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9章 会花钱的人才会挣钱

第二十九章 会花钱的人才会挣钱

家里被围的水泄不通,酒馆的生意也好了起来,人人都盼着能见那黑人儿一眼,大郎与二郎也是凑趣,听说外面忙的不可开交,索性领了摩加来帮忙,倒是满足了邻人的乐趣,岑子吟见状知道家中非得再添人手了,估计下午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索性要福伯领着她去外面把计划中的事办一办。

福伯本有些为难,瞧不得岑子吟这般胡乱的花钱,岑子吟却是道,方大娘说了,她自家的钱都由得她去花,福伯竟然也就信了,领着岑子吟去了木匠铺子又去寻人牙子,毕了又去寻房子,转悠了一圈,总算是把几件大事都交代了出去,至于修葺房子的事情却是得缓一缓,等找到房子了以后再说了。

回到家的时候也到了掌灯时分,岑子吟本以为酒馆还该热闹一阵子的,却没想到早早的就关了门,只得从前面绕到后门,张婶开了门瞧见岑子吟便道,“夫人在客厅发火呢,你们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果然,隐隐的听见方大娘咆哮的声音,岑子吟吐吐舌头,连忙向客厅跑去,方大娘正在咆哮,大郎和二郎以及摩加都垂首听训,“得了几个钱便以为飞上天了?平日里我就是太惯着你们,这家里上上下下的开销有多大你们可知道?胡乱的用来买了个人回来!就不懂得为自家存些?再过两年娶媳妇,没聘礼看谁家女儿肯嫁与你们!”

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庆云在一边替她捶肩顺气,也不敢劝,岑子吟这一个多月深刻的体会了方大娘的脾气,长期的生活不顺遂,造成了她心中积怨很深,因此在言辞上欠缺谨慎,其实她本意是为了几个孩子好,偏生她又在家里当家作主惯了的,家长情节又重,教育孩子便是以说教为主,只是拿捏不好分寸便成了骂人了,大郎与二郎两个又处于青春期,叛逆情绪很重,也不是不知道方大娘的好,便是这样觉得委屈才让双方的心结加重。

正要进门开口说话,就听见外间一道男声喝道,“得了几个钱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孩子还真是缺管教!”

三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说话的正是岑元汉,身边还有一个稍微年轻些的男子和一个年长些的妇人,那男子与岑元汉一半打扮,一瞧便知道是这长安城附近的地主,那妇人却是官家夫人的打扮,穿着的极为朴实,却又不失庄重,岑子吟只看脸型便知道这两位是自家素未谋面的那位三伯父和大姑母了。

只是这人也太过嚣张了吧?跑到她家里来管她家的私事了,岑子吟不由得抿抿嘴,脸色沉了下来。

方大娘闻言冷笑,“二叔这话好生没有道理,孩子自己挣来的钱,花费上虽然有些大手大脚,到底是在帮衬这个家,我恼是恼他们不懂得为自己计较,也担心他们日后不会过日子,说是欠缺管教,这话是不是太过了点儿?”几个孩子争气,方大娘说话的口气都要硬朗了许多,加上这是在小家,没有长辈在,她就是最大的,自然没的好口气。

岑元汉道,“有钱买奴仆帮衬家里,偏生去买昆仑奴,奢侈至极,合该是在与人攀比,咱们小门小户,能与那些朝中权贵相比么?咱们岑家在天子脚下多年,还从来没出过这种事儿!”

方大娘道,“什么事儿?是了,咱们岑家还没出过这般争气的孩子,十来岁便会挣钱了。虽说铜臭味儿重了些,到底也是为生活所迫,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呐~”方大娘的话是与岑元汉没脸,岑元汉本欲掉头就走,却被岑元俊一把拉住,使了个眼色。

那中年妇人苦笑道。“大嫂。今儿个咱们可不是来说这事儿地。二哥。这种事到底是几个孩子地孝心。至于该怎么过日子。日后慢慢调教便是了。不好伤了孩子们地心。”

方大娘冷笑道。“二叔四叔元清进来坐吧。”

岑子吟站在一边不啃声。若是这个家她当家作主。少不得要吼一声关门放狗了。不过方大娘拉不下脸来。她这个做小辈地也不好多话。只是站在旁边像个木头人似地。拿脸色与来人看。

岑元俊瞧见岑子吟一脸地不高兴。走到她身边地那个椅子上坐下笑道。“三娘还在生气呐?钱还是当节约些花地好。你娘养活你们不容易。”

岑子吟瘪瘪嘴道。“会花钱地人才会挣钱。今儿个你们觉得咱们奢侈。日后瞧着便是应当地用度。娘养活我们不容易。我们养活娘却是容易地很!”

