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六十章 职业的隐秘

小金可不管那么多,大嘴一伸,就从罗杰斯手中夺过升龙丹一口吞下,还弄得罗杰斯一手的口水。

罗杰斯欲哭无泪地看着满手的口岁,恨不得将小金的大嘴掰开,从里面将丹药抢出来。

蒂芙妮好奇地看着罗杰斯问道:“罗杰斯,那丹药有什么用处?看你好像很妒忌小金啊!”

蒂芙妮的小手还在小金的背上抚摸,变得的小金比Q版小金摸起来更舒服!

罗杰斯郁闷地看着几个傻乎乎的家伙,这几个一看就是菜鸟,不知道这颗药丸的好处,他坐起来缓缓地说道:“大家应该都知道大陆上有三种比较隐秘的职业吧?”

安东尼第一个点头,他自己本身就属于这三种神秘职业中的一种,当然很清楚。

蒂芙妮和塔普虽然属于菜鸟级佣兵,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学院里上课都会提到这三种职业,蒂芙妮抢着地叫道:“我知道,那三种职业就是植物操纵师、驭兽师还有魔药师,你和安东尼都属于隐秘职业的一种。”

这种基础知识就算答出来也没有奖励,罗杰斯继续说道:“不错,我是植物操纵师,属于天赋职业的一种,天生就能够和自然沟通,拥有操纵植物的能力,这是普通人无法领悟的木元素,我们这类人如果不能够在十二岁之前发觉自己的能力,那么终身就是废人一个,因为我们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只能够通过锻炼精神力来增强自己对植物的控制。”

楚齐和蒂芙妮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特别是居然还有木元素之说,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植物操纵师还有这样的限制,难怪植物操纵师会成为大陆上的隐秘职业,如果十二岁之前无法察觉自己的能力,终身都会成为废人!

罗杰斯的话却让安东尼大有同感,他缓缓地说道:“不错,驭兽师也同样有这样的限制,驭兽师天生就比普通人更能够和魔兽相处,我们可以通过精神力对魔兽进行控制指挥,但是这控制的魔兽级别也是自身的能力有关,像我现在只能控制三到四阶的魔兽,数量不超过三只。”

罗杰斯点点头说道:“看来神灵是公平的,他让我们天生比别人拥有了一种能力,却也给我们下了诸多的限制和障碍,一切只能够看各人的机遇了,幸好我年幼的时候遇见了罗格法神,他从我们村子里经过,碰见我之后,发现我的精神力与众不同,起了好奇心,才发觉我就是天生的植物操纵师,也因此让我选择了修炼道路,否则我现在也许是废人一个。”

“你是说索多玛帝国的罗格法神?”安东尼吃惊地看着罗杰斯问道。

罗杰斯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他,算起来我还应该称呼他一声‘师傅’,因为我的精神力修炼还是他指导的,只是他对这种天赋职业的精神力修炼没有什么心得,只是根据书中的记载指导了我一下,所以他始终不愿意承认是我的‘师傅’。”他继续说道:“除了植物操纵师和驭兽师属于天赋职业之外,剩下的就是魔药师,魔药师的神秘在于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魔药师,必须了解任何一样物体的特性,这需要非常广阔的知识和能力,他们经常出没在人烟罕至的地方,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危险,所以他们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或者是魔法师、或者是剑士,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可以通过各种材料炼制出神奇的丹药,可以帮助人起死回生,可以瞬间提高一个人的能力,帮助别人突破练功的瓶颈,所以魔药师在大陆任何一个地方都将成为人人敬仰的对象。魔药师不喜欢公开自己的身份,他们的传承也同样是靠自己选择,所以魔药师在大陆上会成为第三种神秘的职业,甚至高举三种职业之首。”

罗杰斯不愧是在佣兵界混了好多年的家伙,楚齐四人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些奇闻轶事,听得都有些痴痴入迷。

罗杰斯突然大吼道:“楚齐,你知道你刚才喂小金吃的是什么吗?那可能就是魔药师所炼制的魔药,我感觉到那种充沛的灵力了,你这是在糟蹋这么宝贵的东西啊!”

罗杰斯痛心疾首地指责楚齐,好像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搞得楚齐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六双眼睛‘刷’地齐齐扫向楚齐和小金,听罗杰斯说过魔药的作用,连蒂芙妮都有些妒忌地看着小金。

小金却在哪里摇头晃脑地打瞌睡,这些事情它才懒得管那么多,反正它已经吃下去了,浑身都舒坦了很多。

“团——长——”蒂芙妮拉长声调,娇滴滴地叫了一声,一双眼睛冒着小星星,身体差点靠在楚齐的身上了。

楚齐打了一个哆嗦,连忙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问道:“你想干什么?”

蒂芙妮抛了一个媚眼,可惜清纯的外表配上这个媚眼实在太怪异,连塔普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团——长——,刚才您不是说你捡到一瓶,一口气吃了十几颗,现在又拿了一颗喂小金,一定还有很多吧?您看我平时对您多恭敬呀!您就赏一颗给我吧!”

蒂芙妮的声音甜的像灌了蜜一样,却同时提醒了另外三个人。

塔普立即扑过去,一把抱住楚齐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团长,从您建团起,我就是忠心耿耿、毫无二心、真真正正、自始至终地支持您,我是您最忠心的属下,您能不能也赏我一颗啊!”

罗杰斯和安东尼也顾不上面子,扑过去围住楚齐,同声说道:“老大,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我们可都是第一佣兵团的首席团员,这魔药总该有我们一份吧?我们保证以后唯团长马首是瞻,一切听从团长安排,绝对不会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