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98章 塞翁失马

第一百九十八章 塞翁失马

成了亲的晓雪还没度过蜜月期,就开始财『迷』地去张罗着她的大棚蔬菜发财计划。

她先是找了几个京城中颇为有名的牙侩,询问京城及离京城不远的几个小镇子附近,有没有大面积的良田土地出售的。可是得来的消息却让她颇为失望,几十亩上百亩的田地还有的卖,可是晓雪要求的几百亩上千亩连成一片的土地,却是很难买得到。半个多月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倒是有几个心思活泛,消息灵通的大地主,得知邵记的小老板要买地建大棚基地的计划,便托关系跟晓雪见了面,表示愿意跟她合作,晓雪出技术,她们出田地,所得的收益三七开,晓雪三她们七。

自从晓雪的大棚反季蔬菜出来后,也有很多眼馋悄悄前来偷师的,但是她们只知道照着葫芦画瓢,却不了解其中的专业技术,捣腾出的大棚,要么温度掌握不好,蔬菜不见长;要么湿度不够,蔬菜黄吧黄吧的……一季下来,不但赚不到钱,反而连建大棚的钱都没能收回来。几番下来,想模仿偷师的渐渐消停下来,晓雪的大棚养殖技术,仍然是华焱第一家。现在,晓雪在铭岩和万马之间的庄子扩大了不止十倍,从铭岩去万马,一路上一溜整齐的白『色』绡纱大棚,很是好看,也很馋人。

大棚反季蔬菜是一项很赚钱的买卖,它不但丰富了冬季老百姓的饭桌(主要是有钱的大户人家的饭桌),而且给她带来一大笔的财富。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晓雪不会与人合作,分自己的利润的。

正当晓雪积极策划买田的时候,一道圣旨的降临,打碎了她的发财美梦……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邵氏晓雪的大棚养殖技术,于民有利,特予公开技术,全国推广……另加封邵晓雪一等裕民亲王,钦此,谢恩——”接了圣旨的晓雪差点哭了出来,皇上的意思是看中了她的大棚蔬菜养殖技术,让她教会户部的官员,然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真正做到冬天百姓能享用到丰富的蔬菜。

皇帝的本意是好的,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政策呀。可是对于晓雪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轰得她脚下发软,眼前一阵发黑。要不是谷化风在后边扶着,有可能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呢。

可是,现实的不得不接受!晓雪不禁一阵腹诽:皇帝老儿呀,皇帝老儿,你说上辈子我朱晓雪是不是欠你的,这辈子加倍还你。咱捣腾出新式农具,准备发笔小财的时候,您给收归国有了。咱种点蔬菜转点小钱吧,您老又眼红了,让全国技术推广了……唉!虽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却不得不遵从,谁较人家是皇上的?

不过既然你不让我吃肉,喝点汤总可以吧。晓雪跟前来学习技术的官员一忽悠,让她们先在极寒的西北和东北作为试点,如果那里都能种出大棚反季蔬菜,那其他地方只不过小菜一碟。

而京郊附近和其他地方,她放出一些风声,说是要公开大棚养殖技术,愿意学的可以上门接受培训。当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些个来学技术的多多少少会很识趣地给她意思意思。嘿!这么几十家一下来,也有不小的一笔收入呢。

女皇陛下对于她的小心思小手段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人家可是损失了一大笔财富,这点小打小闹的就不跟她计较了。当三五年以后,普通老百姓冬季的饭桌上,增添了不少绿『色』,齐声歌颂皇帝的爱民如子,为民造福的时候,晓雪只能咬着被角躲在被窝里扎小人……

不过,晓雪也并非没有落到好处,百姓们都知道大棚蔬菜的创始人,是邵记的小老板,对邵记的评价也高上很多个档次,知名度大增。各地的快餐连锁店的营业额一直居高不下,晓雪的腰包胀得鼓鼓的。

被女皇陛下又一次霸占了发财策略的晓雪,很是郁闷了一番,即便她的夫侍们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能让她欢快起来。谷化风看到她郁郁寡欢的模样,很是心疼,心中不知道把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埋怨了多少回。

没容晓雪有多少时间哀悼自己逝去的银子,接下来京城贵族小姐们的邀约,如走马灯般络绎不绝。今天礼亲王的郡主请吃饭,明天金侯爵的女儿请游园,后天陈大人的妹子请听戏,大后天……晓雪很是诧异自己为什么在京城上流社会,突然这么受欢迎。不过频繁的邀约,让本来有些宅的晓雪,很是头疼,可是,她们个个官大一级,不去又不太合适。况且做生意嘛,讲究“凡事留一线”,说不定哪天就能用得着别人呢?

