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四章 晓雪的广告策略

( 字手打) 三百四十四章晓雪的广告策略

晓雪开手工毛衣坊的主要目的不是出售毛衣,而是卖毛线,毕竟安养堂百十号的人,生产量还是蛮可观的。不过,毛线编织对于华焱来说的确是个新鲜的玩意儿,那一条条粗粗的线,居然用几根竹签一样的毛线针,编织出如此花样繁多的毛线制品来,这让华焱百姓,尤其是那些冬天无事可做的贵族阶层男子们,极为感兴趣的事情。不过,每一样新事物的产生,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和不敢亲近。如何让他们迈出勇敢的第一步,这是晓雪要首先考虑的问题。

一到这个季节就猫冬的晓雪,更有理由呆在有地龙的温暖室内了。她最感兴趣的是,把自己所有的男人们和温柔的爹爹集中在一间屋内,大家有说有笑地编织着毛线制品。夫侍和爹爹遇到不会的地方,还能及时地像晓雪请教。晓雪若想出一种新的花样图案,也能及时教给他们。主子身边伺候的贴身下人们,也被允许在顾及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加入学习毛线编织的行列里。

晓雪的夫侍们学得最快最好的,居然不是绣工一流的苏繁,而是温柔体贴的谷化风,还有仿佛得到一项有趣游戏的小世子薛晨。谷化风织毛衣无论在速度还是质量上,很快就超过了晓雪,成为邵府首屈一指的织毛衣高手。而且,但凡晓雪教的一种花样刚刚起了个头,他便能掌握住要领,并且能举一反三,织出的图案均匀又好看。

而小世子则专攻手套帽子围巾等小件毛线制品,他织的手套不但花样繁多,而且里面还缝上狐皮兔毛等毛皮,既好看又温暖。帽子也颜色纷繁,式样繁多,让人爱不释手。织出兴趣来的薛晨,不但给府里所有的主子们织出一套帽子围巾手套,就连袜子也是配套的。还要求大家出行的时候,一定要带上他织的毛线。九王府里上至九王、王夫,下至他的小外甥外甥女们,都被他惦记上了。尤其是那些个粉妆玉琢的小正太小萝莉们,带上帽子围巾手套,简直卡哇伊到爆。这些可都是晓雪计划中的活广告呀

看到这一套套可爱漂亮实用的毛线制品,王夫,世女夫君和世女府里的侧夫小侍们,很快对编织技术感兴趣了,他们还特地请薛晨回娘家几天,把他们教会。

另一个活广告则是,晓雪打听到一品大员夫侍圈子里最爱显摆最八卦的李御史夫君丁官人。她先让任君轶下帖子请他来家里煮酒赏梅。邀请客人煮酒赏梅对于邵府来说已经不是头一次了,丁官人早就听说邵府的赏梅宴,是既有野趣又能享受美食的烤肉大餐,香香的烤肉和在外边买不到的精细茶点,让跟邵府没交情从未被宴请过的丁官人眼红不已。这次突然被邀请,丁官人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丁官人乃是李御史的续弦,三十左右年纪,长得眉清目秀,娇小可人。由于他爱慕虚荣,喜欢炫耀显摆,芝麻绿豆大的一点好处,都被他夸张渲染成只应天上有人间未曾闻。所以,官职比御史大的一品大员的夫君们都不怎么待见他,而那些官职卑微低他妻主一等的官员夫郎则成为他炫耀的对象,因为他们虽然心里看不起他,表面上还得做出逢迎之态。

宴请这天,丁官人起了个大早,自从接到帖子以来他就一直比较亢奋,让他妻主以为他捡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丁官人白了妻主一眼,笑道:“你这榆木疙瘩,只知道关注那些个官员们,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这邵府虽说商贾起家,却颇得皇上和太女赏识,可以说是京城里的新贵。那些个一品大员的夫侍们都削尖了脑袋瞅机会跟邵府拉上关系,能捞到一顿美食款待不说,说不定还能混到一张一品斋的打折卡呢这年关快到了,据说一品斋在举行什么年夜饭预订的活动,若是手中有打折卡,不但可以优先享受预订权,还可以享受八折的优惠呢邵府里的每位夫侍手中都有一张的,那任官人手中的可不就给了任丞相夫郎了吗?”

