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六十八章 心目中的神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目中的“神”

晓雪的语气有不容反驳的坚决,浑身散发出小宇宙燃烧的气焰,在任君轶和黎昕的印象中,晓雪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做某件事情,即便是创业那会儿,也是抱着轻松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的紧张呢?难道和这只有晓雪能看懂的字符有关?

任君轶看着晓雪将已经烘干字迹线条消退的藏宝图,很小心很珍惜地折好,又用油纸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贴身放好。火光中的晓雪,嘴角噙着温柔的笑,似乎在回味着什么。跳动的火苗,映照出她的影子,不停地摇曳着,仿佛随时有消散的可能。任君轶的心中一阵慌乱,这种啃噬着他灵魂的惊惧慢慢占满了他的心:晓雪会离开他们吗?晓雪会突然消失不见吗?

任君轶一把将晓雪紧紧地搂紧怀中,仿佛要揉进自己的魂魄中一般,语气中失去了往日的淡然和镇定:“晓雪,你要寻宝,我们陪你。你要答应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跟我们在一起,永远永远也不分开。”

晓雪很奇怪大师兄的情绪为毛这么激动,便拍拍他的手,安慰道:“你们是我的夫侍,当然要永远跟我在一起了?还有风哥哥、染妖孽、小世子、星繁……我们再生多多的宝宝,一大群小萝卜头在我们脚下跑来跑去,打打闹闹……”晓雪陷入美好的憧憬当中,火光中的她不再迷离,不再给人遥远的距离感。

任君轶心中仿佛有块巨石落地,他依然紧紧地抱着最珍爱的她,口中喃喃着:“嗯,我们会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会生许多许多的宝宝,会一直相依着白头到老……”

晓雪并非没有回到那个有阿爸阿妈的世界的渴望,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前世的身体,已经在那场地震中死亡,回去又能如何,不过一缕幽魂而已。而这里,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夫侍,还有尚未出生的孩子……若要让她舍弃这一切,她还真难以放手。

阿爸阿妈,恕女儿不孝,就当女儿嫁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国度,彼此惦念,却又难以相见吧。晓雪抹去心中淡淡的惆怅,搂住大师兄的蜂腰,在暖暖的火光中,在大师兄温暖的怀中,睡去……

第二天,晓雪很守信用的把徐翔宇带出了那个幽深的密林,扔了一包银子给他,将他留在了林子的边缘地带。这也是为他好,若是带他到附近的城镇村庄,难保不会被天煞阁的探子发现,反而害了他。

一路快马加鞭,三人没在路上耽搁半点时间,就连午餐都是在马背上啃干粮对付的。终于是夜幕降临,星光闪耀的时候,抵达了她们巡视的第一站——津淮。

“邵记快餐”津淮分店的掌柜带着店内的所有员工,早已在门前等候多时了。

晓雪看着店内熙攘如潮的客人,摆摆手,笑道:“顾客至上是咱们邵记一贯的宗旨,哪能为了迎接我,把客人们晾在一旁呢?”虽然她的脸上挂着微笑,口气里警告的意味却很明显。

津淮分店的郝掌柜听了冷汗直流,她是从聚锦农庄培训班里第一批出来的学员,是经过晓雪现代化培训理念熏陶过的,只不过今日她心中神一样崇拜者的偶像——小老板的驾临,乱了她的心神,只觉得如果不给小老板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不能表达自己的敬慕之情。

现在一听自己最崇拜的老板,对自己的训诫,虽然小老板的口气并不凌厉,表情也不肃然,却犹如当头一棒,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平时的精明和杀伐果断,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我做错事了,我居然在小老板面前做出如此的蠢事来”的念头萦绕在脑海中,嘴里只会“我……我……”的结巴着。

晓雪不是没看到郝掌柜眼中的狂热,每到培训班指导业务的时候,像这样崇拜的目光并不少见,偶像崇拜并不是坏事,有时候还是激励自己向前的好事,但是为了这个而耽误了工作,就太不应该了,至少自己的旗下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来。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晓雪也见郝掌柜头上冷汗淋漓,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便摆了摆手,一带而过:“行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做好自己的本职,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此时离邵记规定的打烊时间还有半个多时辰,快餐店里的顾客依然座无虚席,很是热闹。琉璃反光烛将整个大厅照得如同白昼,有情调的男子招待区,桌上还摆放着造型别致可爱美丽的蜡烛,有动物形状的,有花朵形状的,有的即使看不出形状也很精致漂亮,成为邵记的一大亮点。

邵记员工们的怠慢,并未引起顾客吗的反弹,反而激起她们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一向冷静自持的郝掌柜,失了分寸?一听说是邵记的创始人,传说中的美食神童,天人下凡一般的邵记小老板,顾客们更是觉得今日不虚此行,都伸长了脖子,想看一眼传说中的人物是什么样的,以后好有吹嘘炫耀的资本。

