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9章 酿醋

娶夫纳侍

转眼间,稻田里翻起了金色的浪花,枫树也挥动着它鲜红色的小手掌,迎接秋日的凉爽。

祝雪迎坐在学堂里,托着腮望着院中片片飘落的梧桐叶出神。陆先生“嗯哼——”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晓雪望着先生不悦的表情,回以一笑。

陆先生望了一眼窗外,冲晓雪不怀好意的一笑,道:“转眼又是一秋呀——祝雪迎,请你以秋天为题,吟一首诗吧!”

祝雪迎没有在怕的,秋天……嗯,秋天是个好季节……嗯,秋天是个吃螃蟹的好季节……蟹膏肥厚,蟹黄醇香……

祝雪迎抹了一把口水,不自觉地背出唐彦谦的《蟹》:

湖田十月清霜堕,晚稻初香蟹如虎。

扳罾拖网取赛多,篾篓挑将水边货。

纵横连爪一尺长,秀凝铁色含湖光。

蟛蜞石蟹已曾食,使我一见惊非常。

买之最厌黄髯老,偿价十钱尚嫌少。

漫夸丰味过蝤蛑,尖脐犹胜团脐好。

充盘煮熟堆琳琅,橙膏酱渫调堪尝。

一斗擘开红玉满,双螯啰出琼酥香。

岸头沽得泥封酒,细嚼频斟弗停手。

西风张翰苦思鲈,如斯丰味能知否?

物之可爱尤可憎,尝闻取刺于青蝇。

无肠公子固称美,弗使当道禁横行。

陆先生皱着眉头道:“诗,固然是好诗。可是,我怎么听着是写吃的呢?为师让你吟诵的是关于秋天的诗。”

祝雪迎巧舌如簧:“先生,这十月,是什么季节?”

“金秋十月,当然是秋季。”

“那晚稻初香又是在什么季节?”

“稻子成熟,原野飘香,自然也是秋季。”

“那不就对了吗?‘湖田十月清霜堕,晚稻初香蟹如虎。’不就是描写秋天的景物的吗?学生没有离题呀!”祝雪迎笑得像只小狐狸,“啊!秋天,是吃螃蟹的最好的季节,‘花雕蒸红蟹’、‘香辣蟹’、‘姜葱螃蟹’、‘姜醋蒸蟹’……嗯,这时节蟹黄正满,还是‘姜醋蒸蟹’最佳,姜醋,姜醋……上哪弄醋去啊?”

“跐溜……”学堂内一片咽口水的声音,陆先生咽了口唾沫,刚想说什么,却被赵明英打断了:“晓雪,螃蟹是什么东西,听你说的一定特别好吃,到哪能弄到螃蟹,让咱们尝尝鲜。”大家马上看着祝雪迎,伸长了耳朵听。陆先生也侧耳倾听。

“螃蟹嘛,喜欢栖居在江河、湖泊的泥岸或滩涂的洞穴里,或隐匿在石砾和水草丛里。成蟹背面墨绿色,腹面灰白色,身体被硬壳保护着,一般有八个长爪,一对大钳子,走路横行,一对豆子般的小眼睛突出来,口吐白沫……”

“哎呀,我听着你形容的不就是‘铁甲将军’吗?每年秋天下过雨后,都有很多爬上岸。每到这个时候,镇里的小孩子都不敢去小溪边玩。原来这个也能吃呀!”说话的是住在镇东,布店老板的小儿子。

赵明英一脸兴奋地说:“小龙虾和知了猴都能吃,这个能吃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晓雪,咱们什么时候去捉螃蟹呀?”

“没有醋呀,没有醋!”祝雪迎遗憾地嘟囔着,听见赵明英的话,一脸遗憾地说,“没有醋,吃什么螃蟹,况且我刚刚诗里说十月才是吃螃蟹的好时候,现在才九月,还不到时候——怎么能弄出醋来呢?”