丁官人喜滋滋地做着白日梦:“妻主,你说要是我也能弄到这么一张,那多有面子,打折卡可是限量的,好些人托关系找路子都弄不到。即便咱用不到,转手卖出去,至少也值个百八十两银子……”他的眼中满是星光点点,仿佛一个个金元宝就环绕在他周围。

李御史已经五十岁出头了,她可以说是属于两袖清风的直臣,家里就指着她的俸禄生活,这京里物价贵,人情往来也厉害,所以家里并不十分宽裕。而自己续弦的这个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岁的夫郎,虽说有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却也懂得持家,他进门后不但没享受过锦衣玉食的生活,还用自己的嫁妆贴补,给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女儿娶上了夫郎,给儿子置办了能拿出手的嫁妆。他也知道夫郎爱炫耀爱显摆。正因为家里不宽裕,只要得了些好东西,他就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嚷嚷到众人皆知,这也是在给自己长面子不是?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摸摸夫郎的头,强笑道:“早去早回,玩得开心点。”

丁官人雇了顶很华丽的轿子出发了,他知道邵府财势现在在整个华焱都是能数得着的,想到家里出行的寒酸小轿,他不想还没进门,就被那些捧高踩低的下人们看轻了,想到这里,他理了理自己身上最贵的一身衣袍,脸上有些忐忑的紧张。

进了邵府,他维持着自己最高贵的神态,迈着标准的大家闺男步伐,踩着青石板小径,来到了澄心苑的待客厅。

随着一声“官人,御史郎君丁官人到了。”客厅内正在编织一件米白色毛衣的任君轶,放下了手中的已经织了一大半,只剩下一点袖口的毛衣,忙站起来迎接。

他用自己招牌淡淡的笑迎接来客:“丁官人来得真早,未能远迎,望恕罪。”

丁官人极其热络地拉住他的手,笑得分外甜腻:“哟,快别这么说。是我早就有结识任官人之意,却一直怕自己冒昧不敢前来拜访,邵府的帖子一到,可把我乐坏了。这不,太心急了,来得早了。这些小点心,虽然比不得府上的味道好,却是我亲手所做,一点心意,请别见怪”说着让贴身的小厮,奉上了礼物。这可是他最拿手的绿豆酥,吃过的人都赞味道好,希望能凭借着这个跟美食起家的邵府拉近些关系。

任君轶听他这一通话,便知道丁官人虽然爱炫耀,却也是个直性子,对他的成见倒是放下了三分。他依然是淡淡地笑容:“丁官人客气了。请坐。小涵,看茶”

丁官人来之前已经打听过了,邵府的正头官人是个清冷的性子,能一直笑着招待自己,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几分好感的,便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他坐下来,才感觉到这客厅内的温度比外边高了很多,院子里是寒冬,而进入室内仿佛踏进了春天一般,他看了看自己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再看看旁边只穿了夹衣的任君轶,更觉得热了。

任君轶注意到他的不适,忙道歉:“忘了提醒丁官人,屋子里有地龙,你刚从外边进来还不觉得什么,时间长了肯定会不舒服的。小涵,快带丁官人到旁边的耳房内更衣。”

丁官人刚想站起来跟小涵走,一想到自己衣服里的旧的已经有些磨边的夹衣,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他迟疑了下,又坐下来道:“我里面没穿夹衣,不方便脱掉外衣,还是不换了。”

任君轶笑着道:“没关系,丁官人的身材跟晨弟差不多,若不嫌弃,先换上晨弟的吧。这室内室外温差大,你若不换,待会儿出去赏梅容易受凉。煮酒赏梅本是雅事,若是得了风寒,倒不妙了。”

丁官人想了想,别不推辞,随了小涵去耳房换了衣服。再出来时,任君轶已经又继续织起他的毛衣来。

丁官人没有打扰他,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只见一条长长的毛线,在他翻飞的毛线针上,很快地结成美丽的花纹。他已经听说邵家的夫郎之一在京城开了家手工毛衣坊,里面出售的毛衣贵得吓死人,穿的人却都夸暖和舒服,莫非任官人编织的便是所谓的毛衣?

任君轶手上的毛衣本就剩下一个袖口没织完,在他熟练的编织下,毛衣很快完工。他见丁官人十分好奇地望着自己手中的毛衣,嘴角轻轻勾了勾,眼睛里闪过莫名的情绪,他笑着对丁官人道:“手艺粗陋,让丁官人见笑了。”

丁官人以夸张地口吻赞叹着:“这么精美的花纹图案还叫粗陋,那世间便再也寻不到精巧的事物了吧。这,就是毛衣吧,能让我看看吗?”

任君轶点点头,将毛衣递过去,道:“你可以到里间去试试,穿在亵衣外,再套件夹衣,大雪天出门都不会觉得冷。”

“我可以试试??”丁官人的脸上浮上了激动的红晕,他捧着柔软精致的毛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任君轶点了点头,他仿佛怕对方后悔一般,飞快地跑进了耳房,换上了毛衣。这件毛衣是任君轶织给他爹爹的,施潇墨的身高只比丁官人略高上一个头尖,所以,丁官人换上后十分合体。他在专门为他准备的穿衣镜前转了几圈,怎么看怎么美,他都快舍不得穿上夹衣盖住这件花纹漂亮的毛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