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6章 女学堂(上)

第六章 女学堂(上)

翌日天还未亮就听见喜儿在门口唤她起床,岑子吟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没反应过来,直到喜儿把她从**拽起来才想起喜儿口中的三娘是自己了。

穿上衣服梳洗,吃了早饭便一人一匹马以及一个包袱给踹出了家门,岑子吟望着空空荡荡的大街,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大郎已是领先一步拉着缰绳向前跑去,二郎紧跟其后。

岑子吟看着两个越来越远的马屁股,再看了一眼身边这个打了个响儿的马,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上马追赶。

骑马是个技术活,先,你要翻身上马,翻身上马的时候得小心别让马鞍偏下来,随即上马以后,你必须放松身体,跟随着马儿身体起伏不断调整身体重心。

前生岑子吟骑过一次,至于上次和大郎二郎回家的时候是怎么上马的岑子吟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前世公司组织去旅行的时候曾经骑过一次,还因为太胖而让马鞍偏下来,让旁边的同事嘲笑了一顿,最后是站到台阶上,让那个牵马的人帮忙拉住马鞍才上了马背。没错,牵马的人那次骑马说是骑马还不如说是被牵马的人领着在那个风景区溜达了一圈,下来后唯一得出的结论是,貌似自己也成了风景了。(甩汗……本人亲身经历……不准笑)

望着马背上的那个马鞍,岑子吟叹息了一声,还好,唐朝已经有马鞍了,而且英明的伟大的值得歌颂的唐太宗他老人家那个时候已经改良了马鞍,她可以拽着那个玩意儿上去。

再这么待下去肯定不行,但愿她现在的身体没重到让马鞍偏下来的地步岑子吟默默祈祷完毕,一脚登上马镫,抓住马鞍往上爬。

呼~岑子吟松了一口气,十岁的身体沉也沉不到哪儿去,而且这个三娘瞧着也是平日里爱运动的,上马的时候明显可以感觉到韧带可以拉的很开。

骑在马背上,岑子吟望着茫茫的前路,晕眩了……除了有些惧高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大郎和二郎已经不见踪影,想了想,轻轻的甩了甩缰绳,马儿慢慢的踱开步子,向前走去。

走了没多久,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二郎在前方大叫道,“三娘,你怎么才走到这儿?快点呀,要迟到了……”

岑子吟抿抿嘴叫道,“上次从马背上摔下来,我……我有些害怕”

二郎听三娘这么说,一下子就没了脾气,低声道,“那你走慢点好了,只是别迟到了,他们本就……”

岑子吟见状努力在自己能控制平衡的前提下加快了一些马,苦笑道,“我尽量好了。”

岑子吟的马术到底经不得考验,到了族学的时候已是天见大亮,族学里已经响起了朗朗的读声。

大郎和二郎犯愁,一把把还在思索怎么下马的岑子吟从马背上拉下来,将马扔给族学里帮忙的一位大叔就向里面跑去。

岑子吟还以为自己和大郎二郎一同读,谁知道跑到一半,大郎二郎就把她往一个院子里一推,自己跑掉了。

这边也有读声,而且都是女童的声音,岑子吟大约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有些忐忑的向里面走去,寻思着该怎么应付目前的状况。

“得人一牛,还人一马,往而不来,非成礼也。知恩报恩,风流儒雅,有恩不报,非成人也。事君尽忠,事父尽敬。……”

若是岑子吟学的是历史,便会知道这是有名的《太公家教》(查了许久,都没找到这个出现的时间,唐朝是有了,不过,具体普及的年代却不知道,大家姑且当做是在那个时候就有了。),岑子吟自然没听过,只是满心的好奇向里面走去,顺便寻思着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迟到。

一路过来紧张的连周围的环境也没瞧清楚,此刻也只是顾着看窗户里面的情形,站在前面的夫子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有着这个时代美男子的标准身形,就是模样差了些,岑子吟怎么瞧都觉得跟昨天的那几个混子有些像,脸上的肉是横着长的。

下方摆了十多张桌,其中空了一张,该是她的桌子了,十多个七八岁到十来岁不等的女童坐在那儿,拿着一本认真的大声朗读着。

“岑子吟站在门口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女童们纷纷放下手中的转过头来望着窗外。

岑子吟愣了愣,本以为之前自己的姓只是巧合,原来这个身体竟然也叫岑子吟随即意识到,以前上学自己即便厌学也算得上个好学生,从来没有迟到逃课这样的经历,在这个时候被夫子训斥,就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一般,低着头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那夫子回过头道,“你们继续读”说罢走出来,低头看着岑子吟,不悦的道,“早退迟到,上课说话,领着学中的同学去闯祸,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岑子吟不禁暗自叫苦,却不敢开口反驳,别人的罪过要自己来背的感觉实在不太好,那夫子见岑子吟不开口,又道,“怎么不说话了?平日里你不是有一句回三句了吗?”

