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1章 恶客招人怨

第三十一章 恶客招人怨

“这方大娘何时有了这么富贵的亲戚?”一个邻人低声问身边的一个妇人。

那妇人皱眉道,“没听她说过呀还真是真人不露像,看她家的日子也过的紧巴巴的,就说怎么不肯认那个婆家,原来是自家也不差,平日里装的还真像。”

旁边两个三姑六婆的议论让岑子吟愣了愣,富贵亲戚?她家有吗?不由得加快了度拨开人群,旁人一瞧是岑子吟与方大娘回来了,纷纷让开一条道来,议论声更大了。

拨开人群,岑家酒馆门口此刻满满的家丁,将岑家酒馆团团围了起来,这边上的人也只敢围观,酒馆里却是只坐了三个人,一个岑子吟见过,就是那唐姓男子,另一个也算得上有一面之缘,就是那个长得与七舅公的胖子,两人对坐着一边笑谈,一边饮酒。还有一个却瞧不出来头,若不是岑子吟多留心了几眼,还真没瞧见酒馆的角落里还坐着这么个人,一身的普通打扮,身边却是站了个佩剑的人,神色自若的自斟自饮。旁边,福伯端坐在柜台内,这几个人身边都有自己的人侍候,因此,酒馆里的伙计都是闲着无事的站在一边愣。

依照这几个人的穿着,断然是不会来岑家这种档次的酒馆的,角落里那一位姑且不论,前面这大摇大摆领着数十家仆的男子的来意岑子吟却有着三分的不确定,自己酿的那酒,可是用的糙米,福伯一口就尝出来了,何况眼前这位是酒中饕餮,不是上门来找麻烦的?收了人十缗,岑子吟还真有点担心。

回头想想,那钱是他自愿送的,她可没伸手要过,也就理直气壮起来。

相较于岑子吟的了然于胸,方大娘却是摸不着头脑,眼前这人明显是自家得罪不起的,这情况,是包了她家的酒馆,还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三两步跨进酒馆,门口那些家丁却是不拦,想是在外面这些人自觉自家不配,没胆子才出去的。现外面有人进来,那对饮的两位男子抬起头,瞧见岑子吟均是起身拱手面露笑容的道,“三娘子近来可好?这位便是令慈了?”

瞧见两人面色和善,岑子吟送了一口气,施礼道,“两位唐相公好这位便是家母。”扭过头对方大娘道,“娘,这两位是苏州唐家的两位唐相公,”指着一身布衣的年轻男子道,“这位便是那日求酒之人,而这一位,则是在闹市曾与我有一面之缘。”

方大娘连忙也是施礼问好,双方客套了一番,方大娘好客,少不得吩咐伙计去准备几份酒菜来招待客人,只是觉得外面的人闹哄哄的,甚是无趣,却又不好邀人入内院。

三言两语过后,岑子吟大约知道了这胖子是唐家老二,老大已是亡故,老三老四不知道,眼前这粗布衣服的年轻男子则是排行老五,只做闲谈,不提其他,唐老大只做弥勒佛状,唐五却是不停的与方大娘套近乎,方大娘怎经得住这常年做生意的一张巧嘴哄?不多时,就差推心置腹了,唐家的情况没听到多少,方大娘却是将家里的根底差不多给曝光了。

岑子吟却是埋头站在一边,心道,礼下于人必有求于人,心中对这两位的来意更确定了几分。

趁着几个人话间的间隙,岑子吟连忙告退,退回了后院,又使了个人去与福伯说话,让福伯盯着些,莫要让方大娘一时高兴把自家的女儿也给卖了,便去寻摩加。

岑家的院子不大,岑子吟一抬头就瞧见摩加蹲在房顶上不知道在干什么,扬声叫道,“摩加?”这一声却是叫的房顶上又冒出两颗头来,大郎和二郎满脸黑漆漆的衬托的一双眼睛格外白,两个人都折腾的跟摩加的兄弟似的,裂口笑道,“三娘,你们何时回来的?外面有人找你呢”

岑子吟道,“你们怎么跑房顶上去了?快下来,让娘瞧见了非揍你们不可摩加也是,咱们请你回来可不是为了修屋顶的,那么高,小心摔着。”

摩加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道,“昨儿个夜里,这房子有些漏,闲着也是闲着,就上来修修。”大郎二郎则是笑道,“三娘也上来耍会子?”

岑子吟瞪了顽皮的两人一眼,此刻她有正事,否则还真不好绕了两个小家伙难得的玩性,“摩加,改日再修,我有事找你帮忙呀”

摩加闻言便顺着墙角滑了下来,大郎二郎听说有正经事,也不再贪玩,三人下来洗了手换了衣服聚到一起说话。岑子吟将事情与摩加吩咐了一番,大郎和二郎听的满头的雾水,抓着岑子吟要问个分明,摩加却是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待岑子吟要与大郎二郎说分明,这边却是有人来请,岑子吟不得不罢了领着大郎二郎摩加几个同去。

这厢,原来是方大娘与唐五郎说的高兴了,又正是午时,便要做东请客吃饭,唐五郎虽是客,却是道要谢岑子吟,要请方大娘一家过府做客,方大娘如何说得过能说会道的唐五郎,便要成行,让人到后院来请三个孩子同去。

原本请客便没有请女眷的道理,不过岑家的情况特殊,岑子吟又是主客,方大娘本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出生,没那么多规矩,只道是人家亲自上门来请,又言明家中有女眷作陪,又是有自家与两个儿子陪着,倒是不妨事。

那唐家人已是备好了马车,显然是做足了准备来的,岑子吟几个一出来,便被人请上马车,方大娘则是吩咐福伯让张婶去料理岑子吟出行一事。

不料,那马车刚行出两步,就听见车外一声惊呼,一个猛刹,岑子吟差点从那马车里跌了出去,鼻子在厚厚的车梁上撞了一下,疼的泪水直掉。

车外一个男子高声道,“唐大老板,好久不见,不去忙你的丝绸生意,怎的出现在这小胡同里?”

只听得那唐大老板呵呵的笑了两声道,“薛员外,近来您可越的精神了,哪儿有酒香,我便去哪儿,你我两人相交多年,岂有不知之理?”

薛员外笑了两声,“可是寻着什么好酒了?那可好,薛某遇上了岂有不叨扰之礼,唐大老板可休要拒客于门外呀”

那唐大老板干笑两声,正要说话,那薛员外又道,“我刚到长安就听说唐大老板寻了一种好酒,朝思暮想的,今日在这里遇上唐大老板,想是寻到了那位三娘子了?”说罢扬声问道,“敢问车内可是岑家三娘子?”

唐大老板闻言便恼了,“好你个薛九郎,有这般硬要上门的恶客么?今日恕不招待”

薛员外嘿嘿笑了两声,“你不招待我便不走了你也休想走”

唐大老板气的连连你了几声,都没你出来,岑子吟却是暗自心喜,这事儿,最不怕的就是有竞争呀……眼珠子转悠了一圈,在车里低叫道,“娘,我饿了……”那声音恰好能让车外的人听见。

方大娘只觉得自家闺女怎么就这般上不得台面,一把捂住她的嘴道,“你这孩子,真是的”

却听见车外唐大老板恼道,“罢了罢了,走”扭过头对唐五道,“你先家去,吩咐管家,去街上称点粗茶日后家中常备着,此等恶客上门就上此物”

起床就看见有人打赏,还是皇帝赏的,,,远目,,,还以为起点灵异了,问了编辑才知道原来所有A签作品都可以那啥啥了,,,甩汗,,,

晚上加更,,,好,我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