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苍穹

第45章 心炼之火

第45章 心炼之火

“哦?”悟毅微皱着眉头找寻着声音的源头,这股邪恶的声音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声音犹如直接在脑海响起,悟毅根本把握不到其来源。

雪灵神色变幻着,张了张口,终究没说出话来,她察觉到悟毅的异样了,而肥佬也惊讶的望着悟毅,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话。

“小子,你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吗?”邪恶的声音再次于脑海响起,已经带上一点蛊惑性了。

悟毅皱着眉头扫视四周,沉声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被你关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可恶,怎么会这么大?”声音略显苦恼,可是很快又变得邪恶,霸道,“我就是威煞四方里的魔灵,嘿嘿,我可以让你佣有强大的力量!”

“哦?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吧?”悟毅感兴趣的托着下巴,坐在地上,左手已经脱下手镯,缓缓的把玩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想获得,悟毅也不例外。

“嘿嘿……”魔灵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接着道,“只要你……”魔灵把开给井田他们的条件又说了一遍,悟毅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微笑,目光森冷的扫视着井田四人,井田四人连忙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好。

“说说你的来历……”悟毅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手镯,淡然道。没有察觉到悟毅无所谓的语气,魔灵自豪的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临末,还昂然道:“小子,只要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待我全部回复魔力,在这一界你就鲜逢敌手了!怎么样?”

悟毅并未做答,仿佛喃喃自语般,道:“处女之血比之常人更显阴性,而且血还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这样你倒是可以回复些许魔力呢,不过想全部回复的话还是要回到魔界吧?毕竟那里才是魔力之源啊……”

魔灵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想到男子居然不为所动,并且还看得这么通透。看来用力量来诱惑他已经不行了,不过他另有办法。当下魔灵再次“嘿嘿”邪笑一声,说话时声音已经变得空洞,而且更具蛊惑力了,“你身上有两件神器吧?而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们!”

悟毅一愣,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刚才他一共就用了两件法宝来对付威煞四方——铁棍和毅之镯!由于毅之镯融合成功,恒之镯也就顺理成了毅之棍,无论是毅之棍还是毅之镯,都是神器,不过悟毅始终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武痴也没多说,大概又是认为悟毅不到知道的时候吧?所以一直以来悟毅倒有些暴殄天物了。

悟毅没想到自己单是使用了几次,就被魔灵给认了出来,兴许它知道使用的方法呢!想着,悟毅不禁露出好奇的神色,疑惑道:“你知道?”

“嘿嘿……我跟着魔主几万年了,什么宝贝没见面?你这两样神器真的不错,我可以教你使用的法诀,而你则答应我的条件,怎么样?”魔灵继续着那种充满蛊惑力的空洞声音,它觉得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了,男子的实力在这一界还是不错的,到时候自己回复到可以杀死眼前男子的魔力时,就可以……想着,魔灵不禁激动起来。

“哦,你在跟我讲条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悟毅冷笑着,不管魔灵的反应,接着道,“你听说过这件神器,就知道‘心炼之火’吧?不知它的威力如何?”

听着,魔灵的冷汗已经下来了,心炼之火它是知道的,那玩意儿简直是个刑具,专门灼烧人的元神,也就是精神类的东东,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让它上身,他的外表没什么事情,可是它会把你的元神燃烧怠尽,空剩一具躯体!而这玩意儿更是灵体类的克星,被它上身,没有深厚的修为,基本上这个灵体就没救了。而变态的是,心炼之火还能很好的护住灵体的最后一口气,让它不至死亡,等灵体逐渐回复后,又折磨它至最后一口气,如此循环,真是的生不如死啊!这也是它刑具的由来。

魔灵想着,不甘道:“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心炼之火的用法的,这个神器你根本就不知道使用!你在骗我!”

听着脑海中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悟毅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毅之镯有种莫名的感应,这个心炼之火,也是我前几天才知道的,运用的恐怕还不太好吧?”

