎靡,全身邋遢的大汉,大汉摸着手中改造过的微冲,一脸深情!他是初新。大概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初新得意的抬起头,“由我改造过的超强力武器难道还不能把那些杂种射得边他妈都不认识吗?哇哈哈哈哈……”想到动情处,初新忍不住奸笑出声。佣兵团成员都是一脸痛苦的别过头,他们最受不了初新“****”的笑声了。

“也许吧?可能那些杂种在那一界同样是垃圾呢?啊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初新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附合道,他是教官。不过教官也知道即使是垃圾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教官说完,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机,骂道“我操!老子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好受!该死的杂种!”

“请注意你的言词,教官?”教官旁边是个优雅绅士模样的帅气大汉,他叫骑士。骑士略皱着眉头猛盯着教官,脸上一副你很野蛮的样子。看到教官面色不善的回盯着自己,骑士白了教官一眼,接着缓缓道,“怎么能用这么高贵的词来形容他们呢?你这不是玷污‘杂种’这个词汇吗?”“那……”“**!damn!等等你都可以用嘛!ok?”骑士此时俨然教官模样。其他几人连同教官都是一副鄙视的看着他……

被几人这么一闹,气氛逐渐变得融洽,众人也都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了。林哮天满脸微笑的看着大家,点了点头,朝首领拱手道:“如此,多谢首领相助了!”

“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这么客气。何况我们接了这个任务,就有责任完成它!”首领颔首同样微笑道。

其实接这项任务之前,首领就知道要面临什么,对于那一界,首领也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不过基于道义以及对林哮天这位族长的敬意,使他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份任务。而林哮天也是很清楚的,做为较为古老的武林世家族长,对于那一界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而对于首领,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两人一见面就成为腥腥相惜的朋友,对于首领的仗义相助,他除了感动,也只剩下感动了。

“等下那群败类就要来了,我们按照原计划去准备吧”林哮天看会议开的差不多了,挥手示意大家散会。很快,密室只剩下林哮天与首领两人,其他的都去准备应敌了。

“首领,我们也算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了吧?”林哮天走到首领面前,坐了下来,递给首领一支烟,而自己则点上一根放在嘴里。

首领惊讶的看着哮天,也点上烟,深吸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呼了出来。烟雾缭绕中,首领的脸跟着有些模糊。首领摇了摇头,“哮天,我记得你是从不吸烟的。”

“戒烟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吸啊,好怀念的感觉……”哮天并未回答,而是同样深吸了一口,满脸惬意的呼了出来,“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吸了,老朋友!”

“你的意思我懂……”首领再猛的吸一口烟,手上一握一松间,烟蒂已然软软的趴在地上,“那一界也有他们的规则,他们乱来的话,应该也有人来制裁的,不过可能会在我们死后?……十年前,我见过那一界的人,他们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可是实力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了……我们要对付那群杂种,恐怕也是要请那界的人了,可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啊……”首领话语颇显落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论在何种困难面前,自己也能够从容面对,可是这次自己居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算了,凡事不可强求啊……”哮天轻拍着首领的肩膀,脸上也有些无奈。良久,“哈哈哈哈……”首领突然放声大笑,“男人大丈夫,立身于世,自当轰轰烈烈,我们辉煌过,又何惧死?”哮天闻言鄂然,接着突然也豪迈的大笑道:“老朋友言之有理!哈哈哈哈……”

“砰砰砰……轰!”正当两人大笑之际,别墅外传来阵阵枪声,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声中相互扶携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