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七章 归来

三百四十七章 归来

三百四十七章??归来

金秋八月,一个收获的季节,一个团圆的期盼。一进入八月,邵府里的男人们,都在翘首期盼着,因为他们的妻主许诺过,中秋团圆节一定回到家中,陪他们一起过。

“宝贝,娘亲就要回来了,你们高兴吗?”一个飘满桂香的院子里,一位青衣男子坐在窗边,温柔地声音悠悠飘『荡』在房中。窗下的小木**,一个半透明的薄膜包裹着,一对面对面抱在一起的小人儿。隔着那层薄膜,孩子们的五官若隐若现。

这世界的孩子,三个月从父体***来时,是由一层不透明的胞胎膜包裹着的,胎儿就是通过这层胞胎膜摄取胞胎凝『露』中的养分,慢慢成长。到五个多月的时候,胞胎膜开始半透明化,能够隐隐地看到里面孩子的『性』别和模样。到临近出生的时候,胞胎膜就完全透明化了,给人感觉像是一个宝宝的模型包裹在透明气球中一般,他(她)的一举一动,外面的人都呢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这一对双生子,打眼一看已经有五个多月了,最迟还有四个月,就可以降生于世了。仿佛听到爹爹的话语,其中一个小不点儿屁股动了动,小胖腿用力地蹬了下薄膜,半透明的胞胎膜上鼓起了一个小包。?? 娶夫纳侍347

“公子,小少爷听懂您的话了呢!看,他兴奋地手舞足蹈呢!”翠松惊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露』出了宠爱的神情。

身穿天青『色』衣服的谷化风,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柔和,他轻轻俯***子,亲了亲两个小家伙的后脑勺(小家伙们面对面贴的很近,亲脑门不方便),心中却激『荡』不已。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从一早起来,他的心就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莫非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心中默数着晓雪心中的归期,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这两天就要到了。难道是晓雪今日归来的预兆?

想到此处,谷化风更加的坐立不安,他既想去外院探查一番,又不放心还未曾喂食胞胎凝『露』的宝贝们。他在犹豫着,内心交战着。

翠松看出了他的心事,便笑着道:“公子,小姐今天差不多能到了吧?要不,我去外院打听打听?”

“还是我去吧,你一个人照顾宝贝们,没问题吧?”谷化风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煎熬,站起身来,眼睛看着蜷缩在胞胎膜中安然不动的孩子们,神情中有些不舍。两个宝贝从一出父体就是他在照顾着,从不假人手,虽说翠松也不时地给他打个下手什么的,却从未独自给胞胎膜上浸涂凝『露』过。他还是不太放心。

翠松却很有把握地拍拍自己的胸脯道:“公子您放心吧,等胞胎凝『露』送过来,我会把小少爷们伺候的妥妥帖帖的。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去外院探听小姐的消息吧。若是小姐果然今日归来的话,第一眼看到公子您,一定会很高兴的。”

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他的心一般,谷化风感觉有谁仿佛一直在呼唤着他一般。或许这就是冥冥中,心灵的感应吧。当他刚刚踏出内院的门,苍松便如一个受惊了的小牛犊一样,冲了进来,差点撞在了他的身上。

谷化风到底是练过些拳脚的,他一把抓住了苍松的胳膊,扶他站稳,心跳却在不知不觉中跳动得更为激烈了。谷化风连声问道:“什么事这么慌张?莫非……”

看着苍松不停地喘息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脸上却漾满了快活的笑。此时的他,比收到晓雪来信时更高兴,笑容更灿烂。

看到如此的苍松,谷化风的心雀跃起来,一定是的,除了晓雪归来的消息,还能有什么让苍松如此的兴奋和狂喜。

笑容,在他的脸上悄悄的绽放,仿佛春日重临大地一般,让人感到一种复苏之气,以他为圆心,慢慢的晕开,晕开……

果不出他所料,渐渐喘匀气儿的苍松,眼角闪着泪花,头如捣蒜般点着,口中断断续续地向他报告着那个天大的好消息:“风公子,小姐……小姐,已经进城了,估计不要两刻钟,就可以进家门了……”

“晓雪……晓雪终于回来了?苍松,我,我不是在做梦吧?”多少次,晓雪站在他的面前,笑得无比灿烂,对他说:风哥哥,我回来了……然而,梦醒后,眼前一片虚无。多少次,泪洒枕边,只为那梦醒后的失落与心伤……

“风公子,是真的!!小姐马上就要到家了!!我这就去跟柳官人报告这个大好的消息去!”苍松快活地向内院飞奔而去,脚步轻快,像一只翩然的蝴蝶。

“回来了,晓雪回来了……”谷化风就这样站在内院的门口,仿佛魔怔了一般,嘴里不停地喃喃着。

一个火红的身影,像一阵赤『色』的风一样,从内院中卷过来。熙染妖媚无双的眼眸中,再难寻到魅『惑』的妖娆,只剩下无边的喜悦……

“小风,在这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同我一起去大门前迎接妻主去!”熙染平日里微微沙哑的『性』感嗓音里,充满了急切的渴望。

