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7章 开张大吉

第一卷小镇起家 第十七章 开张大吉

一个月后,“邵记面点铺”已经初具规模。邵家和林家(小豆子家)的五间店铺已经连为一体。外墙粉刷得雪白雪白的,并且用红色涂料勾出半尺宽的边,显得干净又夺目。门头是醒目的烫金匾,上书“邵记面点铺”。铺内也粉刷成白色,统一定制的四人方桌,整齐地排列成行,显得整洁无比。门前墙壁上张贴着食品、价格一览表,有什么食品,是什么价格,让人一看就清楚。另外,还挂个小牌牌,专门悬挂最近出的新特色食品。

面点铺包子店里包子的种类已经发展到十多种,有香菇青菜包、白菜猪肉包、萝卜猪肉包、纯猪肉包、纯羊肉包、青菜豆腐包、泡菜包等等,还有深受孩子们喜爱的芝麻糖三角包、豆沙包。粥类也有普通白粥、瘦肉粥、红豆粥、绿豆粥、八宝粥等多种。买粥和馒头送的小菜也很丰富:辣白菜、泡菜、甜脆萝卜、腌小黄瓜、腌豆角等。

每天从早到晚,买包子的人总是络绎不绝。尤其是早、中、晚饭时,更是排起长龙。两家店里的30个座位根本不够坐的,经常有站在快吃好的客人旁等座位的现象。在店里坐着吃馒头喝粥的不光是停留的商贩,还有本镇的民众。很多人来店里喝粥吃馒头,就为了那份好吃爽口的小菜。酸辣可口的辣白菜和甜脆入味的萝卜,最受人欢迎。还有邻居向邵老板提出卖小菜的建议来,由于人手不足,暂时没有满足父老想起的愿望。

店里忙了,人手严重不足。于是,雇人工很快提上了议程。祝雪迎跟爹娘商量,准备招四位心灵手巧、稳重实在的做馒头包子工,四个笑容甜有眼力吃苦耐劳的服务员。酬劳是一个月二两银子,包午餐。要知道,大户人家的大丫头一个月的月钱才一两八钱,一家四口一个月的生活费也不用二两银子。消息一传出去,来应征的不下五十个,就连周猎户这样的殷实家庭也愿意送儿子来打工,又有钱拿又能学到手艺,还能吃到令人垂涎已久的小老板的菜肴。

爹爹和娘亲在镇中比较贫苦的人家中选好了人手,有父母双亡带着幼妹讨生活的十三岁的孤女王海棠;有妻主去世,侍夫改嫁,领着十二岁的儿子,生活拮据的鳏夫李同领父子;有上有奶奶婆婆,妻主上山打猎摔下山崖,瘫痪在床,一家老小全压在他们肩上,二十岁不到的小夫婿和小侧夫;有被骗破产的药店老板的儿子和女儿;还有一个是镇上豆腐店主夫讲不通道理胡搅蛮缠,硬塞过来的十二岁的儿子王新和。还好儿子肖他娘亲,老实腼腆话不多,干活实在。

尽管店里多了八个人手,但是一到午饭和晚饭时间,人手还是紧巴巴,就连小豆子的爷爷奶奶也经常帮忙收收碗筷,刷刷碗的。现在邵家和林家,几乎跟一家人一样,有活一起干,有饭一起吃。别看小豆子年纪小,做起店长来有模有样,把手下的那八个工人管理的井井有条,在祝雪迎的有意培养下,将来成为邵氏连锁的一员强将。

这样一个月下来,祝雪迎拿起她的小账本一算,嘿!除去所有开支,净赚20多两,比以前邵老板的馒头店多赚了四五倍。邵老板夫妻担心的净夫款,两个月就轻轻松松赚回来了。邵紫茹抢过女儿手中的账本,笑得合不拢嘴。

自从雇了员工后,邵紫茹就不需要再亲手做馒头了,每天早晨去菜市场采买女儿开出的食材,回到店里收收钱,比以前整日累得腰酸胳膊疼的日子,不知道惬意多少倍。小豆子能力突出,温柔爹爹狄奕可也不再抛头露面,每天给妻主女儿未来女婿缝缝衣服,帮女儿调调馅料。祝雪迎也闲下来了,每天起早跟谷化风和爹爹一起把各种馅料都调出来,然后时不时地弄一道新鲜菜色,大家一起享用,日子过得那个惬意呀。

祝雪迎和谷化风被送去镇里的私塾去读书。祝雪迎每天早上起来把所有馅料调好,然后去上学。私塾是半日制的,每十天休息两天。下午要不补补眠,要不就在家里帮帮忙,要不就捉弄王海棠7岁的小妹妹王海丽玩,日子过得那个滋润哪。

