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八章 天煞阁重组

第三卷 京都风云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天煞阁重组 !(三(3 02)

“你看你,苍白得像个鬼一样,哪里有休息好的样子?”晓雪不依不饶,似乎心中有股气,不找他麻烦就撒不出来一般。

徐翔宇又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咬着自己的嘴唇,那表情俨然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他见晓雪面露怒色,怯怯的面容上,又有一丝察觉不到的喜悦。他自觉晓雪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便得寸进尺地小小声狡辩着:“我的脸天生比较白,我小时候我娘都称我小粉团子……”

听了他的狡辩,晓雪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她只有借着冷哼,掩饰自己即将翘起的唇角,面容僵硬地道:“天生肤色白?白到一丝血色都没有?你以为你是僵尸吗?瞎扯也得有个限度!”

徐翔宇是什么人,最善于察言观色,他见晓雪虽然脸上依然没有一丁丁的笑容,可是话里话外,却充满了关心和温暖。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心中的狂喜。

晓雪接受他了,晓雪不排斥他了,晓雪关心他了……作为回报,他想逗她开心,便露出一个傻乎乎地微笑,两只手在自己脸上啪啪拍了几下,那声音清脆又响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甩自己巴掌呢。拍完脸颊,他把留着粉红色掌印的小脸伸到晓雪的面前,笑嘻嘻地带着撒娇的语气道:“你看,现在不苍白了吧,有血色了吧?嘻嘻!”

晓雪的嘴角忍不住抽抽着,一副拿他没办法的表情。接着她把视线投到了天煞阁硕果仅存的两位高手,努了努嘴,问徐翔宇:“你打算处置她们?”

天煞阁方面先前共五人,两死一情况不明地倒在地上,只余下受了点轻伤的右护法,和嘴唇有些变了颜色的善于用毒的长老。

而晓雪她们这一方,黎昕和任君轶看起来除了衣衫有些凌乱外,并无什么明显伤痕,谷化雨的毒性早已控制住,奋力一搏的能力还是有的。至于徐翔宇嘛,由于不知道他功力的深浅,晓雪也没把受伤未愈的他算在内。这样看来,晓雪这一方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不过,既然俩人也算是徐翔宇的手下,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呢,当然要问问他的意见。

徐翔宇皱着漂亮的柳叶眉,一脸苦恼的模样,很是可爱。他思忖了片刻,小脸转向晓雪,带着讨好的笑,问道:“妻主你做主吧,你看是杀是剐,是五马分尸,还是碎尸万段,奴听你的。”得,刚给他点好脸色,就顺杆子爬了。

晓雪心中腹诽着,从他那美艳绝伦的小脸上瞬间流过的娇艳,不由得想到了家中那个妖孽,两人都惯会扮猪吃老虎的类型,不知道妖孽对上小受,会有什么火花爆出来呢?

“妻……晓雪,你生气了么?”徐翔宇不知道晓雪面无表情下已经yy无限了,以为自己刚刚的话又触怒了晓雪,不由的收敛了刚刚的神采,糯糯地问了句。

“咳咳……”晓雪回过神来,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道:“你的手下,你自己处置。还有,你既然跟了我,双手就不能再沾染任何血腥,你那个什么天煞阁,还是规整下的好。”

这些年,天煞阁在江湖上的名声越来越差,成了只认钱财,不讲道义,唯利是图的帮派。晓雪的意思呢,想让徐翔宇把它发展成为既能赚得钱财,又不做伤天害理之事的模范帮派。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徐翔宇低头想了想,再抬起头来面对右护法和长老时,已经全然没有在晓雪面前的小男儿态。嘿,你还别说,他搬起脸孔,一脸寒霜的模样,还真有几分煞气在呢。

“仇阁主背叛天煞阁,忤逆罔上,姜护法和林长老已经看到了。林长老,你监管着本阁的刑堂,这叛阁罔上的罪名,应该如何处置?”

他的声音并不大,语调也很舒缓,可是听在姜护法和林长老的耳中,却不由得冷汗淋淋。尤其是被点名的林长老,一张老脸上沁出了汗滴,面部肌肉也不停地抽搐着。她十分恭敬地对答着:“叛阁罪,按律当万毒钻心;妄图谋害魁主,更是罪加一等。属下认为,应该扔进万蛇窟,让她生受万蛇噬体之痛。”

一旁的晓雪听了,表情不由得僵了一下。武侠小说中的残忍刑法,居然真的现实存在,真是太……变态了。

尽管她的脸色只是稍稍变了一下,徐翔宇还是灵敏地捕捉到了,他一挥手,阻止了林长老继续说下去,点头道:“不必多言,就按阁里的老规矩办吧!”

右护法显然想卖个好,恭敬地道:“姓仇的那厮说在魁主您体内种下了子蛊,这可要命的事,宁可信其有。依属下看,还是先找方法引出您体内的子蛊,再处置也不迟!”

