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九十三章 一夜两夫上

( 字手打) 一百九十三章一夜两夫(上)

晓雪在大师兄的威压下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那么直白,没有一丝的装饰和掩藏。说完后,她似乎觉得这样很伤人,便用满含祈求和歉意的目光看着任君轶。

任君轶眼睛紧闭了一下,又缓缓张开,晓雪从他脸颊上的肌肉颤动,体会到他心中的痛苦和忍耐,晓雪的心如针扎般疼痛,她忍不住想要收回自己刚刚的所言,可是覆水难收,她只能轻轻地叫了声:“大师兄……”

任君轶举起右掌阻止她说下去,沉重地点了点头,颓然道:“去吧去找你的风哥哥……”

晓雪好怀念他刚刚开心的笑脸,和飞扬的神采,可是现在的他如此的颓丧,浑身散发出的悲哀让晓雪眼睛热热的,她又叫了声“君轶……”

“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跟小风的感情,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我只希望我能排在第二位……”任君轶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安慰地看着眼圈已经红了的晓雪。他不知道,自己强忍难过强颜欢笑的模样,让晓雪看了更加难受。

“走吧,走吧,再晚小风就要睡了,快去吧”任君轶阻止了她的欲言又止,亲手将她推出了“澄心苑”主房的门,然后向她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在她面前缓缓关上门……

任君轶靠在门上,后脑勺抵着门,缓缓抬起头,看着房梁上繁复的花纹,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他的泪水决堤。他侧耳聆听着,门前久久没有声音,他多么希望晓雪能推门进来,笑着告诉他今晚她不走了,留下来陪他……

大约过了一刻钟,这一刻钟显得如此的漫长……门前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虽然轻缓,在任君轶的耳中却似洪钟,震得他耳膜发痛,不是心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脚步声,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静谧的夜色中。任君轶迈着仿佛有千斤重的腿脚,缓缓走向床边,床沿上仿佛还残存着她的温度和馨香。任君轶抚着床沿被晓雪压的皱褶,身子斜靠在床柱上,眼睛望着儿臂粗的红烛,那点点滴落的烛泪,仿佛他心中奔流的泪水,苦涩又无奈……

晓雪拖着沉重的步子,在寂静的园子里慢慢走着。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也听不到一丝的声响,仿佛整个园子都被催眠了一样。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早就知道夫侍多了自然会有纷扰和争端,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心会如此的难受。想着大师兄那强忍悲痛又强颜欢笑的模样,似乎有谁抓住了她的心脏,疼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风哥哥的院子是距离“澄心苑”最近的那座绿芜居,不到一刻钟,晓雪已经站在院子的门前。绿芜居的门紧闭着,仿佛谁紧闭着心门,让晓雪心中一阵惊慌。“风哥哥……风哥哥——”长期以来形成的对风哥哥的依赖,使她在面临痛苦抉择的时候,忍不住向温柔得能包容一切的风哥哥寻求慰藉。

晓雪脸色有些发白地敲着绿芜居的大门,没敲两下便有个小童打开了大门,他一看清敲门人惊喜地叫了声:“咦?小姐东源,快去回明言哥哥,小姐来我们院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应了声,飞快地跑进院子。

开门的小童把晓雪让进了院子,又栓上门,伶俐地道:“小姐请跟我来。”

没走几步翠松匆匆忙忙地迎上来,笑着道:“小姐怎么过来了,本以为小姐会留在澄心苑呢,所以早早地就栓了门上了锁,怠慢之处,还望小姐恕罪。”

晓雪嗯了一声,抬头看到绿芜居主房里温暖昏黄的灯光,不由得心中一亮,加快了脚步,口中不自觉的问了声:“风哥哥歇了没?”

“还没呢,说是睡不着要看会书。这么一想呀,风少爷似乎有预感等着小姐呢,少爷和小姐不愧是青梅竹马长大的,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说话间,已经进了门。谷化风只着白色亵衣,披了件天青色的衣服,带着温润的笑,迎了上来:“晓雪,你不在澄心苑陪正夫,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说话间晓雪已经冲过来,抱住了他紧实的蜂腰,头埋在他的怀中闷闷不语。翠松红着脸,将睁大好奇眼睛的两个看门小童轰出了门,自己也踮着脚出去,又善解人意地帮她们把门关上,把空间留给相拥的两人。

