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绝路

“姜家!”杨开冷哼一声,“不是,我来这里找人的。— {2}{3}{w}{x}]”

“前辈果然不是姜家的人?”周亢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这下子,连其他的武者都一脸欣喜地朝杨开望了过来,阴霾无神的目光绽放出光芒,仿佛是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什么希望。

“我骗你做什么。”杨开有些不耐地低喝道。

“我相信前辈!”周亢再也不敢质疑,大呼道:“前辈既然不是姜家人,还请前辈救我等脱离苦海。”

“前辈救命!”

“求求你了,把我们放出去吧!”

四周忽然响起了一片求救之声,那些个被铐住束缚住自由的武者们都目光哀求地朝杨开望了过来。

周亢道:“不瞒前辈,我等大多都是一些无亲无故的散落武者,也有一些是小家族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内被姜家人抓到此地,为他们开采矿物,稍有反抗便被责罚,有些兄弟甚至已经死去,我等不堪折磨,苦不堪言啊!”

“你们在这里开采什么矿物?”杨开眉头一皱。

“是这个,请前辈过目!”周亢闻言,连忙从旁边的箩筐里拿出一物,恭敬地递到杨开手上。

杨开接过一看,顿时轻咦一声:“清心玉?”

这东西他认得,是一种极为珍稀的玉石,能够帮助武者清心净神,有及其特殊的功效,武者在闭关修炼功法或者是突破境界的时候。若是能有一块这样的东西佩戴在身上,可以在极大程度上抵消心魔的危害。

若是常年佩戴的话,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好处。

正因如此,这种玉石很是昂贵,拇指甲大小的一块便要两三千源晶,而周亢随手取来的这一块,足有巴掌大小了,最起码也价值十万源晶!

更不要说那箩筐里还装满了更多的清心玉!

这里竟然是一个清心玉的矿坑!

难怪姜家的人行事如此偷偷摸摸,不愿被人发现。如此巨大的利益,若是叫其他势力知晓的话。单凭姜家根本无法抵挡。便是城主府方面,都肯定要插手来分上一杯羮!

不过开采这种东西,肯定是需要一些劳力的,而姜家没有足够的劳力。就只能打别人的主意了!

那些圣王境以下修为。无亲无故。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武者,便是最好的人选。

枫林城虽然在整个南域不算大。武者的整体水准也不高,但每日人来人往,多如过江之鲫,时不时地少几个圣王境以下的武者,大概也不会有人发现。

周亢这些人,都是这么被抓进矿坑来卖苦力的。

张若惜显然也是如此!

短短的时间内,杨开便将一切都想明白了,这才知道,为何姜家那群人不愿透露张若惜的下落,反而在他前去姜家询问的时候,装做毫不知情,甚至在他看出合适的条件时也不为所动。

原来是不敢透露出这矿坑的秘密!

想明白这一点,杨开眼中寒光一闪。

“前辈……”周亢小心翼翼地看着杨开,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东西留下,你们可以走了。”杨开摆摆手。

“啊?”周亢一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杨开一抬手,顿时间矿洞内金光飞舞,一道道金血丝激射出去,伴随着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束缚住周亢这些人自由的手链脚链全部被斩为两截。

“我说你们可以走了,还是说你们愿意继续留下来?”杨开瞧了周亢一眼,也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只是把手一招,就将地上开采出来的那些清心玉全部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然后马不停蹄地朝前方飞去。

片刻后,杨开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欢呼兴奋的叫声,眼见那些手链脚链都被斩断,那些武者对杨开的话哪还有怀疑?性急的人已经急忙朝出口处冲去了。

“对了前辈,千万不要深入太里面,那最里面有古怪!”周亢也欣喜了一阵,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冲杨开喊道。

可哪里还有杨开的踪迹,他早不知道深入到什么地方去了。

“前辈应该听到了吧?”周亢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便没有心思再去考虑这些了,被姜家人抓来已经足足两年时间了,他本以为这一辈子都无法逃离此地,最终要死在这里,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得贵人相助,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兴奋之下,周亢连忙朝外奔去,一边跑,一边高声呼喊着。

少顷,整个矿洞都沸腾了起来,无数被抓到这里开采矿物的武者们奔向告急,宣泄着重获自由的喜悦。

矿洞深处,杨开紧随着小兽一路朝前飞奔,沿路所过,将所有开采出来的清心玉全部收入囊中,同时也略施手段,斩断那些矿奴的手链脚链。

而与此同时,在矿洞最深处的某地,一个纤弱的身影正在往内飞奔。

伴随着她的动作,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出,正是铐住她的手链脚链撞击之下发出的声音。

