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69章 和九王的碰面

第六十九章 和九王的碰面

以后的的几天里,小世子总在九王的耳边不拉不拉:晓雪说什么什么、晓雪怎么怎么样、什么什么是晓雪教的……九王嫉妒儿子对晓雪的崇拜程度有逼近或超过自己的趋势,同时也对这个儿子口中的晓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一天午饭时,小世子指着一盘“茶香鸡翅”又开始了每日饭时必备的“晓雪说”:“母王,你看这道菜是茶香鸡翅,颜色很漂亮吧。这是用普洱茶做的。晓雪说,在大暑天里,多吃消暑清热、化湿健脾、补气清暑的食物,肉食多吃兔肉、鸭肉和鸡肉,用普洱茶炖了鸡翅,一点也不油腻,而且有股茶香味。晓雪还说,普洱茶具有清热、消暑、解毒、消食、去腻、延年益寿等功效。所以这道菜很养生哦,也很好吃,嘻嘻!”说着给九王夹了一块鸡翅,又给自己夹了一块,美滋滋地吃起来。

九王品尝着鸡翅,一如既往的味美。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对兴致勃勃地啃鸡翅的儿子说:“这几天只听你提晓雪如何如何,怎么没见晓雪来庄子玩?”

小世子突然停下啃鸡翅的动作,嘟起嘴不高兴地道:“晓雪说,她最近会很忙,不在铭岩,要到庄子上去管理油坊和调料作坊……要好长时间不能陪我玩。”

“油坊?调料作坊?”九王听着这两个新鲜的名词,很感兴趣。

“对啊,晓雪说,油菜花的种子可以榨油,我就做主把山谷里收获的油菜花籽送给她了,她正琢磨着榨油的方法呢,说要经过多次——实验,是实验吧?”薛晨抬头看看旁边伺候的小锁。

小锁用力地点点头,回道:“回世子,是‘实验’这个词没错。”

薛晨又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的鸡翅,一下一下地戳着,仿佛在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晓雪的菜籽油榨出来了没?对了,母王,香油就是晓雪的油坊里做出来的,您也尝过,很香吧!”

“嗯!不错!”九王也想起了那醇香的芝麻油,调菜、炒菜和煮汤都香气逼人,“那调料作坊呢?有哪些调料?”

“母王,晓雪的庄子上种的孜然丰收了,晓雪说孜然可以做成孜然粉,是烧、烤食品必用的上等佐料,用孜然粉加工羊肉,可以祛腥解腻,并能令肉质更加鲜美芳香。晓雪说忙过这阵子,就带我去溪边烤肉、烤鱼,嘻嘻……”薛晨想想乐出声来。

“晓雪的作坊还磨制辣椒粉、出产干辣椒,上次晓雪给我们做的水煮鱼片,很辣很过瘾,我都吃了两碗饭。晓雪还说生产辣椒酱,密封的小坛子都叫陶器作坊给烧好了,嘿嘿,晓雪还开玩笑说,以后我去她家做客,‘烧水不馏馍,辣椒酱尽戳……’咯咯咯咯……”

九王见儿子乐得前俯后仰的,也不禁笑了:这晓雪也挺逗的,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吗?没有主食怎么就着贼辣贼辣的辣椒酱吃啊?“晨儿,你这小朋友还真是有趣,母王还真想见见她呢。”

“可是,她现在在庄子上呢,来不了。”薛晨的情绪又低落下来了。

“这样吧,你派贺谨去她庄子上下个帖子,说明日到她庄子上拜访……帖子上别提母王要去的事。”九王想去看看这个精灵古怪,满脑子稀奇点子的小老板。

“好嘞!我这就去写帖子……”薛晨一蹦三尺高,推开碗盘就要去书房。

“不急这一时啊,先把午饭吃了,待会儿凉了还得去热。”九王看他欢欣雀跃的模样,摇头直叹气,真是男心外向哪。

薛晨哪里还有心思正儿八经地吃饭,匆匆扒了一碗饭,就跑去书房了。

于是,可怜的贺谨顶着中午的大太阳,骑上快马直奔“聚锦农庄”而去。

次日,一乘华丽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聚锦农庄”的门口,九王在路上就对这比官道还平坦宽阔的道路,暗自赞叹:这堪堪三辆车并行的大路,使得来来往往拉菜运货的车辆交错而过,不用减速,一路疾驰,倒是减少了不少路上浪费的时间。

祝雪迎早已在门前等候多时,一看这辆马车的气势,就知道小世子,忙喜笑颜开地迎上去,看到车帘晃动就以为是小晨晨要下来,忙调侃道:“小晨晨,这些日子闷坏了吧,想姐姐了没……”

一看到马车中探出一颗表情严肃,目光锐利的女子脑袋,马上噤声住口。那女子定定地盯着她许久,看得她背上直流冷汗。就在晓雪两股战战,几欲逃走之时,小晨晨那可爱的小脑袋也从女子身后弹出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热情的微笑。

女子冷哼一声,从车上下来,又转身将迫不及待出了车门的小世子抱下来。那华丽的服饰,威严的气势,与小晨晨相似的眉眼……得!这身份很明显啦。晓雪那个汗哪!自己刚刚貌似当着人老娘的面,调戏人家宝贝儿子了吼?

“晓雪!”小世子挥动着手臂,热情洋溢地跟她打招呼。

祝雪迎也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在看到九王那阴沉的目光后,僵在脸上,变成一抹尴尬的笑。

“晓雪,这是我母王,她说对你的庄子感兴趣,就要我带她来了。”小世子的笑容依然很灿烂,一点也没感受到旁边俩人的低气压。

“草民邵晓雪,见过九王殿下。”晓雪寻思着怎么见礼?捋袖礼?又不是在清朝。跪礼?晓雪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没罚过跪的好少年,还真做不出这卑微的动作。揖礼?是不是又点太轻了?祝雪迎迟疑了片刻,牙一咬,深深作了个揖。

九王瞥了她那不伦不类的见礼,又冷哼一声,没有叫她起来。小世子却已经走上去,把她扶起来:“晓雪不要这么多礼,我母王很随和的,最不拘于这些繁文缛节。快带我去看看你们的荷花池,你不说要带我划船采莲蓬的吗?”

晓雪瞄了一眼九王的拉得跟鞋拔子似的长脸,一点也没瞧出一丝的随和平易来。也难怪,你一上来就调戏人家的宝贝儿子,人家能对你好声好气吗?

上架的消息,通知的很突然,姽婳也没有心理准备,奉送一章公共章节,献给一直陪伴姽婳成长的大人们。也请继续支持姽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