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六卷群魔乱舞 1419玉魄之约

朝贡结束后,广场上的议论声却没有停止。

魔皇看着下面有些嘈杂的人群,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豁然站了起来。

下方的家主们眼见此景,顿时停下了议论。

“诸位,今日虽是朝贡大典,不过本皇有几件事要在此宣布。其一,便是有关叛乱之事。”魔皇语气淡然的说道。

此言一出,家主们一个个面色肃然,露出了凝神倾听神色。

“柳家与大朔此番谋逆之举来势汹汹,如今已经过了十余年,本皇都未能将之彻底剿灭,倒是连累了边疆数州连年遭受战火荼毒,实在心中有愧。”皇甫雍说及此处,脸上露出一丝愧色。

“今日,本皇便欲借着此次大典,昭告天下,待大典之事结束,中央王朝便会全力荡平柳家与大朔的叛军。同时本皇宣布,将征调各州郡的诸位世家组建联军,辅助王朝平叛!”紧接着,皇甫雍却神色一肃,抛出了一个重大信息。

听闻此言,广场之上数千世家之主,脸色豁然大变。

皇甫雍此言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下一刻,在场的家主们便嗡嗡议论了起来。

“有关联军的具体事宜,本皇在此就不细述了,将全权由高赫,龙氏,孔翔三大世家的家主负责。”皇甫雍目光徐徐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口中继续说道。

此话一出,广场之上的议论反而平息了下来,纷纷看向了高台之上的三位家主。

柳鸣同样看了过去,但见三人此刻面色波澜不惊,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显然早已知晓此事。

就在此时,皇甫雍的声音继续从高台上传来:

“接下来是第二件事,本皇已经决定,借助此次大典之机定下储皇,并昭告天下,还请在座的诸位家主,明日前来堃心殿观摩臻选之礼。”

此言一出,广场之上一片大哗,比刚刚得知要和柳家决战还要惊讶的多。

高台之上的诸位皇甫世家嫡系子弟,也是纷纷脸色大惊,显然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此事。

站在诸名子弟最前方的皇甫剑谷脸上激动神色一闪,随即便消失无踪。

原本端坐高台的高赫睿等三大世家家主脸色也是一变,皇甫雍现在正值壮年,若是无事绝不会在现在这个时间立皇储,除非他有什么特殊的缘由。

高赫睿脸上惊色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

龙家家主和孔翔武也想到了什么,眼神之中同样闪过一丝异色。

“哼!想不到皇甫雍这小子竟然也走到了这一步,想要闭关冲击永生境了!”广场之上,柳鸣脑海中浮现出魔天的声音。

“魔天前辈,你醒了……”柳鸣心中一动,心神传音道。

“你此刻身处皇城之中,我因为一些缘故不便露面,但有些重要之事要和你说。”未等柳鸣说完,魔天打断了他的话。

柳鸣一怔。

“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那皇甫雍邀请你们去堃心殿观礼,你一定要去,并且记得将此物佩带在身上。别的事情稍后到时候我自会和你说明,切记,此事对你非但无害,还有很大益处,甚至对你日后进阶通玄也有裨益。”魔天的声音渐渐低沉,随即戛然而止的沉寂了下去。

柳鸣眉头一皱,随即他的手中黑光一闪,多出了一枚黑色玉符。

他目光朝着周围看去,见没有人注意到他,连忙翻手将黑色玉符收了起来。

虽然他面色没有丝毫异常,心中却是念头急转,不知这魔天又在搞什么鬼。

接下去的时间里,皇甫雍又说了几件事,不过却大都是些有关此次朝贡典礼的事情,听起来中规中矩了。

朝贡大典至此,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皇甫雍又说了一番谢词后,大典终于结束,广场之上的各位世家家主也在魔皇离去后,陆续开始离开。

柳鸣混在人群之中,正要离开。

“柳鸣,今夜我会在嘉元楼设宴,请你务必赏光。”皇甫玉魄的声音突兀的传入他的耳朵。

柳鸣闻言,身体微微一震,立刻抬眼看去。

只见高台之上,皇甫玉魄正站在赵千颖身旁,面带微笑的看了过来。

柳鸣心中苦笑一声,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一刻钟后,他回到了臻辛园中。

青羽等人此刻正老老实实待在园中,并没有出去闲逛,见柳鸣回来,急忙出来迎接。

“家主,莫非是朝贡大典进行的并不顺利,我看不少世家家主回来的时候,都是神情复杂的样子。”青羽有些好奇的问道。

“倒也不是,只是魔皇当众宣布了几件事而已。”柳鸣淡淡一笑,当即将大典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和青羽等人说了一下。

