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章 苏记喜相逢

第三百三十章 苏记喜相逢

言谈间,车马已经经过了一个高大的全由青石砌成的城楼下,那朱红巍峨的城门。城内平整的街道异常宽阔,三架马车并行也绰绰有余。

晓雪坐在马车前的车驾上,好奇地伸着脑袋打量着号称第一港口之城的宋琬城。越往城内走,越是热闹。接近“市中心”的位置,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扎“彩楼欢门”,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仔细一看,交通运载工具各有不同:有轿子、马匹、牛马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形形『色』『色』,样样俱全。

晓雪看得目不暇接,直到邢家主向她告辞,邀请她到她们邢家的产业歇脚时,她才从宋琬繁华的氛围中回神过来,笑着推辞。

别了邢家的商队,晓雪注意到街道上小型的商队也颇为不少,看来都看中了宋家即将出海的买卖。

“晓雪,那边不是苏家的成衣铺子吗?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任君轶勒住缰绳,向前边不远处显眼的苏氏招牌,淡淡地笑着询问晓雪的意见。?? 娶夫纳侍330

顺着他的视线,晓雪很容易就找到了那悬挂着大大的风招的五间两层的铺子。此时正是铺子中门庭若市的时候,苏氏成衣铺门庭穿梭着年轻的男女,男的多用纬纱遮住头脸,被穿着统一服饰的苏记小伙计,殷勤地迎入二楼专门为男子们准备的隐蔽包间儿。

晓雪记得苏记每月的月中上新款,掐指算算今日恰逢十四,成衣铺中这么多人,估计正是上新款服饰的时候,让她给赶上了。

想想自己这次出门没带多少衣服,也该补充夏装的时候了。晓雪便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走,为妻我为你们几个选购衣服去!”

说着轻轻拍了拍小红肥硕的大屁股,催促它朝着成衣铺而去了。

成衣铺前有专门的小厮和丫头,照看马匹和车辆。晓雪跳下马车,先把离她近的谷化雨给扶下来。谷化雨当然不会放过气徐翔宇的任何 一个机会。你看他得意地抛给徐翔宇一个胜利的笑容,然后磨蹭着下了马车。

轮到徐翔宇的时候,他在帷帽下的眼睛,灵活地转了转,嘴角勾起一丝算计的笑。因为怕他的绝世容貌惹出什么不必要的祸端,晓雪勒令他出门要带帷帽。

在下马车的时候,徐翔宇踩在马凳上的脚一滑,身子一歪,倒进了晓雪的怀中。

单纯的晓雪生怕摔了他,当然乍开手,将他细弱柔软的腰肢扶在臂弯中,半搂半抱着将他扶下了马车,直到他站稳后才松开手。

谷化雨虽然看不到淡蓝『色』帷幕下他的脸,不用看也知道此时他的脸上一定得意非常。刚刚他根本不是踩滑脚了,这准是他的诡计!这么一想,谷化雨气哼哼地白了晓雪一眼。

晓雪那个冤哪,自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便被迁怒了。

任、黎二人把缰绳扔给看他们看得有些呆住的伙计,叮嘱一声好水好料伺候着,便跟着晓雪进了成衣铺的大门。他们俩的身后,才是你拉我一把,我推你一下,明里暗中较劲的谷、徐两个小醋罐子。

“各位客官,您里面请!”一个伶俐喜庆,一笑『露』出两个可爱小虎牙的小伙计,乖觉地迎了上来。他很有眼『色』地望着晓雪,笑得一脸真诚灿烂,问道:“这位夫人,是要包间,还是到大厅逛逛?”

晓雪扭头带着询问的眼光停在大师兄的脸上。任君轶抿了抿嘴,点头道:“去大厅看看吧!”

晓雪也是这么想的,包间儿里只能看图购物,有什么好玩的?当然不如大厅里热闹,又能看到成品的衣物,以及一些衣饰的搭配。

于是她雀跃着领先进入了右手边男子成衣的展厅。厅中人不是很多,只有三两个衣着华美的女子,坐在一旁的休息区,品着香茗,等待着夫侍们挑选衣物。?? 娶夫纳侍330

苏氏的成衣铺自从晓雪入股之后,就采用前世的方法,在铺子里开辟出试衣间。衣物也分大中小号,如果是体型过于庞大或瘦小的,则可以预定,苏氏提供量体裁衣的服务,不过时间长一些,两个星期后才能穿上新衣。不过,特殊体型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客人,都可以在店内选出适合自己的型号。许多客人,都是穿上新买的衣服,便招摇炫耀着出了店门去。

