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零七章 什么他还是处子

第三百零七章 什么?

“大师兄,这孩纸还有救不?若是没得治了,赶紧地让阿昕哪弄来的,扔哪去,别死我们这儿,晦气!”晓雪明知道再重的伤势,哪怕只剩 一口气,到鼎鼎大名的“小医仙”手里,都是死不了滴。不过,还是毒舌了一番。

她的脖子伸得如同一只小长颈鹿,想去探看徐翔宇小美男的伤势。可是,当任君轶把徐翔宇的上衣好不容易脱下来后,便有意无意地挡住晓雪的视线。

晓雪往左边挪,他背后仿佛长了后眼似的,也往左边移移身子,恰好将晓雪那双好奇的眼睛阻隔在身后。晓雪又往右边挨,他也挪动着步子,向右边走一步,用背部将徐翔宇的身子遮得干干净净。

几次三番下来,晓雪知道任君轶是故意的了,便皱着可爱的小鼻子,不高兴地叫了声:“大师兄——”

任君轶从怀里掏出一罐膏状的金疮『药』,这是他新研制出的强效金疮『药』,是普通金疮『药』十倍的疗效。就是比他以前制出来的粉末状金疮『药』,也要好上许多。

他边往清理干净的伤口上抹『药』,边头也不回地对晓雪解释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徐翔宇的左胸上有处子之纹,你看到他的身体,是要负责任的。”华焱的律法规定,但凡处子之身被别的女子看到后,必须下嫁给对方,哪怕你是贵族公子,而对方只是个乞丐!

晓雪『摸』『摸』鼻子,虽然徐翔宇有着这世界里最极品的美貌,却不是她的菜,她对娶他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只能向后退两步,撇着嘴巴不以为然:“他不是号称天煞阁阁主的情人吗?怎么可能还是处子之身?难道那天煞阁的阁主『性』冷淡?要不就是心理有问题!否则,怎么可能放着眼前这么一块有人的甜点,而不去动他呢?”

任君轶手中的动作停了下,像她以前遇到不懂的问题时候一样耸了耸肩,继续为**昏『迷』不醒的男子敷『药』。

黎昕则皱起了他好看的剑眉,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托着另一手臂的手肘,陷入了沉思。

晓雪挠了挠因刚刚的剧烈运动,未来得及整理的凌『乱』头发,道:“照我看呀,这家伙的身份太奇怪,太神秘,让人很没安全感。免费小说要不,给他敷上『药』后,找家客栈扔过去,任他自生自灭吧!”晓雪向来不是冷血的人,可是一到这徐翔宇身上,她总热心不起来,总觉得他是个大/麻烦,能摆脱就尽早摆脱。

任君轶已经给对方敷完『药』,正帮着他盖上被子。闻言,回过头点着她的小脑门,道:“若要如此,又何必一开始就把他带回来,浪费了我这么多价值千金的『药』物,又说任其自生自灭。我任君轶既然出手了,必定要救到底的。要不然,人死了,到底是我的医术问题,还是其他什么的,谁又能说得清?”

晓雪的脑袋顺着他的力道歪向一旁,扁着小嘴巴,还要说什么。**却传来一声轻微的***。

“醒了,这位公子醒了!”祝风旋声音中带着些惊喜,他对于晓雪跟天煞阁的恩怨,只略听说了 一点儿,又未曾经历过天煞阁的舍命追杀,所以对于跟天煞阁有莫名其妙关系的徐翔宇,并没有什么喜憎,只单纯从他的可怜经历,流『露』出同情怜惜之情。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瘦弱的身影上。苍白的小脸,布满了痛苦之『色』,浓密如小扇般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没有血『色』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又一声痛苦的***,从唇瓣流出:“嗯……水……水……”

黎昕慌忙从房中的八仙桌上拎起水壶,倒了杯白开水。任君轶随手接过来,用一方干净的帕子沾了水,轻轻在徐翔宇的唇上蘸了蘸,并解释道:“他的伤势比较重,不适宜大量饮水。”

小嘴无意识地动了动,似乎不满足唇上水的分量,徐翔宇的睫『毛』慢慢地掀开了,『露』出了如『迷』路小羔羊般茫然无辜的眼神。似乎因突如其来的光线,眼睛不太适应,他又闭上了眼睛,半晌才又缓缓睁开。

徐翔宇目光停留在帐顶片刻,渐渐转动着眼球,看清了床边围着的几个人影,扯了扯嘴角,用虚弱的声音,问道:“我没死?是你们救了我?”

