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6章 有唐朝特色的科学产业

第六章 有唐朝特色的科学产业

快马跑到作坊,查看一番已是过了午时,想要赶回去吃饭是不太可能了,岑子吟索性就在作坊和摩加一同用饭,这作坊其实就开在岑家大房买下的小庄旁,旁边就是数十亩田地,这收成除了自己吃,余下的皆是拿来酿酒倒也方便。而酿好的酒,除了必要送去酒肆卖的,余下的则是就近存放在庄子上。

吃过午饭便少不得在小庄的院子里走动,岑子吟惊喜的发现,庄子里竟然有不少的果树,五月间已是开过了花儿,挂上绿色的果实了,一一的问过摩加,岑子吟方知道竟然有苹果有梨子还有些李子桃子,一个想法从岑子吟脑中一闪而过,岑子吟几乎激动的跳了起来,本以为要在家闷上一年的,没想到就是这个想法让她对未来的这一年甚至许多年都充满了期待。

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中,岑子吟便想要将自己心中的想法描述出来,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尝试,之前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呢?

想法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从梨子苹果上想到前世吃过的苹果梨,然后想到了如何改良品种,从而又想到了如何改善产量等等问题,引申出来以后,岑子吟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在中国古代,社会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古代,极度重视农业的古代,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必然是一个倍受重视的问题,必然是一个能带来极高利润且能带来极大的名声的事情!

想法很简单,做起来必然困难重重,这是最不引人瞩目而又最引人瞩目的一条路,岑子吟有一种自己前三年都白过了的感觉,思绪千头万绪,却不知道从何开始,岑子吟听说过很多东西。可是具体的却是一头雾水,唯一依稀记得的就是中学教科书上好像提到过嫁接这个技术难度不高地方法,其他的----一片空白。

心情有些昂奋,面对这样的情况岑子吟并不陌生,第一件事就是将手中的笔放下来,静静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开始通过回忆这三年的所得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三年,她首先是像所有书中描述的穿越者一样。兴致勃勃的想要经商想要搞发明,想要证明自己地与众不同----虽然说服自己的理由很伟大,为了报恩!可是,随即而来的流言蜚语、唐沐非的利用、缪洛雅的利用、给家人带来的不幸,数盆冷水浇醒了她发热的头脑,也让她不得不去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用三年的时间来学习这个世界地规矩,这个世界的伦理规范,她心中还是觉得憋屈的。想她大好的二十一世纪青年,手中掌握着许多超时代的信息与数千年的智慧结晶,没道理就让古人给比下去了不是?就算智商上大家差不多,或者,她要弱上那么一点点,可信息是什么?那就是金钱!科技是什么?那就是生命力!没道理被人给比下去吧?可惜事实证明,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守则,你不跟着规矩玩。那就得小心给赶出局去。

因此,岑子吟觉得心中憋屈。真正的憋屈,形成了数十年地观点想要从内心深处扭转过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否则她也做不出看见岑子黎受委屈,因为同是女人,所以不忍地出手相助,明明知道必然会带来麻烦的。

其实,这一切只是不适应而已,岑子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路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就在这一刻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摸清了规则以后。想要在规则内游戏并不那么难。

提笔写来的时候,岑子吟才发现这三年的功课是没有白做的。一本《水经注》几乎是烂熟于胸,随即需要地不过是各类农科类地辅助书籍,这并不困难,接近三年收集的书几乎囊括了大唐所有能找到地冷僻的杂学书籍,其中《齐民要术》是其巅峰之作,而后后人又有不少改进地地方,在岑子吟眼里依旧不乏其不足之处,当然,她不是专家,不能做出巨大的贡献,但是,将这些前人从点滴中积累起来的经验总结一番,再加上现代的一些新的改革部分,对于改善农作物的品质,提高其产量必然会有一个进步的,这个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也是很耀眼的,对于那位身居高位如今还一心渴求强大的皇帝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

而对于大唐如今地物价。她心中也是有一本明账。不敢说所有地东西都了解。对于日常所需地物品各地地物价基本上都能有个大概。这当然地归功于唐家地帮助!

