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9章 女儿当自强(上)

第九章 女儿当自强(上)

那男子让子黎与子玉各自到位置上坐下,清了清嗓子这才道,“今天锗夫子身子抱恙,怕是有些日子不能来与你们上课了,从今天开始,便请这位张夫子与你们上课。”

说完,便请了那张夫子上来,那张夫子与众女介绍过后,突然道,“子吟,你随我出来”

岑子吟心中有些忐忑,那男子的样子很是严肃,见大郎二郎没事人的样子却又不像是生了什么大事。随着那男子走了出去,那男子一路向外间走去,领着三人到了一间别室,自己坐了下来,让三人站在堂中,有下人送了茶上来,便闷不吭声的坐在那里饮茶,脸色越的灰暗。

岑子吟在路上已是与大郎二郎使过好几次眼色了,偏生两人像是没瞧见似的,到了这儿,就这么站着,谁也不说话,从三人的脸色上,岑子吟还真分辨不出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站了约莫两炷香功夫,就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方大娘在门口唤道,“二伯,寻我来有何事?可是那三个孩子又闯了什么祸?”

原来这就是岑元汉岑子吟恍然大悟,难怪他在这族学行走无碍,众人也颇为尊重他,原来是这儿的大东家。

岑元汉缓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也不起身,“寻嫂嫂来是为了问问,昨日这几个孩子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嫂嫂坐。”

方大娘在客位上坐了下来,岑子吟注意到旁边就有下人,那下人却是没有去与方大娘倒茶,方大娘落座之后道,“昨日他们回来的有些迟,道是在东市上玩了一会儿,还遇上了薛夫子。”

原来是这件事,岑子吟舒了一口气,即便说与方大娘听,方大娘最多也是责备几句,至于这位二伯父的想法,则不在岑子吟的考虑范围之内了,现代的人远远没有古代那样注重家族观念,岑子吟只是看重方大娘和大郎二郎,相处不来的父亲的兄弟,自然属于被漠视的人群。

只听得岑元汉哦了一声,淡淡的问道,“嫂嫂就不问问这几个孩子在东市上都做了什么?”

方大娘的脸色沉了下来,扭过头望着大郎道,“昨儿个你们吞吞吐吐的,想是做了什么错事?”

大郎抿抿嘴道,“不过就是揍了一个痞子罢了。”

啪岑元汉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茶杯跳了起来,撒了一桌的水,怒气冲冲的道,“不过就是揍了一个痞子罢了不过就在揍了一个痞子罢了我岑家怎么会出你们这样的不肖子孙?”

岑元汉怒,岑子吟心中一跳,大郎也是和人不敢再顶嘴,二郎却是不管那么多,恼道,“他欺负到人头上了,胖揍一顿又如何?反正他也不知道是谁。”

岑元汉深吸了一口气,撇下嘴角,八字胡垮了下来,却是瞧向方大娘,冷冷的嘲道,“嫂嫂教的好儿子,打了夫子,还说是夫子欺负了他可知道尊师重道四个字怎么写的?明人不做暗事,好一个他也不知道是谁?可瞒得过自己的良心?”

方大娘闻言顿时回过头来狠狠的瞪着二郎,举起手来就要挥巴掌,大郎惊呼道,“我们什么时候打了夫子了?”

方大娘一愣,喝道,“你都承认了,还想狡辩?”转过身就要去打大郎。

岑子吟见状连忙拉住方大娘的手臂叫道,“娘,您瞧瞧会不会是误会了?昨天那人不是锗夫子,当时我们还遇上了薛夫子呢,不信你们大可去叫薛夫子来问问。”

岑元汉冷笑一声,“薛夫子我自然会去问,不过锗夫子若不是你们打的,你们又怎么会出现在附近,薛夫子可以作证你们是打了另外一个人,不过,之前又去了哪儿呢?怎会走到平康坊附近?在学中二郎又可曾说过要报仇的话?子黎亲口对我说,她亲眼瞧见你们跟在锗夫子后面去的,而之前,你们在学中还说过要找锗夫子的麻烦不过半个月而已,休想抵赖”

方大娘叫道,“二伯为何只相信子黎的话,这三个孩子的话就做不得数了?”

岑元汉道,“你自己大可问他们承认否何况,子黎从不曾撒谎,这三个孩子……哼”

二郎叫道,“我们也不曾撒谎”

岑元汉挑眉问道,“那昨日又为何隐瞒去向?之前可曾有与你娘说要来族学,却跑去打马球?若要我相信你们也不是不行,你们便找个证人出来”

岑子吟抿抿嘴唇,在街上溜达想要找个证人那就难如登天了,昨天她们一路瞎逛,在那儿还真没遇上半个熟人,大郎和二郎却是被岑元汉的一番话问的语滞,岑元汉见状又道,“再抛开锗夫子不谈,打人又是应该的了?简直有辱斯文”

说罢摆摆手,满脸失望的看着方大娘,方大娘深吸了一口气看了大郎和二郎一眼,扭过头去道,“大郎和二郎两个孩子当不会胡来才是,二伯就不问问他们是为何如此?我养他们到这么大,他们的本性如何,我心中有数。”

岑元汉道,“本性如何无需多问,做错了事便要认我岑家以斯文传家,大哥虽然去了,却也不能失了家风,好歹这两个孩子还在族中读,我自然有责任要教导他们大嫂寡居养育着我岑家的孩子,我心中自是极为敬重,只是大嫂不当如此宠溺,反倒是宠坏了孩子”说罢叹息一声道,“慈母多败儿啊~”

方大娘瞪大了双眼,却是说不出话来,若是遇上个泼皮,方大娘自然敢拿着扫帚冲上去,偏生她没读过两天,大字识不得两个,明明知道岑元汉说的有些不对,偏偏别人字字句句都在理上,她半句驳斥的话都说不出来。

岑子吟见状心中一阵低叹,方大娘是长嫂,她不说话,岑子吟这个做小辈的若是开口必然是说不过的,还贸然得下个顶撞长辈的名声,这道理大郎懂、二郎也懂因此即便是冲动的二郎也只是愤愤的看着岑元汉,一旦岑元汉将目光转过来,便低下了头。

方大娘咬咬牙道,“这几个孩子我自会带回家去管教,就不劳二伯费心了”

岑元汉嗯了一声,“那锗夫子的药费由我来……”

方大娘昂起头道,“也不劳二伯费心,这点钱我还出的起。”扭过头冲着三人道,“你们三个随我回家去”说着率先便向门外走去,倔强的背影僵直,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怒火。

岑元汉在身后朗声道,“只要这几个孩子真心悔过,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大嫂再让他们再来着学堂上课罢。锗夫子那边也当去探望一下。”

二郎扭过头道,“我们没有”

岑元汉瞧了二郎一眼便不再看他,只是望着回过头来的方大娘,方大娘昂起头道,“锗夫子毕竟是子吟的师傅,我自会带子吟上门探视。”说罢拉着二郎向外走去。

岑子吟回过头来瞧了一眼,岑元汉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注视着四人的离去,眼神复杂。岑子吟想说些什么,却现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方大娘扭过头来吼道,“三娘,你还在那儿杵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来请你?”

岑子吟大步跟了上去,赶上大郎,大郎偏过头来看了岑子吟一眼,眼眶微微泛红,低声道,“三娘,我们回去跟娘说,不要再来这里了好不好?”

再次呐喊,推荐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