邵记的员工在小老板的一声令下,各归其位各司其职,只有郝掌柜的耷拉着脑袋跟在小老板的身后,一副认罚的模样。

此时,整个餐厅里寂寥无声,不想是个饭店,反而像等待先生讲课的书院。所有客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郝掌柜旁边的那个身影上:一袭水粉色百褶桃花裙,桃粉色紧身素面小夹袄。美丽灵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睿智的光彩,一直带笑的唇边,一对可爱的小梨涡若隐若现……虽然满面风尘,却掩饰不住她的美丽和自信。原来,一手创立邵记的小老板居然这么的年轻,这么的美丽,她到哪里都是焦点,到哪里有掩饰不住她的光华。

正在顾客们紧紧盯着邵记这位重头大佬的时候,晓雪含笑的目光也扫视了全场,在做的每一个客人都觉得,她看到我了,她刚刚在看我一般,心中无限雀跃,不禁回了她一个真挚的笑容。

这时候小老板那如山泉叮咚,如黄鹂出谷的声音响彻了全场:“各位客人,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大家的用餐时间。为表歉意,从现在开始,到今日戌时末打烊时,凡在邵记用餐的一律免费。不过,只许放开肚皮吃,不许外带哦!”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她那圆圆的大眼睛,还眨巴两下,引来一阵善意的哄笑。

只这两句话,邵记小老板——晓雪的名声在津淮传开,无论在街头巷尾,还是茶馆酒楼,或是朋友聚会,无不谈论着邵记这位天人一般丰姿,又平和客气的小老板来。而邵记的名声也更为响亮,生意更是出现了开业初期那种火爆的场面,很大一部分客人都抱着或许能一睹小老板风采的目的而来的。

晓雪就住在快餐店后边的三进院子里,中间的一进是专门给小老板、尤二当家的准备,供她们来视察时休息住宿用的。

晓雪泡在舒服的热水中,对分派来伺候她的,自始至终情绪十分高昂,表情异常激动的小丫头道:“你可能别这么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呢。”晓雪有事想问这小丫头,她老那种花痴一般的表情,让她如何问下去?

小丫头脸色一整,很郑重很严肃地道:“只要您不嫌弃,小花愿意‘伺候’您……”这伺候俩字她咬得特别重,这时代朱门大户里豢养女童,玩妓子找乐子的现象大有人在,这小丫头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姐妹,就被津淮首富看中了,强行买了去。

晓雪嘴角抽了抽,用水里的大毛巾裹住自己的重点部位,一副生怕被占了便宜去的动作。她咳嗽了两下,道:“不需要,咱没那爱好,你也别一副要随时献身就义般的表情,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小丫头不善于掩藏情绪的脸上,大大地松了口气,咧开厚厚的嘴唇,傻乎乎地问道:“小老板,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我知道的绝不隐瞒。”

“你在这儿工作多久了?”晓雪貌似聊家常一般,随口问了句。

“开业那天就在了,在厨房负责洗洗菜、烧烧火的工作。大厨金大叔说,等我再大一些,就教我刀功,负责切菜的活儿。”提到这个,小丫头喜得眉开眼笑,好像切菜是多么有荣耀的事情。

“嗯!尤二当家的什么时候离开津淮的?”晓雪撩了捧水,往身上泼,舒服地叹了口气。

“尤二当家的在津淮呆了不到一个月,去年七月初离开的……吧?!”小丫头挠挠头,用力地回忆着。

“那你知道尤二当家的现在在哪儿吗?”晓雪示意她给自己搓搓背。

小丫头忙捋起袖子,拿着毛巾用力地擦了起来,仿佛保留了一点力气就是干活不卖力一般,头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不知道,反正不在津淮,嘿嘿……”

晓雪也知道问一个小丫头是问不出什么的,便不再说什么,专心洗澡。当她绞干了头发,坐在梳妆台前梳理一头及腰长发的时候,郝掌柜的在外边敲门。

“进来!”晓雪手中的动作一顿,又继续梳起来。

郝掌柜捧着一叠账本,十分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候着主子的吩咐。要知道没有小老板,她只是一位小商贩,全家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哪会像现在,一个月工钱就三十两,年底还有分红,干得好奖金比工钱还高。现在她们全家都搬到津淮了,吃的住的用的不比那些朱门大户差。这一切可都是小老板赐予的,小老板在她心中简直是无所不能的神。

晓雪梳理顺了头发,披散着在桌旁坐下,示意道:“账本放下,捧着不嫌累呀!开业以来,店里一切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