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66章 小白兔下山

第六十六章 小白兔下山

次日,当然什么都阻止不了小世子下山的欲、望,他兴奋地天还没怎么亮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之后就起来瞎折腾。

在喝了一杯香醇的牛奶,吃了两块焦酥的蛋饼之后。小世子终于如愿以偿地坐上肩舆下山区。肩舆旁边跟着俩贴身小厮,一个乳爹。在后边居然一个皮肤粗糙黝黑的外族女孩,牵着一头悠闲自在好像在散步的花奶牛。

或许是怕小世子遭受颠簸,或许是怕魏乳爹跟不上,又或许是照顾到那只大牌奶牛的步调。小世子他们一个多时辰的路,走了近两个时辰才到铭岩镇口。

今日的肩舆和昨日的敞篷不同,多了楠木雕花柱子和鲜艳的吊顶。肩舆的四周都垂下淡蓝色的绢纱,肩舆顶的四周点缀着各色珊瑚磨成的珠子串成的饰物,行走之中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丁冬之声。

魁梧的侍卫抬肩舆,衣料比小富之家的少爷还华贵,一头奇怪的黑白花牛……这样的显眼的组合,一进镇子就吸引住了许多镇民们的目光,虽然没有造成围观,所过之处,无论是街道两旁的小商贩还是逛街的民众,都把目光投注在淡蓝色绢纱里那若隐若现的身影。

华丽的肩舆停在了邵记面点铺的门口,好奇的镇民们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她们觉得邵记无论发生什么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自从林家和邵家中间的墙打通以后,两个铺子中间留了个正门出入,不需要每天进出都经过铺子了,不过小世子自以为很低调的阵势,还是吸引住了铺子里无论是员工还是客人的注意力。在前台收钱的林豆蔻和充当掌柜一角的邵紫茹,都停下手中的活观望。邵老板很快就回神过来,热情地迎上来道:“各位客官是来用餐的吧,不过雅间没有了,您看……”

小世子透过轻纱已经感受到邵记生意的兴隆,刚刚肩舆离邵记五十步的时候,邵记传出的香味,让薛晨深深吸了一口气。魏乳爹认得说话的是邵老板,忙迎上去道:“邵老板生意兴隆啊,我们公子是应小老板之约来做客的……”

“哦……你家公子就是晓雪说的在满是油菜花的山谷中,结识的朋友吧。豆蔻快去告诉晓雪客人来了……你们里面请。”

在包子铺忙碌的林豆蔻答应了一声,从正门冲进去告诉晓雪,有客人来了,还带着一头花牛。

祝雪迎赶快迎出来,阻止了要在门前下轿的小晨晨,令俩侍卫抬着肩舆从大门直接进入内院,毕竟门前冲着大街,人多嘴杂,一般的大户人家的公子是忌讳在人前露面的。

待肩舆在院子中停稳,薛晨没等小锁去扶就迫不及待地走下肩舆,坐了两个时辰的肩舆,可把他憋坏了,不过精神倒是挺好,没觉得怎么累。他一下来就把注意力放在晓雪身上,连声问道:“荠菜包子卖完了没?奶牛走得太慢,把我急死了,都快中午了才到。”

“给你留着呢,等你一到就蒸进笼里,现蒸的才好吃。走,先到屋里歇会。”祝雪迎扶着小晨晨向自己房屋外间临时改成的会客厅走去。

小锁跟在小世子身后打量着这五间简陋的房屋和院子,心里不住的撇嘴:有点年份的青砖瓦房,不大的小院子里只种了一棵不知道是什么的树(晓雪开春从山上移栽的野柿子树,已经发出嫩芽了),两边的厢房全部改成了厨房,里面是劳动的邵记员工,从厨房中端两层蒸笼的年轻女工还差点撞上他……总之,这样的住宿环境哪像美食金手指的住处?比王府的下人房还不如。

小锁是王府的家生子,娘亲是王府的大管事,从小过的日子比小康之家的大少爷还要好一点,现在他是小世子的一等小厮,房里还有小厮伺候着呢,当然看不上这里的条件。

小世子倒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他的心里全被第一次单独出来做客的喜悦填满了,看到什么都顺眼,尤其是晓雪屋里那“一帘幽梦”,觉得很美,嚷着自己回去也要弄一副挂在房里。

一伸头看到晓雪**的可爱抱枕,马上爱上了,就要走进去把玩一番,被魏乳爹拉住了:“小主子,哪能进女子的房间啊,快出来。”

小锁也进了临时客厅:不大的空间里一张八仙桌,四把八仙椅,八仙桌上青花瓷里插着几朵破有野趣的山茶花。再里面就是璎珞珠串隔开的晓雪的卧室。小锁发怒了:“小老板,不是奴才挑刺,您哪能在自己卧房里招待客人呢?何况我们公子还是个男子,说出去我们公子的清誉可要了?”

