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9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十九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岑家的大门一关上,燕华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又是跳又是骂的一阵折腾,人群围着看热闹好不兴奋,燕华见到有人围观,更是骂的起劲,拖着过往的路人要评评理。

有好事的不由得笑道,“这般不孝,你该去官府告她才是,不过高门大户的向来没什么情义,在这儿骂了倒是小事,呆会儿若是他们听见上了火,没准又出来揍你一顿,你还是认了倒霉哪儿来哪儿去罢!”

燕华恼怒的叫嚣道,“哪儿来哪儿去?老子从我爹那儿来的!没我爹能有他们?能有他们今天?害的老子家破人亡就算了,老子也没见他们的怪,如今我落魄了,讨口饭吃都没用!横竖是死,谁让老子一天不舒服,老子就让他们不舒服一辈子!老子今天就不走了,死也要死在这儿!就要让满长安的人都知道,逼死自家长辈,这就是他们岑家人干的好事儿!”

说完燕华便躺在岑家大门口的石阶上,那日头正烈,烤的地上一阵火辣,他也不在乎,闭着眼睛不说话,任由旁人指指点点。

薛易来的时候拨开人群恰好瞧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听见人群里有说岑家好的也有说岑家不好的,拧着眉头上去敲门。

燕华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扑到薛易身边拉着他道,“你也认识岑子吟吧?那丫头好生没教养,你瞧瞧,俺是她表舅爷,她竟然揍了俺一顿,又把俺给扔了出来!你评评理,说说天下有没有这样对自家长辈的?拿着钱去贴野男人。也不肯与俺一口饭吃!跟这样没良心的人交道,怕不被人说道的你也没良心?即便你不怕,日后你就不怕被人给坑了?”

薛易皱着眉问道,“什么拿着钱去贴野男人?”

方大娘看着女儿叹息了一声,“三娘,咱们这么做不行呐外公去世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要让咱们好生照顾他。他虽然无赖了些,好歹是燕家地一根独苗,真个燕家绝了后,咱们说什么也说不过去的。”

岑子吟想了想,这事自己是做的有些过火了。只是那人不给个教训日后还以为岑家的就是他家的,有些人你不拒绝他,他就以为合该都是他的了,低低地道,“娘,您若是想要帮他,也不能用这种填无底洞的方式,他那样合该是没个正经营生吧?帮急不帮穷。他自己不努力日后不能让子子孙孙都让咱们养活不是?娶了媳妇儿生了孩子,老婆孩子都得让咱们养活么?”

方大娘诺诺嘴唇,低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若不是为了你外公他不会有今天,当年方家也穷,没办法回报多少,才让他很是经历了些坎坷,养成了这般无赖的性子,说来咱们也有一半的责任地。”

岑子吟闻言抿抿嘴,知道是推脱不过了,想了想道,“钱可以给他,只是不能白给。他得做事儿才行。而且不能是咱们出面,既然已经做了恶人。对他如今的情况咱们也是有责任的,那咱们就有责任让他改过来。否则这事儿只能越弄越难堪。娘,这样吧,这事儿您别管了,索性女儿恶人做到底,你就装作不知道就行了。”

岑子吟扭身要出去。方大娘有些担心地一把拉住岑子吟道。“你要做什么?”

岑子吟笑笑。知道方大娘还是不放心。拉着方大娘地手道。“我就是去教他个谋生地手段罢了。若是他好生地做自然能够能耐起来。若是他不肯长进。咱们也有个借口给他钱。反正是要他知道岑家地钱不能白拿。拿了就得给我办事。”

方大娘有些懊恼地道。“他这般一闹真不知道还有谁敢上门提亲了!”

岑子吟挑挑眉。这才想起自家找方大娘地事儿。问道。“娘。今儿个我带珍儿出去玩。遇上唐家那位公子。当着街面上那么多人。说我是她未过门地媳妇儿呢!这是怎么回事?珍儿也道我是她嫂子来着。”

方大娘闻言愣了愣。随即恼道。“这唐家做事怎么这般?我只道是要去合合八字。过几日回复她。她怎么这般跟孩子说话地?你当时怎么跟他说地?唔。你脸是怎么回事?”

