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0章 官夫人

第二十章 官夫人

岑子吟在院子口候着,那媳妇子听说她是刘家的表小姐,上下打量了一番,没多久,就瞧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跑出来,岑子吟定睛一看,那丫头竟然在学中也是识得的,就是记不起叫什么名字了。

喜儿却是叫了起来,“绿萼!”

岑子吟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原来学中竟然还有位知府大人的千金,岑子吟第一不善于记脸,第二因为初来乍到,自家姑父的官职貌似比别人要低上那么许多,不好意思去跟人家攀结,只跟刘茜走得近的几个有些往来,跟这位小姐的交道并不多,不过年礼倒是准备了一份儿与她。

绿萼施了一礼,圆乎乎的脸蛋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岑家娘子可好?”

岑子吟连忙搀她起身,笑道,“原是熟人,我来寻你们可是寻对了。外面这会儿闹哄哄的,咱们这个院子里也没个管事的在,我寻思着这儿离咱们那边也不远,索性带着喜儿来寻个庇佑。”

绿萼道,“可不是,吵的咱们家夫人和小娘子都没办法安睡,这会儿正在厅里说话呢,就听见说刘主薄家的表小姐来求见夫人,咱们夫人还说没听过呢,还好小娘子一听便知道是岑家娘子,与夫人说那胰子是岑家娘子送来的,夫人一听便让奴婢来请娘子快快进去。”

说着引着岑子吟和喜儿进了厢房,房间里烧着两三个碳炉,隔着帘子里外就是两重天,岑子吟进了门便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即皱了皱眉,这种密封的空间里面烧这么多炉子可不要一氧化碳中毒吧?

心中胡思乱想,却不敢造次,偷偷的瞥了一眼前方,一个面容慈祥,脸型稍长的中年妇人正坐在软踏上,身边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圆脸圆眼的小姑娘,岑子吟连忙正色整理了一下衣服,跪了下去,“子吟给知府夫人请安了。”

那妇人闻言一愣,周围几个媳妇子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中一个道,“感情都知道咱们老爷要升官儿了,咱们夫人将来是要当知府夫人的!”

那中年妇人闻言也是笑了出来,小姑娘笑道,“子吟,感情你到了学里这么久,还不知道我是谁呢,送礼倒是没能忘了!”

岑子吟一愣,脸上刹那间火烧火燎的,从来没给人磕头过,这位夫人的排场又大的紧,一紧张就胡说话,施礼道,“这不是庙里的人都说是知府夫人么?我实是个没记性的,见过的人都不记得长相,连自家的门儿都经常走错,夫人和小娘子莫要恼我,子吟在这儿与夫人和小娘子赔不是了!”

岑子吟虽然尴尬却依旧大气却不失礼地地回复显然很是讨人欢喜。那小姑娘地脸上已是笑出来了。却是道。“不行!不行!没那么容易就算了。你得再送我两个胰子才行!若是我用着好。便不生你地气了。”

那夫人在小姑娘头上轻轻打了一下。无比怜爱地道。“岑家娘子莫要信她地。你才来没多久。听说又是专心课业。人识得不多倒是正常。像我家这丫头。整日地闹腾。学里个个都是认识地。”

岑子吟连忙应了声是。那夫人这才道。“外子姓缪。你叫我缪夫人就好。”

那小姑娘叫道。“我叫洛雅。你这次可不许忘了!”

岑子吟笑笑又施了一礼道。“洛雅要是喜欢。我开心还来不及呢。不是什么值钱地物件。改日我让人再送些来与你就是了。”

缪夫人见岑子吟说话轻声细语。又是很懂规矩。笑着道。“莫要宠坏了她。这东西不便宜呢。听说唐家新开地胰子铺子里面。要一缗钱才能换两个。倒是让岑家小娘子破费了。”

岑子吟擦汗,不过是建议唐沐非定价贵点儿而已,这时代的猪胰不好寻,做这玩意儿是天然碱和猪油还是来的比较容易的,岑子吟自认为不是合格的生意人,遇上熟人就不好意思赚别人的钱了,唯有嘿嘿笑了两声,不敢再多话。

这番作为在缪夫人眼里则又成了家教还不错的模样,吩咐人给岑子吟端了凳子,又打发几个丫头下去,将身边的人都指派开了,这才低声问道,“听说你是和唐家的人同来的?”