魔灵惊恐的看着手镯空间突然出现的一小簇青白色的火焰,难以置信的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啊!”火焰突然上身,魔灵顿时惨叫一声,整个威煞四方散发出剧烈的绿光,在手镯空间里四处乱闯着。

悟毅的声音变得森冷,“告诉我,神器的用法,我可以放过你!”“你!啊!”魔灵痛苦的挣扎着,它的身体越来越小,心炼之火完全把它包围住!”你……你简直比……比魔主还邪恶!啊!有……有种的就杀了我吧!”魔灵幻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小人此时双目通红,小拳头紧紧的握着,满脸都是挣拧之色!

“哦?还挺强硬?”悟毅微笑着,收回心炼之火,“神器的使用方法我想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刚才的,就当是教训你了!那么多女子的生命,我想刚才那一下还是便宜你的。看你是条汉子,我就先饶了你,至于回复魔力,我看你就别想了!”说到最后,悟毅的话音又变得森冷,同时他又重新带上手镯。

“你……你在教训我?可恶!敢这样跟我说话的没几个,小子!别让我出去,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小人此时已经有些显得精疲力竭了,不过他听到悟毅的话还是满脸愤怒道。

悟毅也不在意,他淡淡道:“你还想再偿一遍心炼之火的滋味吗?不想的话就给我住嘴!”“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哼哼!”小人看着虚空中再次出现的青色火焰,不甘的冷哼几声,倒也不在说话了。

望着雪灵与肥佬关心的目光,悟毅微微一笑,转向雪灵,轻声的把刚才的事情向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听得都是恍然大悟,望向井田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少爷,小姐,你们先走开,这几个家伙就交给我吧!”肥佬冷冷的看着井田四人,手上已聚起一个能量球!悟毅朝雪灵点了点头,朝小兔兔一挥手,小兔兔高兴的跳到悟毅的肩上,舔了舔悟毅的脸颊,还没等悟毅抱住它,小兔兔就自动跳到雪灵的怀里,雪灵高兴的“咯咯”直笑,悟毅则无奈的耸耸肩,携着雪灵走向首领他们那边。

“哦?”悟毅微皱着眉头找寻着声音的源头,这股邪恶的声音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声音犹如直接在脑海响起,悟毅根本把握不到其来源。

雪灵神色变幻着,张了张口,终究没说出话来,她察觉到悟毅的异样了,而肥佬也惊讶的望着悟毅,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话。

“小子,你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吗?”邪恶的声音再次于脑海响起,已经带上一点蛊惑性了。

悟毅皱着眉头扫视四周,沉声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被你关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可恶,怎么会这么大?”声音略显苦恼,可是很快又变得邪恶,霸道,“我就是威煞四方里的魔灵,嘿嘿,我可以让你佣有强大的力量!”

“哦?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吧?”悟毅感兴趣的托着下巴,坐在地上,左手已经脱下手镯,缓缓的把玩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想获得,悟毅也不例外。

“嘿嘿……”魔灵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接着道,“只要你……”魔灵把开给井田他们的条件又说了一遍,悟毅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微笑,目光森冷的扫视着井田四人,井田四人连忙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好。

“说说你的来历……”悟毅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手镯,淡然道。没有察觉到悟毅无所谓的语气,魔灵自豪的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临末,还昂然道:“小子,只要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待我全部回复魔力,在这一界你就鲜逢敌手了!怎么样?”

悟毅并未做答,仿佛喃喃自语般,道:“处女之血比之常人更显阴性,而且血还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这样你倒是可以回复些许魔力呢,不过想全部回复的话还是要回到魔界吧?毕竟那里才是魔力之源啊……”

魔灵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想到男子居然不为所动,并且还看得这么通透。看来用力量来诱惑他已经不行了,不过他另有办法。当下魔灵再次“嘿嘿”邪笑一声,说话时声音已经变得空洞,而且更具蛊惑力了,“你身上有两件神器吧?而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们!”

