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8章 好心?歧视?

第八章 好心?歧视?

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底深处冒出来,岑子吟淡淡的看着刘茜,看她想要说什么,嘴唇轻轻的抿着,脸色沉了下来。

刘茜笑笑道,“很多东西不是单方面造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现在与你说这些,到不是指责,不过,有时候换个角度想问题,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事情就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岑子吟抿着嘴笑道,“二伯父可曾设身处地的为我娘想过?”

刘茜摆摆手,“这些事儿我离开的太远了,只是听说了个大概,你也别生气,说这些话也是为你好,日后你也是要嫁人,要与人相处的,你若是不喜欢,我不说便是了。”

岑子吟道,“没的在妹妹面前说我娘的不是的道理,表姐这话真真是让我难堪了。我不顶回去,还要顺着表姐说我娘的不是么?”

刘茜愣了愣,低语道,“这是我欠考虑了,长辈的事儿不是咱们该说的,三娘,我与你赔不是。”说罢起身向岑子吟行了一礼,岑子吟松了一口气,看来刘家即便对她们有成见,到底还是很明白事理的。

这样的局面岑子吟是预料到的,自来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方大娘做事儿的时候一味的强硬,撒泼耍横都不是拿手好戏,身子好的能顶的上大半个成年男子,更不会装病装可怜,想让人同情她还真是有难度,心又软,事儿没解决别人两句话就能让她承认自己的过错,却忘记有人错的比她厉害。

岑子吟如今不能再用以前的办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刘家人和那位二伯父不一样,好歹他们心中还是能明辨是非的,有些陈年的观点需要用事实来反驳,若是他们几个出息了,别人瞧方大娘的眼光自然就不一样了,有些东西是从人内心深处生长出来的,封住了人口,却封不了别人心中的想法。

轻轻的拉起刘茜,岑子吟嘟起嘴道,“表姐这是做什么?便是赔礼,也当去与我娘说,我是你的妹妹,该我与你赔不是。”

刘茜拉住岑子吟正色道,“你如今是真长成了,我自以为好心,却是忘记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你顶回来原没错处,何必跟我赔不是?这话,咱们是亲亲的姐妹,开口自然没那么多忌讳,日后你有什么不足,我定会说你,若是我说错了,你大可告诉我,别让姐妹间起了隔阂。”

岑子吟待还要说话,刘茜捂着她的嘴道,“做人便是该如此,黑白要分明,我今日这么做便是与你看的,否则我都做不到,如何能以姐姐的身份来教你?”

岑子吟一愣。瞧向刘茜地眼神有些复杂。刘茜这么说。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是觉得她地教养不够。所以要以身作则?还是根本就是一个眼中容不下一颗沙子地卫道士想法?

不由得苦笑。岑子吟拉着刘茜地手道。“表姐。我便是这般顽劣么?人总是会变地。你还不如与我说说这些年你地事儿。我瞧你这儿书蛮多地。都有些什么书呀?在家里。我看书可没那么方便呢。”

刘茜闻言便拉着岑子吟介绍她近日来看地书。后来说地高兴了。又拉着岑子吟到了刘福宏地书房去瞧那些书。刘家地书房怕是这所宅院里最大地一间房间了。里面地书堆地满满地。把那木质地书架给压地弯了。按照刘茜地说法。这所书房不算。还有一间房间是用来堆放装了书地箱子地。那些书不太常用。所以被收了起来。只有需要地时候或者为了防虫每年拿出来翻晒一次。足足有十三口大箱子。

岑子吟如同进了宝库一般。双眼放光。在长安城她家中自然不会有这么多地书。族学里地时候立志要当个名门闺秀。所以没把心思放在书上。自然也不会去族学里借书看。如今却是不一样了。正儿八经地书她不需要。却是需要一些地里、物理、科学技术乃至天文之类地书籍。这些都是杂学。不是爱书地人恐怕都不会有所收集。在这间书房里岑子吟便瞧见了不少这样地书。这些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可都是宝贝呀!

刘家肯定是为了这些书才如此破旧地。岑子吟对此再一次肯定。这才是岑子吟心目中地那种书香门第呀~

瞧见那书架上有些书目便是她想要看地。岑子吟忍不住伸手要去取来。被刘茜一把拉住道。“看那些闲书做什么?妹妹不妨先看看这些书。”将岑子吟拉到一个书架前方。从上面抽出两本书来。岑子吟一看。《孔子家语》、《颜氏家训》两本。不由得苦笑。刘茜却是正经地道。“你娘极为看重你地。将你视做男儿养。这两本书有不少为人处世地道理。听说你之前看地书不多。将这两本看了以后再说其他罢。”

岑子吟虽然不太想看这两本书,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刘茜道,“待你们休息两日,便会去学中读书,比别人你落后了不少,学中的课业也不可荒废了,这些书只在家中看罢,若有什么不懂的,问家中每一个人都是可以的。”

岑子吟无奈的点点头,攥着两本书有些郁郁的瞥了那边的书架一眼,正想要说些什么,外面便有下人叫道,“二娘,三娘,夫人请你们去用饭了!”

刘茜闻言一喜,拉着岑子吟的手道,“今日你们来,家中特地托人去阳澄湖买了大闸蟹回来,这东西要乘热吃才好,凉了便没了味道,金秋前后的蟹黄最是鲜美,不过,咱们是女子,那螃蟹性寒,不能贪多,尝尝鲜倒是好的。”

刘茜说罢又问那下人,“爹爹和哥哥可回来了?”

那下人笑道,“刚到家呢!在厅中候着,夫人这才吩咐开饭的。”

刘茜闻言拉着岑子吟的手便匆匆向饭厅行去,夕阳正好,朴实而清幽的刘家庭院有阵阵的清风,中秋之时,白日里再大的暑期也能被一阵清风吹散,那淡淡的凉意沁人心腑。

迈进客厅,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严肃的坐在主位上,身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两人皆是打扮的一丝不苟,很有些父子相,皆是一张略瘦的脸,双目有神,不过中年男子留了一嘴八字胡,一身的官服还未曾脱下,这人合该就是刘福宏了。

刘福宏似正在询问大郎二郎课业,岑子吟进门的时候恰好听见他在说,“……你们所学比寻常人不差,不过还是不可自满,本来你们性情就是极为聪颖,对自己的要求要比寻常人严格一些才好,来了这里以后,需更加勤勉,莫要辜负了你们母亲以及姑母的教诲。”

大郎二郎连忙起身道,“是的,谨记姑父的教诲。”两人瞧起来都有些拘束,刘福宏却是满意的点点头。

岑子吟连忙上前去问安,“姑父,大表哥。”

刘福宏淡淡的看了岑子吟一眼,“三娘也来了,开饭吧。”刘允却是笑道,“三娘好些日子不见了。”

岑子吟淡淡的笑了笑,心中却是在揣测,刘福宏脸上瞧不出什么动静,只是这态度对她和大郎二郎不太一样,难道是不太喜欢她?

岑子吟心中揣测不断,岑元清与大表嫂笑吟吟的领着下人进来布菜,一人一只超过半斤重的大闸蟹,配着姜醋的小碟,岑子吟以往吃过,却是不好拒绝刘茜好意的介绍,刘茜笑眯眯的拉着她道,“吃蟹有讲究呢,有蟹八件,吃完了以后还能把螃蟹拼成一块完整的蟹壳来,今日咱们家中人多,没有备下,以后有机会了我教你用呀。”

更新才是硬道理,昨天更新了三章。。。大家别漏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