很快晓雪在京城名媛圈子内混了个脸儿熟,每次无论是文人的聚会,还是名媛们的郊游聚会,她是能到的都到了。忙于应酬这些人的唯一好处就是,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哀悼离她而去的money。

晓雪也曾经很纳闷,为什么那些个眼高于顶的小姐们,会突然对她这个小商人出身的闲散王那么的热情。又一次和世女太女的饭局中,她情不自禁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皇太女殿下哈哈大笑,为她解了『惑』:现在,京城无论平头百姓,还是王公贵族,都把晓雪看做是财神爷转世。荒谬版传闻说她有发家致富的金手指,能够点石成金。正统版的消息传她生意头脑非同一般,发财的点子一个接一个。

京中那些家族庞大,仅靠朝廷的俸禄很难维持奢华的生活,圣上又对贪污受贿的腐败现象查得比较紧,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芝麻小官,除了几个靠祖产吃老本的,其余日子过得都不是特别松快。

穷则变,变则通。这些个人精们,看到晓雪新鲜点子层出不穷,不少人因为她的青睐而发家致富财源滚滚,便眼馋了。于是乎,但凡家里有跟晓雪差不多年纪女子的,都被家主或者长辈密谋提点了一番,让她们多跟邵记的小老板结交来往,套套近乎,说不定能够从她那捡到从手缝中漏下一丝半点的发财机会,补充库房的危机。

“感情咱被人当成财神爷了。”晓雪苦笑着自我解嘲。

“错!你在她们的眼中就是一金光闪闪的大元宝,谁都想翘下一块来!”无良的皇太女又发出一阵豪爽的笑声。

“哎!”世女姐姐用肩膀撞了下晓雪,笑着道,“有什么发财的机会,可别忘了你大姑子我,咱可是铁杆亲戚,棒打不散的。”

“哎哎哎——别在我面前拉帮结派,小心问你个结党营私之罪……嘿嘿,晓雪,就凭咱们的关系,有发财的路子,可也得算我一份,”皇太女也换上谄媚的表情,最近母皇从秀女中指了几个进她的府中,家里的小萝卜头也添了几个,只凭着母皇给的俸禄和赏赐,以及几个不死不活的铺子,日子还过得真不怎么宽敞。

“去去去去……都一边儿去,你们真当我是财神爷呀,要有那么多生财的机会,我还对公开大棚技术耿耿于怀?”晓雪笑骂道。

“小姐,二当家的使人送信来了。”守在包间外边的苍松,敲了敲门进来回报说。

晓雪也不当她们是外人,当着她们的面儿拆了厚厚的信件,信里无非是向她报告各地快餐分店的建设和开业情况。看完后,晓雪瞧见信末的日期,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她苦笑一下,似是无心地道:“信件送得真慢,要是有紧急事情的话,非得误事不可……”

“哎?对了!”晓雪眼睛一亮,一个新的想法诞生了,她像看到两块肥肉一般地盯着世女和太女看了好一会,心道:眼前两人,要权有权,要势有势,何不借她们的手,发展华焱的邮政快递,这也是利国利民又利己的好事呀!

『摸』不着情况的俩人,被她盯得心中『毛』『毛』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皇太女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句:“晓雪,你怎么了?撞邪了不成?”

“去,你才撞邪了呢!”晓雪拍开太女殿下的爪子,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她跟太女的关系就跟铁哥儿们似的,有时候有些没上没下的,皇太女也不恼,反而觉得跟晓雪相处很轻松,不用老端着架子,或者听人的奉承拍马。

晓雪招手让她们伸过头来,三颗脑袋凑在一起,她才神秘兮兮地道:“我看到信件,突然想到一个发财的点子,你们愿不愿意尝试?”

“有风险不?”皇太女可精着呢,一语点破,正中红心。

晓雪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做生意哪可能一点风险都没有,不过往往风险越大利润就越高。”

她的大姑子世女殿下兴致勃勃地问:“什么生意,先说来听听,要是觉得可行,再大的风险也冒得。”

“你们看,这封信有什么不妥?”晓雪将信的最后一面摊给她们看,引导她们发现问题症结。

“不妥?没有呀……啊!晓雪你发财了,新开的几个快餐分店,生意火得不得了,日进斗金呀!!”皇太女的眼睛看到信中一连串的数据,眼睛都冒出火来了,恨不能将邵记的快餐店都抢来。

“去去去,谁叫你看那个的?你们看看写信的日期,距离我收到信已经半个多月以前的事了,这还是快的呢,有的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收到家人的来信。若是有急事,不活活给耽误了吗?”晓雪见她们满脸疑问,便点明说了。

“这不很正常吗?”这两位本土人士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

“正常什么!这就是商机,商机!知道不?”晓雪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们想呀,如果我们办一个专门送信的机构,不光是信,还可以帮人送送财物什么的,从中收取一定的费用,而且时间上又不会耽误那么长时间,你们说是不是很有市场?普通信件一个费用,加急信件再多收一倍的费用,代送物品按斤收费。”晓雪将前世的快递公司理念一一向她们解释。

两人越听越兴奋,皇太女还补充说:“除了信件钱物,还可以传递边疆或地方官员的加急情报……果然不错,我没看走眼,晓雪你的鬼点子就是有用!”

于是乎,以皇太女为董事,世女和晓雪为股东的华焱第一家,官府支持私人拥有的“顺风”邮政快递公司成立了。在皇太女薛尔容登基以前的这段日子里,不但为她创造了丰厚的财富,也为她赢得了母皇的赞赏和老百姓的称赞,真是一举三得呀。占有两成股权的晓雪,也捞到不少的好处。可惜,皇太女登基后,便收归国有了!

娶夫纳侍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