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丹王

第二百二十三章 消息

巴特利大喜,连德维特的事情都顾不上说了,不过总算他还知道一些忌讳,面上却显露出忠心耿耿的样子,“神王陛下,您这是为什么?魔族不是已经撤退了吗?”

神王原本就在恼火之中,巴特利不明所以的奉承反而让他感到一种讽刺的意味。

“哼。”神王重重地哼了一声,脸上显出一股怒意,“巴特利,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不要乱问。拉普斯城作为神族第一个降临的地域,有着极为重要的纪念意义,这里的重建工作就交给你来处理,下次来的时候,我希望能够看见一座焕然一新的城市。”

巴特利被神王的一声冷哼吓了一头冷汗,口中不敢回应,心中却充满怨愤,拉普斯城正是因为神族才会变成废墟,现在神王一句话就将这个成为破乱的城市还给他,还命令他重建拉普斯城,难道重建一座城市有那么容易吗?他现在总算有些明白德维特对自己长生怨恨了。

“是,神王,我一定会让您满

意的。”为了送走这批瘟神,巴特利不得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地说道。

“哼,知道就好。”神王瞟了一眼巴特利,转身对身边的长老说道:“我们走。”

四位长老护住神王冲上天空,卡罗尔率领神族大军紧随其后,那些神族战士的尸体一个没有落下,被他们带着飞向神殿的方向。

巴特利和费德勒恭恭敬敬地看着神王率领自己的族人飞离拉普斯城上空,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原本有些弯曲的身躯重新傲立了起来,没有了神王,他们又成为这个国家唯一的君主。

“父王,您打算怎么办?”费德勒入神地看着神族消失的背影,老实说,他非常羡慕这些强大的神族,渴望自己拥有同样强大的实力,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妄想。

“什么怎么办?我现在又是巴斯特帝国的国王,立即下达命令抓捕德维特,该死的家伙,居然想杀我,现在情况已经变了,我才是猎杀他的猎人。”巴

特利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他能够理解德维特对自己的怨愤,但是不能够容忍一个想杀自己的敌人活在这个世上。

拉普斯城的居民三三两两地从废墟之中,城外的山林……朝拉普斯城的废墟围去,满脸都是悲愤的神情,这里原本是他们的家,现在却变成一堆废墟,大半辈子的积蓄也被埋葬在其中,有人已经开始动手挖掘自己的房屋,希望能够找回一些值钱的东西,否则他们将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费德勒扫视了一眼四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父王,恐怕我们已经无法回到从前的地位了。”

巴特利楞了一下,顺着费德勒的目光看了看四周,有些明白。

那些居民虽然早已经看见这对平日里可望不可及的父子,却没有任何人对他们表示尊敬和畏惧,眼神中闪现的更多的是愤怒的目光,他们将神族所造成的一切都算到他们的头上。

巴特利真想大声喊冤,他也是受害者,被神族鸠

占鹊巢不说,还要奴颜卑膝地生活在神王的管辖之下,连一点尊严都没有。

看着那些令他发寒的眼神,他再次感到一种无力和失落,也许是该考虑后路的时候了。

努比斯帝国。

丹尼斯登基成为新的帝王,楚齐终究没有在选择离开,神族已经知道他的下落,而且可能会对努比斯帝国产生不利,他无法在这个时候抽身离开。奇怪的是,卡罗尔已经回去很久了,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神王也没有出现过,倒是让他有些莫名其妙,难道神王真的打算放过他了吗?

这天,丹尼斯将楚齐叫入皇宫,成为努比斯帝国的君王,丹尼斯再也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让他烦恼不已。

“老大,你来了!”看见楚齐,丹尼斯还是一如既往地兴奋,在楚齐面前,他永远都没有帝王的威严。

楚齐笑道:“丹尼斯,你现在可是一国之君,要

注意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啊!”

丹尼斯从书桌后面跑出来,拉着楚齐的胳膊说道:“别管那么多,我在别人面前是君王,可是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大,再说我姐姐可是已经住到你那里去了。”

丹尼斯暧昧地冲楚齐眨了眨眼睛,言语之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从那天向楚齐表白之后,迪娜丝就大大方方地住进楚齐在格拉林的房子,不过在外面面前用的是‘害怕海蒂孤单’的理由,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迪娜丝是为了什么。

楚齐瞪了丹尼斯一眼,因为已经接受迪娜丝,所以干脆忽略过丹尼斯的侃调,换了一个话题,“丹尼斯,你把我叫到皇宫来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我无聊行不行?”丹尼斯笑眯眯地说道。

“对不起,我不无聊,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你要是无聊就找个老婆,我要回去了。”楚齐作出一个

拔腿就走的动作,吓得丹尼斯连忙拽住他。

“好了,老大,我不开玩笑了行不行?天天闷在皇宫里真是无聊啊!现在我才知道皇帝不好做,我还是怀恋当初在格拉林魔武学院的生活。”丹尼斯掏出一个小本子,苦着脸问道:“老大,你上次写给我的这个什么修真的功法,到底怎么练啊?我练了好几天,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给我说说吧。”

楚齐瞄了一眼那个小本子,正是他抄录的修真功法,当然是来自葛洪,“丹尼斯,你以为修真很简单吗?修真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地球修真界,要想入门,最少需要十几二十年,至于成仙得道,没有个千儿八百年的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功效,你才修炼几天啊?就想着有作用了?”

