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四十五章 赶尽杀绝

( 字手打) 一百四十五章 赶尽杀绝

“这位哥哥,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爹爹啊,我给您磕头了……”孟盈凡扑到谷化风跟前跪下,脑袋撞击到地上,咚咚直响。床板上的那个男子,无神的眼中,滑下两行泪水。

谷化风忙将孟盈凡从地上拉起来,揉着她头上的淤青,和声细语地安慰道:“你放心,哥哥绝对会竭尽所能地医治他的,可惜我的医术太普通,如果师父或者大师兄在就好了。”虽然他的医术跟胡晓蝶和“小医仙”任君轶没得比,可是同一般的大夫相比,也可以称得上是神医了。

晓雪看着瘦弱的孩子,奄奄一息的大人,以及这个破烂的“家”,鼻子酸酸的。她从怀里掏出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放在那个勉强能站立的桌子上,对谷化风说道:“我这有许多大师兄给的药,你看看有能用到的没?”

谷化风一眼扫过去,从中找出一瓶“健体丸”,说白了,就是增强体质改善体内循环系统,有强身健体的效果。“先用这个用开水溶解,稀释了给病人服下。其他的药,他的身体,怕是承受不了。不是有‘虚不受补’的说法吗?小凡,是吧?家里有白开水吗?”

孟盈凡从他们的话中,看到了希望,抹一抹眼泪,忙不迭地道:“我马上去烧,很快就好……很快就能好的。”说着,怕谷化风反悔了似的,撒开小腿跑了出去。

“我去帮她。”胭脂见她的脚步有些不稳,十分担心地跟了上去,手中还从小夕那取了两个大肉包。小凡刚刚拿在手中的那个,自己没舍得吃,放在了爹爹的床头上。

晓雪看了看那个孝顺的孩子留给男子的包子,摇了摇头道:“小夕,你跟贺护卫一起去街上买点米回来熬粥,病人的肠胃虚弱,暂时只能吃流质的食物。”小夕答应着,放下包子出去了。

**的男子,望着女儿瘦弱的背影,视线久久不舍得收回,眼睛里泪水涟涟。他缠绵病榻这么多年了,并不畏惧死亡,可是他舍不得这个越长越像妻主的女儿。他这个当爹的真没用,不能照顾孩子们不说,还成了拖累她们的累赘。路儿一个男儿家,拼死累活赚的钱不但要维持生计,还要给他抓药看病。小女儿这么小,就要承担起照顾他照顾这个家的责任。或许,他还不如死了好,至少她们少了个拖累……

晓雪看着他不舍的眼神,也感受到他的决绝,马上出声道:“你要真的为了孩子们好,就无论多艰难,也要活下去。她们已经失去了娘亲和嫡爹爹,不能再承受失去爹爹的痛苦了。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要死了,她们遇到难事,连个替她们拿主意的都没了。你放心,我风哥哥的医术绝对没问题,也别担心药的问题,救人救到底,既然我们答应了小凡要救你,就一定会兑现的。”

男子的眼睛骤然亮了,可是又想到自己即使病好了,也只能卧床,还是不能给孩子们任何帮助,眼神又黯淡了。

晓雪看透了他的内心,露出安抚的微笑,道:“别担心你的腰腿,我大师兄是有名的‘小医仙’,死人都能医活了,何况你的腿?你哪,就放宽心思,好好的养病吧。你也听到了,你这病能不能医得好,关键看你的求生欲望,希望你别让我们失望,更别让你女儿失望。你看她知道你可以治好的时候,多惊喜,你舍得让这么懂事乖巧的孩子,承受丧失父亲的痛苦吗?”

男子听了晓雪的话,先是愣了会神,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决的勇气。晓雪看了,知道他这病,算是成功了一半,病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病人丧失了生的希望

晓雪吩咐苍松和翠柏,将她们马车上的被褥取下两床,给男子换上,又另人将窗户打开,让室内污浊的空气散出去。不一会儿,胭脂拎着一壶开水进来了,这水壶也是晓雪她们车上的物品,孟家连个像样的容器都找不出来了。

谷化风小心地喂那男子喝了融化了药丸的水,又仔细地帮他诊了脉,思忖良久,才落笔写下最切合他病情的药方,命刘苏速速去抓药。晓雪看了屋内破了一半的药罐,不忘加一句:“连同药罐,一起买来。”

孙秀才从一进门就不住地摇头,虽然她也是从小苦过来的,孟家的潦倒和惨状,还是让她唏嘘不已,不禁生出同命相连之感。

“对了,小凡,怎么没见你家哥哥呀?”胭脂这才有空询问她牵肠挂肚的那个身影。

“哥哥……去十里地以外的矿场上去采集矿石了,要晚上才能回来。”小凡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这个姐姐的问题。

“矿场?他……他一个男儿家,怎么能干的了那么沉重的活儿?”胭脂一听,急了。矿场矿工的生活惨状她是有耳闻的,累死人是常有的事,而且工钱又低,很多都是被卖进去的,哪里会有人去主动要求到矿场上工,莫非有什么隐情。

