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2章 酒的妙用

第二十二章 酒的妙用

日头渐渐的高了,已是过了已时,快要到午时的时候,长安城城门外的官道上行来一辆牛车,一个一身粗布三十多岁的红脸汉子脖子上搭了一条汗巾,**出半边胸膛坐在车前面挥动着手中的鞭子催促着老青牛快些走,另一手抓着半条汗巾不住的扇风。

车上坐着两个穿着明显不是农家孩子打扮的两个女子,一个头戴帷帽,身着的是轻纱,像是有些钱的人家的小娘子,而她身边那位则是一身丫头打扮,手上握着一片不知从哪儿摘来的大树叶替那小娘子遮挡着头上的太阳,还使着手绢不断的替那小娘子扇风,自家的一张小脸红了个通透也不管,额头上密布着细细的汗水。

两人身后放了两个小酒坛,还有些新鲜竹笋和一篓子鱼干以及几筐农货。

岑子吟虽然身形是孩子,好歹是成年人的心智,怎舍得让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照顾自己,不住道,“喜儿,你就别管我了。”

喜儿笑嘻嘻的道,“没事没事,婢子不热呢,三娘快看,都能望见城墙了呢!”

那前方的大汉笑道,“快了,前面便是春明门,过了这门,穿过道政坊,过了东市就该到了。”说着不由得又挥了一鞭,心中有些急切,仿佛已是闻到了岑家酒坊的酒香味儿。

白日里长安城迎来送往,门禁宽松,很快便通过了那春明门,这儿的路便要平坦上许多了,不过街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倒是让那牛车行的缓了些。

在乡下呆了七八天,岑子吟再见长安城的时候不由得觉得十分的亲切,唐朝乡下可不比现代,用的是油灯,吃食也很粗糙,少盐寡油的,要么便是大鱼大肉,即便是费心调治也不是那么好吃,而且这年头没受过污染,虫子种类花样百出,那飞蛾蚊子什么的,多的让人纠结,岑子吟身上就没少被咬,后来涂上了艾草汁才好一些,只是身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怪味儿,洗澡也是很不方便的,一到晚上的唯一活动就是睡觉,要么就是在又潮又暗的屋子里守着一盏昏黄如同黄豆大小的油灯,想出去数星星那纯粹幻想——你不怕铺天盖地的蚊子的话。

因此一回到长安城,岑子吟便有种痛哭流涕的感受,原来穿越真的不是那么好玩的呀~她这已经算的上很幸运了,不是那种规矩奇多的大家族,也不是那种穷的掉渣的贫民,而是在一户就在这最为繁华的长安城中的中等人家,以及一群迟钝的到现在也没发觉她太多异样的家人。为此,岑子吟为自己曾嫌弃岑家的饭菜而忏悔了三秒钟。

正当岑子吟神游天外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一片惊呼声,喜儿也尖叫起来,刺激的岑子吟耳膜发疼,抬起头,就看见人群迅速的分开,一匹惊马飞奔而来,眼见着就要撞上这辆牛车。

那大汉猛的一拉缰绳,奈何那牛像是被吓呆了似的,驻足不前的同时也一动不动,只拿着一双老大的眼瞪着前面,那大汉只得扭头大叫一声,“三娘,下车!”自己已经向下跳去。

此刻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岑子吟与喜儿眼睁睁地看见那马儿向牛车冲撞过来。牛地体积极大。马儿必然要避开地。不过牛身后地车却是比牛身还要宽上许多。那马儿能避开牛不消说。却是难以避开牛车。

岑子吟与喜儿到底能不能逃过那马蹄却是个问号了。

正在这危急时刻。人群中突然窜出一身形有些胖地男子。一身华服。那敏捷地模样与那略显得笨拙身形明显地不那么搭调。偏偏就是那样一个男子。不知用什么方法。竟然一把拽住了马儿身上地缰绳。将那马头拉地一偏。马蹄在岑子吟后脑勺后带起一阵劲风。啪地一声不知道踩破了什么。岑子吟本以为那男子是有些本事地。却没想到那男子竟然被马儿带地飞了起来。在半空中转了一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脆响。必是骨头摔断了。

岑子吟顾不上自家。也管不得那惊马到底奔向何处。微微一愣便从车上跳了下来。向那男子扑了过去。只见那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地男子手上一抹嫣红。肩膀上一节森森地白骨刺了出来。伴随着不断涌出地鲜血。刹那间便湿润了衣裳。

岑子吟只觉得那人有些面熟。一时间却想不起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只叫道。“八叔。八叔。快去请大夫!”

