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4章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第二十四章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我不去”岑子吟端着托盘走进来,与喜儿一道将酒菜放在桌上,方大娘闻言眉毛便立了起来,“我让你去你就得去”

方老八连忙劝道,“莫急莫急,琼妹听听三娘是什么意思。”

方大娘叫道,“这个家我就做得主,一个小孩儿懂什么轻重,没的讲的,我说了算”

方老八本以为岑子吟要怒,没想到岑子吟笑笑道,“娘就舍得离了女儿?我觉得么,让大哥和二哥去便罢了,我还是在家里陪着娘的好”

方大娘被岑子吟哄的撅了撅嘴,想板起脸却是不能,笑骂道,“哄我也没用,你这丫头,养在身边就是个祸根儿”

岑子吟摆好酒菜偎依到方大娘身边抱着方大娘的手臂道,“您寻思着就把祸根儿送去祸害别人?那可是我亲亲的姑妈,我才不要”

方大娘在岑子吟背脊上拍了一巴掌,骂道,“便是亲亲的姑妈比娘亲还亲,偏生要祸害我,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哦~”

岑子吟只是抱着方大娘的胳膊笑,心中纠结万千,好容易才把长安城的地头摸的稍微熟悉点儿,即便是苏杭那个繁荣之地,也不是她所向往的所在呀。何况,岑子吟实是舍不得方大娘身边,听方大娘说的那什么姑姑对她挺好,经历过在外独居生活的她怎会不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的道理,这位亲姑姑么,对照着岑家如今见到的亲戚,岑子吟很难报以好感。

笑过之后便开始吃饭,这午饭过了时辰,众人本应极饿了,却因为母女的心中各自有事,吃的不知滋味儿,唯有方老八大口喝酒后言语多了起来,才将母女两人的心事冲的淡了些。

吃过午饭送走方老八,大郎二郎他们也回来了,还带来了那文斌的几个管家,那管家个个的膀粗腰圆,一脸的横肉,径直闯进门来便吓了店中的客人一跳,若不是身边有大郎二郎引着,这店中的客人怕就要纷纷逃窜了。

那几个管家进门扫视一圈,不待大郎指引,便涌到屏风后,瞧见文斌面如金纸的模样无不纷纷大叫主家,被其中一个中年人模样的管家拦住了,吩咐道,“先回家再说。”回过手朝闻讯赶来的方大娘等人拱拱道,“夫人的恩情小的替家主道谢了,改日家主必再登门谢过夫人。”

方大娘连忙还礼道,“本是文相公救了小女,合该是我登门拜谢才是,如今还是先将文相公送回家中好生修养,舍下实在不宽敞……”

那中年管家笑笑点头,“文家家宅还算宽敞,又在这长安城内,岂有来叨扰夫人的道理。”扭头吩咐道,“将主家抬上马车罢大家小心些。”

众人合力小心翼翼的将昏迷中的文斌抬上了马车,好一番折腾才算安顿下来,方大娘亲自领了岑子吟送文斌回家,又准备了些补品与他调养身子,这文斌家中竟然没半个女眷,皆是些男丁,还好方大娘让大郎二郎陪着,这才没多尴尬,略微坐了片刻便告辞了出来。

方出了门方大娘便对岑子吟吩咐道,“此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到底救了你的性命,我与他有些间隙,不好过来,你却是需日日过来探视的,做人要知恩。”

岑子吟点点头道,“女儿省得。”方大娘又吩咐大郎二郎,“家里人手不足,不过这府上全是男人,你们两个做哥哥的便陪着三娘过来,我不喜此人,你们可不准淘气。”

大郎二郎点点头,大郎脸色微红道,“儿子必不会再做让娘伤心的事。”二郎诺诺嘴唇,低下头嘀咕道,“儿子一切都听娘的,娘是否就不送我们走了?”

方大娘瞥了两人一眼,虽然两人不顺她的意,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到底这些日子也瞧见了这两个孩子的心,低斥道,“回去再说”

方大娘走在前方,岑子吟本打算与母亲并肩而行,被大郎轻轻拉了一下,便落后了半步,三人磨磨蹭蹭的走在方大娘身后,大郎在岑子吟耳边道,“娘要把我们送走呢,三娘,你去跟娘说说,让她别送我们走好不好?”

