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章 他们是我的夫侍

一百七十章他们是我的夫侍

谷化雨喜极而泣,他扑到床边,流着泪水哽咽着激动得泣不成声:“娘娘您醒了?娘,我是小雨呀,你能看到我吗?娘……”

风哥哥也在默默地流泪,他温婉的性格让他做不来小雨那样激烈的动作,他只是默默地坐在床边,拉着母亲的手舍不得放开。泪水流到翘起的嘴角边,顺着丰润的红唇流进嘴巴里,甜的

谷护院的眼睛渐渐地由昏暗变得明亮起来,逐渐聚焦于一点。她的眼睛中投下了谷化雨泪流满面又咧嘴而笑的痴傻模样。

“娘,娘您看到我了是吗?我是小雨呀,调皮总惹您生气的小雨呀”谷化雨的嘴巴咧得更大了,他抹了一把眼泪,满怀期待地望着娘亲。

谷护院久久地盯着他看,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似乎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她盯得太久了,久到谷化雨感到一阵心慌:“娘,您怎么了娘?是不是我长大了,您认不出我来了。我真的是小雨啊哥哥,哥哥和小姐也在,您看,我们都好好的呢娘,您怎么了?不要吓我们啊,娘……”小雨心慌意乱地拉过哥哥和晓雪,让娘亲的视线范围能看到她们。

他们的娘终于转动了一下眼珠,视线从他的身上转移到谷化风,然后是晓雪的身上。她有反应了,只见她竭力地抬起右手,那只胳膊曾经断裂骨折,被胡晓蝶耐心地接好,任君轶和小斌经常帮她疏通经络,防止肌肉萎缩,现在恢复得很好。

不过长期的卧床不动,让她的每一个动作,坐起来都那么的生疏,那么的艰难。她一点点抬起手臂,仿佛那条胳膊有千斤重。然而,她又如此地郑重,仿佛那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

谷化风体贴地轻轻托起她想要抬起的胳膊,就着她的劲,送到她想要的位置。谷护院慢慢地,慢慢地将手背靠近嘴边,近了,又近了,终于触到了她缺乏血色暗沉的唇边。

正当大家都在纳闷她想做什么的时候,猛然间,她张开了嘴巴,用牙齿狠狠地咬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谷化风惊呼着去抢救她的手的时候,她的手背上已经被咬下深深的牙印,微微沁出血丝来。她咬得那么坚决,那么狠,如果不是大病初醒,估计那块肉都有可能被她咬下来。

谷化风捧着母亲的右手,带着哭腔地道:“娘,您这是干什么?您这不是在剜儿子们的心吗?痛不痛?我给您抹药……”

谷护院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一抹耀眼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慢慢绽开,绽开……她的眼睛也渐渐地红了,就连眼角的那道疤痕也似乎闪着兴奋的红光。她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干涩的喉咙只发出微微艰涩的“呃……”的声音。

“娘,您想说什么,慢慢说,不着急。君轶兄,我娘现在能喝一点温开水润润嗓子吗?”自从谷化风确认了晓雪和任君轶的关系后,称呼就变过来了,“任公子”的称呼显得太过外气,晓雪不喜欢。

任君轶点点头,道:“她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只需要个适应的过程,毕竟躺了太久,肌肉什么的都需要锻炼。只要不吃过于辛辣和油腻的食物,其他都无碍。”

晓雪听了马上屁颠屁颠地倒了一杯温开水,递到风哥哥的手上,眼含着开心的泪花,看着刚刚醒来的谷姨。谷护院的视线也在此时转了过来,跟她的在空中交会。晓雪立刻送上自己最最甜蜜、最最温暖的微笑。谷护院显然接收到了,她的眼睛里惊喜更甚,嘴角的笑纹更深了。

谷化风很小心地将母亲的上半身抬高,后面垫上厚厚的柔软的靠枕,然后一点一点滴喂母亲喝着水,一如晓雪生病时那样细心地照顾。

一口气喝完整杯水的谷护院,深深地喘了两口气,酝酿了一会儿,又开口了。虽然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沙哑,好似碎石刮过铁锅似的,可是在晓雪和她的儿子们的耳朵里,比天籁还要美妙。

“小姐”她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遏制的激动,“小风,小雨你们都没事……太好了,我还真害怕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梦呢小雨,你手劲儿大,再掐我一下试试。只有疼痛才能让我相信这不是一场梦……”

“谷姨……”晓雪忍了半天的眼泪又下来了,“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小雨掉下山崖前被他师父救了,我跟风哥哥逃亡很顺利,被一户人家收养。我还学了一手好厨艺,开了几间小饭馆……嗐我扯这么远干什么。谷姨,您放心,我们都好。您醒来了,我们就更好了……”晓雪实在太高兴了,有些语无伦次。

“小姐,您没事就好。老天有眼,苍天有灵呀”谷护院挣扎着想要起来,朝着老天跪拜,被晓雪轻轻按住了。

“谷姨,您先别起来,您都昏迷六七年了,很难一下子就恢复常人的行动。不过您放心,我大师兄说了,您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只要认真做复健,行动如常不无可能,只是……您的腿,伤了经脉,以后的日子可能要拄拐了……”晓雪说到最后,有点难以启齿,要不是为了她为了她爹爹,谷护院怎么能受那么多的罪,还落了个残疾的下场。

谷护院的嗓子已经渐渐恢复,说的话不至于那么生硬,她很豪爽地哈哈一笑:“小姐不要为我担心,我知道自己能捡回这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不就是一条腿吗?你放心,即便是没了这条腿,我老谷也绝不是个废人”