岑子吟只觉得这话里的味道怪怪的,抬起头来偷偷的看了那夫子一眼,那夫子冷哼一声,“就在这儿站着你进去了也只能影响别人。真不知道岑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小姐竟然威胁我还真以为你不来了呢”

一股怒气从胸口涌上来,岑子吟抬起头,谁知道那夫子竟然转过身走了进去,诺诺嘴唇,岑子吟终究没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也许,也许真的是以前的岑子吟实在太淘气了,虽然,在岑子吟心中老师应该是传道授业解惑,有教无类的。

在堂外足足站了一堂课,听那夫子讲解太公家教,岑子吟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站着的好,那夫子讲解的并不算有趣,真要进去坐着,没睡饱的情况下她也许会睡着。

结束了这堂课,那位夫子便离开了,岑子吟揉了揉酸的脚,正要向里面走,就瞧见一个**岁胖乎乎的女孩子跑过来道,“子吟,你的头没事?三天没来,担心死我了。”

岑子吟笑了笑,瞧见厅内其他的女孩子分作两堆,三五个一堆的说笑,一堆的衣着华丽,另一堆则明显要寒酸些,余下的人各自坐着在做自己的事,没人瞧她们两人,岑子吟只得含糊道,“我又惹夫子生气了。”

那女孩子瘪瘪嘴道,“今天你怎么这么好的脾气?那土匪夫子最没道理讲,你上次你和二姐说话,他只罚你,倒是不说二姐?要他敢这么对我,我就回去告诉我爹,跟着他学,非成女土匪不可。自家品行不端,还来教我们为人处事,真不知道二伯瞧上这人哪点儿了。”

女孩子这话声刚落,就看见一个十来岁的娇小女孩瞪眼道,“明明就是子吟姐叫我说话的,夫子自然罚她子玉,可不兴胡说”

旁边几个女孩子附和道,“是啊,锗夫子人最好了,若不是子吟经常惹夫子生气,又怎么会对她那么严厉。”

那几个女孩子是穿戴的稍好的那一群,岑子吟身边这个子玉的穿戴也不吝躲让,子玉笑笑道,“子黎,我可没说你,就是觉得咱们这位夫子没有那位薛夫子为人和气,二伯父他们偏心拉”

子黎有些不满的道,“叫什么子黎?明明我就是你二姐,没大没小的”

子玉笑了笑,那几个女孩子像是对那薛夫子颇为仰慕,闻言纷纷探讨了起来,子玉拉着岑子吟的手走进去坐了下来,这次说话可不敢大声了,“你头还有没有事?我怎么瞧着你今天怪怪的?”

岑子吟眼珠子转悠了两圈,笑道,“就是不敢大声说话,大声了就头疼,也不敢胡乱生气了,脑子经常迷迷糊糊的,都是二郎啦”

子玉闻言不满的嘀咕,“那你还在外面站了那么久?那夫子也是,明知道你从马背上摔下来了,还这么对你,不就瞧着你没爹,好欺负么?这土匪真真是可恶”

岑子吟笑道,“以往我怕也没少给他惹麻烦,不说他了,这几天你怎么样呀?”

岑子吟与子玉一起悄悄的聊天,顺便旁敲侧击的引诱子玉说些平常的事,一边注意着屋子里的情形,除了她和子玉,围绕在子黎身边的有四五个女孩子,余下还有三个女孩子穿戴的稍微差些,模样也老实,三个人围在一起在研究夫子讲的课,还说些什么像也是课业有关的东西,其他的人则是各自为政,低头不知道在做什么,至始至终都没敲她一眼。

大约休息了一炷香时间,有位嬷嬷走过来,笑吟吟的道,“到学琴的时候了,小姐们到隔壁来”

岑子吟慢吞吞的走过去,等众人坐下以后才走到唯一空出来的那张琴旁边,还没坐下,那嬷嬷便笑道,“上次教你们的指法还记得么?子吟,还是从你开始。”

岑子吟顿时一脸冷汗,子玉满脸希冀的望着她,子黎脸上却露出有些不悦的神情,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岑子吟的身上,岑子吟头皮一阵麻,不知道该怎么办,子玉在一边偷偷的拉了拉她的衣角道,“子吟……”

“咳……”岑子吟低下头,“上次摔着手了,我……”

那嬷嬷见状笑道,“没关系,不过等手好以后的勤加练习才行,虽然你的琴艺在诸位小姐中是最好的,到底不能生疏了。”

岑子吟点点头,呼出一口气坐下来,心中纠结万千,这些东西,她一样都不会呀……天知道后面还有啥幺蛾子哦……

如同云里雾里的熬过了学琴的一堂课,岑子吟已经有逃跑回家的冲动,好容易到了午饭时间,这族学是要提供一餐午饭的,岑子吟到了食堂就瞧见大郎和二郎,不对,如今应该叫岑子菲和岑子瑜了,两人怒气冲冲的跑过来问道,“那锗夫子罚你站了?”

二郎子瑜更是怒道,“还真没见过这样无德的夫子”

冲新榜呀,大家支持一下下么,还要收藏,新收藏不能太难看呀。。。扭动,,,虽然还在拉肚子,小弓就很勤奋的在码字了,大家推荐收藏一下表示支持嘛。。。从今天开始,本每天一更,俺不是可耻的两千党哟,,,然后么,下个月PK去,大家多多捧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