“风哥哥不要赶我走,我不能给你主夫的位置,却可以把第一次给你,这也弥补不了我内心的愧疚”晓雪的脸在谷化风的胸膛上蹭了蹭,努力将任君轶带着伤痛的眼睛赶出她的脑中。

“说什么愧疚?你呀别任性,快回澄心苑,若是君轶兄生气了,明天你可要小心了”谷化风拍了拍晓雪的后背,语气里充满了欢悦,自己在晓雪的心中果然是最重要的,这就足够了。

“不要,大师兄已经同意今天晚上我宿在这里了。风哥哥,我们洞房吧”既然已经伤了一个人的心,不能再伤害另外一个,晓雪这么想着,搂着谷化风的手臂紧了紧。

谷化风一听,噌地一下脸红到了耳后根,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晓雪的搂搂抱抱,和偶尔的亲吻,可是实质上的最紧密的接触还从未突破,想到婚前培训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节,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晓雪前世别看二十八岁了,处了几个男友,都只停留在牵牵小手,搂搂小腰的境界,对于男女之事,只在一些限制级的电影中,有些模糊的印象,她犹豫着不知该从哪儿开始。

她抬眼看看风哥哥红得跟自己身上吉服一般颜色的脸,指望养在闺阁含蓄羞怯的风哥哥是不行的了,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呃,扯远了),就先从接吻开始吧,电视上不都这样放的吗?

晓雪的唇印上了谷化风软软的温热的唇,先是密密地紧贴着,似乎觉得这样并不过瘾,便又缠绵地吮吻着那诱人的唇瓣。

谷化风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心剧烈的颤动着,唇齿间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袭上来,让他的心魂不自觉地随之迷醉。他的潜意识中似乎有什么人在支配着他,开始化被动为主动,回吻着晓雪,在吸吮中,他的舌无意中碰触到她火热的舌,便情不自禁地抵开晓雪的唇齿,纠缠着她的甜蜜的丁香舌。

晓雪不自觉地闭上眼睛,享受着风哥哥首次主动的热情亲吻,她伸出双臂搂住他的颈项,给予热情的毫无保留的回应。虽然开始时两人的吻技生疏又生硬,好在她们天分很高,很快品尝到亲吻的乐趣,尤其是谷化风,超常发挥,火热的唇探入晓雪的唇间,采撷着甜蜜醉人的芬芳,撩拨着她的灵舌与他交缠共舞。

晓雪在他火热的亲吻下几乎化为一汪缠绵的柔水,她用自己的舌与他的缠绕、轻弹、嬉戏、纠缠……随着缠绵温存的亲吻,情欲之火宛如星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两个人都想要更进一步地拥有对方,单单这般相拥亲吻,已经无法满足彼此了。

晓雪的手伸进了风哥哥雪白的亵衣中,轻抚着他精瘦而有力的胸膛,感受着他轻微的颤抖。

谷化风的呼吸渐渐急促,他的脑中突然涌现出“先生”教给他的课程:爱抚能给女人带来快感。便尝试着用自己火热的大掌,隔着喜服抚摸晓雪已经发育得十分火辣的身躯:平滑的背,曼妙的腰肢,丰硕而有弹性的臀,修长有力的大腿……轻抚的同时,他的脑中也勾勒出晓雪诱人的身躯。

晓雪的喘气刺激着谷化风的神经,他努力地回想着“教程”,想给晓雪留下最最难忘的深刻回忆。

“乳/房是女人的敏感地带之一……”他的手随着自己的思维,热切地爬上了晓雪胸前丰盈的高耸,手下的浑圆和柔软,让他的心不由得为之颤抖,一种陌生的感觉袭向他的下/体。他手上的动作停了,腿间的挺立让他感到一阵羞臊,可是,磨蹭间的快感又让他欲罢不能。

晓雪在风哥哥的手揉捏着自己玉峰的时候,舒适的感觉让她不由发出一声低吟。往前蹭了蹭,想寻求进一步的快感,不料对方却停步不前。晓雪张开氤氲迷离的眼睛,眼神中透着几丝动情的娇媚:“风……哥哥,我们去**……”

双颊酡红、媚眼含嗔,让谷化风的理智的弦“嘣”地一声,断了。两个人男上女下躺在艳丽的红锦被上,晓雪头上的发饰硌得她眉头一皱,谷化风似乎她腹中的蛔虫一般,用手摸索着她发间的朱钗,拆掉她的发髻。晓雪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红色的床单上,挑动着他脆弱的心弦。

“呃……”晓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了句,“会不会痛?”前世女子第一次破第一次时是很痛的,风哥哥这么温柔,应该不会太痛吧?

“不……不会,”谷化风声音里的低喘,如此的性感诱人,“我能忍受的住……”

咦?咦咦??听风哥哥的口气,似乎痛得应该是他?也对,这世界阴阳颠倒,破第一次的是男子也不必太过惊讶。

既然没有这档的顾虑,晓雪一个翻身将体位换成男下女上的,嘿嘿笑着,像风哥哥伸出了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