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8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第三十八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岑子吟走出客厅只觉得还有些激动,总算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了,岑子玉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恼道,“子吟你太坏了,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自己跑过来了。”

岑子吟笑笑道,“我瞧你与摩加聊的正开心呀!都不理我了。”

子玉嘟起嘴道,“我才没有,哎,你们刚才在说什么?遇上摩加,我有点事儿想给你说都忘记了,走,到你房间去说!”

岑子吟只得领着子玉去自家的房间,到了房间,子玉神秘兮兮的四周打量了一圈,发现确实没人以后,才在岑子吟耳边低声道,“那马鞍的事,我问了族学里的人,他们说那天看见子黎去过马厩呢!你们到底在马鞍上发现了什么?”

岑子吟笑笑,已经不在意这个了,二房一家对他们都有些积怨,至于子黎的作为,也许是建立在原本的三娘骑术好的基础上的,想要她出个丑吧?至于结果,十岁的孩子很难要求她想的太多,要怨也只能怪她的父母教导的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她还不至于跟个十岁的孩子计较,反正也不会有来往了。

如今要考虑的是,到底要不要再受岑家人的恩惠,大郎和二郎无所谓,而她,真有钱了请了夫子来家里也不是不行,只要能说服方大娘便行了。

岑子吟不是没想到那酒的名声会带来一些影响,却没想到市井间的流言竟然会是毁多过誉,如今,她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继续做出一番功业来,让那些人说她靠出卖祖宗的人闭嘴!另外一条,低调些,免得惹更多的麻烦。

第二条明显就是胆小懦弱的选择,第一条才是岑子吟的本性,只有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你身边的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才会敬畏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高不低的,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很快岑子吟就做出了抉择,人,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确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至少,要强过岑家!不过,如今她闹出的风波已经够大了,还是等这些流言平复下来再说吧,是时候低调一段日子了,学一学如今的风俗民情,学一学琴棋书画,真正的融入到这个时代,反正如今家里已经衣食无忧了不是吗?

岑元俊当晚很晚才回到家中,几乎是城门关闭的前一刻,马车才驶出长安城,回到岑家的时候,一向早睡的老太太房里的灯依旧亮着,岑元俊去了老太太房间,与老太太谈了许久,老太太第二日便病倒了。

翌日一早,岑元俊便又来到岑家新宅,带来了老太太的话,道是,岑子吟言之有理,只是家中的音讯不可断,也不可再说出决绝的话来,毕竟割不断的是血脉缘,早些日子去苏州,好生进取,争取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也好让他们的父亲含笑九泉。

至于岑元汉所说一事。纯属无稽之谈。是受了外人蛊惑。让他们不必介意。老太太已是训了岑元汉一顿。若是岑元汉有什么不对地地方。老太太便与方大娘赔不是了。

岑子吟夜里已是与方大娘商议好了。方大娘也许是有钱了。说话也硬气了。也许是被岑子吟地话点醒了。竟然支持岑子吟地想法。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反正如今岑家地宅院也宽敞了。银钱上也不像之前那么困顿。自家请了夫子回来。也不会让母子分离。岂不是美事一场?

因此岑子吟让方大娘去谈判地时候。心已经放下了一半。岑元俊也不比岑元汉。对方大娘地态度比岑元汉要好上许多。因此最后方大娘带回来地消息好歹让岑子吟还能接受。苏州之行还是要继续。岑元汉以后不再踏入岑家新宅半步。

总地说来岑家也算让了半步。人总是要往前看地。岑子吟没打算让自己沉浸在过去地悲伤和不幸之中。因此方大娘有些怯怯地来跟岑子吟商量地时候。岑子吟笑笑便答应了。

又准备了几日。在一个风和日丽地日子。岑子吟、大郎二郎随着唐家地车队去苏州。

城门外地长亭。这一日地天气甚是不错。难得地太阳不露脸。天色却不算暗。那拂面地风吹地人很是舒服。方大娘拉着岑子吟和大郎二郎絮絮叨叨地交代着。“去了姑母家。休要淘气。你姑父是有身份地人。莫要丢了他们地脸……凡事要忍让。在家里我可以由得你们。在外面可没人会忍让你。那地方虽然不是长安。也是个人才辈出卧虎藏龙之地。咱们小门小户地。休要与你姑父姑母惹了麻烦……夏日里夜了也要盖被子。休要贪凉伤了身子……好生读书……”