谷化风这才恍然如梦中惊醒一般,眼中泪光点点,唇边笑容『荡』漾,浑身上下充满了欣喜:“对,对,去外门迎接晓雪去!”他的步履轻盈而又急促,追随着只剩下艳红『色』背影的熙染,朝着那个人儿即将出现的方向,飞奔而去。?? 娶夫纳侍347

渐渐的,门前聚满了邵府内的男人们。第一个来到门前的,当然是精通兽语的熙染,这几天大白虎小白被派到外门打探消息,一有晓雪归来的消息,就立马到内院报于他。所以,苍松还没把好消息带到内院的时候,他已经飞奔而出了。第二位不用说,当然是跟晓雪心有灵犀的谷化风了。柳爹爹是在苏繁的搀扶下,身边还跟着一个激动得活蹦『乱』跳的小世子薛晨。他们在邵府门前向着西方,翘首立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期盼和喜悦。那情形,比过年都要欢喜。

独居一院的谷天慧来了;邵记的二当家的尤茗涓,带着两位夫侍和孩儿也来了;住在离邵家不太远的孙虚淼来了;就连离邵府隔了好几条街的祝清波,也来了……

邵府门前是一条宽宽的青石路,来往着的无不是朝廷里的五品以上官员和她们的家人们。看到邵府门前这样隆重的场面,来往行人无不侧目。一方面,邵府包括柳爹爹在内的男人们,无不是风华绝代的佳人。另一方面,邵府的男人们这样齐聚门前,实在是罕见。

秋老虎依然余威仍在,男人们的脸上开始被初秋的骄阳,晒得发红流汗,贴心的下人们为他们撑起了遮阳伞,贴身的小厮们则为自己的主子擦去洒下的汗滴。而他们的主子们,却全然不顾这一切,依然执著地望向那个人儿即将出现的方向……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在每个人焦急的心中,流淌得如此缓慢。两刻钟,平时只不过一顿午饭的时间,可是现在却好似等待了千年万年一般……

“来了,来了!我看到晓雪啦!”小世子惊喜的声音,如同一个炸雷一般,在每个人的心中,掀起了阵阵涟漪。邵府门前的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一朵朵花儿,在阳光下绽开,绽开……

“晓雪!晓雪——”薛晨兴奋地尖叫着,顾不上男德男戒,顾不上在人前装小淑男,跳着脚向远处那个他日思夜想的“没良心”妻主,不停地挥着手。如果不是熙染抓着他的胳膊,他早已冲了上去。

熙染的唇角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一般,忍不住上扬,眼角眉梢的风情若隐若现,两汪秋水般的细长眸子里,蕴满了抑制不住地喜悦。他却口中嘴硬地教训着薛晨:“在人前不能叫妻主的名字,要称呼‘妻主’!这么多人看着呢,别让人看笑话!”

薛晨的眼睛仿佛被吸在了那个清丽的粉『色』身影上了,他用力地甩开了熙染的羁绊,口中反驳道:“晓雪说让我们叫她名字的,她都不介意,管别人怎么说呢!晓雪——”小世子再也忍不住了,朝着那个越来越近的身影奔了过去……

晓雪终于体会到近乡情怯的含义了,越是接近那个被她成为家的地方,她的心越是慌『乱』。她对任君轶道:“大师兄,我的心好像藏着无数只不安分的小兔子一样,跳得格外剧烈。”

来这个女尊的世界已经整整九年了。这九年来,她一开始把自己定位为过客,自我安慰说只当这是一次异世之旅,只看风景不停留。直到在邵氏夫妻那儿享受到浓浓的亲情,她们无条件地宠爱着自己,比亲生女儿还要亲。再加上那个一直在她身边,默默地照顾她,爱着她的风哥哥,她才渐渐有了归属感,觉得这样有人疼有人爱的日子也不错。

让她真正有家的感觉的时候,还是在定居京城,一个个夫侍娶进门来,真正承担起爱与责任之时。她才确确实实地吧自己当做华焱的一份子,这里是她的家!这次出行,更让她深深地体会到了这点。旅途的趣味,冲不散对家的惦念。源源的金银,也抹不去她对于家的渴望。每到夜深之时,遥远的京城,那个雅致的院子里,总是有什么在呼唤着她,让她不能入眠……

今天,她终于又回到了她夜夜惦念的“家”,家人们隔着远远的距离,她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因为,此时的她,如他们一样,迫切地渴望着亲人们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