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章 小夫侍?

娶夫纳侍

小女孩将粗陶罐里的米粥,倒进祝晓雪刚刚喝水的那个粗瓷碗里,粥里冒着微微的热气,虽然米被煮的烂糟糟的,卖相十分不好,(职业病,呵呵)但是对于饥饿难忍的祝晓雪来说,还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祝晓雪眼馋地盯着粗瓷碗,嘴巴动了动。小女孩看着她馋猫样子,心疼地说道:“小姐饿坏了吧。是奴婢无能,这些天来没能让小姐吃上一顿饱饭,残羹冷炙的,小姐入不了口也是常理。可是现在非比往昔,小姐您就将就用点吧,不要再耍脾气了,不吃东西身体怎么能好起来呢?”看来这本尊不太好伺候哦。到这份儿上了,还这么任性,看来平时也是被宠坏了的主。

她端起粗瓷碗递到祝晓雪面前,晓雪并没有急着接过来。小女孩用充满诧异的大眼睛望着她。

“你……”祝晓雪被自己稚嫩又带点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忙咳嗽了一声作为掩饰,然后迟疑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叫我小姐?”

小女孩张大了眼睛,有点惊慌失措地望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身影,终于发现自己陪伴了六年的小姐此时的不同。虽然脸蛋身高依旧是昨天她认识的那个小姐,可是神态举止和眼睛里的神采又似乎是那么的陌生。她放下手中的碗,上前一步摸着自家小姐的额头,结结巴巴地说:“小姐,你怎么了?我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小风呀!你不记得我了?”

祝晓雪望着她惊慌的样子,有点不忍,如果她知道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已经死去,现在这副躯壳里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该有多伤心。于是祝晓雪试图做出天真无辜状,睁大明澈的眼睛,可怜兮兮地道:“我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是谁,现在又在哪儿,为什么会在这破庙里醒来,呜呜……我的头好疼……”

祝晓雪估计自己演技还不错,至少眼前这个自称是小风的小姑娘是相信了,她很快镇静下来,把祝晓雪拉进自己的怀抱里,摸着她的后脑勺,安慰地说:“小姐,别怕,可能是昨晚的高烧烧坏了脑子,以前的事不记得不要紧,奴婢会慢慢讲给你听的。”

小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扶着祝晓雪的肩膀把她推出一臂的距离,直盯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道:“小姐,以后心情不好,可以冲小风发,不要再不声不响的跑走。昨天要不是奴婢及时找到小姐,小姐很有可能淹死在溪水里了,即使这样,还是发了一夜的高烧……小姐您知不知道,看到您躺在溪水里,小风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如果您有什么三长两短,小风就是死了到地府,也没脸见把您托付给小风的主子呀!”说着大眼睛里升起一片雾气。

祝晓雪在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心里暗叹这孩子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这时,见这双漂亮的眼睛里蕴满泪水,马上坐直身体举起右掌保证:“好!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不声不响地跑走,我会听你的话,不任性不耍脾气——你别哭了好不?”

小风看着自己的小姐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得破涕为笑,刚想说什么,突然听见“咕噜噜”的声音,赶忙端起米粥道:“小姐,快把粥喝了吧,凉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祝晓雪接过来,边把嘴凑到碗沿,边问:“小风吃了吗?”小风躲开她的视线,假装整理粗陶罐,说道:“奴婢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吃过了,小姐先喝两口粥,奴婢这还有馒头呢。”

祝晓雪把已经贴到碗沿的小嘴收回来,看了看那个可怜的小粗陶罐,仅仅能装一碗粥的样子,如果她路上先吃了,怎么可能还剩下满满一碗的粥?再说了,她这么注重尊卑,一口一个奴婢的,怎么可能小姐还没吃就先吃了呢?

祝晓雪把粥放在身旁,示意小风把手里的粗陶罐递过来,然后把粥倒回一半进粗陶罐里,再递回去:“一个人吃多没意思,你陪我再吃点吧。”然后把馒头也取过来一掰两半,塞回一半给小风,冲她笑了一下,朝剩下的那一半狠狠地咬下去。

祝晓雪那一口馒头嚼了半天才咽下去,并不是饿太狠,不舍得咽下去,而是做馒头的面太粗,麦麸没筛干净,拉嗓子,而且面没发起来就开始蒸了,导致馒头太硬。如果不是太饿了,根本就咽不下去。祝晓雪喝了口米粥顺了顺喉咙,回担心地望着她的小风一个微笑,又鼓起勇气冲着黑不溜秋的馒头咬下去。

小风望着皱着眉头咽馒头的小姐,自责道:“小风无能,让小姐吃这样的陋食……”祝晓雪看小风眼圈又红了,马上阻止洪水暴发:“一点也不难吃啊,很香的。你也吃呀!”配合着话语,又假装津津有味地喝了口稀粥。说实在的,这稀粥虽然卖相不太好,喝起来味道还是不错滴,一股米香,纯天然无污染的稻米煮出来的,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小风望着一脸“愉快”却咽着费劲的小姐,暗暗下定决心:即使再苦再累,以后也绝不再让小姐吃这样的难以下咽的粗食了。

祝晓雪见小风捧着半块馒头,不往嘴里送,只定定地看着自己,忙执起她的手送到她嘴边道:“愣什么,快吃呀!”看着小风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似的笑着啃了口馒头,又接着和那半块馒头奋斗!

祝晓雪边嚼着馒头,边同小风聊天,探听下这具身体本尊的情况:“小风啊,我叫什么名字呀?你全名叫什么,多大了。陪我聊聊天,说不定讲着讲着我就能恢复记忆了呢!”

“小姐的本名叫祝雪迎,祝福的祝,雪花的雪,迎春的迎。今年到年底就7岁了。奴婢叫谷化风,十岁了。”小风小口小口地嚼着馒头,虽然能看出他很饿,但吃东西挺斯文,比起祝晓雪——不,现在该叫祝雪迎了——那种好像跟馒头有仇似的吃法,还像大家闺秀。

祝雪迎?不错,跟前世的名字大差不差。

祝雪迎看看自己这身破烂衣服,苦笑了一下,抬起头笑着对小风道:“小风,你别老是小姐、奴婢的称呼了,我听着别扭,干脆你叫我晓雪,我叫你小风,多亲切,比小姐奴婢什么的顺耳多了。”

小风看着祝雪迎,想了片刻,点头道:“也好,听小姐——听晓雪的。”她看着晓雪提醒的眼神,忙改口。

“小风,咱们是一起长大的吧?我以前的一切你都清楚吗?”

小风想了一下,回答道:“你满月的时候,我娘和我爹,带着我和弟弟到你们家的。当时的你好小好小,我当时虽然才4岁多一点,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我靠近小床的时候,你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冲我笑了。大官人说你和我很投缘,还说……还说……”

祝雪迎看她吞吞吐吐,扭扭捏捏,脸慢慢红起来,奇怪地追问一句:“还说什么?”

小风低下头,耳朵都红了,半天才挤出蚊子哼哼般的回答:“还说将来小姐长大了,让我做你的……做你的夫侍……”

——————————————————————————

学校还米放假,所以最近更新慢一点。开始几章可能有点沉闷,好戏在后头呢,多收藏,多推荐,多点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