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一百九十章 宴会风波

安东尼回到招待所,恰好看见菲拉克丝失魂落魄地离开他们独立的院落,不由奇怪地问塔普,“塔普,菲拉克丝怎么了?”

塔普苦笑地说道:“她刚才问老大的下落,我说老大从众神废墟事件当中就失踪了,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安东尼狠狠地拍了塔普一巴掌,“靠,你难道不知道菲拉克丝喜欢老大的吗?这样说,她当然受不了!”

塔普无奈地回答道:“那我该怎么说?我说的也是事实啊!”

安东尼气的又举起巴掌,塔普赶紧摆出防御姿势,恼火地说道:“别在打了,老子今天受的气够多了,再打我翻脸了。”

安东尼乐了,“塔普,我正手痒,要不我叫小火出来陪你玩玩?”

“靠,你他妈的就知道仗着小火,有本事我们两个肉搏。”塔普破口大

骂。

安东尼鄙夷地看着他,不屑地说道:“你当我傻啊?老子是驭兽师,你要我和你比技巧?那不是要我挨打不还手?亏你说的出口。”

迪娜丝从墙角转了过来,淡淡地说道:“塔普,安东尼,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人同时收回架势,笑着说道:“没什么,我们在开玩笑。”

迪娜丝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追问道:“我刚才好像听见你们说谁喜欢楚齐?”

塔普立即掉头就走,“啊!刚才团里叫我有事,不好意思,迪娜丝公主,我先走一步,你还是问安东尼吧。”

也不管安东尼在后面杀人般的眼神,撒腿就跑了。

安东尼气的恨不得将塔普碎尸万段,他这么聪明的人居然被塔普这个平日里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人给摆了一道,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迪娜丝将眼神转向安东尼,那个意思不言而喻。

安东尼急中生智,故意吞吞吐吐地说道:“迪娜丝公主,你还是别问了。”

“安东尼,你说不说?”迪娜丝的眼神立即严厉起来,凶巴巴地盯着安东尼。

“唉!”安东尼长叹一口气,眼中流露出沉痛的目光,“迪娜丝公主,其实我们刚才说的就是你,团里的兄弟都知道公主对老大的感情,但是老大一直没有消息,而公主又是整天一副忧郁的样子,让我们兄弟都不忍心看见公主一直这样下去,塔普就说,‘如果公主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就将老大忘了吧!’而我就说,‘靠,难道你不知道迪娜丝公主喜欢老大的吗?这样说,她当然受不了!’而塔普又说,‘那这么办?我说的也是事实啊!’,就这样,我和塔普起了争执,差点打了起来。”

安东尼半真半假地说了一通,就是赌迪娜丝没有听见那句话中间的人名。

正躲在墙角偷听的塔普气的在心中狠狠地诅咒安东尼,居然颠倒是非黑白,红口白牙,乱说一通,把责任全部推到他头上来了!但是他却不敢冲出去,不然迪娜丝追问期事情的真相,他也无法回答。

迪娜丝并非那么好糊弄,满眼的不相信,不过却知道安东尼不会说出是谁,只得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不错,这辈子除了楚齐,我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也没有人能够劝得了我,所以你和塔普就不要费心了。”

看着迪娜丝转头进了房间,安东尼才长嘘了一口气,抹去头上的冷汗。

塔普飞快的冲进来,抓住机会对他一顿暴打,恼怒地叫道:“靠,你小子真毒,那话是这么说的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迪娜丝公主?”

安东尼抱头鼠窜,口中不落下风地回到,“是你先对不起我的,居然把这个麻烦丢给我,我算是给你面子了,没有说的更过分,别打了,再打我就不客气了。”

从魔兽空间唤出一头波格兽,塔普一见不妙,掉头跑了,他一个人可不是四阶魔兽的对手。

安东尼龇牙咧嘴地揉着身上被塔普捶打的部位,恶狠狠地说道:“你小子也知道怕啊!靠,下手真够重的,幸好没打脸,晚上还指望靠它泡妞呢!”

夜色降临,皇宫的侍卫前来邀请迪娜丝公主和塔普等几位佣兵团首领,其余的兄弟让他们各自去思加图找乐子。

跟随在侍卫后面进了皇家大宴会厅,对这里,塔普几人可不陌生,跟在楚齐身后已经来过一趟,安东尼和罗杰斯正对几个贵族少女挤眉弄眼,上次这几个狗男女已经勾搭在一起,今天晚上可以重温旧梦了。

西尔斯陛下隆重地将迪娜丝公主介绍给亚特斯帝国的上流社会的来宾,迪娜丝公主非凡的美貌,立即吸引了大批贵族少年的爱慕,频频朝迪娜丝公主献殷勤,希望能够得到迪娜丝公主的垂青,可惜迪娜丝公主冷若冰霜,彬彬有礼中又保持距离,让那些殷勤少年自感没趣

,讪讪离开迪娜丝公主身边。

这种宴会当然少不了莱利和费尔顿这种纨绔子弟,他们也如同别的贵族子弟一样,想得到迪娜丝公主的垂青,结伴来到迪娜丝公主面前,费尔顿露出一个自以为最帅气的笑容,微笑地说道:“迪娜丝公主,我叫费尔顿,是亚特斯帝国宰相的儿子,世袭子爵,不知道能否有这个荣幸请您跳一只舞?”

