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6章 卡哇伊!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一百零六章卡哇伊!

祝雪迎品了口茶水,嗯当年的“银针白毫”,也算是茶中精品了。晓雪放下杯子,拈起一块点心,却不往嘴里送。她笑着对知府郝大人道:“晓雪今日偶得一款新式茶点,酥脆香甜,水果香中溢出浓郁的奶香,改日给郝大人送上一盒,尝尝味道。”

郝大人面露欣喜,笑得有牙没眼,连连道:“小老板所出新品,必是好的。谁不知道‘一品斋’的甜点,可是比万马最好的点心铺——‘和韵蜜饯点心铺’的好吃不知道多少倍呢,郝某这下可有口福了。”

祝雪迎道:“若是郝大人对甜点感兴趣,今后晓雪再研制出新品,就麻烦郝大人帮忙试吃,多提宝贵意见,精益求精嘛”搞好跟省级领导的关系,有利于邵记的发展。

郝大人更是高兴,这意味着“一品斋”推出新品前,她就先吃为快了呢。郝大人频频点头道:“不麻烦,不麻烦……来人,把刚刚送来的最上乘的‘宝儿’拿来,让小老板挑选”看吧,好处马上就来了。

晓雪放下手中的点心,搓了搓手,一脸的猴急样,逗乐了知府大人。一位衙役大姐小心地捧着一个玲珑透明,如同玉石细雕而成的百子千孙礼盒,轻轻地像是怕弄疼了谁似的,放在晓雪旁边八仙桌上。

晓雪迫不及待地将魔爪伸过去,知府大人忙提醒道:“慢点,一定要小心,否则惊扰了送女大神,吓跑了‘宝儿’你哭都没有眼泪……”

晓雪的手停在离礼盒不到一公分的位置,抬眼看看她,见她一脸的敬畏与担忧。又看看谷化风,他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道:不会这么邪乎吧,一个果子而已。不过为了风哥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小心点好。

祝雪迎拿出豆腐雕时的轻柔与小心,当手触及礼盒时,心中一愣,她本以为礼盒是玉雕的,手中的触感明显是木制的,真是奇怪郝大人觉察到她的疑问,便解释道:“此盒乃是用胞胎树的木材雕刻而成,有利于‘宝儿’的安置和存放,无论多少年,胞胎果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晓雪点点头,轻轻地打开礼盒。随着礼盒的慢慢开启,晓雪感到一种柔和温润的光线,从缝隙中溢出。当礼盒完全打开时,有那么一瞬间,晓雪感到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可爱的果子,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礼盒里并排躺着几个拇指大的小娃娃,样子跟真的婴儿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统一闭着眼睛,似乎眼睑上的睫毛都纤毫毕现,小嘴无意识地嘟着,浑身胖乎乎的,缩着小手在胸前。如果他们的颜色不是淡淡的绿色,再放大几十倍的话,谁都不会怀疑他们不是婴儿。

“好可爱哦”晓雪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怜爱的笑容,“好像极品玉石雕成的一样哦。”

郝大人的眼神也变柔了,低声叹道:“世上估计没有哪个玉石工匠能雕出这么栩栩如生的绝世巨作吧”晓雪的眼睛离不开那些个可爱到爆的“宝儿”们,闻言狠狠地点了点头。

谷化风的脸上爬满了母性,呃……父性的光辉,那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他喃喃自语:“不一样,果然不一样,上等的果然跟普通的有很大的差别。”

晓雪闻言,转过头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风哥哥见过普通的胞胎果?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呀?”

谷化风脸上一热,结结巴巴地道:“我……是……我成年礼过后,因为好奇,去了胞胎果店看了一眼……”声音到最后如蚊子哼哼般,几步可闻。他那时候却是想给自己买一枚胞胎果,可是进了店铺,被伙计一询问,羞得逃出来了。

晓雪抿嘴冲他一笑,谷化风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晓雪见他害羞了,便不再闹他,专心地看着那群“宝儿”时,呼吸都放慢了,生怕惊扰了宝儿们的休息似的。

看得久了,晓雪突然发现,其中一个的颜色跟其他的有些微的区别,淡青中透着一抹淡淡的黄。她情不自禁地指着那颗,道:“这个应该是这里面最好的一枚吧?”