看来这位缪夫人虽然说是不管闲事儿,对外面的情形还是了若指掌的,岑子吟点点头道,“与唐二夫人和唐五夫人一同来的,本来姑母也要来的,官府里却突然忙起来,家里不好离了人,便让我与两位夫人同来,只是不想半夜里唐二夫人却不见了,外面又闹哄哄的。”

缪夫人笑笑道,“没事儿,你明日便说是与我同来的。”

岑子吟嗯了一声,有些谨慎的瞧了缪夫人一眼,瞧见她脸上不似伪善,低声道,“谢过夫人。”

缪夫人笑笑,扭头对缪洛雅道,“带岑家娘子到你房里去吧,你们今儿个挤一晚上,早些休息,莫要贪玩误了时间,明天我们一早就要下山呢!”

缪洛雅点点头,早就按耐不住了,拉着岑子吟向自家的房间走去,岑子吟两人一走,缪夫人便对身边那个媳妇子道,“你去对方丈说一声,佛门是清净地方,莫要闹出了人命,有什么事儿都该交到官府处理呢!”

那媳妇子点点头,笑道,“这寺里的和尚也都不是干净的,想是拿了人的钱,都睁只眼闭只眼,由得他们胡闹。”

缪夫人冷笑道,“唐二夫人岂是没经过事儿的人,这么大呼小叫的张扬开来,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呢!唐家平日里在这些地方使了不少的银子,他们的家事我是管也不好,不管也不好,这丫头倒是与了我个理由。”

那媳妇子笑道,“夫人管管也是好的,唐五爷对这位夫人可是敬重的紧。”

缪夫人瘪瘪嘴,“他们家也就他争气点儿,这位五夫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阴沟里翻了船罢了,余下的人有两个钱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快去吧。”

那媳妇子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岑子吟在房里睡的不踏实,缪洛雅有一句没一句的与她说话,想是在这寺庙里憋坏了,也很是好奇长安的风貌,拉着岑子吟聊了半响,许久之后,喜儿从原来的房间将她的东西收拾了过来,冲着岑子吟暗示了一番,岑子吟才算是安下心来,一时间睡意袭来,一夜无话。

翌日一大早起身就要下山,缪夫人对岑子吟很是关照,让岑子吟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一切的标准都是比照着缪洛雅的待遇来的,岑子吟这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千金大小姐,昨儿个晚上出了丑,今儿个岑子吟做事儿都小心翼翼的问过了丫头以后才动手,却还是得了别人的尊重。

就是拿着牙刷刷牙的时候,引得那侍候的丫头一阵惊讶,连缪洛雅也引了过来,岑子吟将做法告诉他们,自然能找到能工巧匠来做。

岑子吟本以为昨儿个就已经告知了唐二夫人自家随这位缪夫人同下山去,却没想到刚出院门,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唐二夫人脸上的妆都没有化,看起来苍白了不少,想是一夜都没睡,眼圈还有些红红的,领着人站在院子门口,瞧见缪夫人出来连忙迎上来,盈盈拜下去,道,“多谢缪夫人昨日伸以援手,否则芸娘她怕是真个被那些人给打死了……”

缪夫人冷冷的看了唐二夫人一眼,哼了一声便向外走去,那唐二夫人脸上一阵青白,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给面子,似想到了什么,咬牙忍了下去,又唤岑子吟,“三娘……”

旁边一个媳妇子喝道,“唐二夫人!你这是作甚?咱们家夫人不过是不忍心在佛门清净地见了血,那等妇人活该被乱棍打死!休要来缠岑家娘子,人家可是正经人家的好闺女!”

我最近很能睡哇。。。一不小心就睡到八点过了,唔,还好不算晚,加更送到,诸位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