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二十章 咱也生个宝宝吧

第三百二十章 咱也生个宝宝吧

“哇——好可爱哦!”看到自家小弟第一眼,晓雪便被他萌住了。

小家伙个头很小,五官小巧而精致。一对淡淡的柳叶眉,跟狄爹爹的很相似,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父子。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很明显,黑得不见底的眸子,似乎闪着『迷』茫的光彩。小小的肉嘟嘟的菱形小嘴,时不时地动一动,似乎在回味着牛『奶』凝『露』的味道。

小家伙刚刚吃过东西,精神很好,一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似乎在好奇着自己周围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陌生人。

当然,刚出生两三天的孩子,是认不得人的,不过他那双灵巧的大眼睛,很有点晓雪的味道。祝风旋忍不住夸赞道:“好漂亮的眼睛,长大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晓雪在『乳』爹的帮助下,笨手笨脚地抱起了小宝宝,战战兢兢的模样让谷化雨好生取笑了一通。她白了他一眼,接过哥哥的话,自豪地道:“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的弟弟。我们家小宝将来长成大美男,『迷』倒天下所有的优秀女子……”

说着,做着鬼脸逗弟弟开心。不过人家很有个『性』地皱了皱小脸,一点也不给她这个做姐姐的面子。

狄爹爹轻轻拍了下她的胳膊,笑骂道:“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在他的传统思想里,男子艳名远播,并不是什么好事。

“呜呜……爹爹有了弟弟,不疼晓雪了。晓雪好可怜,没人疼的孩纸——”晓雪耍宝似的假哭着,就差唱:小白菜呀,叶叶黄哪……

狄奕可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她的脑袋,又好气又好笑地摇头叹息:“你这孩子……”

正房中一片其乐融融,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温馨的笑。

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被从这个人的手里传到那个人的手中。他那瓷娃娃一般的讨喜模样,征服了所有人的心,尤其是那些父『性』十足的男人们,争着要多抱一会他。即便小家伙玩够了,张着小嘴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着了,依然被一位姐夫抱在怀中,轻轻地摇晃着。

别看黎昕五大三粗的,一副武夫的模样,抱起孩子还真是有模有样。你看他一手托着宝宝的屁股,架起臂肘,让小家伙舒服地枕在他结实的臂弯里。另一只手轻柔地拍着宝宝,脸上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冰冷,只余温柔一片。这让晓雪她们大跌眼镜。

狄爹爹微笑地看着抱着儿子的黎昕,想到什么似的,道:“女儿啊,你们下站准备去什么地方?是继续巡视,还是返回京城?”

晓雪靠在黎昕的旁边,满眼含笑地望着熟睡的小宝宝,放轻了生意答道:“再去一趟宋琬城,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就打道回府。”出来虽然仅仅三个多月,晓雪觉得仿佛已经过了很长很长时间了。

本以为,这次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出游机会,会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游玩一番,谁知道她人虽然出来了,心却遗落在京城那个雅致的院子里了。人哪,一旦有了牵挂,便什么都放不开了,只想着回到那里,陪着夫侍,等待孩儿的降生。

“这就对了,生意嘛放给那些掌柜的就成了,要不你花这么大力气培养她们做什么?你早点回京城,你成亲也快有一年了,夫侍们也正是最佳年龄,该赐他们胞胎果,为咱们……你们祝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了。”

本来他想说为咱们邵家,可是转眼看到祝风旋,又改了口。无论姓邵还是姓祝,只要是晓雪的孩子,就是他的乖孙孙。

他这一席话听得晓雪身边的三位帅哥,脸红红的。黎昕望着怀中可爱到不行的小宝宝,眼中闪这期待的光。他不由得想象着,他和晓雪的宝宝会不会也这样漂亮可爱?是长得像她呢,还是像自己?嗯……如果是儿子,最好像晓雪,漂亮到不像话。若是女儿的话,那就像自己好了,高大强壮,将来好保护弟弟妹妹们。

晓雪伸出手去,轻轻捏了捏襁褓中的小弟弟,那肉嘟嘟细嫩嫩的小脸,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她出来时,已经坐胎成功的夫侍。三个多月了,他已经产下胞胎了吧?不知道医疗条件这样落后的情况下,会不会父子均安?或许,当初出来的时候,应该把大师兄留在家里,好有个保障。

不知道那胞胎,是不是像韩夏当初产下小『毛』头的时候一样,像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标本一样?晓雪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自我催眠着:我的宝宝一定不会那么恶心,我的宝宝是特别的……

“晓雪,晓雪!在想什么呢,爹叫你几声,都没听到!”任君轶轻轻推了推她,奇怪地问道。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咳咳!”晓雪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两声,解释道,“我想到了远在京城怀有身孕的星繁。我的第一个孩子,分娩的时候,我居然不能守在他身边,真的有些过意不去呢。不知道他和宝宝现在怎么样了,也没个电话手机什么的,真急死个人!”

