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九十八章 配方

西尔斯陛下召见了努比斯帝国的使节团,楚齐作为中间人,也参加了这次的见面。

果然,西尔斯陛下还是那样的条件,其余的一切都不是问题,只签署三年的和平协议,如果努比斯变得强大,他们将会是永远的联盟。

法克斯苦着脸听着西尔斯陛下的话,不断地看着楚齐,似乎希望楚齐能够帮助他们说上几句好话。

楚齐却充耳不闻,一脸的笑容,好像他们谈的事情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中途休息的时候,法克斯偷偷来到楚齐身边,抱怨地说道:“楚齐先生,这样的条约对我们来说简直是毫无用处,这三年内,有索多玛条约的约束,本来就不会有任何国家侵略我们,但是要想在三年内强大,几乎是不可能的。”

楚齐微笑地说道:“为什么不可能?虽然这三年的和平条约看似无用,却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虽然在经济上我无法帮助你们立即强大,但是我

可以帮你们打造一只全部都是高级职业的军队,你想拥有这样强大的军队,还有会任何一个国家来侵犯他们的领土吗?”

“这怎么可能呢?要想成为高级职业,最少需要三十年的时间,就算是天才只需要花费二十几年的时间,但是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努比斯帝国军队的士兵一般都是初级水平,只有将领才达到高级职业。”法克斯忍不住叫道。

楚齐却不紧不慢地说道:“但是我却有办法快速制造一只高级职业的部队。”

楚齐故意将自己??前魔导师的标志给露了出来,法克斯顿时惊讶地张大嘴巴,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已经是魔导师,这已经完全打破了他脑海中的常规,记得就算是天才,要想成为魔导师,最少也要五六十年的时间,而楚齐看上去怎么也才二十左右,怎么会是魔导师呢?难道这枚标志是他骗来的?

楚齐不理会法克斯的表情,灿然地笑了一下说道:“法克斯先生,等下你只管签署那份条约就可以了,这

份合约根本就没有什么需要谈判的,一切都已经定下来了。”

法克斯也无可奈何,因为他本身就是处在弱势,这都是因为楚齐才能够得到这份机会,签了总比不签好,所以接下来,法克斯痛痛快快地签下了这份三年之约。

回到住所,丹尼斯随后就到了,楚齐好想知道他要来,不等他说话就将他带入自己的房间。

“楚大哥,难道这份和平条约就这么简单吗?”丹尼斯有些失望地问道。

楚齐不答反问,“丹尼斯,你现在应该已经是个高级剑士了吧?”

丹尼斯不好意思地说道:“是的,还多亏了你留下的魔药,我们几个都已经达到高级职业,连蕾娜塔都逼近高级职业的瓶颈,所有的老师都对我们的天份产生怀疑,难道……?”

丹尼斯猛然醒悟,惊喜地看着楚齐问道:“楚大哥,老实说

,你是不是魔药师?那些丹药是你炼制的吗?你是不是又炼制了一批能够提升功力的魔药?”

楚齐笑着说道:“那种魔药的确是我炼制的,如果你要称呼我为‘魔药师’,我也愿意接受,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有把握让努比斯帝国能够在三年之内强大起来了吧?”

“但是你能够炼制多少魔药呢?那也不足以建立一只高级职业的军队啊?”丹尼斯疑惑地问道。

“不,我现在一颗都没有炼制出来。”楚齐说道。

“啊!”丹尼斯惊讶地看着楚齐,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楚齐接着说道:“其实我炼制魔药的方法和大陆上的炼制方式有些不同,我炼制的这种魔药材料非常的普遍,但是需要的数量却非常的巨大,我也没那个精力去炼制这种魔药,所以我愿意将这种魔药的配方和炼制方法传授给你,你可以调动努比斯帝国的军队却采集材料,我想数量上一定可以

达到要求,应该足以在三年之内,为努比斯帝国打造一只全部由高阶职业组成的军队,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即便在经济上弱一点,也不是什么国家都可以欺负的。”

丹尼斯不敢相信地看着楚齐,结结巴巴地说道:“楚大哥,你说什么?你愿意将那种炼制配方交给我?”

魔药师的配方在大陆上是千金难求,他们从来都是一脉相承,而且无论材料和炼制方式都不是外人能够了解的,没想到楚齐竟然轻易地要把这份炼丹配方传授给他,他怎么会不惊讶呢?

楚齐微笑地说道:“不错,我就是要将配方和炼制方法传授给你。”

这种丹药对楚齐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高级职业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他也不屑在去制造这种丹药,干脆就把配方送给丹尼斯,能够帮助他建立一只强大的军队也算是对他尽了朋友之情。

丹尼斯在楚齐的房间里一直呆到大半夜,他不敢将

那份配方记在纸上,生怕别人知道,所以他要求楚齐详细地对他讲解配方上的材料和炼制方法,就算上课他也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听过。

条约已经签署完毕,丹尼斯又得到楚齐的传授,他已经心急如焚地要赶回努比斯帝国,好进行魔药的炼制。

使节团向西尔斯陛下提出告辞,西尔斯陛下并没有多加挽留,他内心深处并不相信努比斯帝国能够在三年之内变得强大,签署这份条约只是看在楚齐救醒他女儿的份上,而且他身为皇帝,答应的话自然要算数,所以才不得不签署了这么一个毫无用处的条约。

丹尼斯恋恋不舍地对楚齐说道:“楚大哥,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努比斯帝国了吗?大家都等着你回去。”

楚齐淡淡地摇摇头说道:“丹尼斯,这次回去之后,你不要到处宣扬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让陛下也取笑对我的赏赐,假如有一天,你能够记住我这个朋友,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

丹尼斯惊讶地看着楚齐,“楚大哥,你三番五次地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