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七十六章 菲拉克丝的哭泣

见手下已经倒戈,菲拉克丝又这么伤心,楚齐也是头大如斗,连忙叫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一颗八阶魔核吗?至于吗?”

菲拉克丝一听楚齐愿意出让那颗克拉多兽的魔核,顿时惊喜地看着他,“你真的愿意出让那颗魔核?真是太好了,太谢谢你了。”

菲拉克丝的脸上还挂着泪珠,脸上却显示出开心的笑容,那一刻,楚齐发觉菲拉克丝原来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菲拉克丝不好意思地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说道:“楚齐,你能不能给我一起去帝都,我的身上没有那么多金币,不过我们陛下会支付这笔酬金。”

“你该不是想把我骗到帝都软禁起来吧?”楚齐怀疑地看着菲拉克丝。

菲拉克丝不但没有因为楚齐的怀疑生气,反而破涕为笑地白了楚齐一眼,开心地说道:“你放心,到了帝都,陛下一定会把你当成上宾一样款待。”

楚齐纳闷地看着菲拉克丝,不知道为什么这颗魔核会让他们如此的重视,不过让他放弃到手的二亿金币,那也是不可能的,有钱不拿是傻子,而且他对自己的团队非常有信心,要想留下他们,只怕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

想到这里,楚齐点点头说道:“那好吧,我们就跟你去一趟帝都。”

“太好了,我们这就上路吧,陛下如果知道这个消息,只怕高兴的要疯了。”菲拉克丝立即翻身上马,对楚齐叫道。

菲拉克丝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他们会对这颗魔核这么感兴趣,楚齐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只得摇摇头,“算了,我们走吧。”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楚齐他们没有放出自己的魔兽,菲拉克丝让自己的属下让出五匹角马,蒂芙妮看见自己失去和楚齐共乘一骑的机会,生气地嘟起嘴巴,恶狠狠地盯着满脸笑容的菲拉克丝,深深后悔为什么自己刚才那么好心,要为她求情!

大概因为楚齐愿意出让魔核,菲拉克丝一路上都很开心,好像将她和楚齐之间的矛盾忘记的一干二净。

亚特斯帝国的帝都在这个国家的中心,距离他们现在泰克拉城有十几天的路途,菲拉克丝的确非常想快点赶回帝都,路上不停地催促自己的属下加快速度,楚齐他们自然不能掉队,只得跟在队伍中间狂奔不已。

趁着让角马休息恢复体力的时候,楚齐终于忍不住问道:“菲拉克丝,为什么这么急着赶路?那颗魔核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菲拉克丝在山坡的草地上坐下,神情有些黯然地说道:“我的父亲是帝国飞虎团的团长,也是陛下最忠实的下属,而我从小就在帝都长大,因为父亲的关系,可以自由地出入皇宫,并且认识了很多朋友。”

楚齐诧异地看着她,自己只是问那颗魔核的用处,她说起自己的身世干什么?不过她的父亲是飞虎团的团长倒是他有些意外!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菲拉克丝好险陷入深深地回忆,沉默了半晌才继续说道:“在皇宫里,我认识了西莉亚,她是亚特斯帝国的公主,陛下最疼爱的小女儿,年纪比我还小两岁。”

楚齐看来一眼菲拉克丝,他估计菲拉克丝在二十一二岁左右,那么那个西莉亚公主应该是和他差不多大的年纪,听菲拉克丝的叙述,那颗魔核应该和这个西莉亚公主有很大的关系。

“西莉亚在皇宫的生活很寂寞,她的哥哥姐姐都比她大很多,也不可能和她玩的那么亲密,所以我的出现,让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她有什么心思都喜欢和我说,而我也将她当成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菲拉克丝的眼神有些涣散,升起蒙蒙地雾气,大约又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楚齐有些懊悔,自己真是多嘴,好好地问这些干什么,拿了两亿金币走人多好啊!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感觉这个菲拉克丝应该还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只是心思很重,看上去有些严肃忧郁,她现在说的也许就是她最不愿意触及的事情。

“那时候我才十二岁,因为没有魔法师的天赋,只得选择修炼剑术,这让我的父亲很高兴,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剑师,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继承他的衣钵。我却一心只想着玩,就是因为我的贪玩,终究还是遇到一桩让我终身后悔的事情。”

楚齐暗自嘀咕,贪玩是每个小孩子的天性,他记得自己十二岁的时候也是经常玩的不知道回家,不过他父母死的早,没人管他,倒是玩的挺痛快!

菲拉克丝的眼睛慢慢地湿润,哽咽地说道:“有一次趁我的父亲陪陛下出巡,我偷偷将西莉亚带出皇宫,西莉亚早就想出来看看,只是陛下担心她的安全,一直没有容许,多次央求我带她出来,我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就带着她出来了。那天我们玩的很开心,去帝都郊外的龙阳山采花,在溪水里抓鱼,可是、可是……”

菲拉克丝连续‘可是’了几声,都没有说出后面的话,自己却泣不成声,楚齐一时心软,伸手环绕过菲拉克丝的肩膀,轻声地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太难过了,冥冥中一切都有定数,说不定上天早已经安排好一切结局。”

楚齐虽然不知道那个公主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总不会是什么好事,不然菲拉克丝不会那么伤心。

楚齐的手臂好像给了菲拉克丝一个休息的港湾,她情不自禁地靠在楚齐的肩膀上‘呜呜’地痛哭起来,也许这是她第一次对人袒露自己的心扉,让自己积压已久的痛苦彻底地释放出来,所以才会哭的这么伤心。

楚齐被菲拉克丝的哭声弄得有些手忙脚乱,想推开她又觉得太过绝情,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脊,好像在哄小孩子一样,“乖,别哭了,把眼睛哭肿了可就不好看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什么都别想了。”

楚齐害怕又引起菲拉克丝的伤心事,不敢在继续追问她到底要魔核干什么,不过可以肯定那个西莉亚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说不定死了也不一定。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惊恐地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