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三章 半月岛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半月岛(3 02)

从宋寒露的小店里出来,走在街上的时候,已经午时三刻了,苏凌早已摸着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的小肚子,皱着小脸哼哼唧唧要吃的。

十一岁的苏靖拉着晓雪的衣角,嘴里含着一块从海外带回来的黑巧克力,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含糊不清地道:“你是猪吗?早上吃了这么多虾饺和点心,这会儿又吵着饿!”

他还好意思说别人,一笼虾饺被他一个人给干掉了,要不是有巧克力堵着嘴,估计他叫得比谁都响。

苏凌看他津津有味地吃完一块巧克力,又掰下一块塞进嘴里,一脸陶醉的表情,很是不爽地哼了一声,道:“你才猪呢!什么都能往肚子里塞。真不知道你怎么吃下去的,这么苦!”

他这完全是葡萄酸的心理,或许是味蕾发育跟别人不同,他从小对苦味就非常敏感,每次生病为了能让他老实地吃下药,他爹爹费劲了心思。对于别人都非常喜欢的巧克力,他只吃了第一口就吐了出来。因为,他吃到的不是浓香,而是那如同黄连一般的苦味。

“那是你没口福,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居然入不得口!嘿嘿,正好,省下来的我们可以多吃一些。”说话的是吃的一嘴黑黑,如同长了胡子似的徐翔宇。

这家伙也是个吃货,尤其是对于零食。他几乎达到了宁可不吃饭,不能没零食的境界。这点,跟苏凌还是有些相似的。从昨天开始,两人就频繁地为了一块酥饼,或者一颗糖果什么的,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这会儿苏凌终于不跟他争了,极品小受受美得心花怒放,彩色的泡泡满天飞。

苏凌气得鼓起了嘴巴,一屁股把他从晓雪的身边挤开,抱着嫂子的胳膊,挑衅地看着他。不过人家是口有零食万事足,根本不跟他这个小屁孩一般见识。

苏凌用力地跺了一下脚,甩着晓雪的胳膊,怒哼哼地道:“嫂子,巧克力就这么好吃吗?!”

晓雪的一边腮帮子,因为一大块巧克力在嘴里撑着,鼓出一个小包。她用舌头满足地挑着嘴里的那块味道纯正的黑巧克力,浓浓的醇香在口中化开,这味道比前世的德芙还要绵密。她不禁惬意地眯起了眼睛,直到她的内弟气哼哼地甩她的胳膊,才从陶醉中醒来。

从苏凌的眼睛中,晓雪看到了红果果的嫉妒,嫉妒她和其他人都有好东西吃,他却吃不上。晓雪拍拍他的脑袋,从随身包包中取出一袋给小葫芦准备的松子酥,塞进他的手中,笑道:“饿了啊?先吃点松子酥垫垫吧!”

气鼓鼓的愤怒,马上变成了喜笑颜开的表情,苏凌如获至宝般地捧着松子酥。今天出来逛街,小葫芦被留在了别院中,陪任君轶和受伤的谷化雨,他才有机会大摇大摆地吃着松子酥,要不然,那个小狐貂不跟他拼命!

“都是我的,你们没有!”苏凌接收到三弟和徐翔宇眼馋的目光,口中叼了一块,将袋子紧紧地护在胸前,生怕别人抢了去。

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他们这一行人的确挺惹眼的:身材高大健美,面容却很俊美的黎昕;美得天怒人怨,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极品小受徐翔宇;口中衔着一块酥饼,像馋嘴的猫儿一般的苏凌;虽然还没有长开,却已经初现俊容的苏老三。再加上一个漂亮的不像话,一脸慧黠的女子。看到的人无不在心中感叹: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容貌出色的人都集中出游了?嘿!今日还真是不虚此行,养眼了!

“今天中午我们就在这条街上吃吧!”晓雪口中含着的巧克力快要化完的时候,她突然提议道。

一来,时间已经不早,回到别院的话,她又吃不惯别院厨子的手艺,自己做的话又要等上很久。虽然吃了几块巧克力,她的肚子也还是有些饥饿感的。

二来,她想到饭店是人群比较集中之地,或许能搜集到一些关于藏宝图上暗示的有用的信息。

苏凌和徐翔宇的脸顿时垮下来了,不过他们还是很勉强的点了点头。苏靖指着路旁一个门脸看起来比较上档次的海鲜楼,道:“嫂子,我们去吃海鲜吧。宋琬城的海鲜,虽然手艺达不到嫂子的水准,可是也有它的独特之处。这个海鲜楼我以前来过,味道还是很不错滴。”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还是个吃家呢!

