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章 虎假狐威

第四章 虎假狐威

岑家这场丧事办了足足半个多月,累的人仰马翻,除了子黎因为现怀了身孕翌日便被送回婆家,余下的人个个忙完了以后都是一脸青黄,大郎和二郎倒在**睡的昏天黑地,子玉及其母则是在四夫人娘家几个姐妹的轮流照顾下,最严重的莫过于岑圆清和岑圆汉两人,廖清荷夫妻虽然也是疲惫不堪,依旧要侍候在两人跟前。

最过奇迹的恐怕就是岑子吟和方大娘两人,同是后期一天只睡两个时辰,两人不过休息了一晚上就活蹦乱跳了。

岑子吟是关心自家的变化,在信中就听方大娘不止一次的提到自家的酒馆如何如何,而作坊又有了多大的规模,甚至在城外还买了些田地,如今的他们家也算中产之家了,岑子吟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瞧瞧。

下葬完毕,岑子吟便与方大娘回到新宅,足足的睡上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便醒了,唤了摩加去作坊查看。如今的岑家作坊已经完全搬到了城外,原来的作坊改作酒楼,生意因为三碗不过岗的名声还不错,到底不是人人都能喝那烈酒,平日里卖的好的还是寻常的酒水。再因为唐家的没落,只余下在长安城的一个蒸馏器皿,不得不提高价格,因此只是受少部分有钱人的喜爱。

算算日子,唐沐非窖藏的那些白兰地也该差不多能喝了,这三年间,唐沐非偶尔有只字片言递来,说的不过都是一些概况,岑子吟只是知道他离开苏州之初的日子该是不好过的,从他递来的言语中却是无法现,只能从杜越偶尔担忧的眼神瞧出几分端倪,中间还曾断过消息一年有余,岑子吟还真有些担心他的安危。近来唐沐非的消息多了些,岑子吟以为他就要回苏州了,却没想到。自家竟然先一步离开。

窖藏的酒岑子吟暂时不打算动,孝期未过,家中上下出入都要谨慎一些,加上唐沐非守信,她自然也不能食言。何况,她一直知道杜越一直在私下打探芸娘的消息。

摩加很是开心自家三位小主人地回来,一口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不紧不慢的介绍着长安城这几年的变化,岑子吟认真地听着。不时询问上几句,摩加都能答的十分得体,岑子吟不得不念到当初买回这么个人来确实是不错的选择,对于张廉和韦力岑子吟还有几分担心,对于这个面如黑炭的摩加。岑子吟却是打从心底里亲近的,方大娘不识字,三年中来往地信函都是摩加在写,根据信中的描述可知摩加与方大娘不相上下的忙碌,却是从来未曾断过。还时不时的会添上一些话,从各方面来说竟然比方大娘还要周到几分。

回到长安城,虽然是为了奔丧,岑子吟的心情却是很难不飞扬,毕竟不是与自己有深刻感情地人离去,短暂的悲伤之后一颗心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长安的风气不比江南,要开放许多。方大娘对她的要求也没的在刘家那边严厉。在孝期虽然不能大张旗鼓地做其他事儿,在自家的作坊和农庄里总是能做一些事情的。岑子吟不安分的性子一回到长安便开始叫嚣起来,已经是开圆五年了呢

“三娘。四娘的婆家就在那条街上”摩加的声音将岑子吟流连在街边变化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这是在常乐坊靠近东市的一个地方,靠近东市又临近兴庆宫,离城门也不算远,看那街上地门户合该都是些有些财势地,否则也建不起这般大的庭院光鲜地门楣。

摩加看岑子吟好奇,笑道,“三娘可要过去瞧瞧?”

岑子吟淡淡的笑了笑道,“不了,身上还带着孝,不好四处串门来着,咱们还是早些去作坊瞧瞧。”说着抖了抖马鞭,轻轻地在马屁股上打了一下。

岑子吟率先一步。摩加也跟着打马上来。还没跑出两步。就听见身后有一道大门打开地声音。一个中年妇人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还伴随着一阵纷沓地脚步声。岑子吟扭过头一瞧。那大门旁地一道小门开启。从中涌出许多地人来。那模样该是一群管家和媳妇子。领头地却是个三四十岁地中年妇人。正横眉竖眼地等着被几个媳妇子拉着地人。怒骂道。“没地你这样地媳妇公公卧病在床你不侍候便罢了。怀着身孕还跑去奔丧。孩子弄没了还有脸回来我地亲亲孙儿呀这是作地什么孽。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娘。连你祖父祖母爹爹地面都没见上就这么又走了……”

那妇人眼泪跟水龙头似地说来就来。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假。片刻就吸引了不少路人地眼光。岑子吟闻言却是夹了夹马腹。拉住缰绳。这事儿听着有几分蹊跷。不是那么巧?

