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零三章 又见极品小受

第 305 章 又见极品小受

祝将军班师回朝的时候,将身负重伤的祝雨落留在博塔堡,托付给晓雪她们三个照顾。

晓雪计划在博塔堡开设分店,本来也是有一定的顾虑的。毕竟边疆苦寒之地,各种时令蔬菜比较匮乏,米面等粮食也经过长途运输,价格比内地高。这样,食材的成本增加定价肯定要增加,食品的种类又少,不知道在博塔堡能不能打下市场。

不过,城主知道她的计划后,又提出的两家合作的想法。万亩蔬菜基地在雪化后,已经如火如荼地建设起来,估计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可以投入使用。那么也就是说,快餐店食材方面的顾虑只是开业初期,大半年后,大棚蔬菜成熟后,便无后顾之忧。开业初期,正是边境春暖之时,粮食和蔬菜并不是很紧缺,只价格稍稍贵了点。

不过,在博塔堡的居民,大多是生意人,即便是最普通的店铺,每月至少也有几十上百两的进账,这就是为什么环境这么恶劣,而商人们却趋之若鹜的原因了。所以,在饭食的定价上,根本不必担心居民们消费不起,只要味道好,何愁卖不出去?

晓雪想了想,就跟城主签下了食材城主负责,人才她提供,收入五五分账的合约。店铺的选址,就是在晓雪和任君轶喝茶的那家茶馆。好巧不巧,那茶馆是少城主成年后置办的,一听晓雪看中了她的店铺,便提出店铺入股的要求。于是,分成情况变成了:四、四、二。

张罗了近一个月,无论是店面装修,还是账房厨子都已准备就绪,邵记快餐边城店,便轰轰烈烈地开业了。主打是各种炒饭、烩饭、盖浇饭、煲仔饭,并各种面、包子。炒菜类也有,但种类少得多,价格也相应较高,有的蔬菜甚至比肉类还贵。至于饮品则以各类奶茶、牛奶为主。糕点类一应俱全,甚至还加了奶酪等带有西北民族特色的点心。

晓雪只在开业那一天露一次面,便携着两位夫婿和雨落哥哥,又踏上了她的旅途。

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中部第一大城,华焱数第三的桓梁城。那里不但有邵记的快餐店,还是藏宝图圈定的城市之一。

晓雪确定目的地的时候,任君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她一句:“盟卡罗大峡谷似乎也是藏宝图上做了记号的,晓雪,你发现什么没有?”

“什么藏宝图?”摆脱了少将军身份,恢复了男儿装的祝雨落,骑在马上,依稀可见他当初的飒爽英姿。他十分好奇地探过身子,问出心中的疑问。

“嘿嘿,我们偶然间得到一张藏宝图,准备去寻宝!”晓雪冲他挤挤眼睛,神秘兮兮地小声道:“雨落哥哥,可要保密哦!宝藏到时候分你一半!”

“晓雪,你还是叫我风旋哥哥吧,免得以后到京城后,叫漏嘴了,那可是欺君的大罪呢!”祝风旋(以后都改成风旋了)提醒道。

晓雪撇了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她想了想道:“我还是不习惯风旋这个名字,咱们老娘起名怎么就跟自然现象杠上了呢?干脆,我以后就直接称你‘哥哥’得了!”

“好!”祝风旋笑眯眯的,很满意这个称呼,至少让人感觉跟晓雪拉近了距离。

“盟卡罗峡谷……”晓雪的思绪已经转到刚刚大师兄提出的问题上,“按照爱情树的形态来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同仁应该是想用大写字母,来指示宝藏的地点。爱情树的形状像大写的‘a’,那么盟卡罗峡谷像什么呢?”

当时只想着如何制敌取胜,如何营救战俘了,哪里还顾得上观察峡谷的形态?晓雪仔细地回忆着自己雪夜中潜入覃闾营地,所走过的路线,貌似弯弯曲曲的,一连拐了两道弯才到。

她因思考问题而皱起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了,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s’呀!赶快记下来。”她从怀里掏出小本本,用炭笔勾勒出一个大大的‘s’。

祝风旋的脑袋又凑过来,奇怪地问:“你画的小蛇干什么?‘爱死’又是什么?你这个笔叫什么,不用蘸墨也能写字?”