岑子吟没想到自家老娘也有狡猾狡猾地一面。瞧见方大娘生气。自己也不恼了。把事情说了一遍。反过来安慰方大娘。“我转头就走。喜儿回了他说我还没许人家。休要败坏我地名声。”

方大娘点点头恼道,“这样的人家咱们高攀不上,回头我就去回了她。原听人说她在苏州那点儿事儿,我还想着这人与咱们的交情不能因为外人的几句话就坏掉了,如今瞧来她除了跟那些个不正经的女道士鬼混,还是个满心心眼的人,你嫁过去了也未必能有好日子,真不知道唐二爷是瞧上她哪点儿了,她离了家还巴巴的去求了回来!难怪五爷不让自家闺女跟着她呢!”

两人说话间听见外面的吵嚷声渐渐小了,岑子吟没想到自家老娘变脸变地这么快,还以为她烂好人当习惯了呢,倒是忘记她护犊子地性格了,笑了笑劝道,“别恼了,既是下了决定便从此没甚干系了,对不相干的人生什么气?”

方大娘懊恼地道,“我还真考虑过她家的,相熟又一起做生意,再好也不过了。”

岑子吟笑笑,“现在瞧明白也不算晚么,若是像子黎那般……”

方大娘叹息一声,“她也是个苦命地孩子,打小就娇养着,如今吃这些苦头。你七舅公去帮忙递了话,好歹没上公堂去丢人现眼,如今是私下里和解了,那边那个妾却是硬要抬进门,日后还有的折腾呢。”

岑子吟笑笑,对这事儿不发表意见。只听见外面没了响动,唤了庆云去开门,方一拉开大门,就瞧见薛易和燕华两个站在门口嘀嘀咕咕,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也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站了多久了,只见薛易对燕华很是恭敬,虽然不太喜欢燕华对他勾肩搭背,到底没有拨开他的手,听见开门声,两人都抬起头来。

燕华伸手在鼻子上抹了一把,嬉皮笑脸的道,“哟娘子竟然开门了,真不容易!薛家后生呀,瞧瞧,就是这丫头,自家的表舅爷也不认了,使人打了一顿扔出来,也不知道哪家瞧上了岑家这点儿嫁妆竟然敢娶她,也不怕娶回去一只母老虎,把公公婆婆都给收拾来无家可归了。”

薛易的脸色变了变,沉声对方大娘和岑子吟打招呼,方大娘让薛易瞧见这样的场景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来,岑子吟笑了笑,不甚在意的侧过身子道,“薛夫子所来何事?倒是让你瞧见家丑了。”

燕华闻言暴跳道,“家丑?是你的丑!老子要让街坊邻居都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

岑子吟咬咬牙忍了下来,淡淡的笑道,“表舅爷,您老到底是进来还是不进来呀?”

燕华瞧了瞧岑子吟身后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丁,有些畏缩的退了几步,叫嚣道,“进去好让你关起门来揍我?老子又不是傻子?今儿个老子就跟你赖在这儿了,有种你就在这大门口打老子啊!薛夫子,您可得给我做个证,各位乡亲父老,你们也睁大眼睛瞧清楚了,得帮我做个证,就是这没大没小,没上没下,无父无母的小畜生把我打了一顿扔出来了,这会儿还想引我进去关起门来打我,我今儿个就要把你的事儿闹腾的全长安城都知道!”

方大娘上前一步,岑子吟使手拉了她一把,收起笑脸问道,“表舅爷,您不是要借钱取老婆吗?我借给你,你进来不?我最后问你一次?”

燕华被岑子吟眼中的寒意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敢进去,缩缩脖子叫道,“不进!就是不进!你若是知道错了,知道悔改了,就给老子送出来!也让父老乡亲做个见证!”

薛易低低的劝导,“这位大叔,你还是进去说话吧,方大娘他们一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必是之前有什么误会了。这般让人看着不太好呢!”

燕华下意识的靠在薛易身边,“你是个讲道理的,你就不知道他们一家自打发家之后有多横,家里的亲戚朋友来了,都没半个落了好去,我告诉你,休要再和他们做往来,真真的不要脸只要钱的一家,瞧瞧他们给我身上打的,你瞧瞧,再也没有比这更恶毒的女人了!老子诅咒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守着你家的财帛去死吧!”

岑子吟看了薛易一眼,薛易的目光有些闪烁,有些不确定,方大娘手足无措的想要上去解释,被岑子吟拉住了,冷冷的看着燕华叫骂的越发起劲,周围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

既然给了你机会悔改不肯,那就别怨我了,岑子吟深深的看了燕华一眼,手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月中了,嗦一句求票票,,,顺便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弓的支持。。。俺会尽量继续坚持双更的,这次坚持了十二天了,大家都拭目以待,看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吧。