岑子吟只是在客厅听了只字片言,一直没来得及问到底生了什么事让方大娘下了如此决心,低声问道,“为何娘要送我们走?”

大郎还没开口,二郎便嚷嚷道,“你刚去舅舅家,三伯父便上门来了,让娘还是送我们回族学,娘便没有应,将你那日的话学了一遍与他听,三伯父便叫了我们过去问,我和大哥都说不愿回去,三伯父说了我们一顿,到底没有勉强我们。谁知道过了两日,大姑姑回乡省亲,听说了这事儿,便与娘关在房间里面说了很久,娘出来便说想送我们去大姑姑那儿。我和大哥是不愿去的,你可愿意去?”

岑子吟撅撅嘴,噌道,“我自然和你们一条心,不过娘决定的事怕没那么容易更改,何况,这附近可能找到好的学堂附学?”

大郎恼道,“好的学堂咱们上不起,即便上的起也要遭人白眼,差些的娘也不愿送我们去,这都折腾十多天了,还是没个结果,否则娘也不会下这狠心。只是平日里大姑母是极好的,真到了姑父家里,姑父又该如何做想?咱们虽没了爹,娘和祖母、几位伯伯都在呢,没的到外姓人家里住着的道理。”

大郎一番话把两面的难处都说了个透彻,岑子吟也听不出大郎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哥的意思是去好,还是不去好?”

大郎道,“我们都去了,娘便是一个人在家了。”

二郎点头道,“不去不去,咱们走了娘怕是更要受人欺负。”

岑子吟大约听明白了大郎的意思,外面虽然艰难,大郎不愿意走却是因为怕方大娘再受欺负,到了苏州即便受些艰难,到底能读好,而二郎则该也是想去的,怕是大郎与他说了什么,才会如此说道,少年郎哪儿有不羡慕海阔天空的,苏杭两地的美名在长安城也是人人称道的,这两人自小在长安长大,虽然见识了国都的繁华,到底没有出过家门半步,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也是理所当然。

说起来,二郎虽然莽撞了些,心思却要比大郎直一些,一旦决定不去,便不会再想那许多,因此说起话来到时比大郎洒脱。倒是大郎心思重,考虑的东西更多,这样让岑子吟不由得为他感到一阵心疼。

听了二郎的话,便知道那位姑母其实人还算不错,那位姑父也该是只会想,不会去做的人物,比起岑家这帮子亲戚算得上厚道人了,岑子吟其实也是支持大郎和二郎去苏州的,岑子吟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能把这两个孩子的前途给耽误了,可是,如今要怎么让这两个家伙放心的去,却是个问题,可不能因为双方的好心又折腾出一堆的事儿来,方大娘的家长情节,两个孩子的别扭,还真是让人头疼呐。

不管是在哪个年代,先你得有钱,有了钱以后要有势才能不受人欺负,如今家里最大的麻烦就是没个成年男子,家里帮佣的人不算,唯一勉强算得上青年的下人就只有一个顺子,岑子吟看了别人家里的排场,便寻思着自家也要蓄养十来房的下人才行,还得挑那种老实厚道的,否则难免没有恶仆欺主的现象生。

前提是要有钱才行呐,想到这里,岑子吟又把心思打在了自家酿造的那坛酒上。那个人若是真爱酒如命的话,定会寻来的,可惜的是两坛子如今就剩下了一坛,即便卖掉估计也难卖个好价钱。

岑子吟抿抿嘴,心道要是那人真上门的话,要不要狠心的黑宰一刀,只要能吹嘘的天花乱坠,还怕他不上钩么?她也不会觉得愧疚,毕竟,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嘛

不过,也不能全靠那个人,毕竟要有竞争才能激人心中的占有欲,何况,多为自己准备条退路才是最好的,那个人倒是给了她信心,想到这儿,岑子吟笑着对大郎二郎道,“苏杭两地的繁华比长安城毫不逊色,若是有钱了,去这些地方瞧瞧倒是不错。”

大郎二郎同时露出向往的目光,叹道,“是啊,读万卷不如行万里路,若是有机会,还是要去看看。”

加更送到。。。偷偷的说,最近卡文了,,,我已经三天没写出一个字了,还好有点存稿,,,如今每天就是查资料,怕的就是找写出来的东西不对被人笑话,,,远目,,,考据党真不是人当的,为啥我会想不通写历史呢?

继续伸手要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