青羽等人听闻第一件事后,脸色便骤然大变,至于后面几件事,对于他们而言,却并没有什么影响了。

“你们不必在意,此事虽然不小,但是和我们青家关系并不是太大,我自会妥善处理的。”柳鸣神色平静的说道。

柳鸣在青羽等人眼中,早已是撑天支柱般的存在,眼见柳鸣如此泰然,青羽他们心中有为之一安。

“好了,你们各自去休息吧,此刻典礼已经结束,你们想要出去闲逛也可以。等明日我去观礼过后,我们便准备打道回府吧。”柳鸣淡淡吩咐道。

“是,谨遵家主号令。”青羽等人答应了一声,便各自回房了。

半晌后,柳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一进门,单手便一阵挥动,在屋内布下了足足五道禁制才停下了手。

随即他才盘膝坐下,翻手取出了魔天给他的那枚黑色玉符。

只是仔细翻看了好一会,他也没能看出这玉符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感觉到里面蕴含了极深的魔气。

他目光闪烁的看着手中的玉符,通过心神呼唤了好几声魔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柳鸣脸色一阵阴晴变化起来。

虽然他早已受够了魔天的各种诡计,有心不理会他的话,但是魔天的那句对进阶通玄有帮助,却让他怦然心动。

他的修为已到了天象境后期,只要坚持苦修,到达后期巅峰只是时间问题,但是要进阶通玄,他并没有什么把握。

那个魔元舍利,虽说可以提高一成进阶通玄的几率,但是,柳鸣觉得这八成是魔天的夸大之语。

天象进阶通玄的瓶颈之艰难,超过真丹进阶天象的千百倍不止,毕竟在天象境之前,修为的提升主要是取决于修炼的功法和对于功法本身的感悟,而进阶通玄,却涉及到了天地法则之力的掌握。

柳鸣对于法则之力虽然略有触及,其山河珠法宝的洞天之内,也隐含了几分法则之力,但距离掌握则是言之过早了。

轻呼了一口气后,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挥手打出一道法决,沒入黑色玉符之中。

他还是决定按照魔天所言行动,他此刻实力大进,自信即便出现万一,也能应付一二,大不了和魔天直接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过。

不过,在那之前,他要弄清这黑色玉符的作用。

就在此时,黑色玉符上陡然浮现出一道黑光,下一刻,玉符一闪,竟直接飞入了他的体内,消失不见了。

柳鸣脸色微变,玉符在他的体内化为了一股极为阴寒的魔气,融入了他体内经脉之中。

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立刻变得异常阴冷起来,仿佛身上穿了一件寒气大衣一般。

柳鸣以前修炼的人族功法,比如天雷术所携带的阳刚气息,被某种诡异的力量彻底隐藏在了经脉深处。

“难道魔天让我佩带这玉符是为了遮掩我体内的异族气息……”柳鸣心中暗自猜测。

魔天此举到底有什么意图,他想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头绪。

很快,他便放弃了这种无用行为,一切还是等明日再说吧,今晚还有一个大问题需要他去处理。

……

嘉元楼是中央皇城第二城区之中的一座大型酒楼,占地面积极大,足有小半条街。

夜色如同泼洒的墨汁,将半空中渲染的漆黑一片,但此时的嘉元楼却是灯火通明,里面恍如白昼,喧嚣丝竹之声不时传出。

嘉元楼底楼大门处,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生意极好。

不远处,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身影,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缓缓来到了嘉元楼门外,停住脚步后,望着此处热闹的场景,目光微闪。

此人正是柳鸣。

这座酒楼规模如此之大,当然并不是只供人喝酒聊天的地方,对中央皇城稍微有些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嘉元楼也是中央皇城之中一家规模极大的拍卖行,外面的酒楼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据说,这座酒楼的靠山便是皇甫世家,在皇城之中已经经营了数万年之久,可谓根深蒂固。

这嘉元楼不仅环境清幽之极,楼内还有几种独有的佳酿,口碑极佳,渐渐也有很多人单纯的来此只为饮酒享受。

柳鸣深吸了口气后,迈步踏入了酒楼大门,酒楼门口的青衫伙计眼尖,急忙上前,神色恭敬的将柳鸣引进了楼内。

底楼大厅非常宽阔,往上有十余层房间,足有百丈之高,楼内布置非常奢华,地板和墙壁都是用各种木质,玉质的灵材搭建而成。

此处,在一日之前他已经来过一次,那次是参加一场中等规模的拍卖会。

“客人您是来此喝茶,还是……”青衫伙计看出了柳鸣修为不弱,小心翼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