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第三千九百五十四章 暴怒的老板娘

在百炼堂的正厅里等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听到外面传来裴步万的大笑声:“杨兄弟呢?杨兄弟在哪?”之前喊杨开小子,如今赢了大钱,就喊起了兄弟。

话音还没落,这家伙就龙壤虎步地踏了进来,一双牛眼放光地盯着杨开,径直来到杨开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兄弟,你可真是我老裴的福星啊!”

杨开哼道:“我看是救星才对!”也是服了这家伙,至今有些想不明白,他哪来这么大勇气压自己一千万的,万一自己输了怎么办?

“没差别!”裴步万一摆手,低头瞧了瞧杨开的茶盏,皱眉:“来啊,给我把茶水换了,上最好的茶!”

“废话少说,先给钱!”杨开毫不客气地伸手道。

这等浑人,杨开实在懒得跟他有多少交集,赶紧清账走人要紧。

“放心放心,该你的一分不少,本座早准备好了。”这般说着,落座下来,隔着一张桌子推了枚空间戒过去。

杨开拿起戒指,神念扫视,清点数目。

裴步万在一旁笑呵呵地望着他:“杨兄弟,没想到你这么能打,那玉罗刹都被你轻松击败,有没有兴趣再去多打几场?”

杨开一心二用,一边继续清点,一边斜了他一眼。

裴步万道:“玉罗刹不过人榜第四,虽然不错,但比起另外三个还是差了点,你若有心,我安排你跟那三个家伙打一场,若是能赢,可是能赚不少钱的。”

杨开举起手上的空间戒晃了晃:“我有钱了,不打!”

裴步万一笑道:“你这点算什么钱,其中一千万是要上奉,也不是你自己的,只有一百万而已。这样,你若听我安排,等我赢了钱后,分你两成!”

杨开理都不理,起身道:“此间事了,告辞了,裴掌柜留步。”言罢,领着罗海依径直朝外行去。

“先别走啊,凡事好商量,三成,三成也行!”裴步万连忙起身劝说。

“四成!”眼看杨开没有留步的迹象,裴步万连忙加价,“最多四成,我也要承担赔本的风险,你总不能指望我跟你五五分吧?再高就过分了啊。”

杨开充耳不闻,很快消失不见。

“这小子……”裴步万咂咂嘴,若是旁人,说不得威逼利诱也要留下来,这小子简直就是棵摇钱树,只要运作的好了,想从修罗场里捞钱还不容易?但这小子是第一栈的人,倒是不好用强,人家既然不愿意打,裴步万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目送杨开离去,裴步万心中略感惋惜,不过很快便被赢钱的喜悦给冲淡了,坐下来清点自己此番的收获。

他押注一千万,赢了四千万,总共就是五千万开天丹,给了杨开一千一百万,还有将近四千万,不但足以平账,还有大把剩余,多日来缠绕他的阴霾消失不见,心中快活的很。

领着罗海依走出百炼堂,杨开将一枚戒指递给她。

罗海依抬头望他,杨开笑道:“还你的。”

罗海依这才接过,神念一扫,低呼道:“太多了大人。”杨开之前购买乾坤图的时候,她给杨开也就垫了不到两万开天丹,如今不过隔了一日功夫,杨开居然一下子还了她三万,这对罗海依来说确实不少。

杨开笑了笑道:“多的就当你的酬劳了。”

“那也太多了。”罗海依摇头,“我不能要的大人,我的酬劳根本要不了这么多,还请大人收回去。”

这般说着,竟将戒指递还了过来。

杨开定定地瞧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坚定认真,不禁失笑,也不再勉强:“行吧,你把之前垫的先扣除,剩下的给我。”

罗海依应了一声,忙活一阵,将多余的开天丹递还回来。

杨开随手接过,看看天色还早,开口道:“再陪我跑几家吧。”

“行,反正妾身回去也没什么事,大人想跑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昨日要债到百炼堂便没法继续了,这还有不少家店铺没跑,杨开估计最起码还得三四天才能跑完。

后面的店铺倒没遇到裴步万这等浑人,递上拜贴,道明来意,出示老板娘的信物,各家掌柜都客客气气地接待。

一样约定了一个月的期限,眨眼就到了夜间。

昨天身上没钱,又不想回客栈,这才在罗海依那边借宿,今天才赚了一千一百万,杨开又想着回去跟老板娘报喜,便让罗海依先回去了。

说好明日继续,杨开施施然地朝第一栈行去。

不多时,便回到了客栈之中,第一栈内,依然人满为患,几个小厮跑来跑去,账房站在柜台后面噼里啪啦地拨着算盘。

“小店客满,客官另寻他处吧。”账房察觉有人过来,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

杨开敲了敲桌面:“老板娘呢?”

