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985山河珠之威

柳鸣目睹绿影击杀自己同伴的一幕,眉头皱了一皱,脸上倒也没有什么畏惧之色。

从气息判断,此人的实力还不及极影,就更别提血影分身与先前所遇的天象境魔人了。

绿影魔人见柳鸣没有说话,眼中冷芒一闪,单手蓦然往前一抓,浑身的绿色魔焰狂涌而出的在其身前数丈之处化作了一只小山般大小的擎天魔爪,带着阵阵腥风的朝柳鸣所在一压而至。

魔爪通体绿焰滚滚,指尖处喷吐出一股股伸缩不定的碧绿色焰芒,将周围的水晶墙面映照的碧波荧荧,如同一座森罗炼狱一般。

柳鸣身处魔爪威压之下,一副避无可避的样子,但在下一刻,单手一扬,黄蒙蒙圆珠再次飞射而,一个狂颤之下,化作了一座黄色小山虚影迎向了魔爪。

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响起,使得整个虚空都为之一晃的摇动起来。

绿色魔爪并没有像柳鸣意料中的被黄色小山碾压溃散,而是紧紧的抓住了整座小山,两者在虚空之中一时间竟相持不下起来。

柳鸣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连忙朝黄色小山虚空一点。

一阵浑厚的震颤之声!

黄色小山在虚空之中瞬间暴涨倍许,并发出阵阵的嗡鸣声。,试图将整只绿色魔爪震的粉碎。

“雕虫小技!”

绿影中魔人手臂向上一抬,绿色魔爪化作一卷绿色的气焰从黄色巨山底部开始,犹如盘蛇一般将整座巨山缠绕起来,并方向一转的将整座巨山向上一抛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

黄色巨山将整座宫殿的顶部击穿,一块块大小不一碎石散落一地,一颗黄色圆珠随之掉落而下。

绿影魔人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身形一晃的便要上前抢夺黄色圆珠。

但就当他堪堪离开黄色圆珠一步之遥时,一道黑影鬼魅般的一闪而现。并快如闪电般虚空一抓将黄色圆珠摄入手中。

正是将三分朦影*催动到极致的柳鸣。

柳鸣抬头望了一眼堪堪而至的绿影魔人,微微一笑。手臂一动,竟然又将手中圆珠一抛而出。

“哗哗”的流水声凭空而现,一条黑色场长河虚影凭空幻化而出,黑色长河大约丈许宽,滚滚的水流翻涌不停,奔流不息。

顿时宫殿长廊,整片虚空中被黑水笼罩,骤然一暗。

绿影魔人一惊之下。身形一晃的避开了长河的盘绕,再一晃下,便倒射而回。

就在此时,其上方蓦然浮现一座黄光蒙蒙的小山虚影,其在小山散发的黄光笼罩下,此刻魔人突然觉得身体奇重无比,连挪动都显得有些困难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动了什么手脚!”绿影模糊不清的脸上忽然狰狞之色一起,朝柳鸣狂吼一声道。

柳鸣不置可否的朝其一笑,接着他手中法诀连连变换。黑色长河一片黑光大放,将整个绿影魔人彻底吞没其中,并化作一个巨型的黑色水球。如同漩涡一般在原地飞速转动起来。

黑色水球之中的绿影魔人只觉得身体上无数细小的尖刀划过,绿色魔焰根本无法招架,刹那间将其皮肉也一层层割裂而开。

魔人见状一咬牙吐出一团精血,并借着水气将精血冲散覆盖全身。

只见其周身的绿色灵纹在精血的滋养下竟然瞬间一闪而亮,原本被割裂的伤口瞬间弥合而上。

同时其身旁的一卷卷绿色魔气竟然重新凝结而起,化作一条条带着尖刺的绿色魔鳗,在黑色河水中缓缓蠕动,企图破开水球而出。

柳鸣自然不会再给魔人任何机会,朝黑色水球打出一道金光。

在黑色长河的翻涌的速度陡然再次加快了数倍。一片山河虚影在整座水晶宫殿之中浮现而出,整只黑色水球也是骤然一紧。

“收!”

柳鸣单手又虚空一指。黑色水球猛然一收。

一阵山河狂吼之声,黑色水球中一滴滴黑色水滴从一条条魔鳗中洞穿而过。将其瞬间灭杀,并铺天盖地的向魔人激射而去。

此时的魔人见此大惊失色,浑身的魔气一个凝聚后,整个人化作一道绿影就想强行突围而出。

柳鸣冷冷的一笑,单手轻轻一捏。

“砰”的一声,黑色水球轰然的炸裂而开,黑色水汽漫天飞舞,再滴溜溜的一凝后便又化作了一条黑色长河。

而那名魔人早一声惨叫的神形俱灭,就此在黑河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有一个乌黑发亮的储物镯“叮”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柳鸣连那名魔人长相都没有看清,便依靠着一颗半成品山河珠,将其化作了漫漫黑河中的尘埃了,这自然让其又惊又喜起来。