她乐观豪气的性格,很对晓雪的脾气。晓雪表情阴转晴,笑着鼓励她道:“谷姨说的对,您这么厉害,瘸了一条腿怕什么,谷姨定然能向往常那样一个打十个有谷姨在,就是安全”

她说这话是逗谷姨开心呢,果然谷护院笑意更盛:“哪里,哪里,小姐这是给我长脸呢我那点拳脚功夫,对付一般的小鱼小虾还成,要是来了真正的高手……唉”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容僵在了脸上,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晓雪见状赶忙打岔分散她的注意力:“谷姨,您可不能再叫我小姐了,我可很快要成为您的儿媳妇了呢您可得比疼儿子还要多一倍的疼我哦”

谷护院猛地抬起头,看看晓雪,又看看谷化雨,看看谷化雨再看看晓雪,咧开厚实的大嘴哈哈笑道:“只是柳官人的一句戏言,没想到你们真的走到一起了。小雨啊,就要做人家夫郎了,你的脾气可得收敛收敛,不能那么任性不听话了……”

“什么,什么??”晓雪一开始被她的视线闹得一头雾水,现在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慢着,谷姨我说的是风哥哥,不是小雨……您别搞错对象。”

“小风?”谷护院一脸不解地望了眼面颊飞红的大儿子,又看看尴尬羞怒的小儿子,“不是小雨呀?小……晓雪跟雨儿的年龄相差不大,又喜欢玩在一起,我还以为……不过,小风也不错,这孩子从小就让人放心,脾气温和又善解人意……嗯他能照顾好晓雪,我很放心。等……有你爹爹的消息时,再给你们行媒妁之礼”

终于,她把话题转到柳官人身上:“晓雪,我在昏迷的时候,恍恍惚惚地仿佛听到关于你爹爹的话题。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

晓雪跟风哥哥对视了一眼,怕她担忧,便避重就轻地说到:“没什么,我们派人去迷途寺接爹爹,寺中的人说,他跟了悟大师云游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悟和尚,谷姨可能搞不清楚是谁吧。是她救了您和我爹,并把爹爹安置在迷途寺,等待你康复。如果爹爹知道您醒来,不知有多高兴呢。谷姨——真的谢谢您,用亲儿子换下我,还舍命救了我爹……”

“嗐……再说这样的话,我可生气了。要不是祝将军——也就是你母亲,我这条命早就在二十年前一命呜呼了,哪里来的夫郎儿子?就是我们全家都赔上命,能救下你和柳官人,也是值得的。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也没救别人,救的可是自家儿媳和亲家。哈哈……咳咳”谷护院太高兴了,笑得太使劲,不由得呛咳起来。

“好了,谷姨刚刚醒来,精力和体力都跟不上,你们让她休息吧,恢复前期还得静养”权威发话了,晓雪和谷氏兄弟乖乖地,扶着已经有些倦色的谷护院躺下。

谷护院犹自逞强:“我不累,我已经睡了快七年了,哪还睡得着。那个……小大夫,你就让孩子们陪在我身边说说话儿,我想知道他们那晚以后的遭遇,来,晓雪,给我说说你和小风的事,越详细越好。”

任君轶淡淡地笑容在脸上晕开,他对谷护院微微一礼,道:“谷姨,我不是小大夫,我也是晓雪的夫郎之一,我叫任君轶……”

“谷姨,我大师兄很厉害的哦,他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小医仙’,师父的医术现在都比不过他。您的伤,就是大师兄给治的。都是一家人,您别见外,就叫他君轶吧。这个冰块脸的,您别以为他在生气,他就这样整天冷着个脸,好像人家欠他二五八万似的。您叫他黎昕,或者小昕都成。还有个薛晨小晨晨,被他姐姐接走了,那是个干净纯良的孩子,很好哄很好打发……嘿嘿……他们都是我的未来夫侍……”晓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谷护院听了她的介绍,呆愣了一下,然后又真心替晓雪高兴:“我们小姐真的长大了呢,这一个一个的夫郎都那么出色,柳官人要是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哼……yin棍、色魔、花蝴蝶有了哥哥,夫侍还一个一个往家领哥,你别嫁她。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非在她一棵歪脖树上吊死?”谷化雨口气酸溜溜地埋汰着晓雪。

“胡闹说什么呢?女子三夫四侍天经地义,晓雪她纳夫郎有什么不对?嫁到别人家就能独占妻主了?你趁早给我熄了这个念头,否则将来择妻挑三拣四,误了终身”谷护院听了小儿子的话,动怒了,瞪着眼睛,皱着浓眉看着他。晓雪算是知道谷化雨的两道浓眉哪里来的了,原来是遗传他老娘呀

谷化雨还不服气,想要顶撞两句,被哥哥给拦下了:“好了,小雨,你就别惹母亲生气了,她才刚刚醒来,你就少说两句吧娘,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年纪小,不懂事娘,您再休息会儿,我坐在床边陪着您。我知道您有好多话要跟儿子们说,儿子也有说不完的话,想倾诉给您听。不过,这说话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来日方长嘛”说着,他帮母亲的胳膊塞进被子里,又将被子往上拉拉。

“我不累……”嘴硬的谷护院硬不过睡神的召唤,眼皮开始不听话地打架,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我去帮谷姨熬些补身子的药膳,温在炉上等她醒来喝。”晓雪怕出声惊扰了谷护院的休息,用口型对风哥哥说道。

谷化风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晓雪出了房门,任君轶等也跟了出去,只留母子三人享受这默默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