摩加低声道。“那便是四娘地婆家。”

岑子吟扯扯嘴角。不想多管闲事儿。这种事想必岑子黎地骄傲也不乐意让她瞧见。正想离开。又听见子黎叫道。“根本不是这样”

那中年妇人呸了一声。打断岑子黎地话。“还敢张口胡说我家养不起你这样精贵地媳妇。今儿个你是自己走还是我让人抬你回去?你挑一个罢”

岑子黎嘤嘤地哭了起来。低叫道。“我身子本就不大好。是你让我去侍候公公我从娘家回来地时候可好地很”

那中年妇人闻言便嚷了起来,“听听,大家听听大家来评评理哪家的媳妇服侍公婆不是应该的?自从这媳妇进了家门,我这个当婆婆的又要管着厨房,又要侍候一家老小,还要侍候你这么个媳妇,我家到底是迎了个儿媳进门还是迎了尊菩萨回来?不侍候公婆便罢了,看在你怀着身子的份儿上我也认了,可你怀着身子不在家里好好的歇着,跑回婆家去奔丧,这下孩子没了,也没什么面子好瞧了,走我家供不起你这尊大神”

岑子黎想是要喊什么挣扎了一番,身边两个媳妇子拽着她,旁边一群管家拥着不让岑子黎陪嫁的两个丫头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瞧着,从人群之中岑子吟依稀瞧见子黎苍白的脸蛋,头上的头歪歪斜斜的散乱做一片,脸上泪痕未干,身上却是只着贴身的衣服,外衣斜斜的披着,分明是被人从**拽下来的。

瞧那模样,合该是才小产了不久,不知道这婆婆怎会如此,竟然这样对一个方才小产的妇人。岑子黎弱不禁风的样子,身边的丫头管家都束手无策,只能任人鱼肉,岑子吟瞧了狠是有些不忍,心中除了晃过一丝不该有的快意以外,更是恨那妇人同是女人,竟然这般对待一个女子。

想也不想的,岑子吟拉转马头,放开缰绳小跑过去,临到近了狠狠的将马鞭挥了出去,啪的一声,那马鞭在拉着子黎的那个媳妇子背上打过,撕落一片衣裳,更泛起几丝血丝,众人被吓的微微一愣,皆是举目望来,只见身着素衣的岑子吟拉住缰绳在马背上冷冷的瞧着那媳妇子,冷笑道,“哪儿来的奴才,竟然敢对主子动手”

“你是谁?”那中年妇人喝问道。

“子吟”岑子黎满目泪光的望着马背上的人影。

岑子吟翻身下马,摩加快步跑上来将岑子吟的马牵着,笑吟吟的道,“亲家奶奶,这是咱们家的三娘子。”

那妇人上下打量了岑子吟一番,岑子吟则是理也不理她,径直走向岑子黎,手上的鞭子使双手拉着,一路走一路冷笑着看着身边的那些个管家媳妇子,众人不知道她底细,只是知道摩加这样身份的人合该是跟着大户人家的,这种人最是得罪不起,而这马背上的素服娘子一身的傲气,看模样就知道是不好惹的,因此主人家不话,都只敢退让,那中年妇人也是被镇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这三娘是什么来路,倒是没有听说过岑家有什么厉害的亲戚。

岑子吟伸手扶住岑子黎,扭过头去斥责那两个丫头,“你们是怎么服侍主子的?让人给伤着了小心我回去剥了你们的皮”

那两个丫头过来手脚无措的扶着岑子黎,却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岑子吟从身上解下披风披在岑子黎身上,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扶着你们主子回房呀”

岑子黎眼中露出感激的光芒,惨白的嘴唇抖动了一下,无力的偎在两个丫头身边,“慢着”那中年妇人见来人就要喧宾夺主,忍不住叫出声道。

岑子吟缓缓的扭过头来,淡淡的看了那中年妇人一眼,“你是谁?”

这话分明是给人难堪了,方才摩加就介绍过,何况那妇人之前在那儿叫骂了半天,旁边的邻里路人见有好戏看,纷纷道,“那便是她的婆婆,你们的亲家奶奶呢”

岑子吟挑挑眉,却是不认,扭过头去问摩加,“这真是子黎的婆婆?”

摩加点点头道,“正是亲家奶奶呢”

岑子吟瘪瘪嘴扭过头望着那妇人道,“我原说是哪家不懂礼的仆妇,没个教养在街上大骂,没想到真个是我家子黎的婆婆,三娘这厢有礼了”说是有礼,行礼的态度却是十分的傲慢。

那妇人闻言脸一红,却是容不得岑子吟将人又给送了回去,瞧岑子吟行事没个章法,恼道,“三娘子说话怎的如此无礼?若不是她弄没了我裴家的孩子,我能闹的这般没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