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00章 以雪制敌

第 302 章 以雪制敌

次日,祝清波发动营地里所有士兵去铲雪,准备清理出一片空地,作为演练新阵势的场地。

下午时候,祝清波精心选定的几个小队已经在空地上集合了。这次她准备演练的是她们祝家兵法中的“锋矢阵”。?顾名思义,就是在全军形成箭状的样子.主将的位置在最前面,只适合战斗力高的勇将.由于最前面的部队非常密集,所以也是突击阵形。

请注意,所谓的突击阵形,并不是只有这种阵形可以突击,事实上所有阵形都可以下突击令,但是不见得能够做到突击效果(全军穿入敌阵不会被冲散)。此外,此种阵形的后方是一平行队形,所以在山地的移动效果相当好,当然此阵防守也是很弱的(背后露出太多)。不过在峡谷中,背后是我们己方的阵营,覃闾想包抄到后面,除非长翅膀飞过盟卡罗山。

祝清波所带领的祝家军,对于阵型的演练已经习以为常。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新阵势很快就上手了。

祝清波满意地看着那队形不断的变幻推进,颇为骄傲地向小女儿解释着阵法的奥妙。

晓雪皱了皱眉,看着锋矢阵打头的那名骑兵,觉得她的战斗力不足以胜任此位置。便有些担心地对着母亲道:“娘亲,你刚刚不是说这领头的将士必须能够以一敌百勇猛异常吗?我怎么觉得那个小将的实力还有些欠缺呢?”

“哈哈!不愧是我祝清波的女儿,一下子就看出了阵型的弱点。不错,那名小将确实不够实力做锋矢,也没打算让她担此重任。”祝清波满意女儿的观察力,心中琢磨着是不是该将她朝着这方面培养。

晓雪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皱着眉头担心地道:“娘亲,您不会是想亲自上阵,领兵突击吧!”

“不错,这阵势要真正变幻起来,可呈“锥形”“方形”“雁形”“钩形”……颇为神妙,领头者的作用至关重要。三军当中,无论是对阵势熟悉度,还是斩敌杀敌的能力,有谁能比为娘更适合这个位置呢?”祝清波的眉宇间带着一丝刚毅,似乎无论什么都改变不了她的决心似的。

不过,她很在意这个失而复得的小女儿的情绪,便安慰道:“为娘知道你替我担心,二十多年的领兵对敌经验,自保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那……我和阿昕在你是身边保护你吧!”晓雪还是不太放心。

祝清波很果断的拒绝了:“为娘知道我儿和女婿武功高强,不过战场可不比你们江湖上的单打独斗或者群殴,讲究阵法的配合。你们俩若是加入,说不定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帮倒忙呢!你就安心地呆在营地中,要觉得无聊去附近山中打打猎,或者回博塔堡陪陪……他。”

晓雪瘪瘪嘴,她知道母亲说得不错,自己和阿昕对于领兵打仗直道一窍不通,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便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那……我这几天给娘亲多做些好吃的,养足体力和精神,好多杀些覃闾鬼子!”

“好!我的雪儿就是有孝心,为娘最喜欢山中一种比羚羊小,跑起来快似一阵风似的小羊。它的肉嫩,且没有膻腥之气,吃起来口感甚好。一般猎人是捉不住这种小羊的,所以市面上有钱都买不到。不过为娘知道,捉它对于雪儿来说,犹如囊中取物,手到擒来。今天晚餐我们就吃这个吧!”祝清波怕女儿闲下来胡思乱想,便给她找件事做。

“好!我这就跟阿昕一起进山猎小羊,晚上保证让娘亲吃到喷香的羊肉锅子!”晓雪俏皮地向祝将军行了个前世的军礼,昂首挺胸,站立如松,很是精神。

祝将军身边的甄副将凑趣道:“晚上将军有口福喽!天下 第 302 章 起来的覃闾大军手忙脚乱的狼狈模样,取笑道:“别着急,慢慢组织队形,本姑娘等着你们呢!”

说罢,她好整以暇地抱着膀子,却暗自观察着覃闾的将士们。发现她们只整顿好步兵队伍,骑兵却寥寥无几,便知道前几日自己投下的马瘟毒剂生效了。她的嘴角不由得勾起弯弯的弧度来。

“呔!你们是什么人,敢仗着两人两骑硬闯我覃闾大营,活腻味了可是?”冒牌小王子谷化雨,见她们两人单枪匹马的来到覃闾营地,不由得脸上挂起寒霜,心中不由得暗自替她们着急起来。

“你就是臂力超群百步穿杨骁勇善战的覃闾小王子吧,幸会幸会。听闻小王子除了用兵,武功也深不可测,不知道邵某有没有这个荣幸向小王子讨教几招?”晓雪眼中含着笑意,一本正经地向他抱拳道。

“两位是武林人士吧,若是相与在下一较高下,请另约别处。战场上,可不是你们能驾驭的。速速离去……”谷化雨猜不透她的来意,继续劝她快走。

“王儿,既然这位女侠有次兴致,你便去向她讨教两招吧!”摄政王眼中射出毒蛇般的光来,声音也阴测测的。看她那模样,是不打算让两人活着走出峡谷了。

“是,孩儿遵命!”谷化雨无奈之下,只好应战。

“佯败,假装你被我捉住!”在两人拆招一错身的机会,晓雪悄声对他道。

谷化雨一愣,手中的动作也不由得慢了下来。趁此机会,晓雪点住了他的穴道,把他拎在自己的马上,得意地冲那摄政王道:“你儿子在我手中,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可就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了。阿昕,动手!”

她的话音刚落,黎昕手中出现了几个黑色圆球状物体。只见他用力一挥猿臂,几颗黑色小球直奔左侧山体而去,而晓雪手中的那两颗,被她奋力扔向右侧山壁……

只听得两声巨响,黑色圆球在山壁上炸开了花,虽然威力不怎么样,声音倒很是惊天动地。

摄政王旁边的一位将士,大叫一声“不好”,便护住她上了不远处几个没有感染马瘟的战马,大吼一声“快逃!”便朝着峡谷外,拼命逃去。覃闾的士兵们你推我挤,乱作一团……

爆炸过后,随着轻轻的一声“咔嚓”的雪层断裂声,峡谷两壁上白白的、层层叠叠的雪块、雪板应声而起——好像山神突然发动内力震掉了身上的一件白袍,又好像一条白色雪龙腾云驾雾,顺着山势呼啸而下,奔涌向谷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