徐翔宇目光复杂地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仇阁主,缓缓点了点头,又随口问了句:“她,怎么了?”

林长老的专长是分辨毒类,她在仇阁主身边蹲下来,一阵捣腾后,回道:“依属下判断,仇阁主是中了‘小医仙’的迷药,至于是什么品种的迷药,属下也看不出来。”说话间,她表情复杂地望了眼一脸淡然的任君轶。暗暗佩服他制毒之功,居然能无声无息将一个绝顶高手,一息之间迷晕。

徐翔宇缓缓行至仇阁主的身边,弯下腰,往她的气海穴上猛地一戳。林长老眼睛一闭,似乎不忍心看到仇阁主几十年的功力,就这样化为乌有。江湖中人,有些人把武功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仇阁主便是其中的一位。她醒来后要发现自己武功尽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做完这一切后,徐翔宇又施施然行至任君轶身前卖好献乖,既然决定要跟着晓雪一生一世,那主夫的关系一定得打好,他虽然年纪不大,自从七年前娘亲过世后,他就逼迫自己成长起来,对于人情世故,他可是比几十年的老油子还精通呢。

他朝着任君轶深深一礼,谢道:“多谢任哥哥救命大恩。”

任君轶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未做其他的举动。徐翔宇早已把晓雪身边的夫侍们的性情打听得一清二楚,知道他除了对晓雪上心以外,对于其他人都是淡淡的。所以,对于任君轶的看似怠慢,他并不以为杵。

他思忖片刻,又对右护法和林长老道:“天煞阁不可一日无阁主,不知道两位有没有什么人才推荐吗?”

右护法和林长老惊喜地对视了一眼,她们知道早在数月前副阁主已经在阻击邵老板她们的时候陨落,今天仇阁主又惹怒了魁主,她们上位的机会来了。

她们知道,虽然继任阁主之位必定要被种下子蛊,被魁主所操纵。但是,继任阁主还有个最大的好处,便是被允许学习徐家的惊世秘籍。据说,徐氏秘籍可以锻造人的筋脉,使练功事半功倍不说,秘籍上的招式在武林中鲜有人能敌。要不,仇阁主不过四十岁的年纪,怎么能成为阁中第一人?

江湖中人,没有几个不觊觎高深武功的,两人的反应自当在徐翔宇的掌握之中,有野心就有被掌握的把柄。徐翔宇垂下眼帘,两排睫毛像密密的帘子一般,遮住了他眼中的神光。他又淡淡地催促一句:“你们,想好了没有?”

右护法经常跟在仇阁主的身边,自然对现任魁主的做派有些微的了解。眼前这位年轻貌美的魁主,在仇阁主在位的时候,就采用放羊吃草的策略,只要大的方向不脱出他的掌握,一些小的决断都任仇阁主自行做主,不予干涉。

也就是说,若是她继任阁主之后,并不单单只是个傀儡,自主的权利还是很大的。又能学到惊世的武功,又能掌握住天煞阁这个武林大帮派,何乐而不为?

右护法眼角瞄见林长老也有意问鼎阁主之位的表情,忙先下手为强,道:“若是魁主没有什么人选的话,属下愿意毛遂自荐!”

林长老睁大懊恼的眼睛望着她,心中无限懊悔:为什么自己刚刚总是踌躇不定,为什么自己没有当机立断,被她抢了先机!

徐翔宇把她们俩的互动看在眼里,被睫毛挡住的眼眸中露出一丝讥讽。不过,他还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姜护法和林长老都是阁里的老人,按理说你们是最适合阁主、副阁主之位的。最近阁里频频受到不明人士的攻击,损失惨重,再加上仇阁主叛变之事……这样吧,姜护法林长老,你们先回总部,当务之急是先稳定阁里的局势。你们拿我的令牌,号令所有分舵分堂,近期停下一切活动,先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再等我的命令。姜护法,林长老,我相信这点小事,你们一定能做得很好的!”

两位都是老人精一样的人物,她们自然能听出魁主的弦外之音。阁主副阁主必定在她们之间产生,孰正孰副那就看你们的表现了。两个老家伙目光复杂地互看了一眼,都卯足了劲儿,想在魁主面前表现一回。

在徐翔宇养伤逼蛊的这段时间里,天煞阁虽然失去了阁主和左护法,阁内的事务却井井有条。

养好伤的徐翔宇,在得到晓雪的明确承认后,开始大刀阔斧的整改天煞阁。在晓雪的提议下,天煞阁一改往日杀手组织的面貌,成为一个集侦探、保全为一体的大型组织。上至受命保护朝廷重臣,下至帮忙寻找走失鸡犬之类。所得并不比受雇杀人少,又获得好的口碑,杀手们也不无裨益。

自此,“天煞阁”在江湖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侠阁”一个江湖上交口称赞的组织,屹立在武林中,数百年不倒。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