儿行千里母担忧,大郎和二郎虽然有些不耐烦,到底认真听着,岑子吟却狠是享受方大娘难得的温柔,虽然,啰嗦了些。

这会儿还不着急,除了唐沐非以外,还有薛员外也要与他们同行,这一路要押送唐家和岑家在长安产业赚到的银子和一些长安的东西回去,而薛员外许是有事耽搁了,还没到来,这一别最少便要等到大郎二郎学业有成才能归来,岑子吟看着唠唠叨叨的方大娘,竟然有种瞧见自己生母的感觉。

平日里只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她才有空闲去思乡,家中的纷纷扰扰让她不得不面对面前的困境,从而很少将心思放在乡愁上,说来真是不孝,也不知道家中的母亲如今是如何了?这一别就是生离死别,她虽然是唯物主义者,这会儿还起了要去找找道士和尚试试的心,即便不行,只要她这只蝴蝶的翅膀扇动的不够厉害,也许,历史的齿轮不会因为她改变许多?她或者可以托付自家的子孙后代去照顾那个时代的生母?

片刻间想了许多,岑子吟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如今有空了,她也该为这个做一些努力了吧?

方大娘掏出手绢替岑子吟用力的抹去脸上的泪珠,自己却忍不住了,带着哭腔骂道,“傻丫头,哭什么哭?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娘我想要出去看看也没机会呢!有了这个机会,就该好好珍惜,日后回来与娘说说这一路的见闻。”

岑子吟用力的点点头,踮起脚尖伸手替方大娘擦干脸上的湿润,“娘放心,我每天都给你写信!你让摩加念给你听,若是有事,就去找七舅公,不要跟人生气,生气容易老呢!我会照顾好大哥和二哥的。”

方大娘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天天写信谁来送?大郎和二郎好生照顾三娘才是。”

岑子吟认真的道,“我天天写,有人来,便让他帮忙送,娘一日让摩加念一封,就跟我们在你身边一样。”

方大娘吸吸鼻子,扭过头看着大郎和二郎道,“以往你们都不经事,我对你们严厉了些,却是真心的想你们好,不管你们心中有什么想法,到了异地,便是你们兄妹三人相依为命,务必要相互帮衬才是。”

大郎与二郎点点头,“娘放心罢,我们会照顾好三娘的。”

正说话间,突然有人叫道,“薛员外到了!”

举目望去,城门方向可不是有一行马车缓缓而来,前方有两匹马加快了速度疾驰而来,不多时便出现在众人面前,两人翻身下马,一个正是那薛员外,另一个却是薛易!岑子吟瞪大了双眼,他怎么也来了?

薛员外笑着上来,“让诸位久等了,实是有些事儿耽搁了,咱们这刻便启程吧。”

唐沐非坐在马背上笑道,“无妨,此行怕是要月余,不急这一时半刻的。”

方大娘见状连忙替几个孩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整理了一下衣衫,吩咐几个孩子准备上马车。那薛易与薛员外和唐沐非说了几句,便走了过来,与方大娘问过好后,笑着对大郎二郎道,“你两个都是极聪明的,此去可要好生读书,将来才能有所建树。”

扭过头深深的看了岑子吟一眼,低声道,“退一步海阔天空,走到这一步,何必呢?”

岑子吟闻言冷哼一声,别过头径自上了马车,虽然搞不懂这人是为何而来,他的鸡婆倒是让他见识到了,方大娘想拦,却是没拦住,拉着大郎与二郎在车外又与薛易说了几句,便送了大郎和二郎上车,又吩咐两个小厮好生照顾自家少爷,这才去与唐沐非和薛员外说话,话毕便上路了。

车缓缓的行出去,离长安城越来越远,方大娘站在路口的身影模糊起来,一阵风吹过,扬起漫天的尘土,不知不觉间,眼睛又迷了。

第一部结束,马上就开始第二部啦,唔,晚上无理由加更一章,大概在七点半的样子哈,,,握拳,我肩膀不疼了诶,那个膏药貌似还不错啊还不错。。。

女子持家,以攻为守,行为退。女子当家,条理必明。共婵娟,一个女人的成长史书号:1121703作者:凝霜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