“小老板又眼光,这枚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不但个头儿大,散发的光线柔和,还微微有金光散出,有些向金胞果靠拢了呢。”郝大人点头同意晓雪的观点。

晓雪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就要上前拿起那枚仔细欣赏,布料被郝大人抓住了爪子。晓雪奇怪地回望她。

郝大人没有解释什么,对站在一旁的伙计命令道:“还不端来胞胎水,给小老板净手。”伙计闻言,端来一盆透明凝露般的胞胎水,细细地将晓雪的手,反复地洗上几遍,连指甲缝里都用小毛刷给刷得干干净净。

晓雪将自己的手反复地看了几遍,难道这就算是消毒了吗?郝大人示意她可以动手了。晓雪小心翼翼地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拈起那枚胞胎果,感觉凉凉的,滑滑的,质感不像玉石也不像木料,比上好的丝绸还要细嫩。

祝雪迎把那枚可爱的胞胎果放于掌心,小心珍爱地托着,她自言自语地道:“这东西可真奇妙,服下就能产子了,就跟女儿国子母河的水一样神奇。这样说的话,还要女子做什么?”

扑哧——一阵笑声打断了她的自言自语,晓雪转过头去,见郝大人乐得前仰后合的,谷化风用衣袖遮着嘴巴偷笑。旁边的伙计和衙役拼命忍着笑,憋得脸都红了。

晓雪白了她们一眼,瓮声瓮气地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郝大人强忍住笑意,咳嗽了两声道:“男子服下胞胎果后,必须与女子……圆房,才能受孕。不是说只要服下胞胎果,独自就能怀上的。”郝大人顾虑到旁边的未出阁的小风,说得很含蓄。

祝雪迎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哦——原来胞胎果起了媒介作用,帮助受精卵着床呀理解错误,被误导了,呵呵”晓雪搔了搔后脑勺,一副憨憨的模样,让本来有些窘态的谷化风,抿嘴笑个不停。

晓雪又突发奇想:“你说,我要是吃下这枚胞胎果,会不会怀孕?”

郝大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回答她:“这……至今还没有女子尝试过,要不……小老板,你试试?你不是最爱捣鼓些新奇的实验吗?”

“呃……我只是随便问问,嘿嘿……”晓雪知道她是在调侃自己,讪讪地笑着。

“对了,郝大人刚刚说到金胞果,它是什么样子的?和胞胎果有相似之处吗?”好奇宝宝问题多。

“样子是一模一样,只颜色是金黄色,透明度也高些。”郝大人见晓雪还有问题问,招架不住地补上一句,“我也是听老祖宗说的,没见过。虽然每年达伦都进贡一枚,可也轮不到我们这些品阶低的官员们,所以只是听说而已。”

“郝大人家的老祖宗见过?”晓雪不打算放过她,又一个问题甩过来。

“我们家老祖宗的爷爷,头一胎夭折,就用祖上保存下来的一枚胞胎果生下了老祖宗的娘亲,才又有了我们老祖宗。”郝大人好无奈呀,怎么想起跟她说起金胞果这个话题的?

“你们祖上是当大官的吧,要不怎么会得皇上赏赐金胞果呢?”祝雪迎对这个话题揪住不放了。

郝大人脑门上都快爆青筋了,她深吸一口气,忍住脾气道:“小老板不知道二百多年前,整个大陆上的胞胎果树,结的都是金胞果吗?”

“啊不知道耶,没人告诉我呀”晓雪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茫然地回望着郝大人,“那……为什么金胞果都变成胞胎果了呢?”问题宝宝的问题层出不穷呢。

郝大人被她问的没脾气,知道只有满足她所有的好奇心,才能阻止她的问题:“你不知道也难怪,毕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二百三十年前,那时候是只有金胞果,没有胞胎果的。如你所知的那样,金胞果可以使男子孕育多胎,所以那时候是没有人口隐患的。可是,就在二百三十年前的那个冬天,天气奇冷无比,整个大陆都被冰雪覆盖,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冻死的老弱病贫百姓不计其数,那场灾难使原本人口丰盈的整个大陆,人口锐减。尤其是好战覃闾国,人口几乎减少了三分之一,牛羊等牲畜也大片死亡。最惨的还不是这些

当春天终于降临的时候,金胞果树却坚强地抽芽吐叶,当幸存的世人们庆幸‘天不亡我’的时候,不料当年秋天,金胞果树结出的不再是金灿灿的金胞果,而是绿莹莹的,就是现在的胞胎果。从此,男子们也丧失了生育第二胎的机会。大陆的人口,也在慢慢的减少。现在整个大陆的人口总数,比那时候少了近一半呢,唉再这样下去,大陆人口将又灭绝的危险哪”

“那……达伦王宫里的那棵金胞果树,是怎么幸存下来的呀?”

“据说,当时达伦的皇帝骄奢荒YIN,为了一个怕寒的宠侍,将整个王宫都铺上了地热,即便在冬天也如春日般温暖。或许这个原因,使这唯一一株金胞果树幸免于难吧。”郝大人摇头叹息着,一脸的悲天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