祝雪迎前世怎么说也受过十几年的校园熏陶,心智二十八高龄,自然学东西自然比那些小屁孩快。虽然不到七岁,在先生的考较下,进入和谷化风这些十来岁孩子一起的中级班。先生见她年幼聪明,学习能力强,对她很是重视,称:此女将来必能金榜题名,对她要求起来也更加严格。祝雪迎志向并不在此,她想要的日子,就是像现在一样悠闲自在的过日子,不需要多富有,一家人温馨幸福在一起就足够了。因此,经常跟着那些不喜欢读书的同窗一起上山爬树抓鸟,下河下网捞鱼,逃学旷课不在话下。而每次先生检查她背书默字,她又总能答得又流利又正确。所以先生对她又爱又气,却舍不得用戒尺敲她一下。

这一天,先生讲完一章,让学生们自己温书。祝雪迎趴在桌上,听着窗外知了的吵闹声,昏昏欲睡。“逃学党”中的一员,镇中最大酒楼“君悦酒楼”掌柜的幼女马芯兰悄悄地凑过来,说道:“晓雪,好无聊哦,咱上山掏鸟蛋去吧。”

“不去!”祝雪迎对这项活动早已失去了兴趣,“掏鸟蛋,都连掏五天了,我现在闻着煮鸟蛋的味道都想吐。想个有趣的事情来做吧!”

“晓雪晓雪……”赵老三的嫡女,十二岁的赵明英,想到一件好笑的事,“你知道吗?那个狐狸精的宝贝儿子,昨天在水塘边挖泥玩,被一个浑身红色硬壳,长着两个大螯的家伙夹破了手指,哭的那个惨呀,我看着乐死了。今天手指头还肿的跟小黄瓜似的,哈哈!”这赵家主夫懦弱,妻主宠爱侧夫,侧夫做大,侧夫所出的儿子整日欺负嫡女。所以看到弟弟受伤,赵明英高兴得跟什么似的。

祝雪迎一听,来劲了。红色硬壳?长一对大螯?莫非是——小龙虾?“你弟弟在哪被夹伤的?走带我去看看。”

谷化风一听,马上阻止:“晓雪,听赵小姐说,那夹伤人的动物似乎很凶,挺危险的。小心被夹伤。”

祝雪迎眯着大眼睛笑得一脸神秘:“不碍事的,风哥哥,这东东我认得,烹出来也是美味,你忘记知了猴了吗?待我多抓点回来晚上给娘亲下酒。”

于是乎,祝雪迎又翘课了。

在一个水面飘着绿绿浮萍的水塘边,祝雪迎、赵明英、马芯兰和不放心跟来的谷化风,蹲在水塘边。祝雪迎看着塘边的烂泥里,果然有不少泥洞,大多泥洞边都有成堆的稀泥,她伸手往泥洞里一探,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风哥哥,你去咱家拿个竹篓来,我教你们抓小龙虾。”

赵明英马上接话:“哦,原来那个长着大螯,一身红盔甲的家伙叫小龙虾啊!”

“赵明英,你怕不怕夹?”祝雪迎笑笑地问她。

赵明英皱着脸道:“怕,当然怕。”

“怕的话,我就不教你掏龙虾了,咱们就钓龙虾吧。”祝雪迎边说边指挥马芯兰和赵明英捉来四只青蛙,然后把青蛙摔死,把皮剥掉,用细草绳拴在一根长长的木棍上,然后把剥了皮的死青蛙伸进水塘里,等龙虾上钩。

——————————————————

从天堂寨回来啦,玩得很开心,不过没有黄山和云台山漂亮,呵呵。而且还有三个不如意:一是下午三点多到的计划的漂流地点——天水涧。那里的工作人员素质很差,因为两个没到1米2的小朋友的票价,跟我们团的导游和领队的吵,吵过了以后说要全部加钱,最后居然拒绝接待我们团,行径多么恶劣,而且冲一个9岁的小朋友凶。后来他们说这天水涧漂流地是私人的,金寨旅游局怎么允许这样素质的人开景点?还想申请5A?估计八百辈子也不可能。

二是我们去第二个漂流地——金三角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气温下降,在水里漂了半个多钟头,好玩是挺好玩,刺激也挺刺激,还呛我一鼻子的水。但是乐极生悲,我被河水冰发烧了,唉~

第三是我装满热水的玻璃杯子掉到地上,玻璃迸射在我脚上划了两道口子,一道有两指宽,血哗哗的流,我还要拖着伤脚去爬山,郁闷呀!

今天只更一章了,吃了药就要躺**捂汗了。看在姽婳可怜的份上,亲们赏点推荐和收藏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