悟毅一愣,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刚才他一共就用了两件法宝来对付威煞四方——铁棍和毅之镯!由于毅之镯融合成功,恒之镯也就顺理成了毅之棍,无论是毅之棍还是毅之镯,都是神器,不过悟毅始终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武痴也没多说,大概又是认为悟毅不到知道的时候吧?所以一直以来悟毅倒有些暴殄天物了。

悟毅没想到自己单是使用了几次,就被魔灵给认了出来,兴许它知道使用的方法呢!想着,悟毅不禁露出好奇的神色,疑惑道:“你知道?”

“嘿嘿……我跟着魔主几万年了,什么宝贝没见面?你这两样神器真的不错,我可以教你使用的法诀,而你则答应我的条件,怎么样?”魔灵继续着那种充满蛊惑力的空洞声音,它觉得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了,男子的实力在这一界还是不错的,到时候自己回复到可以杀死眼前男子的魔力时,就可以……想着,魔灵不禁激动起来。

“哦,你在跟我讲条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悟毅冷笑着,不管魔灵的反应,接着道,“你听说过这件神器,就知道‘心炼之火’吧?不知它的威力如何?”

听着,魔灵的冷汗已经下来了,心炼之火它是知道的,那玩意儿简直是个刑具,专门灼烧人的元神,也就是精神类的东东,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让它上身,他的外表没什么事情,可是它会把你的元神燃烧怠尽,空剩一具躯体!而这玩意儿更是灵体类的克星,被它上身,没有深厚的修为,基本上这个灵体就没救了。而变态的是,心炼之火还能很好的护住灵体的最后一口气,让它不至死亡,等灵体逐渐回复后,又折磨它至最后一口气,如此循环,真是的生不如死啊!这也是它刑具的由来。

魔灵想着,不甘道:“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心炼之火的用法的,这个神器你根本就不知道使用!你在骗我!”

听着脑海中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悟毅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毅之镯有种莫名的感应,这个心炼之火,也是我前几天才知道的,运用的恐怕还不太好吧?”

魔灵惊恐的看着手镯空间突然出现的一小簇青白色的火焰,难以置信的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啊!”火焰突然上身,魔灵顿时惨叫一声,整个威煞四方散发出剧烈的绿光,在手镯空间里四处乱闯着。

悟毅的声音变得森冷,“告诉我,神器的用法,我可以放过你!”“你!啊!”魔灵痛苦的挣扎着,它的身体越来越小,心炼之火完全把它包围住!”你……你简直比……比魔主还邪恶!啊!有……有种的就杀了我吧!”魔灵幻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小人此时双目通红,小拳头紧紧的握着,满脸都是挣拧之色!

“哦?还挺强硬?”悟毅微笑着,收回心炼之火,“神器的使用方法我想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刚才的,就当是教训你了!那么多女子的生命,我想刚才那一下还是便宜你的。看你是条汉子,我就先饶了你,至于回复魔力,我看你就别想了!”说到最后,悟毅的话音又变得森冷,同时他又重新带上手镯。

“你……你在教训我?可恶!敢这样跟我说话的没几个,小子!别让我出去,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小人此时已经有些显得精疲力竭了,不过他听到悟毅的话还是满脸愤怒道。

悟毅也不在意,他淡淡道:“你还想再偿一遍心炼之火的滋味吗?不想的话就给我住嘴!”“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哼哼!”小人看着虚空中再次出现的青色火焰,不甘的冷哼几声,倒也不在说话了。

望着雪灵与肥佬关心的目光,悟毅微微一笑,转向雪灵,轻声的把刚才的事情向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听得都是恍然大悟,望向井田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少爷,小姐,你们先走开,这几个家伙就交给我吧!”肥佬冷冷的看着井田四人,手上已聚起一个能量球!悟毅朝雪灵点了点头,朝小兔兔一挥手,小兔兔高兴的跳到悟毅的肩上,舔了舔悟毅的脸颊,还没等悟毅抱住它,小兔兔就自动跳到雪灵的怀里,雪灵高兴的“咯咯”直笑,悟毅则无奈的耸耸肩,携着雪灵走向首领他们那边。