“醋?香味浓郁,酸甜不涩,为调味之佳品啊。醋,还可以开胃,消积食,消除疲劳,促进睡眠……反正就是好东西。”祝雪迎心不在焉地回答,脑中搜寻着酿醋的方法。

“哪儿能弄到醋?”又一个好奇宝宝问道。

“哪儿都弄不到,别吵,让我想想有什么方法酿出醋来。”祝雪迎托腮陷入沉思。这会,陆先生没有打扰她,却被她吊着胃口没有心思教书,就让学生们自由温书。

到晚饭的时候,祝雪迎的心思还是在酿醋上。祝雪迎隐隐约约记得醋好像是用米、麦、高粱等粮食蒸熟,加入曲发酵得来的,不过这曲怎么制作,祝雪迎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苦恼地抓抓头发。

邵紫茹给自己和夫君斟了一杯酒,看到女儿皱着小脸,一脸的不开心,把送到嘴边的酒又放下,心疼地问道:“宝贝女儿啊,你怎么啦,好像从学堂回来就一直不太高兴,是不是学堂里谁欺负你了?”说完一脸疑惑地看了一眼谷化风。

谷化风抿着嘴摇了摇头:“现在谁敢招惹晓雪啊,那些个平时跟她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她,以后吃不到她的美味菜肴了。估计……还是为什么醋的酿造方法而伤脑筋呢。”

“哦——”邵紫茹一听没有人欺负自己的宝贝女儿,放下心来,又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口,道,“宝贝女儿又想折腾什么新花样了?醋?好吃吗?”

祝雪迎抬头看了娘亲一眼:“好吃,尤其是调菜吃……”她突然停下来,盯住娘亲手上的酒杯,半天冒出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哈哈,我有办法啦……醋,我挚爱的醋呀,我们很快就要相逢啦……”

谷化风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完全抛却了刚刚的沉重,也替她高兴道:“想出怎么酿醋了?”

“想出来了,还得感谢娘亲,使我想到了这个典故”说着拉住娘亲的手甩啊甩的。邵紫茹虽然被她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看着女儿的脸上又绽开一朵鲜花,也高兴地咧开了嘴。

“什么典故呀?”爹爹狄奕可给晓雪夹了一块羊肉,笑着问。

祝雪迎高兴地讲述了一个前世听来的传说:传说,酿酒术是一个叫杜康的发明的。就在杜康发明了酿酒术的那一年,他举家来到镇江,在城外开了个前店后作的小槽坊,酿酒卖酒。儿子黑塔帮助父亲酿酒,在作坊里提水、搬缸什么都干,同时还养了匹黑马。

一天,黑塔做完了活计,给缸内酒槽加了几桶水,兴致勃勃的搬起酒坛子一口气喝了好几斤米酒,米酒后劲不小,没多久,黑塔就醉醺醺的回马房睡觉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震雷,黑塔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房内站着一位白发老翁,正笑眯眯的指着大缸对他说:“黑塔,你酿的调味琼浆,已经二十一天了,今日酉时就可以品尝了。”黑塔正欲再问,谁知老翁已不见。和他大声喊:“仙翁,仙翁!”自己便被惊醒,原来刚才是自己梦中所见,梦中所闻。

黑塔回想刚才梦中发生的事情,觉得十分奇怪,这大缸中装的不过是喂马用的酒糟再加了几桶水,怎么会是调味的琼浆?黑塔将信将疑,其实正觉唇干舌燥,就喝了一碗。谁知一喝,只觉得满嘴香喷喷,酸溜溜,甜滋滋,顿觉神清气爽,浑身舒坦。

黑塔大步走进父亲房中,将刚才梦中所见、口中所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亲。杜康听了也觉得神奇,便跟黑塔一起来到马房,一看大缸里的水是与往日不同,黝黑,透明。用手指蘸了蘸,送进口中尝了尝,果然香酸微甜。

杜康又细问了黑塔一遍,对老翁讲的“二十一天”、“酉时”琢磨许久,还边用手比画着,突然拽住黑塔在地上用手指写了起来:“二十一日酉时,这加起来就是个‘醋’字,兴许着琼浆就是‘醋’吧!”

从此杜康父子按照老翁指点办法,在缸内酒槽中加水,经过二十一天酿制,缸中便酿出醋来,再将缸凿一个孔,这醋就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了。杜康父子将这调味琼浆送给左邻右舍品尝,左邻右舍又连连说味道好,没多久,远近街坊都赶过来买,这醋便在镇江城内卖开了,又传出镇江城,名扬四方。

邵紫茹听明白了:“原来用酒糟就可以酿出醋来呀,那有什么难,明天我到老胡那,把他们的酒糟全包圆了,给我的宝贝女儿做实验品。好了,别苦恼了,赶快吃饭吧。你看你刚才没心思吃饭,害我跟你爹,还有小风都吃不下饭。”

祝雪迎去了一桩心病,胃口大开,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

哎呀,今天人品大爆发,又完成一章。姽婳不比那些经常写文的作者,我打字慢,大多时候三个小时才能码完一章,下午吊水吊到傍晚,晚上能码完两章已经很不容易了,亲们,奖励点推荐和收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