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七十章 连锁加盟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章 连锁加盟

晓雪她们刚刚回到店门前,郝掌柜已经迎了出来,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回禀道:“怀溪县的丁老板,上午收到小老板您到了津淮分店的消息,下午就赶来了,这不,在里面茶水点心招待着呢。”

晓雪这才恍然,原来这个所谓的丁老板,就是那个说要跟她做生意的商人呀,那个什么怀溪县就是津淮除了省城最富有的县城喽?

本以为比较成功的商人应该是位精明干练,甚至有些奸诈的中年妇女,不料却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可爱女子,她一袭赤红色滚边夹袄,下穿黑色绣红色石榴的喇叭裤裙,这一款式是苏家玲珑织绣坊新出的一身,尤其是这喇叭裤裙,上半部包裹着臀部线条,勾勒出迷人的曲线,至腿弯处却又如美人鱼的鱼尾般,像外乍开,显得人的身材格外修长秀美。

那名女子见到晓雪眼睛也骤然一亮,十分热情地迎了上来,一把抓住晓雪的手,如同见了老朋友般,不停地叽叽喳喳:“你就是邵记的小老板吧。果然如传说中所言,年纪轻轻却大有作为,你们店里的美食我都尝过,好吃的不得了,以前津淮没分店的时候,我曾有幸跟随娘亲去京城吃过邵记快餐的食物,一直念念不忘,幸好你们在津淮开了分店……你们店里的蛋挞、鸡蛋葱油饼、松子玉米、鸭血粉丝……我都爱吃,可是回家让厨子做,怎么也做不出你们店里的味道。我听说,这些好吃又好听的美食,都是出自你之手,属于你们邵记的独创。你说你那脑子怎么长的,竟然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方子……”

晓雪有些头大地听着这女子滔滔不绝的说着,估计如果没人打断她的话,她能说上三天三夜不带停歇的。正当她想着怎么才能让这个话痨停下来的时候,突然一声清晰地清嗓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而眼前的这位女子的话语也仿佛被关上电源的收音机一般,戛然而止。

晓雪这才注意到这待客室里一个不明显的角落里,站着一位戴着帷帽,身材娇小的——男子,应该是男子吧,一身简单的青色棉布衣服贴在身上,胸前明显是平的。可是,身为男子,他也太小巧了,不到一米六的个儿,肩膀比自己的还要窄……

晓雪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娇小”男子,猜测着他的身份,若说是丁姓女子的小厮跟班的话,不会那么一直不卑不亢地站着,浑身流露出一种傲然的丰姿。若说是夫侍什么的话,他身上朴素的衣物,又跟丁姓女子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丁姓女子好像很听他的一般?

她的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位话痨女子听到男子提醒般的咳嗽,自己也假意咳嗽两声,挤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道:“这是我弟弟,听说我来见小老板,非要跟来,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见怪。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呢,我叫丁丁,在怀溪县做干货山珍一类的小生意。”

“你叫我晓雪吧,丁老板太谦虚了,怀溪县的首富,怎么可能只是一些小生意呢?”晓雪对于她的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看她对那小巧男子的态度,可不是姐姐对不懂事弟弟的态度哦。

“跟你们邵记比起来,可不是小生意?”丁丁这句话说得有水平,既推崇了邵记,又圆了刚刚自己的话。

“丁老板,这次来是为了推销你们的干货山珍?你也知道,我们快餐店走的是平民路线,用山珍的机会不是很多哦。”晓雪决定开门见山,切入主题。

丁丁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是为了另一项生意。”她边说边向着那娇小男子看上一眼。

然后继续道:“听说小老板在华焱同时开了十来间分店,一定很忙吧?”

晓雪喝了口茶水,笑着道:“还好,每个分店的掌柜都是经过培训的,都是管理的人才,倒不怎么需要我这个老板操多大的心。”

丁丁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眼男子,继续道:“那小老板有没有打算继续多开几家分店呢?”

晓雪轻轻摇头道:“做生意,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切忌好高骛远,盲目急进。我近期没打算再多开分店,先把这十几家打理好了再说。一口哪能就吃成个胖子呢?”

“那……小老板不继续开分店的原因,是可用的人手不够,精力不够,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呢?”