“不是吧,修个十几二十年才入门,千儿八百年才成仙,我能活那么长时间吗?”丹尼斯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楚齐说道。

“修真可是讲机缘的,就是地球上也不可能人人都有机会修真,你能够有修真的机会就应该知足了,只要

你能够修炼入门,活那么长的岁数是没什么问题的,关键是看你能不能够踏入这道门槛,封神大陆的灵气比地球雄厚的多,应该能够更快的入门,我进入修真门槛也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楚齐开导地说道。

“谁能跟你这个变态比啊!”丹尼斯嘟哝地说道。

“你说什么?”楚齐眼睛一瞪,在很多人眼中,他的确是一个变态的家伙。

“没什么、没什么。”丹尼斯吓了一跳,陪着笑脸说道:“老大,那你给我讲解讲解吧,我真的不是很懂得这个修真功法,比如说那些什么筋脉、穴道、天元……什么的。”

“那些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修真的功法需要你自己摸索,因为我自己也是外行,每个人的适应能力不一样,所以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才是最好的修真功法。”楚齐很不负责任地说道。

丹尼斯有些无语,怎么碰到这么个老大,无奈之下,只好说道:“好吧,老大,你怎么说

怎么好。”

楚齐点点头,拿过那本葛洪自创的修真秘诀,将第一页上那些人体穴位图和经脉行走路线仔细地说了一遍,然后叮嘱道:“丹尼斯,你可以命人用木头刻制一个人体像,然后将图片上标注的穴位和经脉描绘到上面,这样更方便你熟悉这些路线。”

丹尼斯眼睛一亮,“不错,这倒是好办法,谢谢老大,我马上找人做。”他兴冲冲地就要往外面冲,连楚齐都顾不上了。

楚齐笑着摇摇头,他就喜欢丹尼斯这股冲劲,想干一件事,立即全神贯注地投入进去。

丹尼斯刚刚冲到门口,猛然想起上面,不好意思地停下脚步,退到楚齐身边,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老大,刚才是我太心急了。”

“没关系,我早已经习惯了。”楚齐轻松地说道。

“不是的,老大,这次我叫你来,除了修真上的一些问题,我还有一

件事情要告诉你。”丹尼斯的面色严肃起来。

“什么事情?”楚齐奇怪的问道。

“是关于神族的事情。”

楚齐立即静静地看着丹尼斯,神族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动静,他正奇怪,看样子神族有什么动静,被丹尼斯知道了,所以才想来告诉自己。“你说吧。”

“神族从巴斯特帝国撤退了。”丹尼斯脸上露出一丝克制不住的兴奋,他也同样提心吊胆,毕竟神族的强大他是亲眼所见,楚齐虽然能够战胜八名神族战士,但是根据情报,神族最少有数千这样的战士,楚齐又能够抵挡几个呢!

“什么?神族撤退了?退到哪里去了?”楚齐一呆,想不到丹尼斯给他的是这样的消息,他都有些不相信。

“根据巴斯特帝国传来的消息,似乎神族的对头魔族也出动了,他们的大魔王卡雷拉斯带领数百名魔族战士,就将数千名神

族战士打的落花流水,连神王都受了重伤,神族战士更是死伤惨重,拉普斯城已经化成一片废墟,所以神王不得不退出巴斯特帝国,至于去了哪里我到是不清楚。”丹尼斯神往地说道:“那些魔族正是太厉害了,数百人就可以战胜数千名神族战士,应该是个个都能够以一敌十,看来神族要倒霉了。”

丹尼斯有些幸灾乐祸,魔族还没有作出让他反感的举动,倒是神族的霸道让他很是不爽,在神魔两族的战斗当中,他反而更希望魔族能胜。

“不过那些魔族似乎也没有讨到好处,大魔王卡雷拉斯也受了重伤,才不得不收兵,否则神族早就他们灭了。”丹尼斯有些遗憾地说道。

后面的话楚齐没有听进去多少,倒是神族的战败让他产生一种危机感,魔族似乎更加强大,不过魔族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的目的都是霸占封神大陆,让自己成为封神大陆的主宰,只不过现在他们的主要对手就是自己的对头,在神魔两族没有一个确切的胜负消息,人类应该是安全的。

“丹尼斯,不要高兴的太早,魔族并非你想象的那么善良,立即将你手中的修真秘诀抄录一份,送往各个国家的学院,传授给那些正在学习的学生,希望他们当中能够有资质聪慧的人尽早修炼入门,这样也不至于以后人类没有任何与神魔两族对抗的能力。”楚齐神色严肃地说道。

“啊!将修真秘诀传出去?”丹尼斯呆了一下,这样宝贝的东西能够公布天下吗?那努比斯帝国不是失去了优势吗?

楚齐知道丹尼斯在想些什么,安慰地说道:“丹尼斯,不用担心,这些只是修真心法的一种,地球的修真心法有成千上万,虽然我不知道那么多,至少我修炼的就和你这个截然不同,所以我无法给你更多的指导,只能够依靠你自己摸索,每个人的领悟能力不一样,最后所修炼出来的成就也不一样,等你有些心得,我给你找一个最好的老师,让他指导你一下,应该比普通人快的多,而且我会根据你的实力,考虑传授给你更高级的修炼心法。”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丹尼斯转忧为喜,“我立即派人抄录并发放,你答应的事

情可不能反悔啊!”

“行了,你看见我反悔过吗?”楚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那我立即去办,你自己看着办吧!”丹尼斯这次是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他完全懂。

楚齐没有理会丹尼斯,在他走后就陷入沉思,封神大陆的情况不容乐观,他是应该阻止神魔两族的入侵,还是逍遥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