“店画?手鸡?那是什么画,什么鸡?”邵紫茹对于这些新鲜名词,有着非同一般的好奇心。

狄爹爹却抓住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你有夫侍怀孕了?太好了,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出门前不久才坐胎成功的,怎么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算算日子,也应该分娩了,不过刚出父体的胞胎,也看不出男女来。不过,无论是男孩女孩,都是我的宝贝,一样疼爱他(她)!”晓雪的嘴角勾起来,似乎看到了一个肉嘟嘟的可爱宝宝,眨巴着黑溜溜的眼睛,冲着嘴角『露』出天使般的笑……

“那你可得早点回去了,免得孩子诞生的时候,你这个做娘亲的不在身边。老人有种说法,孩子降生第一眼看到谁,就跟谁亲。你可别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哦。”邵紫茹絮絮叨叨地提醒着女儿。

她家宝贝降生的那天,她一连守了几天,实在支持不住去睡了,结果宝宝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只有徐翔宇在身边。所以现在小家伙要是哭闹的时候,只有徐翔宇能使他安静下来。这让邵紫茹心中怨怼不已,自己的宝贝儿子呢,怎么能第一眼看到的是别人呢?

晓雪想了想,似乎有些个道理。尤姐姐家的小『毛』头从胎衣中出世的时候,好像是风哥哥去帮的忙,小家伙还真的对他比其他人亲昵的多呢。

她咬了咬嘴唇,做出决定:“我们后日便出发去宋琬城,无论找没找到我需要的东西,七月初一定启程回京。”现在是六月初,一个月的时间,若是藏宝图里的拼音字母被破解了,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宝藏。嗯!就这么办!晓雪暗下决定。

“对了,爹,娘。既然天煞阁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你们也随女儿一起回京吧。就像爹爹所说的,您的女婿们都到了生育的年纪,肯定陆续都会服下胞胎果的。女儿女婿太年轻,没有照顾宝宝的经验,再加上快餐店、一品斋、『药』店、刺绣服装店……都需要我们的打理。柳爹爹他一个人,即便有『乳』爹的帮忙也是忙不过来的。爹娘,你们心疼女儿点儿,去京城帮帮女儿女婿吧!”晓雪的本意是不想狄爹爹两口子孤孤单单地呆在万马,有什么事离这么远也不好照应,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借口,希望她们能去京城居住。反正京城邵府大的很,院子又多,住得下。

邵紫茹跟夫君对视了一眼,想一想,似乎也是。女儿承认的夫侍,目前已经有七位了,要是一人只生一个宝宝的话,也有七个小『毛』头,若是有双胞胎降生的话,那就更多了。这还是不加西院那个受伤的绝美男子的数目。况且,女儿还年轻,将来夫侍的数目或许还有发展的空间。这么多小『毛』头,还真够她们缠的。

两口子心疼女儿,二话不说,便点头答应了。晓雪诡计得逞,脸上现出一抹雨后朝阳般的笑容来。

饭后,晓雪回到自己原来住的那件闺房内,里面的摆设依然跟以前一样,而且桌椅被褥都保持着干净整洁的模样,好像主人并没有离开,一直住在这儿似的。晓雪抱着自己的粉红猪猪靠枕,鼻子一阵酸楚。自己何其幸也,得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父母这样疼爱,就连自己远在京城,什么时候能回来一趟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邵氏夫『妇』俩依然每天整理房间,随时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女儿的到来。

晓雪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今后她们和柳爹爹将军娘亲一样,就是她的嫡亲父母,她和夫侍孩子们一定承欢她们膝下,永远孝顺她们……

正当她回忆着在这房间里的往昔岁月时,谷化雨敲门进来了,脸『色』有些臭臭的。

放下了手中那萌萌的靠枕,晓雪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一脸纳闷的表情:这家伙又怎么了?脸这么臭,难道大姨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