岑元清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四郎。这孩子志气不小呢!”岑子吟冷笑。

待众人坐定以后,岑元清才道明了来意,原来是今儿个在家里听说了这酒馆来了个昆仑奴,心下好奇,那传话的人说的言之凿凿,又有传言岑子吟得了什么好物什,与一个商人换来了万贯钱财,所以才买得起那昆仑奴,正巧岑元清约莫四五日后便要离开长安城回苏州了,要来问问方大娘的决定,兄妹三个便一刻也等不得,夜了还是摸了过来,恰好在客厅外听了一番对话。

“大嫂,这几个孩子都是极聪明的,不当让他们耽误了学业,在这酒馆里到底市井气浓厚了些,不妨与我去苏州的好,恰好我们那儿就有个挺有名气的书院,夫子也是极有才名的,几个孩子不如就随我去了吧。”

岑元汉嘀咕道,“回族学也是好的,就是要改改浮躁的性子。”

方大娘只做没听见岑元汉的话,岑元俊却是笑道,“与三姐去也好,回族学也好,只要别玩物丧志即可,事关几个孩子的未来,大嫂思量好了才好。”

方大娘道,“我已是想好了,元清与福宏的学问都是极好的,孩子跟着你们也是好事,便随你们去苏州吧!”

岑元汉不语,岑子吟却是着急了,方大娘连个说服的机会也没留给他们,就这么答应了下来怎么行?还有许多事她还来不及跟方大娘商量呢!这会儿又不好顶撞方大娘,不说也是不行,咬咬下唇道,“娘,真的要去吗?大哥和二哥去就好,女儿去了干什么?还不如在家陪着您呢。”

方大娘笑道,“我的女儿,即便不是大家闺秀,大家闺秀该会的一样也不能少!”

岑子吟当着外人的面是绝不会与方大娘讲道理的,唔了一声,便低头道,“娘,女儿先下去了。”大郎二郎也是沉着脸告退,方大娘知道他们不想离开,也不阻拦,岑子吟方退出来就撞到一个人,差点惊呼出声。

庆云冲着岑子吟眨眨眼,向旁边指了指,三人便跟了过去,庆云道,“三娘就听夫人的话吧!夫人也舍不得你们离开,这几日把长安城所有的学堂都跑了一遍,脚下的水泡破了还没好,又起了新的,奴婢晚上与夫人烫脚瞧的心疼不已,奴婢随着夫人一路,还有个休息的时候,夫人却是一天到晚不是在走路便是站着等人,只可惜所有的学堂跑了一遍都没寻着合适的。大郎和二郎还好,便是没有合适的女子可去的地方,随着姑奶奶去,你们兄妹三人也好有个照应。”

岑子吟闻言愣了愣,终于明白了方大娘早出晚归的原因,天下的母亲哪儿舍得自家的儿女离家?即便她再不愿意,也不会违逆了方大娘的这个心愿。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我知道了。”

走,是势在必行了,在走之前必须要安排好一切,估摸也只有四五天的时间,自己的行装不要紧,要紧的是家里的事情安排,然后便是规划好去了以后的一切,争取尽早的回来。

其实对于岑子吟来说,机会无所不在,不愿意离开这个家,单纯的是觉得自己亏欠了这个家许多,而方大娘为人处事又太不让人放心,可是,回过头来想想,方大娘这样不也活过了三十多个春秋了么?还拉拔大了家里的亲戚,小灾小难不断,到底不会有多大的忧虑,人生本就是如此,即便她留在这儿,以她十岁的年纪,又能做什么来挽回这一切?

她现在的年纪,说出来的话也仅仅是在这个家和方家有人听罢了,在岑家,她基本上可以被当成隐形人。

下了决定,岑子吟有很多事要做,大郎到底还有几分想去的心思,二郎却是不然,劝二郎的事到底不着急,晚上待众人离去之后先劝服方大娘接受她的安排才是,他们若是走了,家里倒是不着急扩建,但人手上定要多几个,然后就是这个家得找人帮忙照顾着,岑子吟想来想去,唯一想到的人就是七舅公,那个胖乎乎的弥勒佛呀。

唔,,,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