他单手一招,盘绕周身的整条黑色长河一卷而起,重新幻化回了一颗黄色圆珠飞回其袖中,另一手轻轻一点,黑色储物镯飘然而起,缓缓落于其手中。

他当即将神识探入其中。

这名魔人实力不弱,对其储物镯,还是抱有一些期待的。

片刻之后,柳鸣忽然大喜起来。

因为在这储物镯之中,除了一些常见之物以外,在角落之处灵光闪闪,数以百计的各色灵药和矿石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其中四色叶灵芝,六脉草等灵物更是太清门高层明令要收集的,还有许多灵果灵草连柳鸣也根本叫不上名字来。

要知道这些灵药虽然对柳鸣可能无大用,但其中一些却大可能是那些天象通玄老怪费心寻找之物。

不论是将其出售给太珍殿换取贡献点,又或者上交宗门,都是一大笔的资源。

原本柳鸣还在犯愁山河珠上缴宗门一事,如此一来,废墟所得上缴宗门之时,便有些东西可以充数了。

“看来这魔人倒也没白来这趟上界之行。”柳鸣喃喃一句。一拍腰间,一绿一黑两卷雾气飘然而出,一凝之下。化为了蝎儿与飞儿二人。

“蝎儿,你去寻找附近可有珍稀矿脉。飞儿跟我来。。”柳鸣向两只灵宠吩咐道。

“遵命!”蝎儿朝柳鸣一拱手后,便身形一晃的钻入地底之中。

“我们也走吧,看看这里是否还有其他宝物,动作尽量快些,免得此处再被其他人发现,又徒生事端。”柳鸣淡淡一句后,一卷黑气将二人一裹的化作一道遁光,朝宫殿前方飞射而去。

半日之后。水晶宫殿的入口处,柳鸣负手而立,正欣赏着眼前的湖底景致。

在其身旁不远处,飞儿正饶有兴致追逐着一些在湖底水草间穿梭的低级灵鱼。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一闪而现,正是蝎儿。

“主人,这边的矿石我都已经将其放入了这两枚储物镯之中。其中有些矿石我也不认得,不过也都一并收起了。”蝎儿边说边将两只储物镯递到了柳鸣手中。

“居然有这么多!做的好。”柳鸣淡淡的一扫储物镯中的矿石,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蝎儿想了想后,又开口问道。

“如今有山河珠在手。也不必急着与宗门之人汇合了。在剩下的小半年工夫里,我们可以独自在这废墟秘境中好好搜罗一番,没准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收获。好了。我们出发吧。”

柳鸣说着,一拍腰间的养魂袋,将身前的蝎儿与不远处的飞儿收起后,便释放出背后肉翼,化作一道蓝色长虹的拨开湖水,摇摇直上。

就在柳鸣独自在废墟之中闯荡的时候,废墟各处的厮杀此起彼伏,比之前更为频繁和惨烈了不少。

一处炙热的山谷之中,入目处皆是炽红一片,山谷周围是一座连着一座的活火山。冒着滚滚的黑烟,不时能听到岩浆喷发的隆隆巨响。

山谷之中。*个修士正在和一头周身冒着汹汹烈焰的巨兽搏斗,隆隆的爆鸣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这些人都是一身青袍。正是太清门弟子,为首之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虬须大汉,正是太清门此次进入上界废墟的两名真丹领队之一的虬龙子。

在其周围,欧阳姐妹,罗天成,龙颜菲等人都在,只是唯独没有看到温憎的踪迹。

和他们拼斗的这只巨兽外表似狮似虎,体型庞大的犹如一座小山,身躯上覆盖了一层暗红色的鳞甲,额头上长着一根纯白独角,和传说中的麒麟圣兽颇有几分相似。

巨兽虽然形似麒麟,却没有丝毫圣兽的威严之感,反倒多了几分暴戾,两只巨大的眼睛里凶光爆射,鼻孔中不时冒出滚烫的白色雾气,在和众人的厮咬扑杀中,周身火焰愈发鼎盛,丝毫不落下风。

突然,火焰巨兽发出一声咆哮,庞大的身躯一个虎扑,巨爪横的一扫,便将三名离得最近的太清门弟子直接击飞了出去,口中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虬龙子见此,脸色一变,身前金色剑光大放,凝聚成一柄十余丈的金色剑影,趁着这片刻的间隙,狠狠劈砍在了巨兽身侧。

巨兽不及躲闪下,被金色剑光劈了个正着,顿时血光乍现,巨兽身上出现了一道丈许长的巨大伤口,滚烫的鲜血立刻狂涌而出,溅在了正处其身侧的龙颜菲护罩上,发出了嗞嗞的灼烧之声。

对于寻常的妖兽来说,虬龙子这一击可以算的上是致命伤口了,但火焰巨兽却看也不看一眼,额头独角冒出了吱吱的白色电芒,一道白光激射而出,迅疾无比的打向了虬龙子。

从虬龙子挥出剑芒到巨兽独角射出电光,时间间隔不过一两息的工夫,以虬龙子的身手此刻也有些躲闪不及,脸色一变,身上金色剑气大放,身形滴溜溜一个旋转,如同一个金色陀螺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金色陀螺被火焰巨兽所释放的白色电芒击了个正着,瞬间倒飞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