“小锁!不得无礼!”小世子听自己的小厮给晓雪难堪,马上阻止,训了几句。

晓雪也不恼,笑嘻嘻地说:“寒舍太过简陋,你们看到了也就这几间房子,实在没有空闲的房子充当客厅了,小晨晨就将就下吧。再说了,我一个小孩子家,哪里有这么多的忌讳?小晨晨,坐下休息会,喝点蜂蜜水,这是我亲手炒的南瓜子,尝尝,很香的。”

祝雪迎见薛晨的眼睛还是不住地往她卧室**瞟,心中暗暗取笑他果然是个爱玩的小屁孩,于是对谷化风道:“风哥哥,爹爹昨儿就说我那个‘凯啼猫’玩偶做好了,你去拿来给小晨晨抱着玩吧,我那小猪的抱枕好多天没洗了,不好意思拿出来。”

“凯啼猫?是什么?猫吗?”薛晨好奇宝宝似的连问了几个问题。

“猫?小老板,我们公子不能抱猫的,有脏气呢。”魏乳爹忙阻止道。

“哈哈,不是猫啦,是一种猫造型的玩偶。‘凯啼猫’就是昨天我背的小包的样子,头上戴着蝴蝶结的大头猫。”晓雪笑着解释道。

玩偶拿来了,薛晨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一手还不忘从小碟子里拿桑子和小锁给他剥的南瓜子。晓雪见薛晨玩得开心,就让风哥哥陪他,自己去厨房张罗午饭。

不一会儿,薛晨抱着“凯啼猫”也出来了,见晓雪调着肉馅,道:“不是说包子已经蒸上锅了吗?怎么还调馅子?”

“这不是做包子的,是用来包馄饨的。”祝雪迎一边搅拌着,一边回答。

“馄饨?一种新的吃食吗?”薛晨好奇地问。

“嗯,以前还没做过呢,今天有荠菜,就给你做‘荠菜燕皮馄饨’……”祝雪迎拌好肉馅,开始擀馄饨皮。馄饨皮可不像饺子皮,要擀得薄薄的,煮出来是透明的。为了防止煮的过程中馄饨皮破掉,晓雪特地在和面的时候放了鸡蛋。

擀好皮,晓雪见小晨晨依然好奇地在旁边观望,冲他一笑道:“小晨晨要不要亲手包几个馄饨?”

“我也可以包?”小世子惊喜地看到晓雪点头,忙道,“要,要,我要亲手包馄饨,学会了,我要亲手包给母王吃。”

魏乳爹见小世子兴致起了,觉得学坐馄饨也没什么不好,就接过小世子递过来的玩偶,让小锁伺候着洗了手,擦干净。晓雪拿来小凳子,让大家都坐在桌子旁边,示范着包了几个,然后又手把手的教薛晨:“这样,把肉馅放在馄饨皮的中间,卷起,用手卡住两边朝中间合拢,捏紧……行了,小晨晨做的可真漂亮。”

小世子看着自己在晓雪指导下做出的馄饨,一点也不比晓雪做的差,再看看桑子和小锁的成品,歪歪扭扭丑死了。小世子心中那个高兴啊,做馄饨的兴致更高了,晓雪把小晨晨亲手做的单放在一处,说:“一会儿,小晨晨就可以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馄饨了。”

小世子听了,高兴地抬头冲晓雪一笑,脸颊兴奋得通红,鼻头上还蹭了一小块白色的面粉,一副超级可爱小正太的模样,让晓雪又忍不住刮了下他的鼻子,白色的部分就更多了,引得其他人嬉笑不已。

午饭除了“荠菜燕皮馄饨”外,还有荠菜包、荠菜海鲜卷、荠菜鸡丝粥等以荠菜为食材的小吃外,还有“佛手排骨”“白切鸡”“豆沙小南瓜”“拔丝山芋”味道独特的菜肴,但小世子对自己亲手做的馄饨情有独钟,其他都浅尝辄止,只有他自己做的馄饨吃了整整一碗。

下午的时候祝雪迎考虑到小世子这可怜的娃,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就带他去河边钓鱼钓虾子,虽然收获甚微,小世子还是玩的很开心。

回家的时候,小世子左手抱着晓雪送的“凯啼猫”,右手捧着亲手钓来的两只小猫鱼,兴致勃勃,斗志昂扬地回家了。回家的路上由于少了奶牛这个慢腾腾,拖后腿的家伙(本来就是送给晓雪的礼物),速度自然快多了。

从此以后,每隔三五天,我们的小世子就要求下山看望晓雪一次,渐渐的,铭岩镇已经习惯了那个淡蓝色的华丽肩舆,做到了在它穿街走巷的时候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