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九章 救错人了

一百三十九章 救错人了

谷化雨看了看晓雪好责的眼眸又望望哥哥关心的目光转过头来目视远方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回忆中

一切像倒带的录像带一样退回了那个血色的黄昏那个毁了他牵福家庭的山林

谷护院左手抱住身穿小姐衣服的小儿子右手紧攥住马车的缰绳随着一声紧一声的驾驾”的赶车声和车辕和山路的摩擦声周围一片死寂静得仿佛连时间也被冻住般。

本来已经昏睡的谷化雨在马车疾驰的颠簸中醒来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娘亲流着汗地严肃的脸感受到母亲接着自己手臂的紧绷和用力。印象中母亲从来没有如此的惊慌和害怕她总是乐呵呵地看着他和哥哥爽朗地大笑即便他很顽皮地把小姐逗哭了她也是象征性地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上两下虎着脸刮几声而已。而此时从娘亲越搂越紧的手臂中他能感觉到母亲的紧张。

谷化雨忍不住娘亲用力搂抱地疼痛不禁叫出声来啊娘你抓得我好痛”

谷护院想给儿子挤出一抹安慰的笑脸却失败了她看了儿子一眼解释道乖儿子搂着娘亲的脖子千万不要放手咱们遇到坏人追杀娘得专心赶车搂紧了驾”谷护院腾出抱儿子的手拿起马鞭用力抽打着马匹。

山路的崎岖让疾驰的马车格外的颠簸差点被甩出去的谷化雨情不自禁地抱紧了娘亲的脖子他幼小的心中也抹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

再神骏的马匹拉着马丰也跑不过驮着武林高手的骏马。不大一会儿两个天煞阁”的杀手就追上了她们。

一个杀手飞身一跃上了车顶另一名黑衣杀手徒步如飞离马车后不足六尺。谷护院将儿子推进马车内柳官人虽脸色惨白却十分清醒刚刚谷护院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此时见谷化雨被扔进车内忙一把搂进怀里唯恐他撞击在左右摇摆的马车上。

谷护院双脚勾住车辕倒卧出剑刺向即将上得马车的杀手。那杀手哈哈一笑足不停步右手挥指当的一声点中剑脊。谷护院虎口痛麻长剑几乎脱手。那人一指未能将他宝剑弹飞惊咦一声左手不停抓向马车的横柱。

忽听拉车的胭脂马一声长嘶向前一蹿纵出四丈有余。原来是谷护院抓住马屁股上的匕首用力拧疼痛刺激养马匹发挥出无上的潜力。

此时马车已经行至一边是万丈深渊一侧是陡啃石壁的惊险地段。地势虽险那马受了刺激激发出它的野性发了疯似的在悬崖便狂奔。马车被它拖拽得快要散架了似的里面的人更是如同炒锅里的豆子上下蹦窜。谷化雨觉得自己被颠得内脏都要从嗓子里出来了可是听着车外兵器撞击的声音懂事的他却一生不出生怕扰乱了母亲的心神。

那徒步飞奔的杀手一抓落空拔腿急赶却因山路狭窄再无机会跟车马并排。而车顶上的杀手好似长在上头似的对马车的剧烈摇晃浑然不觉。谷护院一个鹞子翻身也跃至马车顶与那名杀手打了个热火朝天。

徒步杀手寻了个空挡也飞身上来谷护院对敌一名杀手已是非常吃力又来一个一时之间竟无还手之力。被逼得手忙脚乱的谷护院想着车内的主夫和懂事的儿子只能咬牙死撑。毕竟实力相差太多很快谷护院身上已经数处重伤大腿被削去大块皮肉胸前刑开狰狞的口子背后也被拍上一掌内脏受到冲击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仿佛要遮盖住这人世间的丑恶与邪恶般月亮也躲在乌云中不愿露出脸来。就在谷护院觉得自己撑不下来的时候没人控制的疯狂的马匹在山路转折处一个急转弯马车的左侧撞在了山崖上。剧烈的撞击使瘦小的谷化雨猝不及防随着一声惊呼从马车中飞了出去而方向正是右侧那黑魅魅的万丈悬崖。

小雨”谷护院目眦尽裂嘶声裂肺地呼叫着儿子的名字身上有增添了几处血淋淋的伤口。如果此时她飞身下车用马鞭卷住儿子的身躯还是来得及救他的。可是她不能因为马车内还坐着恩人的夫侍恩人曾郑重地将夫儿托付于她她不能为了儿子而抛下主夫。谷护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那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暗黑当中。

