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黑瞳

漫天星光飞落,如一颗颗从天而降的陨石,携带着难以想象的威能,砸的傅姓男子叫苦不迭。

追星箭,星落,都是星神宫的秘术,花青丝会施展出来显然是因为她就是星神宫的人。

当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傅姓男子嘴中的苦塞过吃了黄连。

从最开始,他便一副高高在上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的样子,所依仗的无非就是自身高深的修为和背后的飞圣宫。

放眼整个南域,飞圣宫虽然不算顶尖的宗门,但好歹也是有一位帝尊境强者坐镇的,多少有点名气。

若非如此,当日的宁远城,如今的傅姓男子哪会这么目中无人,敢在枫林城耀武扬威?

可直到这时,傅姓男子才蓦然发现,花青丝的来头比自己还要大,这让他在震惊之余也有些恼羞成怒!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一个乞丐面前炫耀财富,结果那乞丐随手拍出几块金砖砸脸上,砸的自己鼻青脸肿……

一下子,:顶:点:小说傅姓男子的优越感便荡然无存了,不仅如此,还有些束手束脚。

对手可是来自南域最顶尖的宗门星神宫的,这样的人,他如何敢与之为敌?

若是打输了也就罢了,若是赢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于是滑稽的一幕出现了,面对花青丝层出不穷的各种秘术,傅姓男子只有招架的份,根本不敢还手攻击。

而花青丝却没有丝毫善罢甘休的意思,不但秘术接连施展。秘宝也被祭了出来,彻底将傅姓男子压制。

另一边,静静地站在石壁封印前的杨开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正如秦钰所观察到的一样,当他被姜太生的自爆冲击的一口金血喷在封印上之后,他自身便与封印有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在那封印后方,有一个及其恐怖的意志,正在静静地凝视着自己。

这让他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得。

直到那精纯的上古魔气灌入体内,杨开也依然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石壁后方封印之物到底是什么。杨开也不得而知,只是从姜楚河的识海之中观察到,那应该是上古巨魔身体的一部分,至于到底是哪一部分。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不过既然被封印在此。那么就说明那是根本无法消灭的存在。上古时期的那些帝尊境强者若真能将这后患解决,也不会被逼无奈选择封印。

可惜无数年岁月流逝,封印之地沧海桑田。地理变动,导致最后被姜家人破坏。

随着那精纯的上古魔气的灌入,杨开只感觉浑身难受,意识也不再如之前那么清醒,脑海中浑浑噩噩……

当傅姓男子冲他出手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了,哪晓得最后关头竟是花青丝这个女人救了自己一命。

这让他在庆幸之余,也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花青丝为何这么做。

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魔气灌入,杨开整个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所在之地,只有一团漆黑仿若能吞噬掉一切光明的黑洞。

蓦然之间,杨开的脑海之中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震撼,又仿佛是来自上古的呼唤,声音震耳欲聋,却让人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杨开的七窍瞬间流出鲜血。

那金血的血液并没有滴落,而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飞向石壁处,融合进那封印之中。

蓦然间,杨开浑身一震,瞪大了双眸,死死地凝视前方。

在他的世界和视角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己身仿佛置身在虚空的黑洞之中,见不到丝毫光明,四周有的只是那无边的黑暗,让人心生绝望和恐惧。

而在那漆黑的天穹之上,一只巨大的独目横呈。

那独目几乎遮蔽了半边天空,漆黑无比,深邃幽静,内里似乎蕴藏了极为玄妙的力量,牵引着杨开的神魂,让神魂与之发生共鸣。

“黑瞳!”杨开心头大惊,立刻明白这便是那上古巨魔的漆黑独目了。

他在姜楚河意识之中观察到的那一幕幕,上古的黑瞳巨魔的独目里激射出道道漆黑的玄光,打的那些强大的帝尊境落花流水,战舰崩溃。

那漆黑的玄光,似乎比帝宝发挥出来的威能还要强大!

原来如此!

这一刻,杨开心头蓦然明悟,他总算明白被封印在此地的到底是上古巨魔的什么东西了。

显然就是那黑瞳独目!

