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5章 幸免于难

娶夫纳侍

虽然黑衣蒙面人只有四个人,但是“天煞阁”不是浪得虚名的,他们的武功在江湖上都是一顶一的高手,这一队兵士对他们来说,简直就跟切瓜一样容易。

谷护院一看着今天凶多吉少,牙关紧咬。她冲进自己夫婿儿子的马车,看着吓得抱成一团的儿子和祝雪迎。小儿子的身形和祝雪迎差不多,她扒掉小儿子身上的衣服,和祝雪迎调换穿上。她的夫婿明白了自己妻主的用意,拉住她的手,叫了一声:“妻主,不要啊!雨儿才五岁,你忍心?”

谷护院一把甩开夫婿的手,眼一睁:“当年如果不是恩人,我早就化成一把枯骨了。恩人拜托我保护她的夫女,那几个杀手我绝不是他们的对手……能保一个是一个。你还不给雨儿梳头?”

谷护院看她的夫婿忍着泪抖着手,给小儿子梳了个跟祝雪迎一模一样的包子头。转过脸来看着年仅十岁的大儿子,把点了睡穴的祝雪迎塞进他怀里,郑重地交代:“风儿,小姐就交给你了,你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小姐,否则爹娘和弟弟就白牺牲了,知道吗?”

谷化风已经弄明白娘亲的用意,泪水无声的落下,他抱紧了怀中的小姐,重重地点了点头。

谷护院飞快地在他身上系了个包袱,匆匆忙忙的交代:“你趁乱下车,背着小姐往草丛深处跑,我去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跑的越远越好,务必要保证小姐的安全。”

谷护院深深地看了一眼,哭的快要昏死过去的夫婿,和流着泪却脸上一股坚毅表情的大儿子,把穿了小姐衣服的同样昏睡过去的小儿子,抱在胸前,走出车厢,翻身上了柳觅云的马车,交代了一脸煞白,强忍惊恐的主夫一声:“大官人,坐好了,趁那些兵卒缠上那些杀手,咱们冲过去。”说着,一把匕首插进拉车的马的屁股上,那马吃痛,撒开四蹄拼命奔跑。两个黑衣人,迅速跟了过去。

谷化风趁其他两个杀手还在跟护队的兵士纠缠,背起祝雪迎,拼命在半人高的草丛中奔跑,娘亲从小对他的功夫训练现在起了作用。打斗声,惨叫声,越来越远,谷化风的脸上泪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他清楚地知道今天以后,严肃的娘亲,慈爱的爹爹,可爱活泼爱笑的弟弟,或许永远也见不到了。他想跟他们一起,即使是死亡也不想跟亲人分开,可是他不能,因为他的背上,有着娘亲郑重托付的小姐。他一定完成娘亲最后的托付,保护小姐,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我背着你一直跑,不敢停,也不敢走大路,更不敢回去看看爹娘的情况。小路上的荆棘把我们的衣服划得破了,手也被刺破了。到天完全黑透,辨不得方向的时候,我只有停下来,找个山洞躲进去。或许杀手被娘怀里装扮成你的模样的弟弟所迷惑,没有再追杀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

天快亮的时候,你醒了,哭闹着要找爹爹。我骗你说咱和大官人他们躲猫猫,看谁先到山下,又不被对方找到就是赢家,你相信了,很高兴地跟在我后边走羊肠小道。后来转入官道,遇见个老大娘赶着驴车到山下的集镇去卖柴火,央求她带我们一程,她看我们可怜,就让我们上了驴车,把我们带到了山下的小集镇。

到了山下一打听,才找到昨天慌不择路,本来去京城要往东北方向走,现在却到了卢法迭山脉东南放下的小镇,我怕生意外不敢久留,哄骗你说咱走错方向了,得赶紧去东北方的小镇去和大官人汇合,不然大官人会急死的。”

就这样,谷化风带着祝雪迎一路打听往京城的道路,走了半个多月。其间遇到不少的磨难:任性的大小姐祝雪迎总要吃好的住好的,不如意就撒泼哭闹;泼皮无赖想拐漂亮俊秀的谷化风去卖;为了满足祝大小姐的要求,买东西时露财被小偷盯上,偷去了钱财……

谷化风只好一路乞讨带着祝大小姐风餐露宿赶往京城。昨天祝大小姐对着谷化风好不容易讨来的食物发脾气,哭闹着要吃肉,不听劝跑走,不小心滑入溪流中。这半个月祝大小姐挑剔着不好好吃饭,体质肯定弱,又加上春末的傍晚还有点凉意,祝大小姐就悲催地发高烧一命呜呼,由祝晓雪接收这个躯壳了。

祝雪迎像听故事般听完谷化风的叙述,中间不忘陪着谷小朋友挤几滴眼泪。末了一副我很懂事的神态:“小风哥哥,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懂事了。我们现在是在哪儿呀?”

谷化风抹了下哭红得如兔子般的眼睛,说道:“我打听过了,这座山叫巴彦克拉山,是全国最大的一座山,一般商队要走十天半个月才能翻过去。它是去京城的必经之地,也是连接南北的重要交通要道。我们是在接近山脚的一个废弃的山神庙中。我去山下的村子里讨饭的时候,村里的大娘说,山的东南边有个小镇,我们先到那里,看有没有机会攒够过山的食物,再跟着某个商队后边过山去。”

看来这好孩子虽然年纪不大,心思还挺缜密的。的确要过这么大的一座山,要有充足的食物。另外山深林野,肯定会有野兽什么的出没,跟着商队后边,人多相对安全点。

啃完馒头,把最后一口粥一扬脖子喝下去,抹了一把嘴巴,祝雪迎悲壮地道:“风哥哥,走吧,咱们下山去。”既然命运安排她来到这个苦难的躯体里,既来之则安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是有个古人曾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或许咱将来前途无量呢!

谷化风把粗瓷碗和陶罐装进一个破烂的包袱里,往身前一扎,走到祝雪迎前,半蹲着不动。

祝雪迎眨巴眨巴眼睛,道:“风哥哥,你这是?”

谷化风回过头来,冲她笑了下:“来,我背你,晓雪的脚前几天不是磨破了吗?”

祝雪迎哪里好意思让他那瘦弱的小身板背自己,连连摇手推辞道:“我脚底的泡已经好了,不疼了……”说着就要在地上跑跳几下,证明自己的话,结果龇牙咧嘴地发现自己的脚踝好像扭到了。可能是祝大小姐昨天因为扭到脚脖子才掉进溪流中去的吧。

得,这下没得选择了,祝雪迎只好红着脸趴在谷化风的背上,由他背着下山。不知为什么,祝雪迎在他不怎么厚实的背上,感到了无比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