晓雪点了点头,一挥手,干净利落地道:“好!今天就尝尝小靖儿介绍的海鲜。那个……小杉,是吧?你回去别院说声,不要准备我们的饭食了,我们今儿在外边吃。”

苏凌的贴身小厮领命后,快步向别院走去。

晓雪领着一干大小美男们,浩浩荡荡地进了海鲜楼的大门。一个很利落地伙计,迎上来,一脸喜气的笑:“这位夫人,各位公子、少爷,里面请。请问是要包间儿,还是坐大厅呢?”

要打听消息当然选择大厅了,晓雪阻止了正待开口的徐翔宇,点头道:“就坐大厅吧,热闹!”

“好嘞!请跟小的来!”那伙计很有眼色地把晓雪一行人,领到二楼靠窗的一个座位,旁边架子上一盆茂盛的金钱数,遮住了一部分人的目光。这座位既雅致,又能听到厅内其他人的声音,果然是个探听消息的好地方。

晓雪让苏靖发挥,点了一桌他觉得不错的海鲜。小家伙向来是个不通俗事的,只要他喜欢,贵得再离谱他点起来也不打怵。当然,也是这两年苏家的入账颇丰,不拘着他花钱的缘故。

小伙计一瞧,得!一群有钱的主儿,这一桌没有二三百两是拿不下来的,若是伺候的好了,或许会赏自己不少赏钱呢。因而态度更加的殷勤起来。

“小二哥,先别忙走,向你打听个事儿。”晓雪叫住正要去厨房送点菜单的小伙计,笑眯眯地道。

“客官请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伙计弯着腰,十分恭敬地回答。

“小二哥是宋琬本地人吧?”

“是,小的祖上八辈都是生在宋琬长在宋琬,地道的宋琬人。这宋琬就这么点儿大,没什么小的不知道的。”小伙计拍着胸脯,夸下海口。

“哦?那你知道宋琬有什么比较出名的景致,或者地方?我跟夫侍、弟弟们初来乍到,像打听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游玩一番,也算不虚此行了。”晓雪装作是带着夫侍到处游玩溜达的纨绔女,兴致勃勃地打听着宋琬有名的景点。

小伙计歪着脑袋想了想,笑着答道:“若说我们宋琬最有名的,那当然是海了。我们宋琬海产丰富,近两年来珍珠珊瑚等海珍陆续运往内弟市场。再来嘛,便是大名鼎鼎的宋家海船,早在百年前,宋家的海船就已经能够抵达附近的几个岛屿,虽然只是荒岛,却也是别家的船只所不能比拟的。更不用说这两年宋家的远洋航船了。”

小伙计搜肠刮肚,把他凡是知道的宋琬有名的有趣的物产和地方,都一一地讲给晓雪听。可惜,这些在晓雪的脑中过滤后,没有什么可取的价值。

“你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大家都想去的地方?好玩的,好看的,或者奇怪的,都说来听听。”

小伙计皱着眉头,一脸便秘的表情很是逗人。也不能怪他一时想不起来,近几年来宋琬的,大多是生意人,像晓雪这样专门来游玩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不过,你还别说,还真让他想出来一个。只见他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还真有这么一处。每个月中下旬的时候,宋家家主最小的一个女儿,便开通往‘半月岛’的航线,跟宋琬的一些纨绔女们一起同往‘半月岛’游玩。据说,那‘半月岛’之所以得名,一种说法是小岛的形状似半个月亮。更为流传的说法是,小岛半个月是在海面上的,每个月的前半个月都是沉入海底,寻不见的。”

晓雪一听,来了精神。即便这个半月岛不是藏宝图的什么线索,这样时沉时浮的岛屿,她也有兴致去见识见识。

小伙计见她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更来劲了:“小的听说,这半月岛上海产随处可见,若是拿个筐,弯腰不停地拾,海贝、海蟹什么的,很快就能捡一箩筐。夫人您若是有兴趣,可以去宋家递帖子。宋家那个小姐,平生最爱结交南北朋友,说不得近期的海船能带上你们呢。半月岛每月下旬露出海面,前几天岛上比较潮湿,过两天去正是时候!”

苏靖听了,眼睛一亮,拉着晓雪的袖子,期待地道:“嫂子,咱们也去‘半月岛’玩吧。你昨儿不说,要带靖儿去赶海,在海边烤海鲜给靖儿吃吗?”

晓雪回想到前世海边拾贝的美好经历,虽然没有挖到几个海贝,却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海景和赶海经历。

环视着徐翔宇和苏氏兄弟一脸的期待,便遵从了心中的雀跃:“好!明天我就去亲自去宋家拜访宋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