“哦?”悟毅微皱着眉头找寻着声音的源头,这股邪恶的声音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声音犹如直接在脑海响起,悟毅根本把握不到其来源。

雪灵神色变幻着,张了张口,终究没说出话来,她察觉到悟毅的异样了,而肥佬也惊讶的望着悟毅,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话。

“小子,你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吗?”邪恶的声音再次于脑海响起,已经带上一点蛊惑性了。

悟毅皱着眉头扫视四周,沉声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被你关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可恶,怎么会这么大?”声音略显苦恼,可是很快又变得邪恶,霸道,“我就是威煞四方里的魔灵,嘿嘿,我可以让你佣有强大的力量!”

“哦?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吧?”悟毅感兴趣的托着下巴,坐在地上,左手已经脱下手镯,缓缓的把玩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想获得,悟毅也不例外。

“嘿嘿……”魔灵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接着道,“只要你……”魔灵把开给井田他们的条件又说了一遍,悟毅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微笑,目光森冷的扫视着井田四人,井田四人连忙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好。

“说说你的来历……”悟毅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手镯,淡然道。没有察觉到悟毅无所谓的语气,魔灵自豪的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临末,还昂然道:“小子,只要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待我全部回复魔力,在这一界你就鲜逢敌手了!怎么样?”

悟毅并未做答,仿佛喃喃自语般,道:“处女之血比之常人更显阴性,而且血还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这样你倒是可以回复些许魔力呢,不过想全部回复的话还是要回到魔界吧?毕竟那里才是魔力之源啊……”

魔灵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想到男子居然不为所动,并且还看得这么通透。看来用力量来诱惑他已经不行了,不过他另有办法。当下魔灵再次“嘿嘿”邪笑一声,说话时声音已经变得空洞,而且更具蛊惑力了,“你身上有两件神器吧?而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们!”

悟毅一愣,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刚才他一共就用了两件法宝来对付威煞四方——铁棍和毅之镯!由于毅之镯融合成功,恒之镯也就顺理成了毅之棍,无论是毅之棍还是毅之镯,都是神器,不过悟毅始终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武痴也没多说,大概又是认为悟毅不到知道的时候吧?所以一直以来悟毅倒有些暴殄天物了。

悟毅没想到自己单是使用了几次,就被魔灵给认了出来,兴许它知道使用的方法呢!想着,悟毅不禁露出好奇的神色,疑惑道:“你知道?”

“嘿嘿……我跟着魔主几万年了,什么宝贝没见面?你这两样神器真的不错,我可以教你使用的法诀,而你则答应我的条件,怎么样?”魔灵继续着那种充满蛊惑力的空洞声音,它觉得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了,男子的实力在这一界还是不错的,到时候自己回复到可以杀死眼前男子的魔力时,就可以……想着,魔灵不禁激动起来。

“哦,你在跟我讲条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悟毅冷笑着,不管魔灵的反应,接着道,“你听说过这件神器,就知道‘心炼之火’吧?不知它的威力如何?”

听着,魔灵的冷汗已经下来了,心炼之火它是知道的,那玩意儿简直是个刑具,专门灼烧人的元神,也就是精神类的东东,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让它上身,他的外表没什么事情,可是它会把你的元神燃烧怠尽,空剩一具躯体!而这玩意儿更是灵体类的克星,被它上身,没有深厚的修为,基本上这个灵体就没救了。而变态的是,心炼之火还能很好的护住灵体的最后一口气,让它不至死亡,等灵体逐渐回复后,又折磨它至最后一口气,如此循环,真是的生不如死啊!这也是它刑具的由来。

魔灵想着,不甘道:“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心炼之火的用法的,这个神器你根本就不知道使用!你在骗我!”

听着脑海中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悟毅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毅之镯有种莫名的感应,这个心炼之火,也是我前几天才知道的,运用的恐怕还不太好吧?”