晓雪背着手在店内转了一圈,满意地看着今年夏季的新款男装,琳琅满目地挂在衣架上,几乎每款都用一个被打磨得十分光滑的木头模型撑起来,让客人们对衣服的式样一目了然。

晓雪在这边优哉游哉地溜达着,她的夫侍和准夫侍们,已经开始了选购。任、黎二人还好,他们以前的衣服大多是晓雪专门给设计,并且由苏家的裁缝给做出来,对于晓雪的设计,他们虽然很喜欢,但不至于每个都爱不释手。

谷化雨和徐翔宇就不同了。谷化雨以往常年生活在覃闾那个半野蛮的国家,气候又比较寒冷,很多时候都是穿用『毛』皮制成的衣裳,对于这些细薄纱绸绫罗做成的衣服款式,觉得哪一件都很好,看看这套,想买,看看那套,也很中意,不知道到底选哪一款好。

徐翔宇那个孔雀男,向来爱美如痴。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购物狂一般,“这个给我包起来,那套给我拿过来,还有那件……每款都给我来一套!”他对于苏氏近两年来出品的衣服,简直没有什么抵抗力,甫一看到这么多设计华美精致,又能凸显男子修长秀美的身材的衣服,他怎么能不为之疯狂。

就在他指使得苏氏员工团团转的时候,晓雪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他的身后,看到他身边,堆了一大堆衣服还在指指点点,便冷不丁给了他一个爆栗子,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想把你未来妻主的荷包榨干,是不是?”

徐翔宇隔着帷帽『摸』『摸』自己被敲疼了的脑袋,委屈地撅着嘴巴,糯糯地道:“我自己有钱,不用你的……哎呦!”话没说完,又被晓雪敲了一下。他拿出以往的杀手锏——装可怜扮无辜,那小模样要多销魂就多销魂,别提多惹人怜爱了。

可惜,隔着朦胧的帷幕,晓雪接收不到他的电波,她横眉竖眼地道:“跟我出来,还花你自己的钱,看不起我怎么着?我们邵记没你那个什么阁有钱是不是?嗯??”说着,还装出十分气愤的表情,扭过头娶不看他,一副自尊心受到打击的模样。

徐翔宇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他手忙脚『乱』地放下那两件他最最中意的衣裳,挨挨地蹭到晓雪的身边,怯怯地拉着她的衣角,身子像扭麻花一般,小心翼翼地偷看着晓雪的脸『色』,忙不迭地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舍不得花你的钱……”

他的声音委屈中透着一股祈求的娇嗔,听在晓雪的耳中还不至于造成什么杀伤力,旁边不远处那几名年龄层次各不相同的女子们,则都纷纷侧目,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儿,声音如此销魂。

“舍不得花我的钱?那将来你成为我的夫侍的时候,是不是也不花我的钱?怎么?你妻主的钱花不得?”晓雪很迟钝地没有注意到,有几道不纯洁的目光投注到她未来夫侍的身上,仍然继续逗她的可爱小受受。

“花得,夫侍花妻主的钱,天经地义!”徐翔宇声音谄媚地顺着晓雪的话往下说,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她不开心,自己又回到往日不受待见的时候。

“小翔翔呀,要学会帮妻主省钱呐!”晓雪拍着他刚刚到自己耳朵的头顶,像安抚一只哈士奇一般,强忍着笑意,语重心长地说。

徐翔宇很乖巧地点头如捣蒜,可是投向身边琳琅的衣服的目光却无比纠结。『摸』『摸』这件很喜欢,就是为他设计的一般;拎拎那件也很不舍得。磨蹭了半天,晓雪都帮她其他三个夫侍选好适合他们的衣服,而且换上展示品评一番了,他面前的衣服数量,愣是没减少一件。

徐翔宇瞥见身旁银粉『色』的衣裙,可怜巴巴地转向她,很是肉疼地咬牙对晓雪道:“雪,你帮我在这些里选两……三……五套吧,好吗?我只要五套!”

“哈!只要五套,好少哦!死人脸你真的太会帮我们家晓雪省钱了!你看你挑的那些料子,都是最华贵,最亮眼的,哪套没有个百八十两能拿下来?你还好意思说只要五套?!”说话的当然是跟他不对呼的谷化雨了,他身上已经换上一套海子蓝绣苍竹的衣衫,趁着他小麦『色』棱角分明的小脸,显得更加的俊逸非常。

徐翔宇注意到无论是谷化雨还是黎昕,就连身为正夫的任君轶,也只是选了两套而已,自己一开口就要五套,是不是太贪心了?可是,他好喜欢这些衣服哦,哪一套都舍不下,怎么办?他抬着小脸,巴巴地望着晓雪,殷殷期待之情透过帷帽,传递到晓雪的眼中。

晓雪笑了笑,正要开口,忽地一声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她。

“嫂子?!您来宋琬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呀?小桐,快去别院收拾几间房子出来!嫂子,您和几位哥哥就在我们别院住下吧!”扭头看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可爱男生,一脸惊喜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