惊马狂奔而去。不知道又去祸害谁了。那男子手掌和肩头地伤却是不轻。手掌上狠狠地被拉下了一大片皮肤。鲜血不多时便流了满地。岑子吟急地不行。这模样也不知道除了手上肩上还会不会有其他地方骨折。唯一能做地便是拿了条干净地手绢先将男子地手掌勉强包扎一下。让血流地不那么快。肩膀上最大地伤口且是最要命地伤口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方老八闻言惊醒过来,交代喜儿道,“喜儿,你照顾好你家小娘子,我去去就回!”

眼见着那血越来越多,岑子吟却是无法可施,路人纷纷指指点点,却是无一人上来帮忙的,喜儿见自家小姐着急,自己也是着急的不行,心中却是较岑子吟的另外一番心思,眼前这位可是招惹不起的人物呀,可是,如今他却是救了自家小姐,又与方大娘勉强算得上旧识,今天这件事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模样。

但是,如果让自家小姐不救人的话,以三娘倔强的性子肯定说不通,道义上也说不过去,可这么一救,怕就是要给岑家救回去一个大麻烦了,想到这里,喜儿不禁抬头四顾,心中埋怨,那该死的马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怎的还不见主人来寻?

“咦……什么味道?好香!”一个中年的男声突然大声道,那声音恰好比众人的窃窃私语高上几分,因此众人都听的真切。

喜儿恰好瞥见说话的人是个中年男子,看那模样也不知道是贵族还是商人,胖的跟七舅公也能有一拼,大约三十来岁的模样,满脸的肉嘟在一起,让眼睛都眯了起来,像是时刻都在笑一般。身上的穿着华丽无比,就那丝只消一眼,喜儿便能瞧出不是凡品,头上束发的带子也是上等的锦所织,上面还镶嵌了一个绿的很是通透的玉石,腰间则是佩着一个很是华美的玉佩,那腰带像是用金丝织就,脚上的丝履用的也是寻常人家舍不得的上好缎子。

那男子一说,旁边随即又几个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有人叫道,“是酒!是酒香味儿!”

又有妇人叫道,“必是那小坛里装的了,刚才被马踏破的吧?”众人闻声望去,便瞧见那牛车还横在路中央,车上的货物乱七八糟的,一个坛子倒在货物中央,另一个坛子被摔碎在地上,淌了一地的酒。

经众人一提醒,岑子吟才想起自家的酒,呀的叫了一声,想起身,这边却瞧见那男子依旧昏迷不醒,不知道如何了,唯有叫道,“喜儿,你快去瞧瞧我的酒!”突然想起高浓度的酒有镇痛的效果,还可以消毒,自己酿造的这酒完全可以达到要求了。

喜儿连忙去车上瞧了一下,抱着那小坛子走过来道,“三娘,还有一坛是好的呢!不用担心。”

岑子吟松了一口气,人群突然一阵涌动,方老八拉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跌打师傅走过来,口中嚷嚷着,“麻烦让让,麻烦让让!”

那跌打师傅一穿过人群瞧见地上那男人的样子就吸了一口冷气,沉声道,“这人必须马上接骨,只是有外伤有些麻烦,还要止血才行。”

随即吩咐身边的那个徒弟开始准备东西,岑子吟看着他们赤膊就要上阵,却是一点都没有要消毒的打算不禁有些担忧,怕就怕遇上个蒙古大夫,没把人治好便罢了,还加重了别人的伤情,正要上前去,却被方老八一把拉住,“三娘,休要上去!”

岑子吟下意识的叫道,“可是,要先消毒呀!”

众人只是关注着那师傅的动作,倒是没有注意到岑子吟这边的响动,方老八搞不懂什么叫消毒,只道是城里人的玩意儿,一愣被岑子吟挣脱开去,岑子吟从喜儿手里拿过那坛子酒对那跌打师傅道,“师傅,先用这个消毒!”

喜儿叫道,“三娘,那不是用来喝的吗?”

岑子吟随口道,“这除了喝,还有消毒杀菌的功效,受了外伤最容易感染,如今的条件是没什么其他办法了,用这个正好。”

加更送到。。。握拳,继续码字去,,,别忘了票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