上古巨魔的黑瞳独目秉天地造化而生,绝非人力所能毁灭。

那些手眼通天的大能之士用尽方法,也无法让这黑瞳独目消失,只能无奈地选择封印。

虽然明白,但杨开此刻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即便上古巨魔本身已经死去无数年,但这黑瞳独目之中却依然承载了一部分它的意志,那意志之强大,根本不是一个道源一层境的武者能够抵挡。

杨开只能被动的观望。

在那遮天的黑瞳之下,杨开就如蝼蚁一般渺小,微不足道。

悠地,黑瞳独目仿佛注意到了杨开的存在,将目光投射了过来。

一瞬间,杨开便感觉到识海内剧烈的疼痛,神魂宛若要被撕裂,他忍不住张口大呼起来。

无边的魔气通过封印的破损,远远不断地充斥进他的身躯,让他血肉崩溃,但在金血和魔气的双重作用之下,又迅速重组重生。

这种痛楚,简直比传说中的千刀万剐还要让人难以承受。

而更让杨开惊恐万分的是,那一直悬浮在空中的黑瞳独目,竟迅速地朝他逼近了过来。

杨开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欣喜的情绪正从那黑瞳之中传递,仿佛等候无数年终于找到了什么一样。

片刻后,那黑瞳直接将杨开包裹,犹如无形之物一般,涌进他的身体内。

这一刻,一道漆黑的能量柱忽然以杨开为源点,轰然爆发出来,直冲云霄,冲散云层,抵达天际之巅。

而弥漫了方圆几万里的无边魔气,似乎也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从或远或近的位置处滚滚而来,疯狂地朝杨开汇聚。

在那魔气之中,无数被魔化的魔物统统扭转了身子,看向杨开所在的位置。

早已失去了神智,不知生死疼痛为何物的他们,竟都流露出了喜悦的神情,纷纷跪倒在地,露出虔诚的膜拜之色。

好似等待无数年的王者终于归来,好似战无不胜的至尊终于苏醒……

五百里外,段元山护持着秦钰和昏迷的秦朝阳,正与一群魔物浴血奋战。

魔物们并不难对付,毕竟修为层次不齐,远不是段元山的对手,可数量实在太多,杀之不尽,段元山还要保护秦家两人,更显得捉襟见肘。

眼看着便要被魔物们突破防御圈,段元山心头惊怒之下已经顾不得自身损耗,一口咬破舌尖,燃烧起自身精血来。

可就在这时,远方传来戾啸之声,贯穿耳膜,魔气涌动翻滚,魔物们纷纷跪倒在地,竟一下子将他们给无视了。

段元山眼帘一缩,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时不待我,他根本没心思与那无边的魔物作战,直接带着秦家两人御空飞起,疯狂地朝枫林城逃窜。

沿路所过,密密麻麻的魔物们全都跪倒在地上,那些被魔化的妖兽,竟都是匍匐在原地,动也不动。

“到底怎么了?”段元山心生疑惑,回头望去,却什么也看不到,入目所见只有一片漆黑,但他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从封印那边传来了让人恐惧的能量波动。

枫林城,各处城墙上,无数武者也都目瞪口呆起来。

因为前一刻还在疯狂攻击防御光幕的魔物们,在一个呼吸之间竟全都没了动静,好似一下子死绝了一样。

不过有目光敏锐的武者透过漆黑魔气观察,却依然能看到那些魔物的模糊身影,只是这些魔物们都或跪或匍匐……纹丝不动。

封印所在不远处,花青丝和傅姓男子也停止了毫无意义的争斗,全都瞪大了眼珠子朝下方望去。

那冲天而起的漆黑能量柱让他们望而生畏,从杨开体内传来的惊人威压让他们浑身颤抖……

这种感觉,比面对一个帝尊三层境强者来的还要恐怖。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朝后方撤离了十里之地,免得自身被波及。

“感觉到了么?魔气似乎在朝那边汇聚!”花青丝神色凝重,忽然口问道。

傅姓男子脸色冷峻地点点头,又阴冷一笑道:“看样子,你那小兄弟怕是在劫难逃了。”

“你这么幸灾乐祸做什么?”花青丝冷哼一声。

“本座……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这么紧张又是做什么?”

自从得知了花青丝的来历之后,傅姓男子哪还敢在她面前自称本座?不过他也是疑惑不解,不知道花青丝为何对杨开一副情有独钟的样子,实力到了她这种程度,根本不可能对一个才刚认识的男人有什么儿女私情的,都是几百岁的人了,哪这么容易就动情了?

他隐约觉得,花青丝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