孟盈凡的眼眶又红了,她使劲抽了抽鼻子,小声地道:“我和爹爹也不想哥哥去那儿干活儿,可是……可是我们实在没有活路了……”

原来,自从上次在集市上,孟子路宁可破相也不愿进入林府为侍那件事发生后。回来家中的林二奶奶,是越想越觉得窝囊,越想越不是滋味,再加上身边几个狐朋狗友的挑拨,她决定:既然你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走投无路,来低声下气地求我。

孟子路回到家中,他知道去菜市场卖菜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地里的这么多菜怎么办呢?他先是联系到两个饭馆,低价供应她们蔬菜。可是,就在他给饭馆送菜的第二天,那两个饭馆统统被砸了。自此以后,再没有饭店酒馆敢收他家的菜了。他又找到附近的菜贩,想低价将自己田里的菜兑给她们,可是有了饭馆的教训以后,加上林家的放话,谁也不敢接收他家的菜。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灵灵的蔬菜,烂在地里。

孟子路没有灰心气馁,他又将自家的菜地翻了,种上了粮食,即便是有林二奶奶的刁难,也可以自劳自吃呀林二奶奶哪里会让他如意,在经历了半年的耕耘后,满怀希望等待丰收的孟子路,却等来了一把火,将已经泛黄的麦田,烧了个精光。

不但如此,林二奶奶还经常买通一些地痞流氓来孟家骚扰。还伪造了已故孟娘子的笔迹,写了张欠条,说是孟家欠她们五十两纹银,还有他家老娘的手印呢。

孟子路明明知道她们是在讹诈,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们手中“人证”“物证”俱在,又有打手时不时地来催债。告官吧,林二奶奶跟欢青的县太奶奶是吃在一起的,两个人可以说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只落得斥责打骂一顿后赶出县衙的下场。

孟家的四亩良田,硬生生地被她们说成是劣等田地,抵押给了她们。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孟子路,还得肩负起养家的重任的呀于是,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希望能获得一份微薄收入的工作。可是,谁敢聘用他呢?帮助他就等于跟欢青第一恶霸林二奶奶为敌呀

挨了几日,孟家已经揭不开锅了,院中园子里的蔬菜,也被熬成汤,吃了个精光。家中的几只母鸡,是舍不得动的,还指望它们下了鸡蛋,悄悄跟善良的邻居马爷爷换点米粮呢这可怎么办呀?

林二奶奶见孟子路到这份儿上了,还不肯低头,便动了真格的。她找来几个地痞无赖,给她们下死命令:到孟家给我能抢就抢,能砸就砸,不许给他们家留一件完整的物件儿,出了事,有我担着。我看那个小jian货能硬到什么时候。

可想而知,这样的命令下来后,孟家将是什么样的惨状。院子内的小菜园,被拔了个精光,屋子里厨房里所有的桌子椅子锅碗瓢盆,全都被砸了个稀巴烂。就连躺在**的二爹爹,也被那群凶神恶煞掀翻在地。十冬腊月,本来身体就弱的二爹爹,又急又气,加上又瘦了凉,病倒了。这对于这个残破不堪的小家,无异于雪上加霜。

孟子路变卖了可变卖的家什衣物,凑出可怜的一点点钱,给二爹爹看病抓药。弹尽粮绝的孟家,面临着饥饿的威胁。走投无路的孟子路,只好去十里以外的矿山上,求矿主给他一份工作。这个矿山的主人,虽然对工人很刻薄,她却是林二奶奶也要忌惮三分的人物。这时候,除了去矿山开采原石,再没有其他出路的孟子路,就这样选择了既苦又累的活儿。

“胭脂姐姐,你救救哥哥吧,他会累死的。我亲眼看见哥哥咳血了,却又不让我们知道……哥哥这些年来,什么苦都受了,他好可怜。胭脂姐姐,你救救他吧”孟盈凡说起自己的哥哥,哭得不能自已,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的。

胭脂听了心疼得仿佛刀绞一般,她也知道自己作为小老板的丫鬟,是没有资格向小姐要求什么的。可是,她听了子路的惨况后,却不能不过问。她只能噙着泪水,眼巴巴地看着小老板,嘴唇动了半天,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喊出一声:“小姐——”

“小凡小凡快你哥哥吐血晕过去了。在村口,矿场的王头儿发善心,派了牛车送回来的。我看着不太好,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从门外冲进来,见屋内这么多人,没说完的话又咽回去了。

“哇——哥哥……哥哥你不能死呀”孟盈凡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害怕,大哭出声,拔腿就往村口跑。她知道,哥哥是为了爹爹和她才累倒的,如果没有哥哥的咬牙硬挺,她们早就饿死了。她也知道,矿山上的工作,累死人砸死人的现象时有发生,自从哥哥在那儿上工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传来不好的消息。终于,她担心的事,发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