“‘干什么’‘是什么’‘叫什么’你《十万个为什么》呀?”晓雪嫌他问题多,白了哥哥一眼,却不回答他。

“《十万个什么》又是什么?”祝风旋一头雾水的样子,有点呆,有点傻,又有点迷糊,全然没有他带兵时的干英武练。

“前面就是桓梁城了,走!见识见识华焱第三大城的面貌去,驾!”晓雪一夹马腹,放松缰绳,让小红自由发挥。小红全然没有长途跋涉的疲惫,反而因为能尽情奔跑而精神振奋,它长嘶一声,拔起四蹄,向着前面的目标疾驰而去。后面三位各有特色的男子,不得已只好拍马跟了上去。

桓谭城里繁华如梦,虽然没有万马郡布局的精巧,没有博塔堡建筑的豪迈,没有京城的庄严肃穆,却有它独特的魅力。

风尘仆仆的一女三男骑在马上,在拥挤的街道上慢慢的前进着。她们正赶上桓谭城的端午祭,街上卖香包的,卖艾子糕的,卖端午扇的,卖米粽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层出不觉,热闹非凡。

仔细看去,无论买者还是卖家,腰带上都系着绣有五毒的荷包。无论男女,手腕上都缠着辟邪的五彩缕。

迎面而来的“舞天迎神”队伍,让晓雪她们引马到避到路边,伸长了脖子看那些带着奇怪面具,群魔乱舞般的舞者,在乐声中载歌载舞,缓缓而过。

“夫人,给两位官人买条五彩缕吧,能避灾克邪。”有眼尖的小商贩,见她们手腕上空空,便挤过来殷勤地介绍着自己手中架子上的商品:

“我这五彩缕是上好的丝线,请专业的绣郎配色编织而成的,不但色彩艳丽,而且不褪色不磨毛,价格也不贵,买几条呗!公子,您也看看?”

小贩很有眼力劲,一眼看出晓雪跟身边男子的关系,那个做未婚打扮的,她也很热情地招呼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卖出货物的机会。

晓雪呵呵笑了几声,对祝风旋道:“哥哥,你先选一个吧。这个银白缠淡蓝色的,适合大师兄淡然的个性和月白的衫子;黑里缠金的适合阿昕黑乌鸦的造型。我嘛,还是喜欢这个粉红和黄白相间的。老板,四条多少钱?”

小商贩一听自己被称作老板,脸上的笑更真挚,态度更加热情:“十二文一条,四条四十八文,您给四十五文吧!”

晓雪从怀中摸出一钱银子,塞进她的手中,道:“不用找了!对了,借问下,邵记快餐店怎么走?”

那小商贩一见对方出手如此大方,喜得见牙不见眼,乐呵呵地道:“谢谢夫人,邵记快餐店呀,您直走第三个路口左转就能看到了。夫人您可真有眼光,那可是我们桓梁生意最好的店,就连老字号‘福祥’都不及它生意兴隆。您要想去用餐,得请早,到了饭点想找到位置就难了。”

晓雪不想再听她罗嗦,朝她拱了拱手,便牵着马儿向她所指的地方慢慢地行去。

那小贩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将手中那一钱碎银在手中抛了抛,心中盘算着是不是中午也到邵记快餐打打牙祭?

晓雪她们一行四人,边走边逛,等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手中已经添了不少小玩意。晓雪的脑门上方,挂着一个类似***艺妓的脸谱面具,很诡异很妖艳。

她的两位夫侍已经习惯了她的这些奇奇怪怪的品味,不以为然。倒是她哥哥祝风旋眼睛不时地瞟向她的脑门,还时不时地偷笑几声。

就在她们即将经过第二个路口,朝着邵记快餐店所在的第三个路口迈进时,突然一个削瘦的人影,从右边巷子里冲过来。后边几个人影咋咋呼呼地追赶着,那人影慌不择路,一头撞在了晓雪的身上。

被撞的晓雪倒没有什么,那瘦弱的人影却向后两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任君轶和黎昕在一路上被天煞阁锻炼的,有点草木皆兵,他们站在晓雪的左右,戒备地望着地上的瘦小身影。而祝风旋却关心地问了声:“晓雪,没事吧?”

右边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地上那个身影,仓皇地扭头回看后,又抬头望向晓雪。

那杂乱头发下,一张脏兮兮的布满慌乱的小脸,出现在晓雪的视线中:巴掌大小的脸上几道污渍,却掩饰不住他的绝美,那惊慌失措,有如受惊小鹿般的琉璃光泽的眸子,更增添了他的楚楚之美。苍白的失去了血色的小嘴巴,倔强地紧闭着……

晓雪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衣衫破旧,头发蓬乱,如同落魄乞丐般的绝美男子,越看越觉得眼熟,越看越觉得情节熟悉。

“徐翔宇,你又搞什么鬼!!”晓雪终于从记忆中翻出这个极品小受般的男子的姓名,不悦地怒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