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打马球

作品相关 打马球

《打马球图》是怎么回事

唐章怀太子墓在1971年被打开,墓内的壁画异彩纷呈,其中,《打马球图》就是代表作之一。

《打马球图》绘于墓道西壁,画面上有20匹“细尾扎结”的各色骏马,骑士均穿白色或褐色窄袖袍,脚蹬黑靴,头戴幞(音服)头。他们一律为左手执缰,右手执偃月形鞠杖,整个比赛场面精彩激烈,是难得的一流壁画作品。

马球运动源于波斯(今伊朗),古称“波斯球”或“波罗球”。唐初,在李世民的倡导下,风靡全国。该动动所用的球为木质,轻而坚韧,中心挖空,外饰色彩。球杆外形为弦月状,类似今天的冰球杆,手柄雕刻有各式花纹。球门有单,有双。单球门是一个木板墙,墙下开一个一尺左右的圆孔,并有球网,先入网者为胜,称作头筹。双球门是在球场两边各设一间。比赛时没有裁判和守门员,以进球多少定胜负。章怀太子墓中的马球比赛采用了双球门。

唐景云年间(公元710—711年),金城公主远嫁吐蕃,为此,唐皇帝专门安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球场婚礼”。在这场展示友谊的比赛中现了一个巨星,他就是李隆基。此人从小就酷爱打马球,有时练得吃饭都忘了。民谣就有“三郎少时衣不整,迷恋马球忘回宫”在这场比赛中,以李隆基为组成的4人皇家球队打败了10人组成的吐蕃代表队,为唐皇室赢得了得大的面子。

《观鸟捕蝉图》,是一幅感人至深的以“宫怨”为题材的著名作品。它出土于唐章怀太子墓,位于该墓室墓室的西壁上,宽1.80米,高1.75米。

画面由三个侍女及鸟、树、蝉、石组成。三位宫女中,一位穿圆领对襟衫,袒胸,肓披红巾,腰束绿色地长裙,作仰视飞鸟状;一位着男装,脚穿尖头软鞋,腰束帛带,作捉蝉状;一位肩披墨绿长巾,身穿黄色地长裙,作目视前方状。

这幅图再现了唐宫延侍女们寂寞无聊的空虚生活。高大的宫墙让这些原本漂亮的女性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爱,失去了本应属于她们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只好自寻乐趣,排遣心中的苦闷。

唐代的宫女有近万名,没有几个得到皇帝的专宠,更没有几个像“红叶题诗”中那位幸运的宫女。她们仅仅只是某个皇帝荒皇唐生活的“道具”而已。据《开元天宝轶事·蜂蝶相随》记载:“每年春暖花开之季,唐玄宗李隆基都会让他的嫔妃们头插香花站在不同的地方,然后将他手中的粉蝶芳菲,粉蝶落在那位嫔妃的头上,哪位嫔妃就会获得陪他一夜的资格。这是嫔妃,还轮不到宫女

唐代妇女有多么开放

丰肩腴体、云鬓高耸、轻衫窄袖、长裙曳地,或高居于庙堂之上,参政议政或应酬于花前月下,吟咏唱和;或高歌劲舞,霓裳飘举;或驰骋球场,蹴鞠闹市。唐代的妇女,是观念开放、个性张扬和思想前卫的一群。

唐代女性的审美观,与之前各封建朝代有明显的不同。唐代女性崇尚以“丰腴”为美。丰腴,就是胖得恰到好处,如杨贵妃,代表了当时社会对女人美最标准的诠释。妇女自身对身体形态的关注、性感的追求,还体现了唐代女性服饰的多元化方面。唐代女性的服饰色彩鲜艳,红颜色的裙装,称石榴裙,极受年轻女性的喜爱。女性服装的流行款式也有多种,既有裙襦装,也有胡装和男装。裙襦装又称袒露装,一般为上身着窄袖小衫,低领露胸,唐人诗“慢束罗裙半露胸”即指此。“女为胡妇学胡妆”成为一种时尚。唐代的妇女喜欢“浓妆艳抹”,如仅对眉毛的描绘,就有柳眉、月眉、八字眉、扫帚眉、小山眉等等。

唐代女性参政人数之多,参政面之广,可以说是旷古未有。上至唐皇室成员,如皇后、公主及宫中女宫,下至地方官眷属和平民百姓的妻女,都积极投身社会生活之中,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唐代不仅男子文人辈出,大家罗列,而且女子中才华绝、文名显扬的也大有人在。如一代女皇武则天、上官婉儿等,还有被誉为“一流女诗人”的鱼玄机、“女校”薛涛、民间奇女子牛应贞等。

唐代的女性率真旷达、敢于追求个性的自由和解放,还表现在婚姻生活中较多的自主权和男女交往的相对自由。唐代女性有离婚自主权。根据史籍记载。唐前期的公主91人中,离婚再嫁的占了总人数的近三分之一,这在中国的历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唐代妇女离婚改嫁和寡妇再嫁也受到国家的提倡和鼓励。在当时社会上,人们视妇女的改嫁及再婚为“礼仪常范”,不是见不得人的丑事。

唐代妇女们在一定条件下不可以“抛头露面”地自由与异**往,甚至聚宴冶游、诗酒唱和。唐代女性喜好体育,参加体育活动的女性包括宫廷妃嫔、贵族妇女、宫女、优伶、*女以及广大平民妇女等各个阶层。所涉及的体育活动几乎与男子无异。如除荡秋千、射粉团外,还有围棋、拔河、蹴鞠、马球等等。

唐代的妇女生逢其时,作为“女人”受到了社会的尊重,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施展了自身非凡的聪明才智,爆了自己巨大的能量。可以说,在中国的封建社会里,大概只有唐代,女性才能算是到世上“潇洒走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