魔灵惊恐的看着手镯空间突然出现的一小簇青白色的火焰,难以置信的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啊!”火焰突然上身,魔灵顿时惨叫一声,整个威煞四方散发出剧烈的绿光,在手镯空间里四处乱闯着。

悟毅的声音变得森冷,“告诉我,神器的用法,我可以放过你!”“你!啊!”魔灵痛苦的挣扎着,它的身体越来越小,心炼之火完全把它包围住!”你……你简直比……比魔主还邪恶!啊!有……有种的就杀了我吧!”魔灵幻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小人此时双目通红,小拳头紧紧的握着,满脸都是挣拧之色!

“哦?还挺强硬?”悟毅微笑着,收回心炼之火,“神器的使用方法我想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刚才的,就当是教训你了!那么多女子的生命,我想刚才那一下还是便宜你的。看你是条汉子,我就先饶了你,至于回复魔力,我看你就别想了!”说到最后,悟毅的话音又变得森冷,同时他又重新带上手镯。

“你……你在教训我?可恶!敢这样跟我说话的没几个,小子!别让我出去,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小人此时已经有些显得精疲力竭了,不过他听到悟毅的话还是满脸愤怒道。

悟毅也不在意,他淡淡道:“你还想再偿一遍心炼之火的滋味吗?不想的话就给我住嘴!”“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哼哼!”小人看着虚空中再次出现的青色火焰,不甘的冷哼几声,倒也不在说话了。

望着雪灵与肥佬关心的目光,悟毅微微一笑,转向雪灵,轻声的把刚才的事情向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听得都是恍然大悟,望向井田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少爷,小姐,你们先走开,这几个家伙就交给我吧!”肥佬冷冷的看着井田四人,手上已聚起一个能量球!悟毅朝雪灵点了点头,朝小兔兔一挥手,小兔兔高兴的跳到悟毅的肩上,舔了舔悟毅的脸颊,还没等悟毅抱住它,小兔兔就自动跳到雪灵的怀里,雪灵高兴的“咯咯”直笑,悟毅则无奈的耸耸肩,携着雪灵走向首领他们那边。

“哦?”悟毅微皱着眉头找寻着声音的源头,这股邪恶的声音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声音犹如直接在脑海响起,悟毅根本把握不到其来源。

雪灵神色变幻着,张了张口,终究没说出话来,她察觉到悟毅的异样了,而肥佬也惊讶的望着悟毅,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话。

“小子,你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吗?”邪恶的声音再次于脑海响起,已经带上一点蛊惑性了。

悟毅皱着眉头扫视四周,沉声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被你关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可恶,怎么会这么大?”声音略显苦恼,可是很快又变得邪恶,霸道,“我就是威煞四方里的魔灵,嘿嘿,我可以让你佣有强大的力量!”

“哦?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吧?”悟毅感兴趣的托着下巴,坐在地上,左手已经脱下手镯,缓缓的把玩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想获得,悟毅也不例外。

“嘿嘿……”魔灵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接着道,“只要你……”魔灵把开给井田他们的条件又说了一遍,悟毅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微笑,目光森冷的扫视着井田四人,井田四人连忙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坐好。

“说说你的来历……”悟毅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手镯,淡然道。没有察觉到悟毅无所谓的语气,魔灵自豪的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临末,还昂然道:“小子,只要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待我全部回复魔力,在这一界你就鲜逢敌手了!怎么样?”

悟毅并未做答,仿佛喃喃自语般,道:“处女之血比之常人更显阴性,而且血还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这样你倒是可以回复些许魔力呢,不过想全部回复的话还是要回到魔界吧?毕竟那里才是魔力之源啊……”

魔灵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想到男子居然不为所动,并且还看得这么通透。看来用力量来诱惑他已经不行了,不过他另有办法。当下魔灵再次“嘿嘿”邪笑一声,说话时声音已经变得空洞,而且更具蛊惑力了,“你身上有两件神器吧?而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们!”