迪娜丝还没有说话,身后的塔普已经大步拦在前面,冷冰冰地说道:“对不起,迪娜丝公主不喜欢你这样的人渣打扰。”

费尔顿闻言,脸上的笑容立即扭曲,抬头朝塔普望去,“谁敢这样对我说话?你……是你?”当他看清楚塔普的面容,忍不住后退一步,这个曾经动手打过他的男人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哼哼,就是我,几年不见,除了依仗自己老子的名头,依然是一无是处。”塔普冷哼了一句,讥笑地看着他。

费尔顿身边的莱利傲然地站了出来,“

这不管你的事情,迪娜丝公主都还没有回答,你有什么权利代表她拒绝?别忘记你曾经是我的手下败将,在这里,你没有狂妄的余地。”

塔普眼中金芒一闪,二话不说,拳头上泛起淡白的斗气,猛然击向莱利的脸庞。

莱利大惊失色,抬手挡下塔普这一拳重力,却被拳头上灌注的巨大力量给击飞了出去,当初发生在他们之间的局势,现在完全改变了过来。

莱利一连撞翻身后几个倒霉的贵族,才止住收势,急忙将手掌放到背后,不停地伸张,以缓解手臂的疼痛,同时吃惊地看着塔普。

一年多时间,他依然保持在剑士的境界,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当初他明明记得这个家伙只是一个高级剑士,但是凭借着一拳之威,他已经初步断定这个家伙现在至少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这怎么可能!

两人的打斗引起宴会上小小的**,连西尔斯陛下都惊动了,他急忙赶了过来

,一看见面色惨白的莱利和一副惶惶不安神情的菲尔顿差不多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阴沉着脸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莱利,费尔顿,难道你们认为我不会惩罚你们吗?”

莱利急忙躬身说道:“陛下,我们只是想邀请迪娜丝公主跳一支舞,是公主的护卫先行动手。”

塔普也不掩饰,大声说道:“不错,是我先动手的,公主殿下不希望这样的人渣前来烦扰,而我的责任就是防止他们打扰公主的雅致,对于不识趣的人,我不介意用拳头说话,相信西尔斯陛下不会认为我做错了吧。”

迪娜丝等塔普说完,才轻轻地说道:“塔普,住口,别忘了西尔斯陛下是你的老大楚齐都尊重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对西尔斯陛下说话?”然后转头对西尔斯陛下说道:“西尔斯陛下,对不起,塔普是一个混人,一向不懂得如何说话,我刚刚长途跋涉到达亚特斯帝国,身体有些疲倦,并不想跳舞,所以拒绝了很多的邀请,也许会让各位先生感觉我这个人有些不近人情,不过我还是希望各位能够多多体谅我,不要让我为难。”

迪娜丝的语调柔软,虽然是拒绝的话,却无法让人产生怒气,西尔斯陛下爽朗地笑道:“哈哈,迪娜丝公主客气了,我和塔普先生也不算陌生人,所以很了解塔普先生的为人,这件事情也是我考虑不周到,没有想到迪娜丝公主长途跋涉,身体很疲倦,所以我真诚地向迪娜丝公主表示歉意,希望您能够原谅我的失误,接下来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打扰迪娜丝公主的雅兴。”

迪娜丝感激地说道:“那真是谢谢西尔斯陛下了。”

“公主殿下客气了。”西尔斯砖头看着静立在身后的莱利和费尔顿,面色顿时阴沉下来,“以后皇家的宴会不希望看见你们的身影,你们可以先退出去了。”

莱利和费尔顿大吃一惊,西尔斯陛下的这句话就等于将他们提出思加图的贵族圈子,以后谁还敢邀请他们参加宴会?但是对于西尔斯陛下的决断,他们无法辩解,只得希望以后依靠宰相大人帮助他们说一点好话了。

低头恭敬地顺应了

西尔斯陛下的话,默默地朝宴会大厅外面退去,临走的时候还恶狠狠地盯了塔普一眼,塔普却满不在乎地看着他们,现在的他根本就不用害怕这两个垃圾。

安东尼和罗杰斯在人群外偷偷地观察发生的一切,安东尼感叹地说道:“以前我们还真的小看了塔普这个憨货,其实这个家伙狡猾的很。”

罗杰斯连连点头,“不错,我也深有同感,不过刚才出去的两个小子不能放过,上次找蒂芙妮麻烦的事情我就想教训他们了,只是被塔普和老大抢先出了手,后面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才把这件事情给搁了下来,这次难道又碰上了,怎么说也要让这两个家伙受到一点教训。”

安东尼低声笑道:“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不如我们趁机出去玩玩,一会再回来,说不定今天晚上还可以来一个??,上次那个小妞又约我晚上去她家了。”

“我记得那天晚上你翻人家院墙,差点被他们家的狗给发现了,回来还说给我听了,难道今天晚上还打算去翻院墙?”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家花没有野花香,野花没有偷得香,这样才够刺激,不过今天晚上不需要翻院墙,她说她父母去自己的领地收税去了,她还会带一个姐妹一起玩!”安东尼得意地笑道。

两个人边聊边悄然离开宴会,刚才那个风波在西尔斯陛下的调节下已经烟消云散,宴会又恢复了热闹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