晓雪快嘴接道:“很不幸,你没死。不过你 要想死也容易,呶,这有一把刀,你可以自我了断……”

“晓雪!”祝风旋的心已经因眼前男子娇弱无力的模样而变得柔软起来,他听了晓雪的话,不由给了她一个责备的眼神。

徐翔宇看向晓雪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他似乎想挤出一个动人的微笑,不料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那个尚未凝成的微笑变得僵硬起来。他吸了口气,等疼痛慢慢散开,才继续道:“我知道我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你们莫说不救我,即便是要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我宁可死在你们的手中,也不愿意在那不干净的地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你们……若是还对我余恨未了,就杀了我,或者用刀子捅我两刀吧……咳咳……”

他越说情绪越激动,不住地呛咳起来。一口暗红的血,出现在他捂住口的手心里,也在他的唇上绽开一朵艳丽的小花。

任君轶立刻托着他的脑袋,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丸,用水送下去。才又往他头下垫了些毯子,眉头皱得死紧,口气不太好地道:“你想死?没那么容易,还清我的灵『药』钱再去死,没人会阻拦你。现下你的任务是给我好好的养伤,别砸了我的招牌!”

那颗『药』丸不但有疗内伤的效果,还有安神的作用。服了『药』的徐翔宇,楚楚可怜的看着晓雪,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抵不过『药』效,小扇子般的睫『毛』又慢慢地合上,呼吸也均匀稳定起来。

日子,便在徐翔宇伤势的渐渐愈合,和晓雪筛选加盟商的忙碌中,悄悄地流淌着。转眼间,又过去了十几天。

这十几天里,徐翔宇由能独立坐起来,到可以下地走几步,再到走动如常人,身上脸上的血痂脱落,只剩下了粉红『色』的痕迹。

这十几天里,晓雪搞定了桓梁区域的连锁店加盟,和周边几个中小城市的加盟事宜,腰包里又因加盟费而鼓鼓的,心情连带着也愉悦起来,口中整日哼着小曲,脸上灿烂的微笑不断,就连带着看徐翔宇也没那么讨厌了。

还是在这十几天里,祝风旋从京城来的商旅中得知了爹爹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巨大的悲痛,再加上以前的伤势伤了元气,一直都在路途中,没来得及调理。表面上痊愈了的身体,大病了一场。在任君轶的治疗下,病好了的他吵着嚷着要回京城去为爹爹守灵打幡。被晓雪一巴掌加一连串的道理给砸清醒了:

皇子逝世的消息传到桓梁已经快到一个月了,即便他快马加鞭的赶回去,别说守灵了,就是五七纸都烧过了。他的伤口还有淡淡的印痕,二十岁的生日也还没过,这样冒冒失失地回去,以前想好的弥天大谎,不就『露』馅了吗?母亲的兵权、官职不就白白地放弃了么?尤其是最后那一句“你想连累祝家灭九族,你就尽管回去!”留住了他的脚步。

痛哭了几场后,他自发禁足在邵记快餐的后院,在自己的房间里设了爹爹的灵位,披麻戴孝地为爹爹守丧。

听到恶毒皇子去世的消息时,晓雪是非常高兴的。可是,看到哥哥如此伤心难过的模样,心中的喜悦便淡了许多,只剩下对他的关心和安慰了。有爹的孩子是个宝,没爹的孩子像根草。自己有两个温柔的爹爹疼她,是多么的幸运与幸福呀!

当一切的忙碌都尘埃落定的时候,空闲下来晓雪突然感到无聊起来,她想到藏宝图上“桓梁城”这个地名被用特殊的墨迹圈起来,便有目的地打听着桓梁城附近有名的风景名胜。

从厨房里的八卦厨师身上,她套出了桓梁的三大景点:夫子庙、芙蓉洞和凌山天堑。

夫子庙是坐落在桓梁城北的一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历经沧桑,几番兴废,前任女帝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身为太女时便偏爱游历,登基后着手修缮夫子庙的事宜。现任女皇受母皇的影响,也几度南下,来到此处游玩观赏。

夫子庙由于受两代皇帝的青睐,再现辉煌,成为整个华焱屈指可数的著名风景名胜。来桓梁,不到夫子庙,必定会遭人耻笑。

晓雪前些日子比较忙,腾不出空来欣赏这些名胜景点。此时听大家伙儿一说,心中不免蠢蠢欲动起来。令她好奇的不仅仅是它的名气,还因为它跟前世南京某个古迹同名,让她颇有亲切感。

于是乎,某个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早晨,某晓雪带着两位夫侍,外加一个超大号的电灯泡——徐翔宇,向着夫子庙的方向进发了。

徐翔宇这家伙不知道是没有眼力劲儿,还是故意的。人家夫『妇』三人去游玩,他顶着花猫般的小脸儿,硬是要凑上一脚,害得晓雪忍不住想踹他一脚,再让他在**躺上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