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魔初战(十五)

卡罗尔恭敬地离开神王身边,接下来的战斗不是他可以参与的。

四位长老晃动身形,和神王站立的位置隐隐成犄角之势,看上去非常古怪。

卡雷拉斯哈哈大笑,力量上绝对的超越并未让他将五人放在眼中,而是轻蔑地笑道:“神族永远都改不了骨子里无耻的行为,当年达维斯是用这个方法将我击败,不过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现在他的孙子又想靠这个办法来对付我,可惜你们的力量太弱,就算五个人一起出手也困不住我,今天就让我从你们身上收取一点利息。”

神王神色自若,刚刚战败居然没有慌张的神情,“卡雷拉斯,你会为你今天的狂妄而后悔。”

“废话少说,来吧,战斗吧!”卡雷拉斯微张手掌,在掌心聚拢两团黑色元素。

“五行归位。”神王大喝一声,同时闪动身形,与四位长老形成一个古怪的图案,将卡

雷拉斯围在中间。

五人身体同时冒出五种不同的光芒,金、青、淡白、火、土黄,周围大量单一的元素分别涌入其中一人的体内。

卡雷拉斯奇怪地看着神王五人,不知道这是干什么,从光芒上来看,他们五人似乎都只运用一种空间元素,就好像他只具备黑暗元素一样,但是任何一种单一的元素,威力比起黑暗元素相差都不止一个等级,为什么他们会舍弃多种元素混合呢?

卡雷拉斯皱着眉头,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不在等待,掌心两团黑暗能量瞬间飞出,首要攻击目标就选定神王,刚才混合元素都承受不了他的力量,现在单一元素更加不行。

神王猛然张开双眼,手中爆出一团金色光芒,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到让卡雷拉斯大吃一惊,不知道神王是不是脑子坏了,明知道不敌居然还要上前送死。

轰??另卡雷拉斯更加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力量上相差很多

的神王居然接住了他的攻击,虽然他还没有进全力,但是那股力量已经不应该是神王可以承受的才对,而且那股两股相撞的爆裂能量居然没有散发开来,而是被控制在五人之内,令他不得不抽回一部分力量防护自己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卡雷拉斯忍不住吃惊地叫道。

神王也是欣喜地盯着自己的双手,虽然是对付卡雷拉斯的方式,但是却还是第一次运用,直到现在才知道真的能够抵挡卡雷拉斯的力量。

“哈哈哈哈,卡雷拉斯,神族终于有了克制你的方法了,你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神王狂笑地看着卡雷拉斯,“这是‘五行阵法’,我神族流传数万年的上古秘法,足足耗费几代人才领悟出其中一点奥妙,今天就让你第一个体会一下它的威力吧。”

“上古秘法?”卡雷拉斯身体震了一下,他很清楚神在神魔两族兴旺之前,似乎还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不过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因为很久以前就销声匿迹,他们神魔两族的功法也是那些人流传下来

的,难道神族还有更厉害的上古秘法?

神王恢复了强大的自信,傲然地说道:“不错,这就是上古秘法,相信你也不会陌生,虽然我们还没有领悟透彻,但是对付你已经是绰绰有余。”

卡雷拉斯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体外幽光暴涨,冷冷说道:“不见得。”

身形飞快地扑向左侧的罗格长老,试图从这个方位突围。

罗格长老不敢怠慢,掌心土系光芒急剧运转,阵势之内另四种元素悄然聚集在他的体内,随同他推出的土系元素疯狂地迎上卡雷拉斯的黑暗元素。

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罗格长老同样挡住了卡雷拉斯的攻击,只是本身的实力不足,而被强大的力量震退一步,不过他迅速回到位置上,紧张地盯着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一见自己居然被长老级别的神族给击退了回来,不由怒吼一声,半空中如同滚雷一般,再

次展开身形,疯狂地朝一个方向猛击。

神王急忙叫道:“各位长老注意防护,一定要将卡雷拉斯留下。”

神族战士看见卡雷拉斯陷入困境,齐声发出欢呼,他们心目中最强大的大魔王卡雷拉斯终于被克制住了,那么胜利必将属于他们神族。

在卡罗尔的指挥下,神族战士充满了信心,凶猛地扑向魔族战士,刚才只顾着看神王和卡雷拉斯之间的战斗,战斗也不知不觉停止下来,现在正是消灭魔族的最佳时机。

化为废墟的拉普斯城外,巴特利父子躲在石堆后面,抬头眯着眼睛搜索神王和卡雷拉斯的身影,半空中的小战场实在太多,而且不断发出炫目的爆炎,致使他们始终无法分辨出谁才是神王,谁才是卡雷拉斯。

“父王,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拉普斯城已经毁了,呆在这里随时都有危险。”费德勒焦虑地说道。

巴特利抬头看着天空,咬牙说道:“不,现在我们更不能走,辛辛苦苦保全下来的拉普斯城毁灭了,但是只要神王不败,我们还是有机会东山再起,如果这个时候退出,我们将失去最后的机会,变成一无所有的乞丐,而且德维特一派一定会追杀我们,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费德勒闷声不响,那种生活他绝对不愿意过的,现在拉普斯城的大臣只认神王为主子,如果没有神王在背后支持,当初身为巴斯特帝国君王时得罪的大臣早就将他们父子碎尸万段。这就意味着他们下半辈子的赌注全都压在了神王身上,神王能够战胜,他们至少还能够苟且偷生,如果神王败了,那么他们将会变成丧家之犬。

费德勒脑子一转,刚才看见不少大臣都找地方躲藏,并没有离开拉普斯城的范围,他们应该都是抱着同样的念头在等待最后的胜利到底属于谁,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卑微一点,神魔两族也许还会给他们继续生存的机会,因为人类在他们眼中实在太渺小,压根就不会放在他们眼中。

“父王,不如趁这个机会,我去将那些对头

都杀了。”费德勒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残忍的目光。

巴特利呆了一下,继而一喜,对那些对他们父子虎视眈眈的敌人,他早就想解决了,只是在神王的威势下,他一直不敢动手,生怕神王知道之后会拿他开刀,今天干这件事情是最好的机会,神王不但没时间管他干了什么,而且拉普斯城化为废墟,死些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你去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安排他们立即下手。”巴特利点点头。

“是,父王,我立即就去安排。”巴特利点点头,招过几名护卫,刚想说话,忽然叫道:“小心。”猛地将一名侍卫推到巴斯特面前,几只利箭瞬间插在他的身上,那个侍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命丧黄泉,费德勒敏捷地将巴特利拽到另一堆石块之后。

“怎么回事?”巴特利浑身战栗地问道,刚才差一点死的就是他。

费德勒警惕地扫视着周围,苦涩地说道:“

也许并不是我们有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