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四十四章 擂台扬威

丹尼斯几人丝毫没有紧张,反而朝他们指指点点,满脸的笑容,这个表现让斯柯达有些疑惑,难道他们根本就不是楚齐的朋友吗?有或者希望看见楚齐输给他?那他们又为什么会为楚齐开盘坐庄?这不是明显的赔本生意吗?

斯柯达也懒得管丹尼斯他们的表现,从背后抽出阔刃大剑,对着楚齐狰狞地说道:“小子,算你倒霉吧,谁叫你和洛维斯他们走的那么近,凡是他们的朋友都是我的敌人,今天你就等着被人抬下擂台吧。”

楚齐不置可否,和斯柯达拉开距离,嘴里故意念念有词,能够瞬发魔法的秘密他不想太早显露,更何况对付斯柯达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显露太多的本领,他只需要用水系魔法就可以轻松地击败他。

斯柯达不再废话,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射出淡淡的剑芒,果然只有半米长左右,对付魔法师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给魔法师吟唱的机会,斯柯达作为剑士系的中级剑士,这个作战技巧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提醒。

楚齐飞快地退后一步,隔了许久才放出一道‘水之屏障’,恰恰挡住斯柯达的那一剑,只是这一下就让斯柯达感到震惊。

他看着被‘水之屏障’挡下的剑芒,吃惊地问道:“你不是魔法学徒?”

楚齐诡异地笑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魔法学徒?一直以来都是你自以为是罢了。”

斯柯达心中顿时一沉,和楚齐见了几次,的确没有亲口听他承认自己是魔法学徒,但是他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他忍耐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穿魔法学徒的长袍?你到底是什么级别?”

楚齐做了一个鬼脸,说道:“我比较喜欢白色的衣服,这样让我看起来更帅一点,可惜魔法师的长袍都是黑色的,所以我只好穿魔法学徒的长袍了,反正在学院里也没关系。至于我是什么级别,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高级魔法师而已。”

斯柯达差点一头栽倒在擂台上面,高级魔法师一般要到三十岁左右才可以达到,二十几岁就成为高级魔法师全都是魔法天才,而楚齐看上去才刚刚二十,怎么可能是一个高级魔法师呢?

擂台下的人听不清斯柯达在擂台上和楚齐到底说什么,只是看斯柯达突然停了下来,神色变得有些苍白,顿时纷纷起哄,他们可是在斯柯达身上下了大注的。

斯柯达面色阴沉,楚齐如果真的是一个高级魔法师,那么他今天栽定了,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被楚齐这一句话给吓退了,如果这时候他就认输,他真的没有面子在学院里继续混下去了,他扫视了一眼抬下的丹尼斯,正看见他们洋洋得意的神情,顿时知道自己钻进他们设的圈套里面了,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查清楚齐的实力!

他现在唯一只能指望借助擂台这个小小的范围,不给楚齐施展魔法的机会,他眼珠一转,做出垂头丧气的样子,低着头说道:“好小子,原来你一直在骗我,看来我今天是输定了。”

楚齐诧异地看了一眼斯柯达,这好像不像斯柯达的为人啊!

就在他分神之际,斯柯达突然跃了起来,飞快地朝楚齐扑去,手中大剑当头劈下,竟然没有任何的留手,完全是想将楚齐从中间劈开,抬下顿时一片惊呼,想不通为什么斯柯达会突下杀手。

楚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本来只是想羞辱一番斯柯达,让他尝尝失败的滋味,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心狠手辣,想将自己斩杀在擂台之上。

已经来不及躲开斯柯达的突袭,剑士的速度的确很快,楚齐虽然比一般魔法师的体质要好,也只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罢了,要想躲开一个常年接受训练的剑士的速度,还是不可能,危机之中,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双手一抬,瞬间形成一道冰盾,堪堪拦在头顶,硬接下斯柯达的剑势,巨大的力量让他差点承受不住,双腿微微弯了一下。

擂台下的观众看的万分紧张,他们相隔较远,不知道楚齐有没有吟唱咒语,以为楚齐早已经有所准备,才会如此迅速地发出冰盾挡住斯柯达的剑势,但是这个冰盾也暴露出他的魔法学徒身份绝对是假的,只有中级魔法师才可以发出冰盾,这是水系魔法的进阶效果。

斯柯达更是面如死灰,楚齐有没有吟唱魔法咒语,他是最为清楚,相隔那么近,楚齐根本就没有吟唱,就发出冰盾挡住他的剑势。

他没有时间考虑楚齐到底为什么能够瞬发魔法,一剑快过一剑,纵横交错,步步紧逼,楚齐被他逼得连连后退,失去先机又相隔这么近,他暂时无法发出攻击魔法,只能够加强防守,好在他的精神力够强,冰盾并没有在斯柯达的连续打击下消散,堪堪抵挡住斯柯达的攻击。

楚齐被压制的心中怒火狂升,如果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他真想使用复合魔法,同时用土系地刺来攻击斯柯达,这样一来一定会立即扭转自己的局势,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还没有到那种迫不得已的地步。

丹尼斯几人也开始不安,楚齐虽然说自己已经是高级魔法师,但是目前的情形看上去极为不利,毕竟现在的局势是近战,魔法师的实力除非强到魔导师级别,可以缩短咒语时间之外,几乎都是最害怕近战,而他们也不知道楚齐到底能够支持多长时间。

斯柯达的经验非常丰富,根本不敢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而楚齐又有所顾虑,不想这么快就将自己的实力显露出来,所以才让这场战斗显得格外惊险。

斯柯达暗暗叫苦,自己的连续技根本就没有停顿,但是这个楚齐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一点都没有精神力枯竭的状态,倒是自己越来越支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