嗤”一道破空声提醒着她杀手们不会给她哀悼儿子的时间她也疯狂了一般只攻不守一副同归于尽的拼命一郎的打法。一时之间两位杀手竟不能奈何于她。

柳觅云紧紧地攥住车内的木梁两手因用力而苍白指甲因用劲而断裂流血。十指连心他此时却一点觉不除疼痛。他知道那批杀手的目标是自己和女儿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想要他们父女的命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死她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当头顶上兵器撞击声中又传来谷护院痛苦的闷哼声时一向柔弱的他做了一个决定用自己的死换来别人生的可能。

柳觅公吃力地咽了口唾沫他向着车顶喊出了逃命中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话谷护院你赶快逃吧你还有亲人需要照顾咱们能逃一个是一个保重还有拜托了他期望着谷护院能够侥幸逃脱寻找到,风和他的宝贝女儿将她护送到京城她娘亲那即便他死了也能瞑目了。

喊完这句话后柳大官人纵身从疾驰的马车上跳下落脚点也是那黑暗巾的深渊

大官人谷护院见状疾出几招暂将两名杀手逼退毫不犹豫地飞身纵下车顶向着柳官人一扑而去

两名杀手亦纵身飘落山道望向万丈悬崖,

其中一人道这山崖深不见底刚刚那丫头和这两人坠落下去必定尸骨无存。走吧可以交差了两名黑衣杀手也溶于夜色之中

话说我们可怜的谷化雨、帝鞋石飞出马车之后吓得连尖叫也忘了,他瞪大了惊恐地眼睛眼睁睁地望着奔驰的马车越来越远自己承空着失重的痛苦坠向深渊。

他以为自己肯定是要死了的不料他的腰上突然一紧好似被什么东西缠上了。谷化雨坠落的势头骤然停止然后又腾空而起在他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时他已经被一个黑衣蒙面女子抓在手上。

谷化雨一见完了才出狼淤又入虎穴虽然免于被摔死的惨状却又回到了黑衣杀手的手中。他幼小的心里穿黑衣的都是跟那些个。杀手一伙的。这杀手会怎么处置我呢?会不会像娘亲故事里说的一把拧掉我的脑袋呢?呜呜我不要做兄头鬼,”谷化雨惊恐地看着黑衣女子、身板不住地颤抖着。

黑衣女子见他不住地哆嗦着以为刚刚的坠崖给他留下可怕的印象可怜他小小年纪经此大难不容易便将他抱在怀里拍了拍后背。毕竟是没有哄孩子的经验手劲难辨掌握不好谷化雨觉得自己的背快被她拍碎了不禁噙着泪花咬着嘴唇却不敢叫出声来。

不一会儿又一和她相同装扮的黑衣蒙面女子出现了这黑衣女子显然有此年纪了头发已经花白声音也十分低沉暗馥救到祝将军的女儿了吗?

老师幸不辱合那边情况怎么样。被称为暗馥的女子用力拍了两下怀中的孩子不料那孩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花白头发的黑衣女子从她手中抢过被她**得眼含泪花的孩子小心地抱在手里贡怪地道轻点不知道拿捏手劲孩子没摔死倒被你拍死了。至于祝将军的夫侍那边我去迟了一步。那柳官人倒是个烈性的为了不拖累别人跳下山崖自尽了。”

谷化雨一听顾不得害怕哭叫了声大官人那我娘亲昵?

你娘亲??谁是你娘亲?”花白头发的女子皱着眉头仔细地审视着怀中的孩子仿佛婴透过他的灵魂本质似的。

谷化雨被她看着浑身发抖却依然固执地问出自己想知道的疑问瓦娘刚洲在马车上保护大官人的

什么?两个黑衣女子大惊对视一眼急切地问道你不是柳大官人的女儿门?你到底是谁??

谷化雨被她们紧紧揪住衣服的动作弄得喘不过起来憋得脸通红白发女子忙放松了手劲用鹰丝般的眼睛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谷化雨急促地喘息几声断断续续地道我我是大官人称我娘是谷护院我是她的二儿子小雨。”

儿子?白发女子又仔细打量了他的全身,谷化雨不像他哥哥眉清目秀,时候就能看出是个小美男了,他更像他的母亲浓眉大眼很有此女孩子的粗犷和壮实,不过谁为男子他又有男子个,儿长得慢的特点,因此八岁的他跟六岁多的祝雪迎站一起个头差不多而且比晓雪更像女孩。再加上跟姐一样的衣着打扮谁也没怀疑他不是小女生,

白发女子的眼睛充满了阴翳能看出她心情很不好如果拿下面巾的话一定阴沉着脸。老师好像救错人了了怎么办?身旁的黑衣女子有此着急地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