悟毅一愣,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刚才他一共就用了两件法宝来对付威煞四方——铁棍和毅之镯!由于毅之镯融合成功,恒之镯也就顺理成了毅之棍,无论是毅之棍还是毅之镯,都是神器,不过悟毅始终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武痴也没多说,大概又是认为悟毅不到知道的时候吧?所以一直以来悟毅倒有些暴殄天物了。

悟毅没想到自己单是使用了几次,就被魔灵给认了出来,兴许它知道使用的方法呢!想着,悟毅不禁露出好奇的神色,疑惑道:“你知道?”

“嘿嘿……我跟着魔主几万年了,什么宝贝没见面?你这两样神器真的不错,我可以教你使用的法诀,而你则答应我的条件,怎么样?”魔灵继续着那种充满蛊惑力的空洞声音,它觉得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了,男子的实力在这一界还是不错的,到时候自己回复到可以杀死眼前男子的魔力时,就可以……想着,魔灵不禁激动起来。

“哦,你在跟我讲条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悟毅冷笑着,不管魔灵的反应,接着道,“你听说过这件神器,就知道‘心炼之火’吧?不知它的威力如何?”

听着,魔灵的冷汗已经下来了,心炼之火它是知道的,那玩意儿简直是个刑具,专门灼烧人的元神,也就是精神类的东东,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让它上身,他的外表没什么事情,可是它会把你的元神燃烧怠尽,空剩一具躯体!而这玩意儿更是灵体类的克星,被它上身,没有深厚的修为,基本上这个灵体就没救了。而变态的是,心炼之火还能很好的护住灵体的最后一口气,让它不至死亡,等灵体逐渐回复后,又折磨它至最后一口气,如此循环,真是的生不如死啊!这也是它刑具的由来。

魔灵想着,不甘道:“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心炼之火的用法的,这个神器你根本就不知道使用!你在骗我!”

听着脑海中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悟毅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毅之镯有种莫名的感应,这个心炼之火,也是我前几天才知道的,运用的恐怕还不太好吧?”

魔灵惊恐的看着手镯空间突然出现的一小簇青白色的火焰,难以置信的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啊!”火焰突然上身,魔灵顿时惨叫一声,整个威煞四方散发出剧烈的绿光,在手镯空间里四处乱闯着。

悟毅的声音变得森冷,“告诉我,神器的用法,我可以放过你!”“你!啊!”魔灵痛苦的挣扎着,它的身体越来越小,心炼之火完全把它包围住!”你……你简直比……比魔主还邪恶!啊!有……有种的就杀了我吧!”魔灵幻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小人此时双目通红,小拳头紧紧的握着,满脸都是挣拧之色!

“哦?还挺强硬?”悟毅微笑着,收回心炼之火,“神器的使用方法我想以后自然会知道的,刚才的,就当是教训你了!那么多女子的生命,我想刚才那一下还是便宜你的。看你是条汉子,我就先饶了你,至于回复魔力,我看你就别想了!”说到最后,悟毅的话音又变得森冷,同时他又重新带上手镯。

“你……你在教训我?可恶!敢这样跟我说话的没几个,小子!别让我出去,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小人此时已经有些显得精疲力竭了,不过他听到悟毅的话还是满脸愤怒道。

悟毅也不在意,他淡淡道:“你还想再偿一遍心炼之火的滋味吗?不想的话就给我住嘴!”“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哼哼!”小人看着虚空中再次出现的青色火焰,不甘的冷哼几声,倒也不在说话了。

望着雪灵与肥佬关心的目光,悟毅微微一笑,转向雪灵,轻声的把刚才的事情向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听得都是恍然大悟,望向井田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少爷,小姐,你们先走开,这几个家伙就交给我吧!”肥佬冷冷的看着井田四人,手上已聚起一个能量球!悟毅朝雪灵点了点头,朝小兔兔一挥手,小兔兔高兴的跳到悟毅的肩上,舔了舔悟毅的脸颊,还没等悟毅抱住它,小兔兔就自动跳到雪灵的怀里,雪灵高兴的“咯咯”直笑,悟毅则无奈的耸耸肩,携着雪灵走向首领他们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