“都有吧,我所打造的邵记,必须每一家都做到尽善尽美,给客人最优质的服务和享受,不想贪多嚼不烂。”晓雪面对着丁丁的追问,依然不紧不慢,看不出她的情绪来。

“如果,我说如果有人愿意帮你分担一部分开店的忧劳,你不就可以再多开许多家分店,让更多的人吃到你们邵记的美食了吗?”丁丁终于透露出她的讯息来。

她见晓雪但笑不语,又朝着瘦小男子看了一眼,仿佛下定决心般,继续道:“哎呀!明人不说暗话,您出掌柜,账房,厨子,我出钱财场地,人员招纳、食材采买、开业宣传等等,都由我们负责,赚的钱五五分成,如何??”娘亲说她的性格不适合尔虞我诈的商场,给她娶了个精明的正夫协助她,天知道她恨这样百转千折的说话方式有多深,痛快点多好,成不成就这样吧!丁丁抱着这样的想法,大不了回去继续做干货山产的生意,还能饿死人。

听了她这一通话,她身边坐着的男子的手攥紧了,身子也动了动,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扶不起的阿斗!这是第几次了?告诉她与人谈生意要留些余地,不要过早的亮底牌,她怎么就教不会呢?果然如娘亲所说,妻主这样的人,只适合守成。可是,他不想到自己孩子手中的时候,只是小小一个县城的首富,他想给孩子更多更好的未来。阎寒轩摸着微微有些突起的小腹,闭了闭眼睛,为这个性子太直的妻主又搞砸了这一大生意而心痛。

晓雪的眼角扫到了他这轻微的动作,看来这个丁老板身后的男子,还真有些本事。虽然这个直率莽撞的女子不是一个很称职的生意人,但是有贤内助的她,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毕竟谁都不想跟一个城府极深,老谋深算的人过深的交往。

“好!我就欣赏丁老板的快言快语,够爽快。不过,跟我合作得有几个条件。第一,打着我们邵记的招牌,必须出加盟费一万两银子,无论以后赚钱与否,这一万两都不予退还的。第二、邵记的装修和招牌必须和总店一样,统一样式。第三、店里的管理,人员的分配全权由邵记出去的掌柜负责,你们不可以插手。最后,分成方面,你继续拿你的六成,我们邵记只拿三成,剩下的一成用来奖励员工,年终抽奖,掌柜分成。你看能接受不?能接受的话,咱们就签约吧。”

晓雪答应得太过爽快,丁丁明显一愣,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身边的夫君,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毕竟这一万两银子的加盟费,可不是小数目呀!

阎寒轩再也沉不住气了,他顾不上晓雪她们的目光,拽拽妻主的袖子,在她耳旁急促而又小声地道:“还不快答应,虽然加盟费价格不菲,可是我们多了一成的分成,邵记的快餐店营业额一年下来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也就是说我们根本不用两年的时间,就可以回本,其它的分红就全都是净利润了。还不快快应下来,发什么呆?”他的心情太过迫切,语气太过急切,到后来,声音不自觉地放大了,生怕这个好机会又被妻主给错过了。

“哦,”丁丁回过头来,看着晓雪一脸憨厚的笑,“轩儿说行,就一定行。做生意,他比我在行!嘿嘿。”一点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得一脸灿烂。

晓雪点头笑着道:“丁姐姐姐姐有个好夫君,可别辜负了他。”

“不会不会,我这辈子只对他一个人好。哦,还有我们的宝宝,我也对她好。”丁丁看着夫君的肚子,笑得一脸幸福。

晓雪忙道:“恭喜丁姐姐就要当娘了,这又谈成了一笔生意,正所谓双喜临门,可喜可贺呀!”

“嘿嘿,谢谢你啊,晓雪。哦,我可以叫你晓雪吧!”丁丁脱去了禁锢手脚的掩饰,爽朗的性子一览无余。

“当然可以,你比我大上一两岁吧,我就叫你丁姐姐好了。”晓雪看着丁丁一脸喜气地看着自己的夫侍,不禁想起了远在京都的那个精明沉静的男子来。同样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同样的腹中也怀着自己的宝宝,只不过他的身边没有了妻主的陪伴,远在京城的他,还好吗?宝宝有没有折腾他?生意还顺利吗?

她哪里知道,在京都,那个爱她若性命的温柔男子,也怀有她的宝宝,承受着孕吐的痛苦。

“呕……”怀孕进入第十天的谷化风,开始了孕吐反应,吃什么吐什么,却又怕孩子营养不够,拼命逼着自己吃,吃下去后又呕吐出来,折腾得他和身边的苍松翠松弟兄俩束手无策。

“公子,咱捎信让小姐回来吧,有她陪着你,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翠松含着眼泪,看着谷化风又一阵干呕,胃里能吐的东西早已吐净,只能吐出一些黄水来。

“傻小子,有说傻话了。你家小姐是能替我吃东西,还是能替我孕吐呀。这是每个孕夫必经的阶段,有的人比较明显,有的比较轻微而已。别担心,过几天就会好的。”谷化风虚弱地笑着道,修长的手在小腹处温柔地抚摸着,脸上父性的光彩洋溢着,想着远方的那个人儿,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像她多一点,还是像自己?如果是男孩,还是像她多一点好,将来一定是个漂亮的孩子。

想着晓雪小时候可爱娇憨的笑,不悦地嘟嘴,就连任性耍赖都是那么的可爱,谷化风幸福地微笑着,暂时忘记了孕吐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