账房抬头:“是你啊,我还当来客了。”朝后院努嘴道:“在房间里。”

杨开点点头:“那你先忙!”

径直朝后院行去。

账房抬头瞧了他背影一眼,缩了缩脖子,低声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何苦来哉!”

行至后院,杨开一眼就看到一人正在院落的拐角处起身,蹲下,起身,蹲下,肩膀上似乎还抗了个什么东西。

杨开大奇,走过去一瞧,发现这人赫然是老白。

四目对视,老白冲他咧嘴一笑,吭哧吭哧道:“回来啦?”

“嗯!”杨开点点头,好奇地望着他:“你在干啥?”

“没……没干啥!”老白艰辛起身,说一句话的功夫险些没岔气,看的出来,肩膀上扛着的东西分量不轻,“在修行呢!”

“在这修行?”杨开被他弄糊涂了,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要修行也找个合适的地方啊,跑老板娘的院子里来修行什么?

“杨开回来了?”烛火摇曳的厢房中,老板娘清冷的声音传来。

“回来了老板娘!”杨开吆喝一声,瞅了瞅白七,摇摇头不再管他,走到门口敲了敲。

“进来!”

杨开推门而入,还没来得及跟老板娘报喜一声,便见一道白影朝自己冲来,大惊之下便要退出去。

可那白影的速度快的离谱,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就将他拉进了房间中,紧接着房门轰然关闭。

杨开高度紧张,还以为有人偷袭自己,可定眼瞧去,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老板娘,想想也是,这是老板娘的屋子,除了她还能有谁?

此时此刻,老板娘美眸寒煞,一脸冰冷地望着他。

杨开瞪眼道:“怎么了?”谁又招这疯女人了,怎么看自己的眼神似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

“你还有脸问?”老板娘冷笑一声,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也不知道从哪抓出来一把鸡毛掸一样的东西,当头就朝杨开打了过来。

杨开吓一跳,抬手去挡,可人家老板娘什么修为,他又是什么修为,根本挡不住,电光火石间,那鸡毛掸直接打的脑袋上。

杨开疼的眼睛都红了,双手捂着头,爆喝道:“你作甚!”

“打你,看不出来吗?”说话间,那鸡毛掸直直戳了过来,直接戳在杨开的肚子上。

谁问你这个?老子问的是你干嘛打我。杨开想说话,却开不了口,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腰身都弓了起来。

鸡毛掸又落了下来,砸在杨开肩膀上。

杨开火烧屁股一样跳了起来,身形朝后撞去,想要夺门而逃,可老板娘只是伸手一牵一引,就将他扯了回来。

妈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杨开满心的耻辱和愤怒,从小到大,还真没被人这样打过,关键这一顿打挨的不明不白。

又挨了几下,疼的不得了,杨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呔地一声大喝:“疯女人你再动手试试!”

“疯女人?”老板娘怒极反笑,鸡毛掸化作无边重影,朝杨开罩下。

杨开顿时被打的鸡飞狗跳,一咬牙,宽慰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不管怎样,先把问题弄明白再说,忙不迭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我是疯女人,跟你有什么好说的,疯女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又是几下抽下来。

杨开被噎的没脾气,一矮身子,缩在墙角处,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见他这样,老板娘倒是停下手了。

杨开慢慢抬头,透过指缝望去,满眼的警惕。

老板娘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脸上的冷意冻彻心扉:“说吧,昨夜去哪了,为何夜不归宿?”

杨开悲愤道:“就为这个你打我?”慢慢起身。

老板娘一扬鸡毛掸,杨开又缩了回去,心中暗暗发狠,别让自己修炼到开天境,否则定要十倍百倍地找回这个场子。

“问你话就乖乖回答,少啰嗦!”

杨开哼哼道:“昨夜在朋友家里过夜。”

“朋友?”老板娘冷笑不迭,“你来这星市才几天,哪里的朋友?男的女的?”

你管的着吗?杨开很想说一声,却又怕触怒这女人,只能道:“女的!”

话落之时,鸡毛掸又落了下来,老板娘一副恨铁不成钢地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到处勾三搭四!这来才几天,居然就在人家家里过夜了。”

***

2018,新的一年,小莫终于成年了,真是普天同庆……

祝各位书友2018红红火火,健康平安,2018,俺们要发!!!

Ps:书友们,我是莫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