李、桃、梅、梨、柑、桔、樱桃、石榴、柿、楂、柰(苹果)、枣、杏、栗、胡桃、椰、枇杷、葡萄、荔枝、石榴、葡萄、胡桃……三十多种水果。小麦、水稻、粟、高粱……十余种主食。一一地在岑子吟眼前晃过。她要挑出适合在长安这个地方地东西来进行先一步地实验。在这之前自然要做一份详细地规划。并且挑出合适地人进行这个计划。

岑子吟又忙碌了起来。这一忙。一不小心就把规划做地大了点儿。从种植养殖到各种产业链。甚至连推广营销计划也略有涉及。千头万绪地折腾了三四天以后才发现自己这哪儿是在规划一个适合自己目前情况地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书上写地东西。她最少地为之奋斗十年----那还是在财力充足。人力充足。所有地人都支持她地情况下才能完成地事业。

不得不摸摸鼻子将写过地东西重新看了一遍。只抽取符合自己目前状况地东西来做。最后好歹折腾出了一张三年计划表。唔。也许是五年。

兴高采烈地出来寻方大娘商量。刚踏进大厅。岑子吟还来不及说话。方大娘便看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方才才有客人来过地样子。桌上还摆着两盏未凉透地茶水。

“三娘啊……”

呃?又发生什么事了?岑子吟乖乖的站到方大娘身边,方大娘拉着自家闺女的手又是一声深深的叹息,“你这都十三了……”

岑子吟约莫猜出是什么事儿了,果然,就听见方大娘絮絮叨叨的道,“三年前便有人家来求亲,我寻思着我嫁得不如意就是因为你外祖母虽然问过我的意思,到底还是她瞧着顺眼,因此,你稍有反对,我便依了你。只是,如今你都十三了呀……”

岑子吟虽然没有心理准备,这两年也大约的知道自家若是这个年纪还不嫁人,估计待遇就跟现代的剩女一般了,就算嘴上再倔强,别人也勉强不了她,背地里的指指点点肯定不会少的,虽然不甘,还是道,“娘,这事儿你做主就行了。”反正她不待见,还不如盲婚哑嫁呢,嫁过去了才知道嫁给谁,这事儿省心,就跟穿越似的,直接认命就得了。何况,最主要的一点儿,岑子吟如今才算看明白了,嫁人了,办事可比没出嫁的姑娘方便的多。方大娘眉毛一挑,“我做主?不行!我不能让你后半辈子怨我,这事儿还是得你自个儿拿主意,我至多在旁边提点儿意见。”

岑子吟没想道方大娘在这方面这么开明,摸摸鼻子道,“这事儿不是还没个谱么?我都听您的,就算不好,也不会怨您。”

方大娘瘪瘪嘴瞪了岑子吟一眼,“什么叫就算不好也不怨我?做娘的哪儿有不心疼自家闺女的?何况我还吃过这苦。这么说吧,今儿个王媒婆来说了两家人,我寻思着如今咱们家的情况也不富裕,怕是再难找到这样好的人家,也是知道根底的,不怕你将来吃苦。我琢磨着,怎么也得在百日之前成亲,否则最少也有一年孝期,一年后你都十四了,那可真成老姑娘了。”

岑子吟呃了一声,百日?三个月!意思就是今天就得做决定,否则按照古礼一步一步的来的话根本就来不及。

如果这个震撼还不够的话,另外一个就是,还是熟人?!!!

“娘,这都是谁呀?”

方大娘看了岑子吟一眼,那一眼充满了无奈与叹息,还充满了一种不确定,有些试探的道,“其实,这两家之前都来说过的,不过,你当时不太乐意,我寻思着你在苏州,归期未定也不好替你定下来……”

岑子吟嗯嗯了两声,方大娘是在信中提到过几次,每次都被岑子吟给回绝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家心里也没个数,不过,三番两次的上门提亲这种事儿,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家能做出来的,岑子吟心中的标准直线下降,已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您就直说了吧。”

方大娘道,“还是薛家和唐家,你和薛公子虽然有些间隙,我寻思着那不过是小孩子的意气,不过,你如果真瞧他不顺眼,我也不能勉强你。唐家现在虽然没落了,到底还和咱们有些往来,咱们也做不来那种高拜低踩的事儿,只是那位唐二夫人听说名声不大好,唐家那位大公子年纪也小了些,人我倒是见过,性子还有些不定,却是讨喜的紧,想来也是好相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