小小的身子衣衫褴褛,蓬头盖面,脸上也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貌。可从她不断地回头,露出惊恐慌乱眼神的双眸之中,依然可以辨别出一丝张若惜的影子。

在这矿坑里求生并不简单,自一个月前被送进这里之后,张若惜便接触到了这十几年来从未接触过的黑暗和恐惧。

先不提姜家之人的苛责要求,每一日都必须挖到足够分量的矿物,否则便会受到责罚,便说那一个个矿奴也都不是好惹的家伙,被抓到此地饱受折磨之后,那些矿奴的性情都有所改变,蓦然见到一个身单力薄的小姑娘,自然有许多人对她大感兴趣。

也幸亏张若惜如今有圣王两层境顶峰的修为,否则根本没办法在这里立足,早就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在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觊觎张若惜的美色,想要对她动手动脚,反而被她给狠狠教训了一顿之后,倒是没人敢再找她的麻烦了。

为了避免类似的麻烦,她刻意将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果然再没人对她产生什么兴趣了,也就安稳了一阵。

不过每日开采矿石的工作也是艰辛至极,那些清心玉都镶嵌在岩石内部,必须得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将之开采下来。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小丫头便手脚脱了几层皮,本就不算丰腴的身子变得更瘦弱了,每一日工作结束之后,都是流着泪忍着痛进入睡眠之中,一觉醒来,又得再继续忍受那痛楚的生活。

从小在张家娇生惯养,被张家主母奉为掌上明珠,张若惜何曾想过这世上竟有如此黑暗的地方!

她想念太祖母,想念祖母,想念张家的每一个人。

每每此时,都有另外一个面孔从她的眼前闪过。

那是对她张家有再造之恩的杨先生,自大半年之前外出便没再回来过的杨先生!

她与先生接触不多,虽然跟随在他身边也有一阵子了,但先生却从未对她提过什么要求,甚至都不需要服侍他,只是让她安稳地住在洞府内,每日修炼,甚至还赐下了一枚珍贵的灵丹。

她能感觉到,先生是个好人,对她也颇多照顾。

她努力修炼,不敢懈怠,因为先生说过,日后可能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她想尽量提升自己的修为,好报答先生的恩情。

可是如今……

“先生你在哪里啊。”张若惜心中呐喊着,身子跌跌撞撞地在一条条矿道内窜来窜去,借助对矿道的熟悉躲避着来自背后的追杀。

在这生命中最危险的关头,她满脑海中想到的只有一个人,期望那个人能够如天神下凡般降临在自己面前,挡住前方袭来的狂风暴雨,给自己带来绝对的安全。

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矿洞隐蔽至极,根本不会有人能够发现。

“贱婢你死定了,努力逃吧,若是叫我抓住定要你尝遍人间酷刑!”背后传来一个宛若魔鬼般的低吼之声。

张若惜娇躯猛地一颤,内心被巨大的惊恐溢满,只感觉脚下如灌了铅似的,竟是有些迈不动步伐了。

鞋子早已在奔逃之中丢失,**的双足踩在冰冷潮湿的矿道内,尖锐的石子将两只脚都刺的鲜血淋淋,疼痛已经麻木,张若惜机械般地迈动步伐,朝旁边一个甬道窜去。

跌倒了再爬起来,她眼前忽然一片模糊,差点就此昏迷过去。

狠狠地一咬舌尖,刺痛感传来,张若惜的脑海陡然情形了一瞬,辨认了一下四周的方向之后,一咬牙,朝一个方向冲去。

那里,是所有矿奴都不敢接近的地方。

曾经有几个家伙跑到那边去采矿,却再也没有回来了,自此之后,便无人再敢去那边。

而如今,那个死绝之地,却成了她逃生的唯一希望。

寂静的矿道内,传来张若惜急促的呼吸声,她甚至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胸房内,心跳如战鼓一般,仿若要破体而出一样。

奔袭良久,张若惜忽然身形一顿,怔怔地望着前方,面露一丝绝望的神色。

前方竟然是一条死道,根本没有出路!

而就在这时,背后却传来了蹬蹬蹬的脚步声。

一步一步,宛若死神在耳边呢喃召唤,张若惜面色苍白地转身,美眸如被黑云覆盖,溢满了绝望,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